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74章 两难之局!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两难之局!

侯苏光将用餐地点安排在金陵酒店。

金陵酒店是纪委接待单位,整个后面一幢楼都不对外营业,专门为中|纪委服务。

纪委干部,一般为了注意影响,很少在外面餐馆吃饭,尤其是高档饭店,更是不能轻易去。

纪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全体干部的表率,党的纪律执行最严的单位就是纪委。

菜式很普通,但是也很可口。

侯苏光非常热情的向陈京敬酒,看向陈京的眼光明显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陈京和卞书记认识,而且卞书记赫然提到了米部长。

现在的京城,谁人不知道米部长?

陈京是米部长极力推荐的干部,仅此一点,就可以大致的映射陈京的背景绝对深不可测!

在中央部委,单位里面战队不会太明显。

部委的水太深,藏龙卧虎,到厅局一级的干部,谁不是有错综复杂关系的存在?

只是有些人背景扎实,有些人相对薄弱罢了。

背景这东西,相对比较抽象,有的人有背景,但是背景深到什么程度?有些人受领导赏识,领导能提拔他到什么位置?这些东西都是难以捉摸的。

就像侯苏光。

以前可是赫赫威名八大监察室的人。

提起纪委,八大监察室绝对是威名最盛,同时也最神秘莫测的部门。

侯苏光从八大室出来,他这个人本身就富有传奇色彩。

可是他在纠风室现在干了五年副主任了。一直都没有机会染指常务副主任的位子,这其中蕴含有多少的因素?

陈京到纪委来也听到了一些侯苏光的传言,有说侯苏光在八大室的时候,办的大案要案太多,得罪的人太多,遭人嫉恨了,才被踢出八大室。

传言不可全信,但也不会空穴来风,多少可能是有一点的。

就如同外面传言,在陈京来纠风室之前。侯苏光是常务副主任最热门的人选一般。

照理说。陈京空降过来,等于是抢了侯苏光的机会,但是现在从侯苏光的工作来看,又哪里能看得出这一点?

陈京是久居官场之人。深知官场的风云叵测。

……

周海东办公室。周海东气色不错。他笑吟吟的请陈京坐下,很关心的道:

“陈京,怎么样?工作还适应吧?”

陈京道:“周部长。我现在主要是学习,跟同志们学习经验,毕竟我以前没在纪委战线工作过,不懂的地方太多了,我现在要恶补!”

周海东点点头,笑容更甚。

陈京年轻,年轻得让人吃惊。

而且陈京以前从来没在纪检战线工作过。

周海东很纳闷,为什么组织会安排陈京来担任纠风室常务副主任。

他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陈京人家不过是来镀镀金而已,干个几年,指定是要远走高飞的。

对这样的干部,周海东是有些抵触的。

不过他和陈京接触几次,发现陈京人很谦虚,不像有些年轻人那样锋芒毕露,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这倒让人心里放心了一些。

喝了一杯茶,周海东又道:“陈京,最近你们很忙吧!地方组全员出动了,是在调查医疗系统问题吗?”

陈京点头道:“是的,目前这方面问题很多,中央领导高度重视此事。我们压力很大,必须要尽快的刹住这股不正之风!”

周海东笑笑,道:“很好,你们动作很及时,行动很果断!对了,今天我们有个饭局,我们监察部几个领导和楚北的同志们准备借这个机会碰个头。上次因为我们工作疏漏,给楚北地方上的同志造成了一些麻烦。

我们和人家吃顿饭,就算是借此感激一下他们因我们受的委屈,这是礼数。稍后下班咱们一起吧!”

陈京愣了愣,点点头。

楚北陈京不陌生,楚北和楚江同属中原,中间以长江为界,因为地域毗邻,楚北楚江从人文环境,社会习俗等等方面都基本共同。

晚上,周海东招呼陈京,另外还有几个局室的领导,几人乘三辆车直奔楚北酒店。

楚北酒店是楚北驻京机构,酒店其实不对外营业,专门做接待用。

今天楚北省副省长毛春辉带队,陪同人员有细沙市市委书记郝军一众人。

两帮人见面,因为彼此不熟,一通好介绍,一通好寒暄。

周海东明显和楚北的干部很熟,几人谈天说地,非常的自然。

在酒桌上,周海东还专门端起酒杯敬毛春辉等人,没有丝毫副部长的架子。

几人一餐饭吃了三个多小时,最后毛副省长亲自率领楚北驻京的同志一起将周海东陈京一行送上车,气氛非常融洽……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早,陈京上班就接到余浩杰的电话。

在电话中余浩杰道:“陈主任,我们今天工作组进驻楚北,一到楚北,就发现了几起严重的违规案。在楚北好几个市,医疗乱相极其严重。中央三令五申提出要落实医改目标。

可是这边完全就还处在公元前,尤其是细沙、黄江等几个市。

国家拨款的医改专项经费竟然被挪用,医疗机构收费根本没按国务|院173号文件,这边的民情相当差,可以说是群情激昂。

我安排三个监察员去摸底,不摸不知道,一摸底吓一跳。

当地群众获悉我们是中央调查医改的小组,我们酒店门口一下围了上百人,都是要举报上访的!”

陈京心中一惊,倒吸一口凉气。

昨天自己才陪同周海东和楚北的领导见过面,今天楚北就出问题,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巧合?

余浩杰在电话那头不再说话,显然是在等陈京指示。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弄清情况,立刻楚北!”

陈京挂断电话,点了一支烟就在办公室里踱步。

一顿饭一吃,现在好了,楚北就出了问题!

虽然周海东昨天没有说一句楚北的事情,但是周海东和楚北地方领导的亲密无间,瞎子都能看出来。

陈京苦笑摇摇头,心想难不成自己刚到纪委这第一次行动,就得要得罪周海东?

余浩杰在电话里面说得已经很清楚了,问题严重!

既然问题严重,自己作为纠风室的常务副主任,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现在抓医疗行业乱相是一阵风,国务院决心相当大,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能够干预工作组的工作?

再说了,余浩杰人家也是副主任,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可以把这个事情压下去。

陈京闷头在沙发上想了一会儿,他抓起电话拨给侯苏光。

片刻,侯苏光笑眯眯的过来,道:“陈主任,这么急叫我,有什么事情?”

陈京指了指沙发,示意让侯苏光坐下,道:“老余他们下去整整一个星期了。反馈回来的情况很不妙。地方上执行中央政策力度极其差!很多地方根本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问题这么严重,我们这个风该怎么纠?”

侯苏光笑笑,道:“这是个难啃的骨头。医疗行业垄断严重,利益链条长,既得利益群体势力强大。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陈京脸上笑容一敛,道:“你说得很对,既然如此,咱们不能够满足地方查个案。我们机关组也要行动,药监总局、卫生部咱们要派工作组。他们是职能部门,中央的政策执行不下去,他们是不是工作力度不够?

或者干脆他们是不是也是这利益链条中的一员?”

陈京顿了顿,道:“这样吧,现在已经行动了。你们机关组也一分为二,一个小组进驻药监总局,一个小组专门给我盯住卫生部。要督促他们努力作为,要严查他们是否存在违规违纪的现象。”

侯苏光连忙站起身来道:“好!我立刻去部署。这些家伙是该好好查一查了。行业不正之风,他们就是不正之风的源头。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自身不硬,怎么能够让下面硬起来?”

陈京道:“你去忙吧!一定要注意工作方法。声势不要搞得太大了。要注意给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我们的目的是督促他们整顿风气,在医疗改革的问题上更有作为!”

侯苏光笑笑,道:“陈主任,您放心,绝对不会惹麻烦!”

侯苏光离开办公室,陈京笑笑摇头。

官场上的事情,永远都只能曲线前进,从来就没有直线可以走。

如果不能深刻的理解这一点,真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京刚才和侯苏光随意闲聊,聊到周海东。

陈京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周海东的情况,终于明白周海东和楚北干部关系良好的原因了。

周海东的老婆是楚北人,现在他老婆还在楚钢工作。

夫人在楚北的地面上工作,楚北的同志自然少不了会照顾有佳。

人情世故,人之常情,周海东和楚北的干部走得近,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陈京轻叹了一口气,纠风室看上去风平浪静,其实内面没一个省油的灯。

就像余浩杰,他肯定是先把楚北的问题向周海东做过汇报,要不然周海东怎么就无巧不巧,选择在那个时候叫上自己去赴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