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86章 直接出手!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直接出手!

陈京突然到临港出乎很多人意料,在岭南政坛可以说是跌碎一地眼镜。

而就在大家都在猜测陈京亲率纠风室工作组到临港的意图的时候,陈京的动作快得也让人始料未及。

陈京下榻在丽思卡尔顿酒店。

这个酒店整个后院完全被管制,陈京在和临港市纪委的领导见面之后,然后便迅速开始约谈临港填海区相关领导。

包括临港填海区领导小组的成员,市城市规划局,市建设局,市国土资源局,市招标办等等,丽思卡尔顿酒店的后院车来车往,进进出出都是政府领导的车。

而这个地方一时也成为了整个临港最为神秘,最为受人关注的地方。

陈京在见临港市主要领导的时候很明确的提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这次他主要要纠正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是填海区违反项目审批,违反规划图纸,私自扩张填海区的具体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填海区工程施工违反建筑质量规定,涉及到的工程不合格的系列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填海区招标不规范,以及政府向填海区搬迁企业和老百姓乱摊牌的相关问题。

陈京不藏着掖着,把问题说得很清楚,把自己的目标说得明白,他由暗转明,没有丝毫遮掩,可以说是相当的坦诚。

而这样的坦诚,却并没有让临港上下都安心。

相反,这样的坦诚。让临港的上空似乎蒙上了一层阴霾。

在丽思卡尔顿有间休息室,休息室里备有正宗的南山咖啡。

凡属到那里的干部,都可以尽情的享用,可是临港上下,谁也不愿意去那里,甚至谈那里色变。

大部分干部到那里见不到陈京。

秦山河和另外两个副处级监察员负责大部分的谈话,通过谈话来促使相关部门自己先主动交代问题,主动向纪委提供材料。

尤其是国土局、城建局、建设局还有招标办这些职能部门,要证明自己没有问题,没有违规。就需要准备大量的材料。这些材料供工作组参考,然后再做最后的认定。

这里面就涉及到材料真实性的问题。

陈京似乎不强调材料是否真实,但是这种不强调,却恰恰让人心中没底。

敢不敢弄虚作假。还是直接把问题交代清楚?这成为了被谈话干部内心激烈矛盾的焦点。

在这样的选择中。自然有人会铤而走险。

临港城建部门就连夜炮制了一系列的虚假材料。城建局长亲自牵头,全局上下一起行动,所有的人加班了一晚把符合要求的标准材料送到酒店供工作组参考。

而这种参考的结果就是工作组一封措辞严厉的纠风通报。

这封通报第二天出现在中纪委门户网站上。然后迅速被全国媒体转载。

通报的内容很清晰,主要通报临港市城建局三年以来,一直违规审批项目,拿土地为筹码向企业摊牌,干扰招标办招标等问题。还有城建局铺张浪费,违规给不够级别的领导配用高档越野车,违规给局内部工作人员发年终福利的问题。

纪委纠风办公开通报,通报下达之后,市城建局局长侯开勇第一个被免去职务。

而市城建局年终奖给员工发高档手机,发奢侈电子用品的事情也被网络和社会热议。

省市纪检部门迅速介入对侯开勇极其他局领导的调查,临港一夜之间变得风声鹤唳,变天了!

当然,在纪委纠风室的通报中,关于临港城建局炮制虚假材料企图蒙混过关的时间更是重点提到了。

通过城建局内部人证实,为了弄出这份材料,全局上下通宵加班,赶制检查材料,而这件事也成为了一出闹剧!

陈京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毫不手软,让临港乃至岭南的压力都骤然而至。

到此时所有人都明白,陈京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他手上没一点真东西,他是不敢如此大摇大摆的搞突然袭击的。

而有一些准备投机取巧,炮制虚假材料的部门也彻底刹住了车。

他们开始改变思路,开始向市委市政府,甚至是省委省政府相关领导求救,全市很多职能部门都拉响了sos警报,宣布告急!

岭南省省长贺军视察临港,他到临港在听取临港班子汇报的时候,他就知道陈京已经动手了。

他一下意识到,他的判断可能错了。

他以为陈京到临港以后,还需要明察暗访,还需要逐一找当地的群众干部谈话,才慢慢把事情弄得清楚。

这个过程可能有些漫长,可能还会涉及到一些很复杂的博弈。

可是陈京根本没那么干,人家以来就直接开门见山,把问题都摆在了桌面上。

他对此暗暗摇头,终究还是迟了,一切都迟了!

在贺军下榻的九州宾馆,陈京去拜访了他。

两人见面半小时,场面略微有些沉闷。

贺军还是坚持传达了自己的想法,他道:“陈京,临港是共和国改革的前沿。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肯定在这其中会有些问题。有问题,我们努力改正,我总体还是希望临港有个好的环境!”

陈京道:“贺书记,临港有好的发展环境,是所有人共同的愿望。包括我在内都有这样的希望。

这一次我是奉命而来,咱们受到的关于填海区的举报太多了。临港填海区从项目实施开始,一直问题就没断过。明明问题这么多,为什么市委和市政府在一些诸如工程招标,工程质量等问题上还不严格把关?

明明有问题,为什么还要向企业和政府摊牌,让社会替填海区的扩张买单?

这几个方面我们收到的举报最多。如果我们再不行动,我们纠风室群众会怎么看?我们能不能够行驶我们的职权?”

贺军淡淡的道:“小陈,是说得有道理,我充分支持你工作,也支持你的意见。我们省委省政府的态度是一致的,那就是和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你就放心大胆的去查,这是在替临港卸包袱,在给临港治病。

磨刀不误砍柴工,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了,临港会更加轻装上阵,这是好事!”

贺军转弯极快,这也体现了他的特点。

他岭南官场教父的名字不是白叫的。他最擅长的就是审时度势。

陈京摆出的架势和他谈的第一句话,让贺军倏然意识到,填海区的盖子揭开已然免不了了。

这也许怪不了陈京。

毕竟,临港的问题反映太多了,上面领导已经难以容忍。

这次陈京准备充分而来,可能就带有特殊的使命。

既然中央下了决心,贺军如果再认不清形势,弄不清情况,那他也当不了省长了。

而陈京和贺军谈话,给他传递的就是这个意思。

这一次陈京背后可是第六室。

第六室出动,绝对不能是轻率的。

他们的每一次行动,背后都有大量的调查在前。

只有掌握了相当充分的证据,他们才会有所行动。

毕竟,他们办的案子太大,纪委的职能既有监督又是保护。

党培养一个高级干部需要付出多少代价?任何一个高级干部牵扯到的问题,都必须是证据确凿的,否则绝对不能够轻举妄动。

在党内办案,出现冤假错案,那还是文|革时期,在现在这个时期,是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

而陈京这次临港之行,手上拿的材料都是从第六室转过来的。

所有的材料证据确凿,不可能存在哪怕一丝纰漏。

这种办案方式,更像是一场秀,而这一场秀牵扯到的目的不仅是要解开填海区的盖子,可能也是在某种意义上给岭南和临港市主要领导传递上面对此事坚定的信心。

第六室办案的目标终究是人,如果只是具体问题,轮不到他们出面。

填海区的盖子掀开,会牵扯到什么人?哪些人?

而最终会有什么重量级干部要在这次事件中出问题,目前是不得而知的。

这需要岭南省内博弈,更可能还有中央一级的博弈。

不过这些都不是陈京考虑的问题了。

陈京在临港一共待了一个星期,他除了对城建局动手之外,其他没有任何举动。

而在这个时候,临港高层沉受压力也估计到了极限。

终于,陈京接到了临港常务副市长唐贽的电话,唐贽要代表市委市政府和陈京见面沟通了。

唐贽在电话中非常客气,他道:“陈京啊,你真行啊。来岭南一次,到临港一趟,就搅得这一方天地天翻地覆。我跟你说实话,现在对你有意见的同志比较多,你是从岭南走出去的人,现在翻脸不认人,回来就搅局,能让领导心里好受?

看来,在这个时候我得拜访你了,关于填海区的问题,我没具体负责。但是我是受黄书记和迟市长委托来向纪委领导反馈问题的。”

陈京道:“唐哥,别说什么领导,我现在两头不是人了。这样好不好,咱们换个地方谈,我在万象楼摆一桌,咱们边吃边谈,算是我一点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