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76章 大聚餐!

纪委纠风室副处以上干部聚餐,陈京私人掏钱请客。

用餐地点在京城酒店大包房。

包房豪华大气,摆满整整三桌,纠风室的干部都来了,有个别同志还带了家属。

陈京西装笔挺,风度翩翩,他端起酒杯,道:“各位,我来纠风室转眼都半个多月了,一直都没机会请大家吃饭。今天我请大家搓一顿,一来是作为新人我需要拜码头 ”“ 。二来也是为咱们监察人员凯旋接风洗尘。

这一次我们全室三个组集体行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监察,应该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领导对我们的工作高度评价,这对我们是极大的鼓舞,今天我第一杯酒就敬大家,感谢大家,同志们辛苦了!”

所有人都举杯站起来,陈京道:“干!”

大家将酒一饮而尽,所有人士气高涨,场面立刻变得喧嚣。

喝了一杯酒,陈京示意坐下吃饭,气氛很融洽。

副主任侯苏光端起杯子对陈京道:“陈主任,我敬您一杯!今天给您敬酒的同志们肯定很多,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他将酒干完,陈京笑笑,道:“侯主任,您敬酒,我不能随意!我也干!”

陈京头一仰把酒喝干。

侯苏光激动的道:“陈主任,您要注意身体!”他站起身来道,“今天我立个规矩啊,跟陈主任敬酒我不限制,但是不能够让陈主任杯杯都干。而且敬酒之前,先最好干一杯,这样才公平是不是?”

众人起哄叫好,黄晓光端起酒杯道:“我支持侯主任提议,我先干一杯!”

他将酒喝干,后面服务员给他添上,他端起酒杯对陈京道:“陈主任!您真的随意,身体要紧,但这酒我要敬,我先干了!”

他将酒喝干。陈京点点头道:“侯主任立了规矩。我遵从规矩,我随意!”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便放下,道:“今天咱们都吃好喝好。纪检干部平常约束惯了,今天我让大家都敞开。今天怎么敞开喝都不违规。我私人请客的!”

今天的聚餐除了纠风室的人外。陈京还专程邀请了纪委机关服务中心的厉霞主任。

在纪委工作。机关服务中心必然是要打交道的。

陈京履新以来,为了安排陈京的生活和办公室,厉霞忙前忙后。可谓是非常的用心。

陈京邀请厉霞,她也不推辞,带了老公就过来了。

他老公姓胡,在公安部工作,退伍军人出身,看上去就气度非凡。

陈京端起酒杯道:“厉主任,胡哥,今天感谢二位赏光。你们能来纠风室聚餐,我们都觉得有面子。我敬二位一杯,厉主任您女同志,可以以茶代酒!”

厉霞笑道:“怎么了?陈主任,你歧视女同志啊!我今天偏要喝酒!您敬酒我都不喝,以后我怕在机关混不下去!”

她招呼服务员拿杯子斟了满满一杯酒,她和老公一起和陈京碰杯,然后都喝干。

厉霞是老机关,人很豪爽,也颇有手段。

这么多年在机关工作,她识人很准,陈京来纪委工作,她第一眼就觉得陈京不是一般人。

现在她一看才半个多月,纠风室的面貌就变了,陈京就建立起了自己的威信,下面的人都服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把纠风室整理成这样,能力绝对是杠杠的。

她的老公老胡比较沉默寡言,他是长期做刑侦工作的专家,身份很隐秘,基本算得上是国宝级人物。

陈京可没有因为他沉默就小视他,相反,在应酬之间,他时刻都照顾他,对他没丝毫冷落。

而今天宴会上最受冷落的可能就数余浩杰了。

陈京也没有故意冷落大,但是在聚餐中,他就是显得和气氛格格不入。

这次行动地方组两个,机关组两个,陈京个个组都嘉奖,一碗水端得很平。

但是有时候一碗水端平了,其实就是对某些人是冷落。

以前他都习惯了一个人出风头,今天大家都和他平起平坐了,不是冷落是什么?

尤其看到两个正局级监察员很活跃,他心中就更不是滋味。

侯苏光也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一上来就定规矩,出尽了风头。

这个规矩一定,侯苏光和陈京相处融洽,下面人还不心领神会?

侯苏光和陈京关系融洽,就衬托出余浩杰和陈京关系疏远,这么一比对,余浩杰今天就失落了。

他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来他是想玩玩小手段,小花样,给陈京一个下马威,让陈京陷入两难局面。

可是陈京技高一筹,他巧妙利用卫生部出面,把事情摆平了,反过来倒打他一钯。

现在室里四个组,其他三个组完成工作干净利落,就唯独他带的组工作是完成了,就是效率不够,和部委的联系不够,差点出了洋相。

而陈京利用这一点大做文章,稍微一动作,就挑拨了黄晓光和他之间的关系。

黄晓光在酒桌上拍着胸脯向陈京表忠心,就只差跪下去跟陈京舔脚丫子了,余浩杰又岂能没有挫败感?

陈京在处理机关事务上面,拉人打人做得不着痕迹,但效果很好,今天的聚餐就体现出了效果。

对余浩杰,不杀杀他的锐气,是绝对不行的。

自己刚上任,他就出幺蛾子要给自己下马威,如果不把这股子风头刹住。

以后陈京还怎么管纠风室几十号人?

部委水很深,每个人都难以捉摸,但是陈京做事的风格就是这样,不惹事,也绝对不怕事。

余浩杰如果是聪明的话,他应该明白以后该如何做事。

如果他不明白,那就是他觉悟还不够,还不够成熟。

一个不成熟的干部待在纪委纠风室,如何能够驾驭局面?

陈京也许根本不用怎么动手,领导就会意识到这一点,到时候吃亏受委屈的是他余浩杰。

今天的晚宴气氛很好,很多人都喝醉了,陈京倡导尽兴而归,今天多数人都是尽兴的。

聚餐结束,陈京亲自送厉霞两口子去停车场,一路上厉霞和陈京相谈甚欢。

无疑,一顿饭让两人走得更近了一些,也更熟悉了一些。

在纪委,纠风室重要性毋庸置疑,但是纪委真正让人望而生畏的部门不是纠风室,而是八大室。

厉霞作为服务中心主任,她位置不高,但是在纪委她的关系是非常宽的。纪委八大室,局外人哪怕是厅局级干部进去都很难。

唯有他厉霞进出自由,就像是去自家花园一样随意。

仅此一点,就证明厉霞在纪委吃得开,和厉霞把关系搞好,以后好处不言而喻。

厉霞的走了,在车上厉霞微醺醉意,倒在老公的怀中。

“老胡,你看这个陈京人怎么样?在纪委正局级干部中,他是相当年轻的,而且还是实权正局,了不起,让人羡慕啊!”厉霞轻轻的道。

老胡神色不变,温柔|乡的摸了摸老婆的头发,道:“还不错!人年轻,但不骄不躁,少年得志,却不露锋芒,很不容易!”

厉霞忽然道:“对了,老胡,我听说陈京是方家的女婿。他老婆就是方婉琦吗?”

老胡摇摇头,道:“不要在意什么家,也不要在意出身。关键还是要用眼睛去看人,在部委工作的,几个人没有显赫背景?而要干出成绩,都得靠自己努力!”

厉霞瞟了老胡一眼,道:“明白了,老公!陈京人不错呢,能得到你这样的评价,了不起!”

……

监察部周海东办公室。

陈京恭敬的敲门进来,周海东站起身来热情的道:“陈京,来,坐!最近工作干得不错,纠风室风气为之一变,看来组织还是没看错人,让你来咱们纠风室,组织是安排对人了!”

陈京恭敬的坐下,道:“周部长,您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情?”

周海东道:“不急,你先坐,我们慢慢说!”

他招呼陈京坐下,又亲自给陈京倒了一杯水,道:“是这样的,最近中央高度重视反腐工作,军委也在贯彻落实中央精神,正在加强军队内部反腐。军里有军纪委,但是不管是军纪委还是地方纪委,都是党领导的纪检工作。

最近地方和军队之间的腐败,往往成连带关系。

军队通过地方腐败,地方借助军队掩护搞腐败,这种现象很普遍,而我们长期以来军纪委和我们协同有不够,这给侦办案件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为了更好的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准备加强和军纪委之间的合作和交流,彼此交流经验,彼此相互学习,彼此共同了解。

在上次纪委全体会议上,我们拟定从纠风工作开始合作交流。

所以你肩膀上会多一个担子,那就是和军纪委的同志要多接触,多学习!”

陈京愣了愣,没料到周海东会忽然提到这个工作,地方和军队交流学习反腐经验?这倒没什么。

但是纠风工作怎么交流?地方和军队完全不一样,军队的纠风工作相对地方要简单得多,有多少交流空间?

再说了,这样的交流自己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陈京心中不由得升起无数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