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1章 好戏开幕!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好戏开幕!

最近几天对陈京来说,熬夜是常事。

他每天基本最多就休息三四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在思考。

已然是深夜,陈京还在闷头抽烟。

“咚,咚!”

“进来!”

秦山河笑眯眯的进来,手上拎着一包东西,道:“主任,你还没休息?吃点东西吧!临港的饮食业特别发达,你看看这鸭脖鸭架,又便宜又好吃!来,您尝点?”

陈京笑笑,神色有几分苦。

秦山河没什么上进心了,混一天是一天,日子悠闲得很。

他才不管案子是否有进展呢!心态特好,心情永远都是阳光的。

陈京有时候想,自己拼死拼活图个啥?人家秦山河也是为党工作一辈子,可人家日子过得多惬意?

他一点忧愁都没有,哪像自己年纪轻轻,有时候都急得头发都发白?

陈京从纸袋里面拿出一截鸭脖吃了一口,道:“老秦,我们真的遇到麻烦了!怎么样?岭南的干部牛吧,咱们纪委这张皮人家可不放在眼里哦!”

秦山河笑眯眯的道:“陈主任,先吃东西。咱们现在被困住了,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吃了东西我给你出个馊主意!这个黄宵啊,欺人太甚,还真当咱们纪委纠风室拿他没办法啊!”

陈京愣了愣,凑过去道:“老秦,您有什么好主意说来听听?”

“先吃东西,吃东西。我们稍后慢慢谈!”

秦山河机关老狐狸一个。在中纪委工作了十几年,曾经也打过硬仗恶仗。

用他自己吹嘘的话说。他也年轻过,他也有过梦想,年轻的时候深入反腐一线,对付过不少人。

陈京吃东西,他笑眯眯的道:“陈主任,我看这个黄宵啊,牛得不行。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他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既然如此。我看我们就动动,我倒想看看,他能牛到什么时候!”

秦山河变戏法似的从手上拿过一个文件袋。

陈京愣了愣,秦山河笑道:“陈主任,你看看?”

陈京把文件袋拿在手中,抽出里面的东西一看,脸色“唰”一下变白。

文件袋赫然是一沓举报材料。

举报的内容是纠风室常务副主任陈京在岭南工作期间夜间私会异性朋友。存在作风问题。

陈京一看这个材料,背后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再继续往后看,厚厚的一沓照片,照片上陈京和秋若寒握手,谈话,微笑各类镜头都有。拍摄有些不专业,遮掩一些东西,留一些暧昧,这都是故意留下的偷拍痕迹。

陈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私会异性朋友到是有的,比如说唐玉。

但是这份材料涉及到的异性朋友是秋若寒。这是什么?

一瞬间,陈京明白了秦山河的意思。

秦山河是想自己举报自己。把这材料往纪委一送,会是什么后果?

陈京这次来岭南的目的就是和秋若寒回合,然后一起查办军企转地方的几个案子。

现在来自岭南的举报称陈京作风不正,私会异性朋友,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陈京在临港被监视了……

有多大的胆子才能监视陈京这个纪委纠风室的副主任?

秦山河出招很阴,深得权谋精髓,这完全是毒招。

机关的老油条,果然老辣得很。

不过这个毒招……

“老秦,这……这有点开玩笑了吧?这不是乱弹琴吗?我和异性朋友私会,把秋上校算上去,会不会……”

秦山河摇头道:“陈主任,这一点都不乱弹琴。你看看我们现在,什么事儿都干不了,到哪里都被捆住手脚。你能担保我们没受监视?反正我是没这个信心,既然如此,黄宵干嚣张到这种程度。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陈主任您放心,这件事绝对不会出差错的,我会处理得很好!”

陈京皱眉道:“但是秋上校那边……”

秦山河嘿嘿一笑,理解陈京的意思,道:“陈主任,这个举报无论是谁,只要知道咱们此行目的的人,都会明白是虚假举报。而且这样的举报用心恶毒,我相信部队也不会坐视不管!”

陈京沉默不语,自顾点上一支烟慢慢的吸着。

他深深的看了秦山河一眼,秦山河满脸微笑,神态淡然自若。

而陈京心中却有些发寒,能够在京城部委立足的人,没有省油的灯。

哪怕是看上去无欲无求的秦山河,平常看不出来,真要动手阴人,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手。

而且出招之狠,让人不寒而栗。

陈京没有再说什么,秦山河能够把这事提出来,他心意已决。

再说了,目前对陈京来说,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送走秦山河,陈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慢慢的思索。

他就想,这一次是他履新纠风室出任以后的第一次出行办案,他深感这个主任不好当,纠风工作不想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纪委这张皮,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好用。

中央领导到了基层,有时候光鲜都是表面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下面的人很精,表面上恭恭敬敬,暗地里小手段不断,一不小心犯错了,就会进入别人精心设计的圈套。

再说了,任何事物都是双刃剑。

作为中纪委的领导干部,这个身份既是权威,也是桎梏,这一次在临港,就是因为这个身份的特殊,反倒被别人利用,陈京陷入了困境。

这是经验,也是教训啊!

“叮,叮!”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陈京接听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苏江平熟悉而低沉的声音:“陈主任,这几天有些苦吧!很感谢你,事情已经有眉目了。今天晚上我们已经有所行动,你很好的配合了我们工作,也很好的掩护了我们。

你明天就可以离开临港,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向领导汇报,一定给你记功。

先前你们部里有个别领导对你有所误会,我也会去澄清,你不要有思想包袱!”

“没关系苏主任,我们是兄弟部门,配合你们工作也是我的工作!”陈京淡淡的道,而他内心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第六室苏江平的电话在此时无疑是陈京最好的缓压剂,六室有行动,看来临港的事情可以结束了。

……

悄无声息,陈京离开临港到了莞城。

此时的临港还一切如常,看不出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而陈京的离开,却在岭南政坛引起了一阵热议。

黄宵牛气,逼走了陈京,让陈京在临港遭遇了闭门羹的消息在岭南广为被人谈论。

陈京当年在莞城闯下的“陈阎王”的大名,其光芒也似乎一下就黯淡了。

而陈京人到了莞城,莞城方面以李清香为首的常委主要领导,似乎一下子夜变得硬气起来。

在莞城日报上,有专门市委关于国企改革的评论文章,其中引用了李清香的讲话。

李清香在多个场合宣称,莞城国企改革是全省做得最好的地方,国资流失比例最低,而仅有了少数流失,都是因为在特定环境下,在中央和省委的特别要求下,出现的正常失误,不影响整个国企改制的大成功。

李清香谈国企改革很硬气,其背后针对的自然是军转地的企业。

看得出来,陈京在临港遭遇“失败”之后,李清香似乎看出了陈京的所谓“软肋”。

地方的发展环境不容破坏,地方的安定团结的局面不容破坏,否则陈京再在莞城来一个纪委个别深度谈话,影响可以说就相当的消极了。

既然这样,李清香履新莞城现在正是建立威望的时候。

而保证莞城稳定,领导能不能抗住上面的压力,这是领导能力的体现。

李清香在陈京身上似乎找到了这种体现能力的机会。

这个女人陈京太熟悉了,李清香是女强人,但是女人目光短浅的毛病在她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且在李清香的眼中,永远不存在朋友这个说法,她的眼中只有利益。

在利益面前,一切都可以让道。

她和陈京的关系几度分裂,又几度密切,由此可以看出端倪。

当陈京处在一个比较强势的位置上,她热脸贴冷屁股都在所不惜,当年她口口声声的说什么陈京是海山培养出来的干部,为疏通和陈京的关系,她不遗余力。

而一招陈京出现对她不利,或者是像先陈京处在了被动的地位。

她翻脸的速度可一点不慢,她哪里还有半句陈京是莞城走出去的干部这种说法?

陈京人到莞城,莞城这边反应极其冷淡。

仅仅是市委秘书长关开顺过来不咸不淡的打了一个招呼。

而且关开顺言辞闪烁,不冷不热,似乎根本就没把陈京放在眼中。

当然,他和陈京以前就不怎么对付,他的个性继承了姜少坤,是个犟脾气,也是个硬石头。

不过陈京对关开顺倒没什么反感,相比李清香,关开顺在陈京的眼中要可爱得多。

而陈京到莞城之后,也不急于出手办案。

他给工作组四人下命令,休息三天,自由活动,然后再视情况展开工作。

陈京心中清楚,临港的好戏马上就要开锣了,他恰好就身在莞城静等这出好戏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