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0章 趁火有人打劫

第一千零九十章 趁火有人打劫

陈京和秋若寒保持每天一通电话联络。

而在第四天,秋若寒再一次来到了临港,这一次她气色不错,看得出来,她使用了新办法,应该是有了一点收获。

尤其条件特殊,陈京没有选择出去抛头露面,而是选择在酒店里面和秋若寒碰头。

秋若寒今天没穿军装,而是选择了一套很正式的女士职业套装。

她上身穿着小西装,下身短裙配上丝袜,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很多妩媚。

陈京乍一眼看到他,属实吃惊了一下。

他站起身来请秋若寒坐下,道:“秋上校,实在不好意思。最近这段时间,临港方面反应有些过激,我此时已经不方便在外面多露面了,只能委屈你来这里,希望你见谅!”

秋若寒淡淡的笑笑,盯着陈京,道:“怎么?陈大主任也惹上了麻烦?”

陈京皱皱眉头没说话,秋若寒的语气中幸灾乐祸的成分很重,让陈京有些不爽。

“你的麻烦不小啊!我听说了,最近在京城有关于你的很多举报,说你在下面仗着是中纪委干部,毫不顾忌地方的实际,严重干扰地方党委政府的正常工作,影响了地方的稳定!

据说中央重要领导对此很震怒,认为纪委纠风室这一次是损害了纪委的形象,你还敢逗留在临港?”秋若寒道,语气有些冷。

陈京依旧不说话,他低头翻看秋若寒的材料。

秋若寒这几天办事很得力。至少从材料上看,北粤的问题弄清楚了。

牵扯到北粤军分区某后勤主任贪腐,在企业转型改制的时候,他收取了别人一块劳力士手表,还有三万块钱的购物券,另外还有数额不明的现金。

从秋若寒的材料看,这个问题主任可以控制起来。

然后以他为突破口,这个问题很快就能解决。

而莞城的案子,秋若寒也找到了重要突破口。

突破口就是地方上和部队关于企业签有一个重要的协议,协议的内容主要是莞城提供部队一块两百亩的土地用于部队建训练场。这块土地置换服装企业的处理权。

实际上这家部队企业的处理。是莞城市政府全权负责的。

而具体负责人是市政府当时的副市长肖长军。肖长军后调政协工作,目前年龄快到岗。

肖长军的材料陈京手上有。

肖长军子女都在国外,老婆也与去年出国,估计老肖退休之后也会出国。

现在陈京可以找到肖长军和他谈话。然后把当时涉及到企业改制和拍买的所有当事人都掌控住。一一的谈话。

估计就可以把整个过程完全理清。

过程完全清楚。问题肯定会暴露,到时候这个案子也应该不存在太大的问题。

陈京咬着下唇,自己的斟酌。良久,他点头道:“你们这几天的工作富有成效,我觉得很好。北粤的案子你们可以行动了,材料到时候给我留一份,我上报领导可以完成任务。

莞城的事情略微复杂一些,肖长军现在还不宜直接处理,我们还需要迂回一下!”

“为什么?”秋若寒眉头一挑,道:“为什么不能直接处理?难不成你不敢?还是又顾虑上面的压力?”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哼,冷不丁的道:“地方不是部队,有些问题的处理要复杂很多。部队动荡可不可怕?我告诉你,如果因为一个案子处理不当,引起了地方的震动,也是可怕的!”

莞城这个地方,陈京太了解了。

莞城老干部集中,老干部平常不参政,但是势力很强。

肖长军现在马上就是老干部序列了,这样的干部能够轻举妄动?

再说了,肖长军陈京熟悉,这个人省纪委曾经调查过他三次。

可是三次调查都没撼动他,由此可见,肖长军这个人不是省油的灯。

所谓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肖长军如果没有一点手段,他敢在军转地的企业上面动手脚?

如果这事不小心,一下弄砸了,让肖长军溜掉了。

他倒打一耙过来,纠风室搞了冤假错案,不仅没有保护好老干部,反而让老干部蒙冤,陈京现在本来就有这么多麻烦了,再添麻烦,他几乎就要扛不住了。

所以陈京不能不小心。

没有充分的证据,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能轻举妄动。

从现在来看,莞城市委态度暧昧。

他们敢对陈京这个在莞城工作了几年的人公然撒谎,看来李清香的莞城不再是岳云松的莞城了。

李清香是什么人陈京太了解了。

这个女人消息灵通,十分狡猾,陈京在临港遇到麻烦的事情,估计瞒不住她。

陈京遇到麻烦,他还有多少余力去再向莞城开炮?

如果陈京这次下来,把临港搅乱了,再搅乱了莞城,陈京回去估计也当不了这个副主任了。

岭南两个重要的市,这都是在中央直接关注之下的,陈京一个局级干部,他如果不是脑袋锈透了,他不会干这种傻事。

一念及此,陈京恨不得拍桌子骂娘。

他就知道岭南这个地方不好开展工作,他在岭南工作这么多年,他非常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和事。

就像临港的这件事,陈京公事公办,看上去就是一件小事。

如果市委和市政府能够配合,把填海区的问题解决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样的解决有利于临港整肃风气,对整个临港的未来发展也是大大有利的。

但是为什么临港市委和市政府会有这么的反弹?他们会这么牛气,根本就不配合工作?

说一千到一万,还是因为岭南的复杂。

针鼻子大一点事儿,都牵扯到保守派和外来派之间的角逐。

两方势力,从来就不消停,谁也不会放过挑对方刺的机会。

所以临港才如此讳疾忌医,因为他们考虑问题的方式根本就不一样,这就是让人恼火的地方。

面对秋若寒的质问,陈京态度坚决,秋若寒火气也上来了,和陈京有了激烈的争论。

最后,陈京实是无奈,道:“秋上校,既然你这样认为。这个案子就去全权负责!你既然办案能力那么强,你还需要我配合?”

秋若寒脸涨得通红,道:“陈主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对你的言行负责!”

陈京心中窝火,一拍桌子,道:“我怎么不负责?我跟你讲秋若寒,你别忘记军纪委是在纪委领导下工作的!现在在这里,我是纪委纠风办主任,你必须按我的要求工作。

你们不是强调上下级观念吗?你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在首长面前用质问的口气说话,我看你首先就是风气不正!”

秋若寒怒道:“你……”

“怎么了?你是两杠三星,而我是正局级干部。你是我的下级有异议吗?你命令你立刻回粤州处理北粤的事情,随时待命。在京城我们磨嘴皮子功夫我可以让着你点。

但是现在我们在外面是工作,必须要严肃,必须要有纪律和规矩,否则成何体统?”陈京怒声道。

秋若寒气得脸都白了。

可是陈京的话她能怎么反驳?

陈京在拿军队上下级观念压她!

终于,她没敢说一句话,怒气冲冲的出了门!

陈京一拍脑袋,,没来由的一阵清凉,这个女人终于轰走了,至少少了一个大麻烦。

而现在的麻烦就是临港这个大麻烦。

六室苏江平毫无动静,而陈京现在有被捆得死死的。

实际上,凭他现在的力量,已然无法做出实质性的工作了。

他哪怕是想做出纠风通报,周海东那边也肯定通不过,他还能干什么?

就这么干等吗?

还是就此妥协,灰溜溜的离开?

无疑,现在走有些迟了!

莞城那边的事情不好处理,自己从临港铩羽而归,到了莞城,那些家伙还能配合自己工作?

陈京想想都觉得不太可能,李清香这个女人,在气势上任何时候都不能输她。

如果输了她,就会满盘皆输。

陈京也不会忘记,李清香的前夫是贺军,而贺军是人称岭南官场教父的一省之长。

虽然说李清香和贺军关系一直不好,但是在关键时候,自己触怒了李清香,她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自己这个“陈阎王”在莞城纵横了这么多年得以全身而退,这一次自己变了一个身份过来,就要败走麦城?

烟一支一支的抽,房间里很快就乌烟瘴气。

陈京有些焦躁。

被人捆着手脚的感觉太难受。

自己本来拥有纪委纠风室主任的这个身份,现在反而成为了一个大大的阻力。

弄不好就搅乱地方党委政府正常工作,现在京城对于自己的举报就漫天飞雪花了,是福是祸,都还不知道。

陈京如果再不仔细思忖,想到巧妙的办法,他这一次行动就彻底失败了。

这样的失败难以承受。

不仅是因为影响他的前途那么简单。

更重要的是,陈京内心永远都有一颗不甘失败的心。

如果灰溜溜的就这么回去,他难以忍受,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陈京真觉得自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自己就老实和岭南这个地方这么有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