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4章 热脸贴冷屁股!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热脸贴冷屁股!

临港市副市长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的事情终于曝出来了。

这个消息让岭南震动很厉害。

而这样的震动,让人们迅速将临港的事情和陈京联系了起来。

甘飞华是负责临港填海区的市一级主要领导,陈京到临港瞄准的就是市填海区。

陈京到临港之后,和临港班子博弈十分激烈。

而在激烈的博弈中,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陈京得罪了黄宵,被黄宵逼得不得不灰溜溜的离去的时候,临港就捅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此时大家才看清楚,陈京根本就不是灰溜溜的离去,陈京的离去还带走了一个人,这个人可能就是甘飞华。

可怜临港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领导都还蒙在鼓里,还一点都搞不清情况,还洋洋得意,自以为赶走了陈京。

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无疑是给了他们狠狠一嘴巴子。让他们脸上毫无光彩。

而更让人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就在甘飞华出问题的第二天,省政协副主席,原临港市委常委唐正道被中纪委宣布双规。

这个消息媒体披露出来,震动的就不止是岭南了,而是全国震动。

省政协副主席是副部级大员,副部级高官落马,其意义和厅局级干部落马不可同日而语。

唐正道的落马,意味着这一次中纪委的行动是有缜密组织的,而且这些事情背后。绝对有纪委神秘的八大室的影子。

在随后,岭南重量级官员被纪委频繁约谈,而在这其中,临港又有多人出问题,他们去纪委都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粤州厅局级干部中也出现了这种情况,中纪委直接出面处理的厅局级干部就接近十人。

这样的动作,中纪委需要调动的人马是惊人的。

体制内有经验的干部很容易推测出,这一次中纪委行动至少有上百人同时动作,唯有如此。才能保证整个行动缜密。有条不紊。

很快,各种关于临港的传言就变得泛滥了起来。

其中最重要的传言是黄宵被省委主要领导紧急召见。

省委莫书记在和黄宵谈话的时候,对黄宵的工作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尤其对黄宵在配合中纪委领导工作方面不得力,干扰纪委办案。干扰纠风室的同志正常工作。可以说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而这样的错误。似乎足以让黄宵告别临港市委书记的位置。

传言是如此,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实际情况和传言相差并不远,但是传言毕竟只是传言。有些事情随着口口相传,在细节方面和本来面貌差距就大了。

黄宵在省委见了书记莫正。

莫正十分严肃,但是问题的关键点是黄宵涉嫌监视中纪委纠风室工作组。

黄宵一听这事,他当即就意识到了不妙,他迅速辩解道:“书记,这件事情绝对没有。我敢以我的党性保证不存在此时,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干这种事儿啊?”

黄宵当时还真有心思这么干,但是迟密云阻止及时,让他意识到那样干可能会引发问题。

但是现在……

问题终于出来了,临港并没有风平浪静,反而是风起云涌。

黄宵进省城的时候心中还在庆幸当初他没有太冲动。

可是现在怎么回事?

莫正盯着黄宵,淡淡的一笑,道:“黄宵同志,你这些话跟我说没用,你还是自己去跟纪委的同志解释吧。另外,这件事情部队领导也很恼火,你是知道的,咱们军区的张司令是个火爆脾气。

而大军区首长更是强势人物,你觉得这事你怎么解释得明白?”

莫正拿起手上的一沓材料扔在黄宵面前道:“不要一脸茫然的样子了,看完这些材料你就明白了!”

黄宵把材料接在手中翻看,材料的内容很明确的指向陈京在临港密会异性朋友。

材料不仅有文字,而且还有图片,从图片的拍摄来看,完全是监视设备摄取的镜头,这不是监视是什么?

黄宵脸色一变数变,狠劲的咬了咬嘴唇,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他强自镇定下来,道:“书记,这些材料和部队有什么关系?”

莫正眼睛一眯,半晌才道:“陈京会的这个所谓的异性朋友,她是军纪委纠风室常务副主任,叫秋若寒。你明白这份举报材料涉及到了什么内容吗?”

“他陈京……”黄宵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立刻就恨不得拍桌子骂娘。

但是旋即他明白,这里是莫书记的办公室,还轮不到他在这里撒野。

一念及此,他站起的身子慢慢的坐了下去。

官至他这一级,城府已然修炼得极其深了,这个事肯定是有人恶意的设套,目的就是要致他黄宵至百口莫辩之地。

黄宵现在可以向莫正解释,这事就是陈京搞的鬼,陈京在恶意陷害他。

可是他有什么证据?

陈京是在他临港的地盘上,黄宵咄咄逼人在前,谁又能担保黄宵不会去监视他?

再加上,莫正一句话说得很到底,那就是黄宵这些话跟他莫正说没用,现在是中纪委的领导震怒,部队首长震怒,他莫正纵然有能力把这些事情全部跟他兜住,那又怎么样?

另外,莫正和黄宵并不是一派人马。

所以这些事情,都得黄宵自己去想办法处理,而他现在能做的,唯有闭上嘴保持沉默。

诬陷造谣那都是小事,关键是黄宵监视中纪委和军纪委人员,这性质太恶劣了,这样的一方诸侯,中央领导还能放心得了?

所以不管怎么说,黄宵这一次是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他错误的判断了形式,同时也作出了错误的决策。

而作为一市市委书记,在关键问题上连续犯错,这能够被原谅?

从岭南省委离开,黄宵心情很糟糕。

他黄宵是华东一系重点培养的干部,在这个年纪就爬到了副部正职的位置上,而且掌管特区。

中央对他不可谓不重视,他的前途不可谓不广阔。

但是现在他一下陷入了“监视门”,这件事情还怎么说?

……

莞城,几个监察员无所事事。

陈京天天有应酬,忙得不亦乐乎,而其他三人则不知道干什么好。

秦山河倒也罢了,他反正散淡性子,没事情做就在莞城闲逛,买一些吃吃喝喝的小礼物,倒也混日子不难。

而对两个年轻人来说,日子就有些难熬。

两人天天跑到秦山河面前发牢骚,尤其是廖进,牢骚最多。

他甚至抱怨在纠风室工作这么多年,就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狼狈过。

从临港灰溜溜的走了,到了莞城却迟迟开展不了工作,莞城市委和政府领导把工作组完全当成了空气,人家似乎都等着看工作组出洋相呢。

他抱怨了第三天。

临港的事情曝出来了,然后粤州又有干部被双规,席卷而来的报道,一下让工作组变成了焦点。

这两天廖进进出酒店,明显感觉别人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了,所有的人都不敢正面看他,眼神闪烁,充满了敬畏。

而一连几天,莞城市各方领导也活分了起来,接二连三到工作组驻地问寒问暖,他们的态度之谦卑,语气之恭敬,让廖进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

但是陈京并没有动,他似乎根本不急案子的事情,他依旧每天我行我素的搞应酬,每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工作组其他三人难看到他一眼。

廖进这次不敢发牢骚了。

因为秦山河把他叫过去问了他,问题现在是不是还觉得很狼狈。

当时廖进满脸通红,不知道如何应对。

而秦山河脸色一青,毫不留情的就训斥了他一通。

私下议论领导,工作态度消极,这哪里是合格的监察员?

领导处理事情,自然有领导的办法,哪轮得到一个低级的督察员说三道四?肆意妄加评论?

秦山河平常好脾气出门,但是他一发火,火气却旺得很,哪怕是廖进也不敢出言顶撞,只能乖乖的仍骂。

谁叫现在形势已然完全变化了呢?

廖进连续几天被安排工作组值班,主要是接工作电话。

他心情不好,接电话必然就没有好态度。

而刚好在这个时候,市委秘书长关开顺打电话过来,说市委李书记想和陈主任见面,向陈主任汇报关于军企转地方的相关工作。

廖进冲着电话冷声道:“关秘书长,你当我们主任说有空闲就有空闲吗?我明确跟你说吧,这件事你找我没用,一切都主任说了算。陈主任这几天正在忙其他的工作,没有时间!”

关开顺愣了愣,还要说话,廖进冲着电话道:“不要再说了!再说我也是这句话!”

他毫不客气,“啪!”一声挂断电话。

嘴中还忍不住嘀咕:“都是一些什么素质的人?前几天看咱们狼狈,一个个躲得远远的。现在形势变化了,又开始热脸贴冷屁股来了?真都是贱骨头!”

廖进骂完,又有人敲门。

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富态男人,满脸推笑站在门口。

廖进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那个谁?谁让你推门进来的?你是哪个单位的?不知道纪委纠风室的保密规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