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83章 再回岭南!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再回岭南!

粤州,陈京犹豫了很久还是给唐玉打了一个电话。

走得匆匆,离开岭南陈京基本没来得及告别,和唐玉也就是通了一个电话而已。

电话接通,唐玉酸酸的道:“陈大书记,哎呀,你来岭南可是大新闻喽!看来岭南又要因为你的到来折腾一番了,怎么你日理万机,想着给我打电话了?”

陈京笑笑道:“唐玉啊,我这一到岭南就先给你打电话,你倒好,给我来这些酸不溜秋的。好了,我在粤州会待几天,抽个时间咱们出来坐坐吧!”

“你来粤州干什么?又来捣乱?”唐玉道。

陈京摇摇头道:“自从我去京城工作后,我就觉得自己成了瘟神,走到哪里似乎都不受欢迎,都成了捣蛋者了。粤州都是这样看的吗?”

唐玉嗤一笑,道:“我只代表我的意见,粤州人民是什么意见我可不知道!”

“好!你这个意见我听进去了,我住在流年酒店,下午到,到了咱们再联系吧!”陈京道。

粤州机场,陈京一行四人,秦山河拎着大包行李,两个副处级监察员一人手上一大包,看这架势,几人不像是来工作的,倒像是走亲访友。

由于事先没有只会相关部门,有些人知道陈京来了,却又不方便迎接,所以陈京一行四人直接打车去酒店。

到酒店,陈京的电话就开始响个不停。

基本都是从莞城打来的。

莞城班子调整比较大,无论是岳云松还是姜少坤。两人都没在争斗中占到便宜。现在莞城市委书记是李清香,市长是原省政府副秘书长杜环。副书记周国华,常务副市长郑辽灯。

新调整后的班子,目前还不是很稳定。

外面对莞城的议论比较多,讥笑现在莞城的班子是“摘桃子”的班子。

前任班子给莞城夯实了基础,这一任班子过来摘桃子。

当然,这个说法也不是很完全。

姜少坤现在去北粤担任市委书记,岳云松则因为牵扯到某些问题,被安排到省政协工作。级别没上去,依旧是正厅级。

看来,最后的时候姜少坤对岳云松图穷匕见,岳云松受到了王其华牵连的可能性很大。

王其华被双规,移交了检察机关,面临的是锒铛入狱。

岳云松的问题可能也被省委掌握了很多,没处理岳云松可能已经算是万幸了。

想到这些。陈京忍不住唏嘘感叹。

有句话叫物是人非,陈京离开岭南一年都还不到,岭南的人事变化已然天翻地覆了。

莞城还有陈京的很多老部下,看来陈京到岭南的消息已然不是秘密了。

虽然这些人没有一个说到工作,但是无巧不巧在这个时候打电话,便能说明很多问题。

“陈主任。岭南纪委的同志过来了!”秦山河慢慢踱步走到陈京的办公室,笑眯眯的道。

陈京迈步走到会客厅,迎头便撞上了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贺胜利。

他忙伸出手来道:“贺书记,您消息掌握及时啊。我们刚刚到,屁股都没坐热呢!您就过来了……”

贺胜利陈京不陌生。

岭南纪委陈京都不陌生。

他毕竟哎岭南工作多年。岭南省稍微有分量一点的干部他都认识。

贺胜利陈京以前和他打交道不多,但是陈京知道。贺胜利在岭南资格很老,二十多年都干纪检工作,监察干部出身。

在他的手上,办过很多大案要案。

在上世纪就是年代,震惊全国的岭南特大贪污案,这个案子就是贺胜利办的。

因为这个案子,他名震岭南。

但随后很多年,他沉寂不短的时间。

他的沉寂现在普遍都认为是组织在保护他,但是究竟是不是那么一回事,恐怕谁也说不清楚。

纪委干部总存在风险,办的案子太大,势必得罪的人多。

人得罪多了,在官场上就会遭遇意想不到的危机。

官场忌讳得罪人,宁负君子,不得罪小人,官场之上,大家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谁也受不了别人背后捅刀子。

不过还好,贺胜利最终还是走出来了。

他似乎也成熟了,这些年贺胜利在岭南工作中规中矩,没见办过什么大案要案,他似乎也在走从铁腕到温和的路子。

“陈主任,中央的同志来了,我如果都积极一点,那怎么说得过去?说句实在话,今天我过来是听从您指示的!”贺胜利道。

陈京道:“贺书记言重了,你是我的老领导,我哪敢指示您?不瞒你说,这次我们过来也是陪太子读书,军纪委的同志是主力军,我和秦监察员是过来压阵的。

当然对我来说,过岭南走走看看,也算是故地重游,真舍不得岭南啊!”

陈京开门见山,贺胜利倒是一愣,陈京在莞城当年有“陈阎王”的外号。

陈京踏足岭南,紧张的人不少,贺胜利面临的压力也大。

现在岭南在莫书记的领导下,一门心思的搞发展,作为省纪委来说,最近反腐倡廉的风也没刮那么急了。

现在普遍都强调制度反腐,岭南在探索这条新路,在这个探索过程中,是不是会有疏漏的地方?

如果岭南真被中纪委纠风室揪住了辫子,发现的问题比较多,省纪委明显是面上无光。

贺胜利来了,晚上自然要请吃饭。

这次陈京带了四个人,贺胜利神通广大,晚上吃饭的时候,莞城市委书记李清香和北粤市委书记姜少坤就被他紧急召来了。

李清香和姜少坤陈京都很熟,几人见面,难免要寒暄一番。

李清香倒也罢了,她是女同志,而且年龄也比较大了,到现在的位置差不多就算是到头了。

姜少坤和陈京一样都是年轻干部。

姜少坤从莞城到北粤,从市长到市委书记不能算提拔,但至少算是全身而退。

他的全身而退和陈京关系是极大的。

如果陈京不给他压住王其华的机会,他根本就没可能斗过岳云松。

最后,就算是他斗过了岳云松,他从莞城发达地区调到北粤穷乡僻壤,也不算是成功。

反观陈京,现在大家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别说自己要客客气气,就连贺部长那也小心谨慎得很。

现在人家是纪委纠风室的实际掌控人,纠风室就是纠正地方和行业不正之风的部门,哪个地方被纠风室点了名,当年全省评比,党委和政府领导政绩考核肯定大打折扣。

当官的人,大家拼死忙活,不就是为了政绩在拼,为了位子在拼吗?

被中纪委纠风办盯上了,别说有大问题,哪怕就是通报批评,对一个地方来说,都是致命的。

陈京手上握有如此权利,到了下面能不赫赫威凛?大家能不怕他?不对他恭敬客气?

酒过三巡,陈京将手把杯子上一放,道:“好了,今天咱们不能再喝了。今天我一来,就惊动你们了。尤其是清香书记和少坤书记,你们两人大老远赶过来,让我实在过意不去。

同时也让我意识到,我的到来干扰到了你们的工作,再次我先陪不是!”

陈京顿了顿,清清嗓子道:“你们二位既然来了,我的来意肯定你们是清楚的。军企转地方,这几年动作比较大,问题自然也就比较多。这一次中央和军|委领导都很重视这个问题。

在我之前,你们想必已经知道,军方的同志已经来过了。

他们来过后,我们还过来,想必你们明白事情重要性!

说句实在话,岭南不想来,一来就免不了要让你们为难,我是身不由己!”

贺胜利道:“陈主任,你不要这么说。既然中央现在抓典型,在抓这个问题,你不来其他的领导也是一样。我今天表个态,我们岭南纪委和监察部保证支持你的工作,你指哪里,我们打哪里,怎么样?”

陈京哈哈一笑,道:“贺书记,你这话太大了。我也没这个意思。我这么说吧,现在主要的两个案例,军转地的案子在咱们莞城和北粤。这两个案例存在问题,存在国有资产流失,这应该没有异议的吧?

清香书记,少坤书记,你们有没有异议?”

李清香皱皱眉头和姜少坤对视一眼,没有做声。

这件事没有异议,莞城军服厂,现在的莞城木山服饰,这家服饰厂以前是总后的企业,后来划归粤州军区。军队的服装、帐篷等许多军用物资都是从这个场做的,规模最大的时候工人上万,占地面积六百多亩。

可是转地方的时候,地方拍卖价格仅仅三千多万元,事后来看,厂房和地皮钱都不止这个价。

而北粤的现丛林户外用品有限公司,以前也是军队企业,情况和莞城企业大同小异。

当初军方为了甩包袱,地方为了吸引投资,双方一拍即合,拿着资源当政策用了,现在回头再查,他们怎么能够说得清楚?

“清香书记,少坤书记,你们都是刚上任的领导。这些问题不是你们的问题,既然这样,你们回去准备一点材料,主动把这些问题说明清楚,这对你们来说是最好的。

你们看怎么样?”陈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