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88章 书记的压力!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书记的压力!

唐贽是西北一系年轻一代最有前途的干部。

当年是那样,后来他在辽东经历了一些挫折,他转了一个大弯,现在重新步入正轨,他依旧还是最有前途。

临港是共和国发展最前沿的地方,也是共和国锻炼干部最好的一块试炼场。

作为副部级市,临港不仅党政一把手是中央任命的,就连班子成员,中央的意志都占据了主导??。

整个岭南,临港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不仅因为其是经济发展特区,更是因为临港的干部结构特殊。

省内干部鲜少有机会履新临港,而临港的干部自成体系,和其他市的干部差别极大。

岭南本土派系很难渗透进临港,这也导致了临港常常和岭南省委和省政府之间的关系颇为微妙。

毕竟,岭南这一块天,本土的势力、保守的势力还是占主导地位的。

岭南有临港这么一块特殊地方,能不显得鹤立鸡群?

唐贽很热情,招呼陈京落座,从兜里掏出一盒烟道:“陈京,知道你好这一口,都给你准备了!”

陈京淡淡一笑,道:“你这么客气干什么?弄得我很紧张!”

唐贽哈哈一笑,道:“不客气不行,你现在是中央领导同志,你这一来临港,搅得临港局面大乱,上下紧张,我能不对你客气点?”

他轻叹一口气,继续道:“还是你厉害。部委干部我也干过,可是从来没像你这般威风过。你知道岭南人都叫你什么吗?”

“陈阎王吗?这个外号我早就知道!”陈京道。

唐贽愣了愣,道:“你知道还不改变自己的形象?你知不知道咱们黄书记和迟市长最近几天头发都掉了一大把。这个时候真是咱们市努力推进经济改革的时候,你这一搅合,人心一乱,发展上恐怕要大打折扣!他们能不急?”

陈京吐了一口气,道:“看来我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啊!你还说我怎么怎么厉害,这一出来就得罪人。”

陈京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凑近唐贽道:“唐哥,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你这是什么话?我肯定想听真话。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唐贽佯怒道。

陈京微微一笑。道:“如果你想听真话。填海区这茬子事儿不是你管,你离得越远越好。你当我陈京真就是莽汉一个?我有几个脑袋,敢拍马杀过来就直接把临港特区搅得天翻地覆?

所以啊,唐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年头谁想得罪人?谁不想太太平平就在京城待着。跑几千里到临港来出这个风头?”

唐贽脸色微微一变。神色颇为凝重。

陈京这句话,可以说是说到了底,其中包含的内容极其的丰富。非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

唐贽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

市委书记黄宵知道唐贽和陈京的关系。陈京到临港频繁约谈干部,下面很多人比较惶恐。

他很恼火,但是陈京人家是中纪委纠风室的领导,他也没办法干预。他的身份敏感,和陈京见面不太合适。

所以,他希望唐贽能够把市委的意思传递给陈京,让陈京明白,临港是特区,把局面搞得太乱,影响的不止是临港一个地方。

更有可能损坏整个共和国的形象,抹黑临港就是对共和国改革开放成绩的抹黑。

唐贽没敢跟陈京说这话。

但是陈京反过头来将了他一军,也让他意识到,这一次还真不是纠风室故意和临港过不去,可能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两人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

吃完饭,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了。

唐贽送陈京上车以后,他连夜向黄宵汇报工作。

对唐贽来说,他初来乍到,还立足未稳,在工作方面,他还需要领导的大力支持。

在黄宵和迟密云两个大佬之间,他自然是选择向黄宵靠拢。

在岭南这一块地方,西北系力量比较薄弱。

乔正清在省城也是刚刚被提拔上去,面临的困难多,他也很难顾忌得上唐贽。

相反,乔正清最初的想法是希望陈京能留在岭南,如果那样的话,陈京独挡一面,能够给予他相当的支援。

现在唐贽过来,乔正清不仅得不到支援,还需要承受压力,他又有多少能力向唐贽提供支援?

所以对唐贽而言,他孤军奋战,一切的人脉关系都需要靠自己去争取。

所以,他对黄宵很恭敬,也很谨慎。

黄宵听完唐贽的汇报,脸色有些难看,道:“这个陈京就是个滑头。这些年共和国眼红填海区的人有多少?这些个闲言啐语,不仅岭南各地倒处是,中央也到处是。

如果纪委都听风就是雨,听不得这些闲言碎语,是不是咱们临港还得给他们提供一个办公室?让他们常驻这边时刻监督?”

他重重的把茶杯放在桌子上,道:“特区特区,总有一些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干工作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是全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如果事事都中规中矩,事事都波澜不惊,那还有必要咱们这个试验田吗?

我倒要看看,这个陈京究竟有什么本事?一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就对咱们的工作指手画脚,我看他是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真以为自己老子天下第一了!”

见了唐贽,陈京心中就一直有些闷闷不乐。

黄宵是政界的狂人,当年他在东北工作的时候,就顶撞过视察东北的某位中央重要领导。

据说那位领导气得晚饭都没吃,返回京城就要想办法把黄宵给撤掉。

可是黄宵终究没被撤,中央有领导欣赏他,他被免去工作后,进中央党校学习半年再复出。

一下就被直接任命为临港市市长。

填海区就是黄宵亲自规划的,从项目论证到项目规划新建,他都亲自过问。

这些年过去,填海区规模起来了,临港的经济走在了全省的前列,改制很成功,定位很清晰,前途很广阔,他黄宵的底气更足。

今天唐贽过来,完全就是来者不善。

陈京从唐贽的语气中听出了警告的意味,地方干部敢如此胆大妄为的,在临港这块地面,除了黄宵还有谁?

唐贽是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胆量的!

陈京的判断是没有错的,就在他脑子里面琢磨黄宵会怎么对他施压的时候。

周海东的电话就到了。

电话接通,周海东道:“陈京,你怎么回事?怎么跑到临港去了?”

陈京忙向周海东汇报的情况,然后道:“周部长,这一次我们的网络举报中,关于临港填海区的举报也很多。既然六室的同志又有这样的要求,我认为,在这个时候我来临港了解情况,我们工作组进驻这边,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临港是特区,但是特区不代表特殊,我们工作组就不能查临港的问题吗?”

周海东勃然道:“陈京同志,你注意你的措辞。我刚才说临港是特殊化的地方吗?再回过头来说,你说临港不特殊,那香港特不特殊?国务|院受到香港方面的举报也不少,你是不是带个工作组去香港查一查?”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他沉默了片刻道:

“部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我捅了篓子,给您添了麻烦?”

周海东语气放缓,道:“有人把咱们纪委工作过激,不讲工作方法,干扰地方发展的事情捅到李总那里去了。你说问题严不严重?李总下月初就要视察岭南,如果岭南是个乱摊子,是个乱局,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陈京道:“周部长,岭南如果是乱局,我会要我来负责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太荣幸了,我一个小小的局级副主任,就能搅乱一个省的局面?”

“你是鸭子死的嘴硬,我要求你立刻撤离临港。六室的事情我们管不到那么多,他们是特殊部门,我们在这中间掺和什么?”

陈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深陷进了沙发坐垫里面。

周海东三言两语,让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处境可能有效不妙。

自己一个局级干部,真要是跟黄宵较劲,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人家在地方工作多年,特区一把手,在京城里的关系根深蒂固,自己能够和他扳腕子吗?

陈京不说话,周海东道:“陈京,我知道你有些情绪。年轻人嘛,有一颗争胜之心可以理解。但是,咱们现在不是争胜的时候,我们纠风办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如果动不动就往死胡同里面钻,这不利于的成长?

你是咱们部里最年轻,也有最有前途的干部,卞书记很重视你。所以你的一举一动,事事要考虑大局,不要因为意气用事,影响了自己的前途!”

陈京良久点点头,道:“周部长,我明白您的意思。我真心的谢谢您的关心,这件事我知道怎么处理!不管怎样,我不会让您失望!”

陈京站起身来挂断电话,脸色渐渐的泛青。

他来回在房间里踱步,抬手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