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75章 说客到了!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说客到了!

京城西城区正南大街,国家发改委高大的办公楼威严庄重,门口硕大的国徽熠熠生辉。

陈京走到发改委办公大楼一楼大厅,他随便从一楼报栏拿了一份报纸坐在休息位埋头看报。

“哎,哎!”

陈京一抬头,愣了一下,立刻站起身来道:“哎呀,欧阳班长,还真巧啊。”

叫陈京的赫然是欧阳进,他微微一笑道:“是巧啊,发改委这么大,来来往往的人又多,我这一眼就能看到你,你说巧不巧!”

他沉吟了一下,道:“怎么?来办事?”

陈京笑笑,道:“一点小事而已!你忙,需要你帮忙的时候,肯定会麻烦你的,我跟你可不会客气!”

两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电梯口。

欧阳进很热情,道:“陈京,你能找我帮忙,我能帮肯定帮,义不容辞。今天本来咱们碰见就应该去碰一杯的,但今天实在没办法,发改委的事情你也知道,事情多且杂,我忙到现在午饭都还没吃!”

“班长,你跟我客气什么?改天周末我请你,咱们好好聚聚!”陈京道。

欧阳进连连点头,正要说话,电梯门开了。

天梯里面走出一气度颇为不凡的中年人。

欧阳进愣了愣,忙道:“高主任,您好!”

欧阳进扭头看一眼陈京嘴唇微动,正要提醒陈京。

发改委高主任脾气可大得很,下面的干部如果礼数不到。他是很反感的,欧阳进可不想陈京在发改委把事情办砸。

可就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

高主任冲欧阳进点点头,目光迅速挪到陈京身上,脸上露出笑容,走过去道:“你小子,是不是我请不动你了?给你打电话你还跟我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要有意跟我保持距离啊!”

陈京尴尬的笑笑,道:“高主任,您这话说得。我无地自容,昨天你电话来得急。我当时正在开电视电话会议。全国联网的。我真走不开,今天我不就过来请罪来了吗?”

高主任自然就是高卫,高卫成长很快,从楚江进京城。这没多少年功夫就进了发改委这样的要害部门了。

平常人想挤进他的门很不容易。也就只有陈京和他是老上下级关系。两人才能这么随意。

两人几句话下来,欧阳进倒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他知道陈京有些背景,但陈京的关系好像是和西北系紧密。怎么和发改委高主任关系也这么好?

就在他疑惑间,陈京不要意思的冲他道:“欧阳班长,您先忙!高主任找我有点事,我们就此告辞!”

欧阳进自然是顺水推舟不会说什么。

他眼睁睁的看着陈京和高卫两人消失在发改委大门口,他眼睛眯成一条缝。

看来在党校厅局班也是藏龙卧虎,至少陈京他就真有些忽视了。

相比共和国各派系那些耀眼的新星,陈京没什么名气,可能也真因为这一点,欧阳进没注意到他。

现在看来,陈京人家只是藏得深而已,以他现在的年龄就是正局级干部,假以时日,那还了得?

再说陈京和高卫到停车场,高卫拽着他就上自己的车。

陈京忍不住问道:“高主任,您这么急找我,究竟是什么事情啊?”

高卫道:“吃饭,我最近想吃官府菜,一直没人陪我,我这不就拉上你了吗?”

陈京被高卫唬得一愣一愣的。

高卫斜睨了他一眼,道:“怎么了?我知道你是纪委干部,而且还是纠风办的领导。难道和朋友一起吃饭都是不正风气吗?你放心,我不会乱用公费,我私人掏钱行不行?”

陈京点头道:“高主任,你别寒碜我了。说句实在话,我这个主任当得战战兢兢的,你再寒碜我,我一紧张,说不定回去话都不会说了啊!”

高卫一抬手道:“别,你别紧张。你看你战战兢兢一紧张弄出了多大的动静。药监总局和卫生部被你查得鸡飞狗跳,现在抓医疗乱相是一阵风,谁愿意撞到这个风头上?

你战战兢兢都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你如果不战战兢兢,你是不是要把京城都给掀过来啊?”

陈京摇头道:“高主任,你在发改委,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啊!我们才有点小行动,你就完全掌握了!”

陈京顿了顿,话锋一转,道:“高主任,有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为了医疗的问题拍了桌子,咱们部长挨训,你说我们敢不动点真格的吗?

你说到这里了,我还真跟你透过底,这事才刚刚拉开帷幕,后续还在后头。

我们现在是地方组和机关组一起行动,整个纠风室七十多号人,就留上十个人看办公室,其他的人都撒出去了。”

高卫皱皱眉头,扭头盯着陈京道:“有这么严重?”

陈京硬着头皮点点头道:“我能骗你吗?真的严重!”

高卫愣了愣,道:“那按照你的意思,是不是纠风室过段时间就要派工作中到发改委来?”

陈京淡淡一笑,道:“那真说不准,咱们逼急了,什么事儿都能干!”

“你行!”高卫点头,“你小子在岭南这几年没怎么变,还是这股子牛脾气。你如果派工作组到发改委,我负责接待,怎么样?”

高卫哈哈一笑,冲前面的司机道:“快点!我肚子饿了!”

高卫今天大破费,请陈京吃正宗官府菜。

菜式很考究,装菜得盘而都是景德镇订做的高档瓷器,看上去艺术感很足,古香古色。

陈京听高卫提到卫生部和药监总局,他就知道高卫今天肯定是有事。

要不然他一个大主任,真有雅兴无缘无故的请自己吃饭?

果然,到了餐厅,包房里就坐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大胖子,看派头应该是官员。

高卫对陈京道:“陈京,认识一下吧!这位就是卫生部刘副部长,这几天他被你查得头发都白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领导,你今天得跟他做个解释吧!”

“老刘,这是纠风室陈京主任,刚才在车上,我可什么好话都帮你说了。他一毛不拔,他也为难,刚刚当上主任就赶上这茬事情,老总在常务会议上都拍桌子了,他们能不急吗?”

陈京伸出手去和胖子握手,道:“我是陈京,刘部长好!”

刘胖子紧紧握着陈京的手,晃了两晃,道:“刘开云,幸会!”

高卫摆摆手道:“都坐,都坐,先吃饭啊!老刘你得多灌陈京几杯酒,让他吐点实情出来。不过我先跟你交代,这小子原则性很强,口风也紧,不动点真格绝对不行!”

陈京道:“高主任,你可不要乱来啊!我跟刘部长说起来是我对不住他,招呼不打一声,我就安排人去了卫生部。今天要喝酒,我得敬刘部长。”

刘开云脸色不太好,自然是因为最近纪委纠风室盯上了他们,这个突然袭击,让他们措手不及。

作为一名副部长高官,他自然也是有脾气的。

看到了陈京,他心中自然舒爽不了。

不过陈京这句话算是给足了他面子,他脸色也稍微好了一些。

高卫微微笑了笑,颇为赞赏的看了陈京一眼。

陈京是越来越成熟了,说话做事很有章法,懂得去掌控局面,看来在岭南几年,他练出了一点绝活儿。

三人分宾主坐下。

高卫叫了三瓶五粮液,一人一瓶,任务包干。

几人推杯换盏,酒过三巡,陈京主动对刘开云道:

“刘主任,这次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但是上面压得急,我们也是被逼上梁山了!我们这次是左右开弓,地方组在地方查在前,机关组行动在后!不瞒你说,我们地方组在下面查出了大问题,部长震怒,中央领导震怒。

我们再不加大一点动作,说不过去不是?”

刘开云老狐狸一只,陈京的话他自然听的明白,他放下酒杯,道:“陈老弟,你们都查了哪些地方?能不能让我们也心里有数?”他干咳一声道:“当然,我不是让你违反纪律,只是想得到一些基层的情况!”

陈京沉默了一会儿,道:“主要是中原,尤其是楚北,楚北细沙市、黄江这几个市。中央有命令,他们有对策,搞得下面民怨沸腾,我们的工作中一到,举报信像雪片一样飞。

我们工作中驻地被一百多号上访举报的人给团团围住,你说这样的事儿瞒得了吗?谁承担得了责任?”

刘开云皱皱眉头,良久他自顾道:“中原,楚北……是该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实在是太不像话,当官的不作为,要严惩不贷!”

他神色一缓,端起酒杯道:“陈老弟,来,咱们走一个。你是个爽快人,不像有些人藏着掖着。你是老高的朋友,我和老高是多年老关系了,今天咱们认识是缘分。来,干!”

陈京端起酒杯和他轻轻一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直到此刻,他心中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刘开云会把他为难的事情处理得很好,这无疑给他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