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79章 甘当月老!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甘当月老!

殷婷婷的事情是个插曲,很快解决。

她合作的死党闺蜜汪小琳早就是孙林右的情人了。

孙林右这家伙,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自他第一眼见到殷婷婷就将其惊为天人。

很自然,他就挖空心思要把殷婷婷搞到手。

在正面攻击多次失利之后,他直接扔给汪小琳两百万,两人合作演了一出货源紧张的双簧,最终目的就是要逼殷婷婷就范。

可他万万没料到,殷婷婷竟然和陈京有关系,钢铁行业如此乱相,陈京身为纠风室主任,他管的就是这一块,他不自讨苦吃吗?

陈京很快就派了工作组进驻京钢公司调查情况,发改委高度重视这一事件,情况弄清楚,纪委出动把孙林右双规,这一连串又查出了许多的人和问题。

最近全国基础建设规模很大,国内钢材供需紧张。

在这样的背景下,很多钢铁公司和大代理商联合起来搞垄断,肆意抬高钢材价格,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

尤其在这其中,涉及到部分国企违规问题,而这些违规往往和腐败牵连到一起,整个钢材行业的乱相一经曝出,全国震动。

发改委、国资委联合发文,要求全国各大钢材企业要认真反省,立刻整改,要严厉打击违规交易促市场垄断的行为,要保证国内钢材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另外,发改委还对进口钢材松绑。利用进口钢材冲击国内钢材企业,要彻底改变国内钢厂联合搞垄断的现象。

可能谁都不会想到,一场波及钢材整个行业的风波,不过是源于一件小小的意外事件。

这一次全国范围内的行业整改,多少既得利益群体受到了冲击?又有多少人因为这样的整个而受惠?

如果他们知道,这一切不过是源于一次无厘头的意外事件,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

陈京家。

今天殷婷婷来做客,同来做客的还有三哥。

陈京夫妇宴请两人,饭桌上气氛很融洽。

殷婷婷已经正式到方婉琦的公司上班了,任总裁助理。

她读书不多。但是工作经验丰富。干过业务,自己做过生意,而且做事特细致,方婉琦很认同她。

殷婷婷更是喜不自禁。

自己做小生意做钢材贸易。一点赚不了几个钱。而且还担风险。

现在给方婉琦当助理。这样大的集团公司,她威风凛凛不说,而且收入还挺高。

而且作为公司比较高层的管理人员。工作到一定年限公司还会给股份,这样算下来,用不了多少年,殷婷婷年入百万不在话下。

她是苦出身,小财迷,一百万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现在这个天文数字就在她身前不远处,他几乎是触手可得,她哪里能不喜出望外?

不过在陈京家,她可不敢把情绪流露出来。

她表现得异常谨慎小心,真就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最近她一直在关注钢材行业的事情,赫赫威风的孙总被查,整个京城钢铁公司遭受波及,一下查了十几人。

这还没结束,据说全国钢材行业都在进行大清洗,大整顿,整个行业大洗牌,全国震动。

这么大的声势,让她娇小的心肝承受不住。

而对陈京手上的权柄,她更是敬畏到了极点。

小丫头片子不是体制内人,她无法了解陈京现在所处的位置。

她只知道陈京在中央工作,中央是什么地方?中央离的这个平头百姓的距离比到月球的距离还远。

她拿天文望远镜都看不到中央有多高。

而陈京就是那里面的高官,虽然动动手指头,引起的都是全国范围内的大地震,这样的能量,让她窒息,也恐惧害怕。

吃完饭,殷婷婷陪方婉琦在客厅。

陈京冲三哥招招手,两人到了书房。

三哥有些受宠若惊,道:“陈书记,您……您找我什么事情?”

陈京淡淡笑笑,道:“三哥,你别紧张,在家里随便一些。是这样,你年龄也不小了,这些年你跟着我从岭南跑到京城,一直都孑然一身,是该考虑个人问题的时候了。

以前你在香港干打打杀杀的事儿,个人问题解决有些麻烦,现在不一样了。你一切稳定了,也过上了平常人的生活,该有个家!”

三哥脸微微一红,道:“陈书记,我现在这个条件……不容易,我……”

陈京哈哈大笑,用手指了指他道:“行了,大男人了还害羞,我没有一点目标性,我会找你谈话?”

陈京站起身来走到三哥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婷婷人就不错,生得漂亮,人也靠谱,尤其勤俭持家。我观察她,她对你也不反感。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幸福要主动去争取,怎么?你不主动,还指望人家女孩主动投怀送抱吗?”

三哥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道:“婷婷这么好……我……人家……人家看得上我?”

陈京眉头一皱,道:“什么看得上,看不上的?你自己不去努力,别人看得上你又怎么样?什么事情都要敢于去尝试,好了,这些东西我也教不了你,你自己去把握吧!”

陈京和方婉琦两人出面分头行动,撮合三哥和殷婷婷。

两人反正是用心了,能不能成就看他们自己缘分。

而陈京和方婉琦都是大忙人,也只能点到为止。

……

纪委,全国纠风工作电视电话会议。

主会场,国务|院纠风办、纪委纠风室局以上干部参会,在会场最前排,纪委主要领导,国务|院副秘书长,监察部领导在座。

在这次会议上,代表纠风室发言的余浩杰认真部署了纪委纠风室下一阶段针对地方纠风行动的一系列的工作做了发言,副主任侯苏光就机关组年度工作和任务规划进行了发言。

而作为常务副主任的陈京,并没有讲话。

其实这对陈京来说是个在全国纪检战线露脸的机会,当时周海东找他谈话,也是希望他能够出发言稿。

而最终,陈京把这个难得的机会让给了两个下属。

他在以这种方式向领导表明,他初来乍到,一切都还熟悉中。

另一方面,在纠风室陈京也在给各方释放善意,陈京牢牢把握团结第一的要旨。

该硬的地方硬,该给下面机会的地方毫不犹豫的给机会。

让纠风室真正凝聚在一起,让上上下下都觉得工作有奔头,陈京这种大度开明的举动,自然受到了一致好评。

在电视电话会议散会以后,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长沈定波凑到周海东身边,道:“老周,纠风室风气不错嘛!这个新到的小伙子能力很强!”

周海东道:“部长,陈京同志可是卞书记从中央党校亲自挑选的精英,卞书记的眼神多毒,他挖过来的人,能力能差得了?”

他顿了顿,道:“我现在就担心,这不错的小伙子在我这里不过是个打短工的麦客,刚刚干出一点成绩,又得走,到时候我又得要物色人才了!”

沈定波淡淡的笑笑,道:“来来去去,这是自然规律,纪检干部更不可能在一个位置上待太长时间。你就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们纠风工作干得不错,领导高度评价,再接再厉!”

目送沈定波离去,周海东心情愉悦。

他兼任纠风室一把手,纠风室露脸,他也跟着脸上有光。

陈京在纠风室工作很出色,将人心拢得很紧,工作方面也张弛有度,该出手的时候不手软,又不会让局面失控,让他省心。

在不知不觉间,他对陈京的看法就在悄然变化。

现在纠风室三个副主任,他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侯苏光还是余浩杰,和陈京比起来都还很有距离。

陈京驾驭这两人很轻松。

当然,周海东还是有忧虑。

今天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中重点提到纠风室要关注全国国企改革和国有资产流失的乱相。另外,要关注各级党委和政府,企事业单位向下面乱收费,乱摊牌的乱相。

纠风室还要努力纠正全国大中专院校招生考试,学校教育等方面的不正之风,还有全国基础教育中存在的变相收费,变相摊牌的不正之风。

这些任务每一个都十分棘手。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工作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

周海东是有地方工作经验的干部,他很清楚在地方上一些党委政府的做法是怎样的。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上面有要求,他们就能钻到空子,尤其是涉及政府财政收入,国企改革甩包袱,还有教育系统的问题。这些问题利益纠葛很复杂,触及到的利益群体很多。

动作太轻了,隔靴搔痒,解决不了问题,完成不了中央交代的任务。

动作太大了,牵扯到了利益太广,会引起整个局面的失控,严重的还可能引起地方政治的稳定,地区性恐慌。

如果那样的话,纪委纠风室工作就是彻底失败了。

关键的关键,还是这个度难以把握啊。

周海东一想到这些就头疼,陈京真的能把握得好全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