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84章 监察室在行动……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监察室在行动……

唐玉像一只温柔|乡的猫,静静的偎在陈京的怀中。

刚才的**,她脸上的红晕未散。

她如水的眼睛不住的往上瞟,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挠在陈京的脖颈上,痒痒的。

陈京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唐玉啊,有时候我会突然的想,这一辈子为什么要如此累的去工作??。如果不那么累,轻松一点,潇洒一点,咱们一起岂不也是逍遥快活?”

唐玉白了陈京一眼,轻声的道:“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可惜啊,你不可能会放得下的。”她轻叹一口气,话锋一转道:“你这次来岭南又来得罪人来了吧?我说你呀,就是不知变通,明明岭南的熟人多,非得要自己过来,你这不是找麻烦吗?”

陈京低头看了她一眼,轻轻一笑,道:“我不来岭南能见到你?”

唐玉愣了一下,脸一红,道:“花言巧语!我才不信这是你真实的想法!”

唐玉嘴上说不信,脸上却露出笑容,脸紧贴陈京的胸膛,分外的甜蜜。

她这一辈子也不想结婚,结婚找不到合适的对象,结了也要离,为什么要结婚?

再说了,这年头男人也不怎么靠得住,陈京是多完美的男人?还不也背着老婆和自己在一起?

男人太老实,没出息。男人太有本事,又靠不住。

这个问题是女人永恒的烦恼。

唐玉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认识陈京以后。眼里就容不下别的人了。

她心高气傲,独立特性,谁说女人一定靠男人生活?

陈京和唐玉的见面可以说是忙里偷闲。

他在岭南来采取的策略是自己坐镇粤州,安排秦山河带人到莞城和北粤了解情况。

了解情况都是走过场,陈京的真实意图暂时还不能够全部流露出来。

他很熟悉岭南,他知道在岭南工作的难度,过早的出手,有时候会很被动。

再说了,军纪委秋若寒带人也在岭南,陈京过来没跟她们打招呼。她们也没主动和陈京联系。

这体现了双方很微妙的关系。

秋若寒希望有人给她找台阶下。陈京现在凑过去,又可能一下就接手一个烫手的山芋,所以陈京肯定不会主动。

而对秋若寒来说,她带人常驻粤州。搞了这么久。事情没搞好。还搞得下面怨声载道,上面领导震怒。她脸往哪里搁?

这个女人也是傲得很的,让他主动向陈京寻求帮助。估计她也拉不下这个脸。

在方方面面微妙的关系下,陈京竟然有了短暂的空闲。

而陈京很清楚,这样的安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随着某一方面沉不住气,局面就会渐渐的拉开,到了那个时候,自然又免不了一番博弈。

周海东的意思很清楚了,上面的指示是要把岭南的案例当做典型来抓。

所谓典型,就是要辐射全国的,全国有多少军企转地方的?

岭南抓了一个典型,在全国会引起多大的反响?

可能在这个时候,全国很多地方都在盯着这几个案子呢,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贸然出手,那岂不是自己跟自己找不自在?

陈京不比秋若寒。

秋若寒碰壁了,她还可以找纪委纠风室来处理。

陈京现在如果不能把事情办妥,他能去找谁?

这样安静的日子难挨啊……

而出乎陈京意料的是,事情的复杂似乎还不止于此。

就在他待在粤州的第二天,他接到了一个意外电话。

电话接通,陈京道:“你好,请问你是……”

“是陈主任吧?我是纪委六室苏江平,我现在也在粤州,有点事情我想跟你见面谈谈!你方不方便?”电话那头,声音很低沉。

陈京倏然一惊,纪委六室苏江平?

所谓纪委六室,就是中|纪委第六监察室,苏江平是第六监察室主任,他在粤州干什么?

难不成……

一念及此,陈京心中不由得一寒。

纪委八大室,每个室都赫赫威凛,究竟原因,是因为这八大室调查的干部,至少都是副部以上的领导干部。

八大室有动作,意味着动作会很大,绝对会造成全国震动。

第六监察室到了粤州,神不知鬼不觉,陈京同为纪委的干部,竟然不知道!

他们过来所为何事?

陈京沉吟了一下,道:“苏主任,是有事儿吧?”

苏江平淡淡的道:“是有点事情需要你帮忙,当然,是在不影响你自己工作的情况下!这样好不好,我在流年酒店后面的富山咖啡厅等你,我们见面谈!”

富山咖啡厅位置很隐蔽,隶属于富山酒店。

隐蔽的咖啡厅,里面空空荡荡,不见有多少客人。

陈京走进去,感觉有些阴森,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以前在下面常常听人议论纪委。

说某某又被纪委叫去喝咖啡了,可以想象,一个领导干部被纪检部门的同志叫道这样的环境里面喝咖啡,那种心理压力该多大?

苏江平并不是传统的纪委脸,他微胖,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上去文文静静。

年龄在五十岁上下,浑身上下,给人的感觉就是干净。

他脸上的胡须刮得不留一点胡茬子,眉毛修过,但不仔细看看不出痕迹。

头发有些斑白,但是很整齐,连长期戴眼镜的鬓角位置,都没有丝毫的凌乱。

他的双手浑厚,白皙,指甲修剪得十分细致。

陈京过来,他站起身来指了指前面的沙发道:“陈主任,坐吧!”

服务员过来上了一杯咖啡,苏江平抬抬手道:“喝吧,咱们边喝边谈!”

陈京搓搓手,道:“苏主任,我可是第一次和纪委监察室领导谈话,说句实在话,内心感觉挺怪的,竟然有莫名的紧张!”

苏江平淡淡一笑,道:“紧张正常,这说明咱们纪检有威严。我们谈点正事,我跟你反映一个情况,在临港望海地区,政府规划填海造陆,拟定十年之内,在那边造一个新城区。

这个工程是上报国务|院批准过的,考虑到特区发展的实际,虽然做法不可取,但是这个项目还是在有序推进。

不过在项目推进过程中,滋生了系列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整个临港建筑业风气不正,可能涉及招标不规范,企业施工不规范,政企不分开,政府对某些企业乱摊牌的事情。这些工作我掌握了一些情况,我稍后转给你。

你们纠风室把这些问题再查一查,把情况再摸一摸,你亲临岭南,这正是机会,你看怎么样?”

陈京沉吟不语,闷头喝咖啡。

这个事情陈京有所耳闻,实际上这次纠风办网络举报平台就有这方面的举报。

陈京也布置了任务,拟定让余浩杰率工作组弄清楚情况,争取把问题解决好。

但是这个事经由苏江平一提,情况似乎就有些不同了。

苏江平提到这个问题,意味着这个问题可能涉及到有领导干部严重违纪问题,如果是这样,问题就会变得很复杂。

“可以抽烟吧!”陈京掏出一盒烟来。

“随便,随便!”苏江平道,陈京抽出一支递给对方,苏江平摆手道:“我不抽,你自己抽吧!”

陈京点燃一支烟,沉吟了良久,道:“我去临港一趟吧,把情况弄一下,具体的东西我会写报告的!”

苏江平这么说,他下意识的想拒绝。

他如果拒绝,理由很简单。

他现在另有任务在身,而且担子不轻。

再说了,临港的问题,他已经安排了人负责,他可以给余浩杰打电话,让他优先去查临港的问题。

但是他仔细想想,苏江平找到他,肯定是有他的苦衷。

如不是有难处,他第六室实力多强?他能调动的人员和资源有多少?还要借助陈京?

而陈京把余浩杰叫过来也不妥。

现在陈京带三个人到岭南,就已经引起很多人不安了。

他前脚刚到,后面监察厅厅长两市一把手就过来了,还有其他的人可能也想和陈京接触,只是碍于某些原因不太方便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余浩杰再过来,纪委纠风办一下来了两个工作组,岭南那还不翻天?

而且纪委六室过岭南的事情,虽然保密性要高一些,但是天下不透风的墙,岭南高层不可能不知道。

人已经够多了,再来人,全省都是中纪委的人,岭南的社会稳定还能保证?

基于以上种种考虑,陈京只能答应苏江平的要求,临港看来是必须去一趟了。

陈京对岭南熟悉,但是岭南有个地方他从未涉足过,这个地方就是临港。

临港是特区,不仅在岭南,在全国地位都超然。

他们的很多政策,很多工作都是中央直接干预的,岭南的党政一把手也都是中央直接任命的。

临港班子中很多人,都是上面空降的。

作为共和国发展前沿的前沿,还有什么地方是比临港更方便锻炼干部?

种种原因,造就了临港的特殊,也因为这些原因,让临港复杂。

陈京一想到这些就头疼,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这个副主任不好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