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3章 李清香的狼狈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李清香的狼狈

莞城走马河区,盛大的莞城服装节在走马河区召开。

全世界各地客商云集走马河,走马河区也因此备受关注。

走马河新街道建设已经启动,而且已经初见成效,走马河的城建的成果,可以说是彻底颠覆了人们对莞城制造之都的固有认识。

这么多年以来,莞城制造业发达,经济强势,享誉全国。

但是与之对应的是莞城社会治安差,居住环境差,人文环境差。

而现在人们走在走马河的街道上,街道干净整洁,道路两旁花团锦簇,绿树成荫,整个城市的面貌可以说是焕然一新。

而这一次服装节举办地走马河广场也是被装扮得流光溢彩,志愿者走上街头当义工,处处都体现了莞城这座城市亲和、包容的特点。

在服装节开幕式上,市委书记李清香发表了**洋溢的讲话,她表示,莞城用历史证明是全国改革开放最成功的城市。

而新时期的莞城,也必将用事实证明,其是共和国最早转型升级,产业布局科学合理,具有很强的核心竞争力的城市。

这一届莞城市委和政府有信心,有能力把工作做好,把莞城的发展带到一个全新的领域。

服装节开幕式结束,李清香陪同省商业厅、发改委领导到服装节现场实地参观,她兴致很高,当天莞城新闻有多个镜头特写,都是李书记在微笑。

而在岭南等主流媒体上。也有关于莞城服装节的报道,甚至在省日报的头版,刊登的照片就是李清香在服装节参观现场微笑的放大镜头。

和官方的一片叫好声不同,在民间和网络上,关于莞城的评论显得更加辛辣不留情。

莞城现在发展势头很好,扭转了过去的颓势,民间普遍认为这不是李清香的功劳。

而是上一任莞城班子给她夯实的基础,她不过就是过来摘桃子的人,仅此而已!

而更有意思的是,陈京到莞城的消息。并没有因为李清香的冷淡应对而有所降温。

这些天陈京天天放假。可是他在酒店却一点也没闲着。

莞城的老同事,老下属几乎是每天都有人到酒店登门拜访他。

尤其是在走马河服装节的现场,有老百姓打起了“感谢陈京书记!”的横幅。

这条横幅据说是某乡镇拆迁户自发打出来的。

陈京当时在走马河解决拆迁问题很成功,给予了拆迁户相当的尊重。同时也给予了他们比较丰厚的补偿。

李清香上任以后。企图平衡各区发展。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她准备干预走马河的拆迁工作。

而她的这种干预,激发的社会反应非常的大。

走马河现任区委书记李拥军拿着拆迁合同到她的办公室,逐一跟她讲解当初陈京制定拆迁合同的种种考虑。李拥军传递的信号无疑是陈京留下来的政策,在目前的走马河不宜废除。

否则可能激发很深层次的矛盾。

不得不说,这件事让李清香很尴尬,最后她也不得不妥协与各方的压力。

劳累的一天,李清香有些累。

在市委休息室,她揉着太阳穴,静静的听着秘书长关开顺的汇报。

关开顺小心翼翼,神情有些复杂,道:“书记,服装节整体是好的,但是还是有些不和谐的声音。我觉得我们的组织工作还存在问题,我觉得这件事情要严肃处理!”

李清香冷冷的笑了笑,道:“怎么?老关,你有什么好主意?”

关开顺愣了愣,闭口不说话。

现在李清香形势一片大好,但是民间和普通公众都认为她是摘了桃子。

就连体制内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

这形成了李清香干得好理所应当,干不好,承受压力巨大。

她如果干好了,是前任留下的基础好。她如果出了问题,别人就会说,莞城这么好的基础,李清香都干不好,这不是能力问题是什么?

要说,李清香前任岳云松出了问题,前任市长姜少坤也没讨到什么好。

可是在上一届集体中,偏偏出了一个陈京。

陈京爱出风头,笼络人心很有一套,而在又善于作秀,在老百姓中的口碑好得不行。

他离开走马河,甚至有人送万人伞,一个副书记硬是在莞城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而这个印记现在偏偏就缠绕着李清香,让她倍感压力。

如此情况,关开顺能有什么好主意想?

沉默,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变得沉闷了。

过了很久,李清香忽然道:“对了,老关,陈京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

关开顺摇头道:“没有动静,他就住在酒店,天天应酬。他这个人,当年在莞城施予的小恩小惠多,有些干部被他笼络得厉害,这不,陈京一来,他们都活络起来了。

李拥军还想邀请他参加服装节开幕式呢,这不是不伦不类吗?还好,他有自知之明,拒绝了这个邀请,要不然……”

关开顺叹了一口气。

李清香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她和陈京不陌生,当年陈京在海山的时候就不是一个好驾驭的人。

而且陈京最大的特点是不按常规出牌,他的动作往往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

这一次……

陈京住在莞城,什么都不做,他想干什么?李清香一直觉得心中很不安。她总觉得可能要出事了……

秘书汪小霞轻轻的推开门,压低声音道:“书记,您的电话!”

李清香皱皱眉头,有些不耐烦的道:“小霞,你就不能让我静一静?我正在和秘书长谈接下来的工作安排问题。”

汪小霞尴尬的咬了咬嘴唇,道:“是红机电话!”

“红机?”李清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加快脚步直奔自己办公室。

她足足去了十五分钟之久,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然变得十分的难看了。

关开顺敏锐的意识到,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连忙站起身来道:“书记,怎么了?”

李清香并没有坐下,她来回在房间里踱步,伸出一只手在空中点了点,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她方道:“临港出事了!副市长甘飞华有问题,被纪委调查了。中纪委直接动手,连临港市委和政府一把手都蒙在鼓里,事发了两三天他们才意识到问题。

黄宵人已经到了省委,估计这一次他是有难了!”

“嘿!我早就应该想到陈京不会那么简单的从临港走。我怎么就疏忽了呢?”李清香颇为自责的道。

关开顺脸色变了变,但旋即他便镇定了,道:“书记,那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临港和莞城是两个市,他们出问题,会影响我们的工作吗?”

李清香嗓音忽然拔高,道:“你懂什么?陈京在临港待了十天,临港就出这么大的问题,还有可能牵扯到主要领导甚至省里的高级领导。他现在又来莞城了?别人会怎么看这件事?

人言可畏你懂不懂?”

关开顺一愣,一下站起身来,道:“坏了,坏了!陈京本来在莞城就有一批信众,他到临港走一遭,抓到了大鱼。他立刻就把莞城当成了第二站,这……这不是惹乱子吗?”

他顿了顿,道:“书记,我联系了一下姜市长,他北粤的情况和我们一样。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想办法联合,不然我们会很被动!”

李清香脸色一变,怒气冲冲的道:“联合什么?姜少坤在莞城干几年,早就回过头去了。你当他还是以前的姜少坤?他一听说陈京亲自带队到岭南,他胆都吓破了。

早就配合军纪委的同志把整个军转地的企业情况梳理得清清楚楚了。

现在你去找他,他能给你提供什么帮助?告诉你怎么去立刻配合中央领导工作吗?”

李清香的心情似乎一下变得很糟糕了。

白天她还**昂扬,现在却变得脾气极差,女人善变的本事,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她颓然坐在沙发上,轻轻挥手道:“秘书长,你先去忙工作吧。我想静一静!”

关开顺蹑手蹑脚的出门,把门轻轻的带上。

李清香颓然坐在了沙发上,她脑子里又响起在几天前贺军给她的警告。

贺军警告她,让她不要走偏路,不要忘乎所以。当时她嗤之以鼻,还嘲笑贺军胆小如鼠,而这件事过去才几天?

陈京在临港杀气腾腾的办完了事儿,又跑到莞城来了。

陈阎王,这个大名另很多莞城干部听到这三个字心中就发抖。

陈京在莞城干掉了过少干部?他的强势手段,至今还让人心有余悸。

他现在摇身一变,成了中纪委的领导,再次光顾莞城,而且在此之前,更是挟临港查处大案之威。

莞城的局面还能压得住吗?

而此时的关开顺一出休息室大门,迫不及待的回去就给姜少坤拨电话。

电话接通,关开顺给姜少坤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姜少坤只淡淡的说四个字:“不长记性!”

听着电话里因为姜少坤挂断电话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关开顺使劲的揉了揉眼睛,说不出的狼狈和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