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87章 沉不住气了!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沉不住气了!

陈京和唐贽的会面被迫延期,这是出乎陈京意料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比唐贽更沉不住气的人跳出来了,军纪委纠风办常务副主任秋若寒终于不堪忍受陈京的“不务正业”,她亲自拍马杀到了临港。

临港沿海,临港的主干道之一的临海大道就在海边,海风习习,海水碧波荡漾,在这样的地方有美女相伴,本是舒爽惬意之极!

可是陈京没有丝毫的惬意。

在海岸边的树林子里,一身军常服的秋若寒冷若冰霜,横眉冷目,那模样似乎就是要将陈京生吞活剥。

两人无言的沉默,周围的游客来来往往,有人总会忍不住往两人身上瞅。

一对时尚的情侣勾肩搭背和两人擦身而过。

女孩惊呼一声:“哈,现实版的野蛮女友哦!”

“格格!”两人也不管陈京两人是否能听到,嘻嘻哈哈的远去。

秋若寒脸更黑,双眉挑起来的样子,更有了“灭绝”的味道。

“找个地方坐一下,秋上校。要不然咱们这么干杵着有碍观瞻!”陈京道。

他指了指椅子,自顾走过去坐下。

秋若寒犹豫了片刻,跟了过来。

两人坐在一条长凳子上,中间相隔快一米的距离。

终于,秋若寒忍不住开口了,她道:“陈主任,如果我没说错,你这一次过岭南主要是配合我工作的。可是你怎么跑到临港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手头的两个案子。每拖一天,问题就严重一分?”

陈京摘掉眼镜。掏出眼镜布擦了擦,道:“临港的工作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两个军企转地方的案子,我已经分别和两市主要领导有了交流,我们总得要给他们一点时间去调查。

在基层工作,我们永远都要靠基层的同志,如果单凭我们自己的力量就能找到问题的根源,我们不远千里跑过来干什么?坐在办公室不就可以写报告了吗?”

秋若寒皱皱眉头,欲言又止。

她的内心很恼火。她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蚁一般,可以说是团团转。

可是陈京却很悠闲轻松,似乎根本就没把心思用在这两个案子上面,她很气愤的态度。

如果是在京城,她肯定会发火。

可是在岭南,现在她处于难局,她不得不保持克制。『?』

她只能把怒火压下去。不然她还能怎么办?

陈京似乎没给她面子的意思,沉吟了一下,道:“刚才你给我的材料我都看过了。我就没见过你们这么办案子的!怎么搞的吗?一点策略都不讲,一点方法都没有,卷宗乱七八糟,证据看上去一沓一沓的。可是根本就没有多少一手证据。

我对部队不了解,但是你们这种办案方式,我想不管在那里,不出乱子才怪!”

秋若寒眉头一挑,道:“陈主任。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案?”

她气得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声音微微的颤抖。

陈京盯着她。严肃的道:“任何时候,作为纪委办案,第一条要理清关系。这个案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当时此案和那些人有关系?这是第一点。另外,现在的领导干部之间,彼此和这个案子是否有联系,他们之间是什么态度,要搞清楚!”

陈京咳了咳,继续道:“有了第一步,然后再从矛盾点着手。什么是矛盾点?比如这个案子有军队参与,又有地方参与,这个地方就是矛盾点!地方有地方的考虑和立场,部队有部队的思路和考量。

他们之间是合作,也有分歧,而这样的分歧就是我们办案的切入点。

找到切入点,剖析出案子对每个人的利与弊,因势导利,把这些利弊都综合起来然后再制定行动方案,这才是正确的思路!”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道:“秋上校,可你们看看你们搞的什么名堂?一上来就直接找军分区首长,不分青红皂白就下命令。找当事人谈话,一点主题都没有,东一句西一句,根本都不知道你们究竟了解什么?

案子的证据材料,驴唇不对马嘴,前后不符,这样的材料也能算证据?”

“还有,你们先入为主的意识太强。案子没弄清楚,你先就认为是有问题的,你这样的认为势必会影响军心、民心,大家情绪都低落了,你还怎么掌握情况?”

秋若寒越听脸色越难看。

有几次她差点要站起身来,可是最终她还是克制住了。

陈京的话如同一柄利剑,直接插入了她的胸膛。

让她不得不去反思整个案子的办案过程,陈京工作经验丰富,虽然没在纪委工作过。

可是他有长期担任一把手的经验,思维缜密,手段巧妙,对人性形势判断极其精确,他的这一番话说出来,秋若寒也不得不信服。

秋若寒以前不在军纪委工作,他是作战部队出身,在第二炮兵部队长期担任政治干部,在作战部队待长了,军队那种严肃命令的气质就染上了。

说什么话都像是在下军令,干什么工作都当政治工作来干。

办案子不讲正奇,不讲手段,不用诡诈,却把她的拿手好戏,政治工作当成了武器,这不是瞎扯吗?

她这一弄,一个本来清晰的案子都让她把水搅浑了。

陈京实在是有些怀疑,这个女人怎么就当上军纪委纠风室的官员,完全就是什么都不懂嘛!

刚才他看了秋若寒给他的案子卷宗,他差点跳起脚来骂娘。

如果秋若寒是他的手下监察员,陈京估计此时鞋子都蹦掉了。

不过,他坐下以后,涉及到案子的具体侦办,他还是没忍住,措辞严厉,一点没给秋若寒面子。

秋若寒白皙的脸涨得通红,挺拔的胸部上下起伏,显然内心很委屈。

陈京扭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放缓道:“秋上校,干纪委工作不是在部队带兵,工作方式方法不同,你要多琢磨,多用心!尤其是要虚心……”

秋若寒咳了咳,胸中的一口长气终于透了出来。

虚心?

这个家伙竟然说自己不够虚心?

她咬了咬牙,恨不得就给陈京一拳,但是终究,她一拳还是没敢打出去。

他沉吟良久,道:“陈……陈主任……你什么意见?”

陈京哼了哼,道:“你能保证按我的意见办吗?”

“我……”秋若寒拉了一个长音,终究没说后面的话。

她骄傲,不愿低头,她更要强,不愿服输!

但是……

陈京没有继续逼她,道:“这个案子仔细分析,可以剖成两个部分。第一是地方政府部分,另外才是部队。首先认定两个企业改制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让两方分别阐述整个企业改制过程中的细节问题。

把细节弄清楚,对照双方的提供的这些细节,找到不一致的地方,然后分头找两边领导谈话,弄清情况!

除此之外,要帮现任领导剖析清楚这个案子的典型性,让他们意识到,如果他们遮遮掩掩,影响的是他们现在的形象。如果他们配合工作,纪委对事不对人,不会对案发后的领导班子处理,这就是帮他们解压。

最后,找到企业改制当时的负责人,尤其是直接负责人,要问清他们当初拍板做决定的背景和原委。”

陈京伸出一只手指头在空中虚点数下,道:“这些基本功做好,然后再根据其他的疑点寻求合适的人了解情况。任何谈话的人都要仔细斟酌,不要轻易乱找人,因为咱们是纪委。

是很敏感的单位,我们每接触一个人,都可以会伴随很多的流言蜚语。

这样的流言蜚语对咱们干部的压力是巨大的,如果我们乱点鸳鸯谱,结果就是天下大乱,案子没弄清楚,局面先乱了,谁负责任?”

秋若寒嘴唇抿得很紧,一语不发。

陈京说的这种情况,就恰恰是她的情况。

莞城和北粤两个军分区都乱了,军分区领导压力大不说,大军区领导都坐不住了。

秋若寒能不被领导狠批?

她从入伍以来,从来就没有遭遇如此窝囊的事儿,可以想象,她最近心情是多么郁闷。

看到秋若寒的样子,陈京心中暗暗摇头。

部队反腐任重道远,首先在军纪委的人员配置方面,就可以看出在这方面还非常薄弱。

军纪委纠风室副主任,还抵不到中|纪委一个普通监察员的水平,这实在是让人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看来,中央领导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不然不会提出要加强军队纪委建设,要中|纪委和军纪委多协同工作,这不是陪太子读书是什么?

随即,陈京主导分配工作。

陈京负责地方沟通,负责和莞城以及北粤相关领导协调,拿到他们提供关于这两家企业转型的具体材料。而秋若寒则专门负责部队类似工作。

两人每天碰一次头,或者是电话沟通一次。

把基础夯实以后,然后在将材料综合一起动作,争取在一个星期内把这两个案子弄清楚,把报告写出来送领导批阅。

秋若寒自始至终都没说话,保持绝对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