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77章 大行动!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大行动!

药监总局某重要领导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中|纪委调查,此消息公布,全国震动。

纪委的动作很快。

现是纪委纠风室地方组和机关组一起行动,在全国范围里派工作组进行调查。

调查结果反馈到上面,纪委第四监察室立刻就有行动,在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宣布双规部一级重要领导,这无疑给全国释放了重要的信号。

纪委八大监察室,每一个监察室都大名鼎鼎。

监察室针对的对象都是省市中央副部以上领导干部。

就以这一次药监总局重要领导违纪的案子论。

第四监察室动手,一个人涉嫌违纪,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一窝端下来,牵扯到二十多问题干部。

涉及问题的每个人都单独监视居住,凡属被双规的干部,必须24小时有人陪护。这样算下来,单单陪护人员就需要四五十人。

除了陪护,还需要谈话,还需要根据谈话掌握的消息约谈相关人员。

二十几个人的问题,牵扯到的相关人员是这个基数的一倍还要多。

所以,简单的估计一下,这次行动至少动用了上百人。

通过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纪委八大室的强大,这样的办案规模,需要多少人才?需要多少人参与办案?

这个数字陈京以前没自己思考过。

现在他自己是纪委一员,终于有了直观的感受。

只能说中纪委八大室是深不可测的存在。

而因为药监总局这个震动全国的案子。纪委纠风室的名头也水涨船高,一下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

外界很多人都认为,这次纪委办案是两室联动。

纠风室先踩点掌握情况,然后监察室根据纠风室掌握的情况开始行动。

整个行动前前后后一个月都不到,这体现了纪委工作的极度高效。

而这样高效的结果,带给人的就是震慑!

此时,所有人终于意识到,中央整顿医疗乱相的决心是非常大的,而这样的决心也促使从中央机关到地方党委政府开始转移工作重心。

全国范围内狠抓医疗乱相的活动轰轰烈烈的开展了起来。

最近几天央视新闻联播花了极大篇幅报道这类消息,央视的方向标剑指医疗乱相。全社会反响激烈。网络热议,热闹非凡。

陈京召开室碰头会,在碰头会上陈京对大家道:

“各位,对于我们前段时间在全国彻查医疗乱相的行动。领导认为我们行动果断。富有成效。力度恰当,效果显著。今次一次行动,纠风室的威信大幅提高。应该说是让我个人没有想到的。”

副主任侯苏光道:“陈主任,我们取得的成绩都是在您的领导下取得的,您来咱们纠风室,给咱们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陈京压压手道:“侯主任这话抬举我了。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工作都是大家做的。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好在咱们工作没做砸。我只提醒一点,现在我们风头劲,盯着我们的人也多,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一定要戒骄戒躁,不能够翘尾巴。

马上我们要召开纠风工作全国第二次电视电话会议,这次会议纪委主要领导要参加,国务|院领导要参加。我们将面临新的挑战,同志们,我们要把弦绷紧!”

会议散会,陈京冲副主任余浩杰招招手,道:“老余,你留一下。”

其他人都走了,就剩陈京和余浩杰两人,屋子里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古怪。

余浩杰在纠风室和陈京不和,这几天在室里传得比较多。

普遍的说法对余浩杰不利,认为余浩杰摆老资格,不把陈京放在眼里,在工作上处处给陈京制造困难。

而最近纠风室受到的关注又比较多。

尤其这次监察室的行动,让纠风室在全国威名大涨,陈京俨然成为了抓纠风工作的一把好手。

本来一次普通的行动,现在硬让陈京烧了一把旺火,这更衬托出余浩杰的不识时务。

所以他最近压力很大,甚至周部长都找他谈过话,在谈话中周海东委婉的提醒他,工作上要多务实,要多和同志们商量,该汇报的一定要汇报好,避免在单位内部引起不必要的矛盾。

周部长这番话,无疑是暗指余浩杰在工作上给陈京下套子不明智。

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陈京对余浩杰来说就是胜利者。

反过来,如果余浩杰那一招把陈京难住了,现在周部长会怎么看?

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余浩杰认倒霉。

“老余,马上就是全国纠风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这次会议主要要落实今年咱们纠风工作的目标和任务。在全国范围里,加强纠风工作,努力整顿地方和行业不正之风,这是中央的要求。

这次会议地方组要唱主角,你要准备一个稿子,准备发言!”陈京道。

余浩杰一愣,道:“陈主任?我发言?”

全国纠风工作电话会议,级别非常高,这么高级别的会议怎么轮得到余浩杰发言?

再说了,这样露脸的机会,陈京自己不把握,怎么会拱手送给自己?

陈京看出了余浩杰的疑惑,道:“老余,让你准备稿子就去准备。我初来乍到,经验欠缺,而最近又莫名其妙的受到了关注。再不刹车,就有些拔苗助长的意思了。

你在管地方组多年,经验丰富,既然你们是主角,这个发言你不发谁发?

去用心准备吧!”

陈京摆摆手,不再说话,余浩杰从陈京办公室出来,心情有些复杂。

陈京这是典型的打一巴掌给颗糖,余浩杰心中再不舒服,他除了接受别无选择。

陈京主动求和,余浩杰并不觉得有什么面子,相反这似乎更加衬托出陈京心胸宽广……

……

陈京接到一个意外的电话,电话是殷婷婷打的,这丫头这几年已经很少跟陈京联系了。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会来电话。

在电话中,殷婷婷似乎很高兴,道:“陈书记,听说您现在在京城工作?是不是当大官了?”

陈京皱眉道:“你这个丫头片子,什么大官小官的?你脑子里面什么是大官?”

殷婷婷道:“行了,我就随便说说。我……我现在也在京城工作,我……我想请你吃饭,可不可以?”

陈京愣了愣,道:“什么?你在京城工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殷婷婷道:“反正早就来了,我……我遇到了一点麻烦,我想……想找你帮忙!”

陈京笑笑,道:“哟,原来是找我帮忙啊,我还以为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就接到你电话了呢!周末吧,周末再给我打电话!”

“明天就是周末了!”殷婷婷道。

“是吗?”陈京才恍然果然明天是周六了,哎,都怪最近事情多,连续几周没休息,连日子都忘记了。

他顿了顿,道:“好吧,明天再说!”

几年不见殷婷婷,这丫头比之在海山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了。

在海山的时候,这丫头还是个乡下刚进城的丫头,身上穿的都是地摊货,哪里便宜她就去哪里淘,虽然她天生丽质,地摊货穿在身上也靓丽非凡,但终究少了一些气质。

而现在殷婷婷穿着一袭紫色的熟女群,戴着墨镜,精巧的耳朵上银色的吊坠熠熠生辉,那派头完全是都市白领丽人,风姿卓越。

殷婷婷亲自迎接陈京,她似乎也改了抠门的毛病,今天找了一家颇有档次的楚菜馆,这倒让陈京大跌眼镜。

和殷婷婷一起还有一个女人,个子比殷婷婷矮一些,也是个美女,她一双眼睛看着陈京就滴溜溜的乱转,目光中露出狡黠,让人印象深刻。

殷婷婷大方的给陈京介绍道:“陈书记,这是我朋友小琳,汪小琳,小琳,这是陈书记!”

女孩乖巧的叫了一声:“陈书记!”眼睛却瞟到殷婷婷的脸上:“婷婷姐,这小子能行?”

她说话声音很低,但是陈京却听得清楚,他愣愣,忍不住好笑。

这两个丫头片子,都不是省油的灯,不简单!

菜上齐,殷婷婷便给陈京讲自己这几年的工作。

她在海山木业公司工作了三年,手上有了一点积蓄恰好朋友汪小琳在京城做钢材生意邀她入伙。

她一咬牙,心中野心迸发就辞去工作进京了。

两人搞了一个钢材贸易公司,经营已经有一年多了。

去年一年,两人挣了不少钱,但今天就遇到麻烦了。

上游的钢材大贸易商囤集居奇,利用国内钢材供应紧张,垄断钢材指标,不给殷婷婷两人发货了。

货源一断,殷婷婷两丫头就傻眼了。

两人在京城租写字楼,招员工,一个月开销要四五万。

现在差不多半年没生意,两人就亏了三十多万,去年的利润一点点的填进去了,事情还没转机。

殷婷婷和汪小琳两个女孩急得走投无路。

也不知殷婷婷通过手段找到陈京在京城,她也就病急乱投医,电话打给了陈京,希望陈京能够对他们施以援手。

听殷婷婷噼里啪啦介绍完毕,陈京忍不住暗暗摇头,真是病急乱投医,这些事儿怎么找到自己身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