官策

第1073章 第一个任务!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第一个任务!

陈京履新国务|院纠风办的消息迅速传开。

不仅陈京家人知道了,就连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岭南和楚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这几天,陈京接二连三接到很多电话,都是通过电话对他表示祝贺的。

陈京以前拘于岭南一地,影响力最多也就是到莞城而已,可是现在他在国务|院纠风办担任实职干部,情况自然完全不一样了。

纪委纠风室,虽然声名没有纪委八大监察室那么显赫,但是在地方而言,纠风室的权利是相当大的。

地方行业不正之风,涵盖社会、经济、教育、医疗等多个领域,纠风室的材料的材料常常会受到国务|院的高度重视,而这样的重视,往往就意味着官员对纪委纠风室是相当的畏惧。

不得不说,陈京作为纪委纠风室的常务副主任,负责室里全面工作,他手上的权柄是很盛的。

并不能说每个人都势利,但是陈京现在处在了这个关键位置上,地方上的一些熟人自然不会放弃和他拉拢关系的可能性。

鉴于纪检干部的特殊纪律,下面不敢送重礼,但是土特产一类的玩意儿,却是不伤大雅。

陈京在纠风室工作还没一个星期,就收到了楚江各市的心意还有岭南几个市的一点意思。

而在这些市县的驻京办,在他们的年节走动的官员名单上,赫然也有了陈京主任的名字。

甚至楚江在京出差的刘海林副省长还专门给陈京打了电话。想邀请他一起吃饭。

对这样的邀请,有时候很难拒绝,但是陈京却以要带工作组下地方为由婉言拒绝了。

当然,地方上反响大,是因为陈京来自这些地方,在这些地方他有关系和人脉。就京城而言,陈京一个局级干部的任命,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

但是也不排除有些派系注意到陈京的存在了。

京城的水很深,陈京以前没在京城工作过。他也没有太多的经验。算是无知者无畏。

在这几天,陈京试图把自己的情况和方路平做个沟通,但是方路平访问欧洲去了,陈京根本联系不到他。

不过方路坚倒给陈京打电话。他开门见山的道:“陈京。能担任纠风室常务副主任。这个位置很关键。比国资委更好一些,你不用担心三叔的看法,组织能够赏识你。给你机会,这是你自己努力挣来的。

作为长辈,我们都替你高兴!”

方路平那边算是有了一个解释,陈京打给乔正清的电话就显得有些艰难。

乔正清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道:“人往高处走,你能够走到这个岗位很不错。岭南你来不了,说明这边池子小。既然是党校推荐的你,别说我没办法,就是你三叔估计也难以干预到,你不用为此抱什么心理负担。

你的能力我都放心,但是缺乏在京城工作经验是你的短板,这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的琢磨,谁也帮不了你!”

“谢谢乔省,我会努力工作!”陈京颇为感激的道。

陈京在岭南工作这么多年,乔正清对他一直不错,乔正清是有实干精神的领导,他又是正统方路平的嫡系,陈京对他还是颇为感激的。

晚上,陈京家里摆家宴。

客人是三哥,陈京立刻岭南,有牵挂,尤其是陈立中和张国民的工作问题,他心里常有挂念。

但是这两个人他不好带进京,也没有那个能力,唯独三哥是事业编,陈京把他带来了。

纪委这边陈京不方面安排他,陈京给他找了国资委,三哥本人也同意。

可是方婉琦却说他们公司缺一个保安部长,想让三哥干脆去公司工作,月薪一万多,年底还有分红提成,比一个开车的事业编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陈京专门就此跟三哥谈过,他很为意动,但是又担心工作做不好。

陈京哈哈一笑,道:“保安部长你都做不好,你还是人民解放|军序列的特种兵吗?工作方面没问题,你同意立刻就可以上班!”

就这样,三哥的事情就定下来了。

陈京和三哥接触的时间久了,了解他的为人。

他话不多,可以说是沉默寡言,但是这个人特可靠,而且特别忠诚。

他跟陈京这么久,嘴上从来不说什么为陈京两肋插刀,感谢陈京救命之恩的话,但是在行动中,他处处都怀有感恩之心。

他私下里对陈立中说过,说这条命是陈京给的,这辈子也就跟着陈京,别无他求。

过去的那些打打杀杀,他也厌烦了,能够有个安稳的环境,他也满足了。

……

纪委纠风室,处以上干部会议。

会议主要讨论近期在全国范围内严厉查处医药行业乱相的行动方案。

为了筹备这次会议,两个副部长余浩杰和侯苏光两人积极参与,给了陈京极大的支持。

对于这样的支持,陈京感到很高兴,也很欣慰,但是他也没有得意忘形。

这个星期他一直在熟悉环境,一直在体会部委环境和地方的差别。

在部委,大家素质都很高,互相之间客客气气,公私非常分明,不会出现地方那种正副职对掐,几个派系大打出手,甚至对峙的局面。

但是这并不能说部委内部就是铁板一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又怎么会是铁板一块?

无非就是大家暗中争斗更加隐蔽,更加含蓄罢了。

陈京在之前听过一些传言,传言说余浩杰和侯苏光两人矛盾很深,在工作上两人常常互相拆台,可是陈京履新这一周,两人表现出来的都是精诚合作,又哪里能看出来两人的矛盾?

陈京在会上作出部署,纠风室分两个组,负责地方组的余浩杰带一个组到华南中南这两个重灾区去实地弄清情况。而正局级监察员黄晓光带一个组赴东北华北弄清情况。

这一次行动,整个地方组全部行动,陈京要求两个组要密切和京城保持联系,有情况,弄清了原委,不要轻举妄动,也就是说只查情况,不办案。

陈京做这个指示,也是有很谨慎考量的。

毕竟涉及医药的利益团体很多,这中间牵扯到各种各样的利益关系。

陈京初来乍到,如果不稍微约束一下下面,一不小心就可能刺伤这些利益团体,那样的话他立足未稳,可能会对他造成比较大的冲击。

一想到这一点,他又忍不住要叹气。

统筹全国果然不是容易的事情,需要考量的东西太多了,领悟不了中央的意思,摸不准下面的情况,事情办起来就会很困难,所谓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就是现在陈京内心真实的写照。

会议部署完毕,陈京把余浩杰叫道办公室,道:“老余,这一趟你们地方组可以说是全员出动。实在是颇为辛苦。我也不给你们践行了,我充分相信你们办事的能力和经验。

千万要注意搞好保密,我们这次是暗访为主,明察在后。”

余浩杰豪爽的一笑,道:“陈主任您就放心吧,这样的案子我们常常办,分寸和轻重我是把握得住的。”

陈京点点头,不再说话。

他很清楚,纪委纠风室的行动意味着什么,中|纪委每一个动作,传到下面那都不啻于是一场地震。

陈京可不想因为一次暗访,搞得动静太大,干扰了地方正常的秩序,这个责任可不小。

余浩杰一走,带走了近三十人,纠风室看上去就安静多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副主任侯苏光到陈京办公室,道:“陈主任,您来这么久了,一直都没请你吃顿饭。今天咱们组几个干部一起出去聚聚,您如果有空,可一定要赏光啊!”

陈京点头道:“那没问题啊!有得吃谁还不喜欢?咱们下班一起走!”

陈京说下班一起走,其实是考虑到车的问题。

中央不比地方,各单位公车卡得死,整个纠风室就两辆小车。而且外出聚会开纠风室的车又不太妥当,所以只能开私家车。

纠风室哪怕是领导干部,可不是人人有车的,京官可都在领导眼皮底下工作,尤其是纪检干部,更是要求严格,一般的处干一类的,有车的很少。

准时下班,陈京到机关组合侯苏光一行人碰头,然后一起下楼。

刚走到楼下,领导专用电梯门同时打开,一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刚好和陈京几人迎头碰个正着。

侯苏光几人连忙站定,恭敬的道:“卞书记!”

纪委副书记卞兆兵?

陈京也忙叫了一声卞书记。

卞兆兵点点头,笑了笑,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忽然看到了陈京,他脚步顿了一下,伸出手来道:“陈京,你就到岗了?”

陈京忙伸出手去和他紧握,道:“我到岗一个星期了!”卞兆兵上次陪同关副主席去党校听了辩论会,陈京没料到他竟然认识自己。

卞兆兵哈哈一笑,道:“一切都还适应吧。你可是米部长点名给我推荐的人呢!米部长目光如炬,你可要认真工作,不要辜负了米部长的信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