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85章 翅膀硬了!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翅膀硬了!

岭南省常委大院。

夜已深,岭南省省委副书记、省长贺军书房的灯依旧亮着。

临港市的部分领导同志今天进省城到省府向他做了工作汇报,汇报的主题核心是在全省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临港经济如何做带头表率作用。

临港经济底子厚,起点高,可塑性强。

利用他们特区独有的优势,早在全省提出经济转型之前,他们就已经为临港未来发展做了很清晰的定位。

临港的定位是高新技术,金融服务,临港的高新技术产业的规划和布局超过十年的历史,临港高新产业园是全国最成功的高新产业园之一。而临港金融业也资源丰富。

现在国内就两个中心证劵交易所,一个是黄海证劵交易所,另外一个就是临港证劵交易所。

很多高新技术企业,都选择在临港证劵交易所挂牌上市,而随着国内金融改革的推进,临港证劵交易所将来还有可能向国外靠拢,推出创业板块,这无疑是临港未来的重大利好。

立足科技和金融,临港前途无可限量,而作为特区,临港也是现在国内四大一线城市之一,是全国特大城市和先进城市中很耀眼的一颗星。

听取了临港同志的汇报,贺军心情很好,信心很足。

众所周知,岭南的经济好不好,主要要看三个地方。

第一是粤州,第二是临港第三是莞城。这三个地方好,三个地方足可以辐射全省。

粤州是省府所在地,省里关注比较多,倾注的心血比较大,局面现在完全可控。

莞城历经了几任班子的动荡,目前改革的条件一应俱全,如果现任班子在目前的条件下还干不出成绩,莞城班子的这帮人真就可以回家种田去了。

三个地方唯一有变数的就是临港。

临港作为特区有其特殊性,省委对临港的掌控一向都不强。

临港的干部中央直接任命,临港的政策中央直接给。临港的发展不仅是省委的事情。更关乎全国。

尤其是最近一些年,临港的干部和岭南省领导之间并不太融洽。

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个地方是很让人担忧的。

贺军的书房,今天常务副省长乔正清过来两人碰头。

两人谈到的问题就是关于临港的。贺军道:“老乔。临港班子信心足。这是好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给予他们充分的支持。现在我们全省一条心。归拢起来搞发展,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

团结,还是要强调团结。

保持临港稳定,给临港班子最大的支持,这是我们应该要坚定的立场!”

乔正清沉默了很久,道:“省长,最近中纪委的同志们关注岭南比较多,是跟临港有关系吗?”

贺军皱皱眉头,不说话。

乔正清谈话就是急躁,一说话就直奔主题,一点都不讲含蓄,这才一句话就直挑主题,后面的话还怎么谈?

难不成贺军要表态干扰中纪委工作?

这顶帽子扣在谁的脑袋上都受不了!

沉默了一会儿,乔正清先打破了沉默,道:“省长,临港的事情应该是比较复杂的,最近我感觉咱们有些同志似乎情绪波动很大,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推进整个全省经济转型升级会遇到问题?

临港填海区的问题,不认为不应该辐射到全省来,您认为呢?”

贺军端起茶杯喝茶,默然无语。

临港填海区这些年一直麻烦不断,从填海区动工开始,全国就争议填海造陆破坏海洋生态,临港带来了一个极坏了的头。

如果全国沿海城市都学习临港,是不是很多年以后,共和国都将变成大平原?

环保分子闹事,阻挠工程开工,后面又出现填海区地基不稳,不宜建造高楼的谣言。

再后来又有填海区建设大量违规用海沙,工程质量不合格的事件。

现在又爆出,填海区工程招标猫腻,招标把关不严,有大量的不合规范的企业中标,搞了很多的豆腐渣工程。

这些事件一一爆出,越来越复杂,问题越来越凸显。

而在这些问题的背后,很多事情的走向早就偏离了问题本身。

比如现在的临港,俨然成为了岭南官场本土派和外来系之间的一块阵地。

本土派和外来派之间利益有根本冲突,外来派指责本土派保守,搞地方保护主义,搞改革,发展经济畏首畏尾,不敢大踏步向前。

而本土派认为外来派的到来,带来了大量的关系户,这些所谓的关系户成为了临港公平、公正的最大的阻碍。

而且外来干部干几年拍屁股走人,留下乱摊子还得本地干部最终负责。

这两系的争斗,在临港比较白热化,因为临港是外来最多的地方,是全国关注的地方。

两方文化冲突,理念冲突尤为激烈。

而这样的激烈,肯定会出问题,现在临港问题就越来越多。

现在连中纪委都惊动了!

贺军的目的是希望临港问题,他不希望中纪委再翻过去的老账,老账一翻开,牵扯到多少人和事?

在这一点上,他和临港市委书记黄宵意见是一致的。

黄宵在临港干了一任了,他的官场生态已经成功转移到了岭南。

如果临港经济这几年有突破,他肯定会在省内提拔,所以他的想法也是保守派的想法。

填海区的盖子掀开,不利于他开展工作。

“叮,叮!”深夜来电,贺军皱皱眉头接电话。

电话接通,秘书长关林语气有些低沉,道:“省长,陈京去临港了!”

“什么?”贺军倏然一惊,“你说谁去临港了?再说一遍?”

“陈京去临港了,住在临港丽思卡尔顿酒店!”关林道。

贺军皱皱眉头,瞟了一眼乔正清,一言不发的挂断电话。

他用手敲了敲桌子,道:“老乔,陈京是咱们岭南培养的干部,这一次他重回岭南的事儿,你知道吧?”

乔正清轻轻的哼了一声,道:“这事我听说过,不过陈京现在鱼跃龙门,身份不一样了。这次来他可没跟我打什么招呼,成了钦差大臣了,估计也是不方便吧?”

贺军盯着乔正清,发现他的表情没有丝毫作伪,他顿了顿,道:

“陈京来的意图让人难以捉摸。说是配合军纪委查军企转地方的几个案子,可是他人却跑到了临港,你说有不有意思?”

“临港?”乔正清眉头一皱:“您的意思是说,陈京去临港目的是……”

“谁知道?要说你我两人谁知道他的目的,你肯定比我先知道。当年在岭南你可是最关心他的领导了!”贺军淡淡的道。

乔正清摇头道:“这我不真不知道。省长,看来您的担心是有道理的,陈京这小子是个什么个性你我都清楚,他有什么能耐,我们也都掌握。他去临港,这是一步狠棋啊!”

他慢慢站起身来,端起茶杯不说话,贺军也站起身来开始在房间里踱步。

过了良久,贺军道:“陈京啊,他是在岭南成长的,他脑子里面就没有一点维系岭南声誉,保护岭南大局的思想吗?”

乔正清讪讪的笑。

陈京不留在京城,他如在岭南,现在肯定是岭南某市一把手,对他这样年龄的干部来说,担任市一级一把手,这已然可以名震共和国了。

可是即便是如此,即便是乔正清苦苦相邀,陈京依旧没能回岭南,由此可见,陈京不是按常规出牌的人。

现在指望陈京维系岭南的所谓大局,估计有点天真。

陈京做事的风格就是做事犀利,他盯住了临港,临港填海区的盖子估计是揭定了。

“老乔,我好久没去临港视察了,明天我想去一趟临港。到那边走走看看,省政府的日常工作,你主持一下吧!”贺军道。

乔正清瞳孔一收,怔怔说不出话来。

他有些怀疑,这话是不是贺军说的。

贺军堂堂岭南莞城教父级人物,平常傲到了骨子里面的。

现在整个岭南的领导干部,可能除了莫书记以外,其他的恐怕他都没放在眼里。

怎么?面对陈京搞得这么郑重其事?

陈京这点纤芥之疾,还用得了他亲自去应付?

这是不是太抬举陈京了?

乔正清心中忍不住苦笑。看来陈京在岭南工作的这些年,贺军表面上对其不以为然,其实他对陈京了解很深呢!

如不然,他不会果断作此决策,从这个角度看,陈京在岭南这几年干得比乔正清要成功多了。

乔正清在岭南干了十几年了,和贺军打了十几年的交道。

可是自始至终他都被贺军压住一头,贺军也从来不视他为威胁。

看来陈京在莞城得的那个“陈阎王”的大名,在岭南还是相当具有震慑力的。

把稳坐钓鱼台,老奸巨猾的贺军都惊动了,震慑力有多大?

“省长,您放心去吧!岭南黄宵还是很有章法的,只要不自乱阵脚,我觉得陈京并没什么。再说了,说不定这就是心理战呢!”乔正清道。

贺军轻轻一哼,指了指乔正清:“培养陈京你出了大力,现在翅膀终于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