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80章 部队美女

第一千零八十章 部队美女

八一大楼,庄严威武,门口两名哨兵手握钢枪,标杆笔直的站立,英姿飒爽。

陈京的车从长安路上拐过来,缓缓的往门口驶去。

突然,司机小夏一脚急刹,陈京往前一栽,脑门堪堪碰到全面的座位,一阵生痛。

“怎么回事?”陈京瓮声道。

小夏立刻拉手刹下车,陈京抬头才看见车前挡着人??。

他连忙也跟着下车,快步走过去。

“首长,首长!”下车陈京才看清车前面是个女人,三十岁作用的样子,身材高挑靓丽,气质不凡。

“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这很危险吗?”陈京道。

他脑门还生痛,本来这一路过来他心情就不舒服。

照说,军|纪委是在军|委和中|纪委双重领导下工作的,现在搞什么军地联合经验交流,纠风工作一马当先。

理应是军纪委纠风办去纪委找陈京,可是人家就是牛得很,每一次所谓的交流,都是陈京要屈尊来八一大楼。

而且更让滕青头疼的是,对方抓纠风工作常务副主任还是个女同志。

女人有个很美的名字,秋若寒,年龄三十出头,人生得没的说,很漂亮。但是脾气却异常的难伺候,傲气得很。

陈京和他见了一次面就不想第二次跟她打交道。

这女人口头禅就是军队的事情你们不了解,军队的情况有特殊性。军队不比地方,陈京心里就想,既然有这么多特殊性,那还搞什么军地合作纠正不正之风?

陈京为这事找周海东谈过,提出让军|纪委的同志过纪委谈话,不要颠倒了次序。

周海东一听陈京发牢骚,他哈哈大笑,神色有些古怪的道:

“陈京,军队的同志我们要尊重,一家亲嘛。你是男同志。就不要在意这些小节了。再说了,人家秋主任说得也不错,军队的工作有特殊性,保密等级也相对高。我们就配合一下人家。又有什么所谓?

不要有情绪。工作还是分开做的,你就当陪太子读书不成?”

周海东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陈京还能说什么?

他只能自认倒霉。

心情不好。在军委门口又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自然情绪更不好。

“首长,您好!我是央视军事栏目的记者,今天我有重要采访任务需要去军委,可是……可是我通行证忘记了,您能不能给我做个担保,跟门口的哨兵说说?”女人凑到陈京面前,气喘吁吁的道。

陈京皱皱眉头,上下打量对方。

还真穿着军常服,两杠一星少校,级别还不低。

女人看到陈京盯着自己看,不由得有些脸红,但是心中还是升起了希望。

今天采访如果砸了,后果不堪设想,前面有几辆车她都犹豫了,因为从车牌看,里面的领导级别太高,她有些胆怯。

陈京的车过来,她急得没办法,心一横就拦上来了。

“同志,你当军委是什么地方?没通行证能进去吗?忘记了就回去拿,你这样搞不是瞎耽误工夫吗?”陈京冷声道。

他冲司机一招手:“小夏,开车!”

“别,别介,首长!”女记者还有些不死心。

陈京却一头钻进车门,砰一声把车门关上。

小夏已经发动车向前走了,在门口出示通行证,两名警卫行了个标准军礼放行。

女记者眼睁睁的看着陈京的车消失在门口,她怔怔半晌,才怒声道:“牛什么牛?一点小忙都不帮!还真当自己是首长了!”

军|纪委在军委办公楼七楼,纪委书记由军|委重要领导担任,军|纪委的机构设置和中央|纪委差不多,只是人员规模要少很多。

在军|纪委纠风室会议厅,陈京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军人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

她身材窈窕,凹凸有致,一身军装穿在身上,平添别样的魅力。

在她肩膀上,简章上两杠三星熠熠生辉,这么年轻就是上校,真让人妒忌。

女人自然就是秋若寒,军|纪委纠风室副主任,如果合地方级别,她比陈京这个正局级干部要低,可是正如她所说,这是在军队,军|纪委办就在纪委领导下工作,但又有其特殊性,自然不能完全以级别说明问题。

陈京皱皱眉头,径直坐在她的正面,秋若寒抬手看看表,道:“陈主任,你迟到了五分钟!”

陈京轻轻笑笑,道:“谈工作!我的时间很紧张!”

秋若寒一愣,眼神如刀,在陈京脸上滑过,但她终究没说什么。

他从桌上的一沓文件中抽出三份递给陈京,道:“纪委正在关注国有资产的问题,最近几年军队企业转地方的情况也是我们重点关注对象。这几份材料是我们军内举报上来的,关于岭南海山市、莞城市、北粤市等几个地方三家军企改制违规的材料。

这几家企业改制,我们初步认为是军队和当地政府之间有互动,最后这几家企业全部私营化,或者股份制改革半国营化。

从当年评估的价值来看,企业在改制前出现了不正常亏损,总价值压缩了近一半,至少导致数亿元的国有资产流失。

这三个案子我们准备立案,我希望你们也能同时立案!”

陈京认真的看秋若寒给的材料。

军企转地方,涉及企业包括一家炼钢厂,一家军服生产厂还有几家是技术研究中心一类的研发新企业。

军转地方,由地方再转为股份制经营,或者是军队直接卖掉,地方政府参与。

不得不说,这里面的很多材料让人读之有些触目惊心,军内举报材料可不像地方举报材料。

军内举报的材料牵扯到更多利益纠葛和派别矛盾,材料撰写的方式也不像地方,往往极其犀利,而且绝对言之有物。

这是几个烫手山芋。

陈京仔细将材料看了一遍,放下道:

“秋上校,暂时这几个案子我们还不能着手处理。因为通过材料看,举报对象都是你们当地军队领导干部。所以如果配合工作的话,你们先行动,掌握一定证据以后可以共享资料,我们再行动!”

陈京顿了顿,道:“另外,军方有特殊性。我们纠风办一般没有立案的说话,发现有问题,我们会通知当地纪检部门或者相关部门来处理解决。问题比较严重的我们会写问题报告,这个流程你应该懂!”

陈京语气缓了缓,道:“要不这样吧,我通知岭南纪委的同志,让他们配合你们工作。我刚才看了资料,这些转地方以后都是部属企业,企业的改制都是地方国资机构处理的,我们不能越级!”

秋若寒愣了愣,冷声道:“那陈主任您的意思,是这个案子你们没办法参与?”

陈京点头道:“是这样的!我们纠风办的工作是针对全国的,不可能因为具体案子派工作组。我们就是几十号人,如果这些个案我们都去处理,我们的人手怎么够?”

“不行!这几个案子你们必须参与!军|委领导对此高度重视,老实说我们的材料也是从上面转下来的。军委领导限令我们,在三个月内必须要弄清情况,我们压力很大!”秋若寒有些霸道的道。

陈京用手拍了拍脑袋,道:“秋上校,我的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我配合你们工作可以,我可以让岭南的同志配合你们。但是我们纪委纠风室不会去具体负责此事。

除非你能拿出更加有涉及地方和行业不正之风的证据处理,否则我们不可能会派工作组!”

“你……你怎么能这样?我们现在强调合作,你……你不能够不配合工作!”秋若寒急道。

陈京只觉得脑袋发晕。

这都是什么事儿?怎么军纪委这么严肃的部门,找了这么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女人来主持工作。

尤其这个女人身上那种军队老子天下第一的气焰,让陈京觉得特别不舒服。

陈京还记得上次因为钢铁行业的问题,陈京找她谈军属刚企违规的问题,当时秋若寒牛得很,一口一个军队不同地方,一口一个军方有特殊性。

对陈京提出的配合要求,她完全就不予理会。

今天倒好,她遇到了难题找自己,自己就非得配合不可?

陈京说得很实在,的的确确这样个案,而是岭南的个案,地方纠风室完全可以去处理调查,然后有省一级领导就可以解决问题,自己没有理由去掺和。

一念及此,陈京不再说话,干脆也牛了起来,一拎手提包站起身来道:

“秋主任,我已经明确态度。希望你理解!”

“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原定半个小时,都快一个小时了。我得立刻回去主持会议,我们今天就此结束吧!”

秋若寒倏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那模样就要发飙。

陈京看都不看她,转身就走。

从八一大楼出来,陈京一身轻松。

这个地方陈京再也不想来了,太牛气了,一个小女人小上校都牛得不行。

陈京想想,自己在军方这一块的资历还真是浅啊,经验也无从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