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5章 莞城解决!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莞城解决!

岭南气候暖和,四季温差不大,这样的气候特适合垂钓。

陈京忙里偷闲,这几天躲在莞城乌山水库钓鱼,陪同人员陈立中,偶尔宋先桥也过来。

不过今天人有点多,卫华兴致勃勃的来了,他一来,随后高明华高霞兄妹,还有一个大明星苗丹芳也来了。

高霞看到陈京有些兴奋,她毫不避嫌的凑到陈京的钓位,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格格的笑道:“陈书记,您来了莞城都不跟我们这些老朋友联系,如果不是老卫说,我们都不知道。

今天丹芳可是特意从省城赶过来的,就是想拜访您!”

苗丹芳被高霞说得有些尴尬,脸泛红,一双如水的双眸颇为闪烁,就在陈京身上逡巡。

陈京扭过头来,她却又迅速的挪开了目光。

“今天热闹得很了,乌山水库管理处要感谢我。我在这里钓几天鱼,帮他吸引了大批的客户。连日理万机的卫市长都过来了,不容易呢!”陈京淡淡的道。

他冲陈京喊道:“立中,怎么样?有没有口?”

陈立中把钓竿一扔,凑过来笑嘻嘻的道:“有什么口?美女都围在您身边了,鱼儿也跟着过来了!我这么时候鱼都没咬一口!”

高霞瞟了一眼陈立中,道:“哎呀,陈局长,那我和丹芳可怠慢了……”

陈立中忙摆手道:“别,别高总。书记什么时候都应该众星捧月。这毫无疑义。只是咱们莞城有些人是墙头草,两边倒,这风头变得太快了,我老陈都感到有些脸红呢!”

高霞愣了愣,在一旁站立的卫华和高明华则神色尴尬得很。

陈立中没指名道姓的说谁,但是这一番话夹枪带棒,着实厉害,让他们两人脸上都火辣辣的发烫。

尤其是卫华。

卫华现在在政府工作,手上有实权,他靠李清香又近。在工作上处处投李清香所好。

李清香很重视他。也给了他充分的信任。

前几天他就想和陈京见面,奈何又顾虑到李清香,一直就犹犹豫豫。

高霞都催了他好几次了,他每次都想办法巧妙的避开话题。

没想到风水转得太快了。前几天他顾虑这事。今天李清香就委派他和陈京接触了。

陈京皱皱眉头。瞟了一眼陈立中,道:“陈立中你怎么说话?你还有没有上下级观念?”

他把杆子一放,道:“算了。今天就钓这里吧!你去安排,让水库招待所把鱼给炖了,今天我请客,大家聚餐一次!”

他指了指遮掩棚,道:“老卫,你就别装内行了,钓鱼你不在行,咱们去那边坐坐。再说了,两位女士爱美,这样在太阳下晒得太厉害,有人恐怕就更要说我不近人情了,连怜香惜玉都不懂嘛!”

卫华尴尬的笑,他伸出手来道:“陈书记,您这边请。这边请!”

陈京大马金刀的坐在座位上,卫华坐在他对面,高霞却一股坐在了陈京的旁边,她笑嘻嘻的道:

“陈书记,老卫是个什么德行您了解。他就是小农思想,您宰相肚里能撑船,不用跟他计较不是?”

陈京瞟了高霞一眼。

这个女人年纪越长,看上去却是越发艳丽。

尤其是她那双眼睛,看上去很端庄,实际上却是勾人得很。

她似乎料定陈京对她不怎么感兴趣,所以哪怕是卫华在旁边,她都显得毫无顾忌,离陈京的距离很近。

要说漂亮,她比不上苗丹芳。

可是陈京连苗丹芳都看不上,怎么看得上她?

陈京不得不承认,高霞这个女人厉害,如果她身为男人,又在政界打拼,估计比卫华强得多。

高霞一说话,卫华就很尴尬了,红着脸不知道如何开口。

陈京开门见山的道:“老卫,怎么了?跟我说话都不自然了?你的来意我明白,你们清香书记有些讨厌我了,想尽快赶走我这个瘟神呢,是不是啊?”

卫华忙道:“陈书记,不是这样的,清香书记很想见您!”

不自然间,卫华对陈京就用上了敬语。

陈京从岭南到京城,身份地位变化,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化得厉害。

现在的陈京言谈举止更从容,更自信了。而且哪怕是他挥一挥手,那种气魄都让人觉得倍感压力。

从年龄来看,卫华比陈京大了好几岁,但是现在两人怎么能比?

哪怕两人是相对而坐,卫华也是市委常委、副市长,但是这架势一看,卫华在陈京面前乖巧得更像是个学生。

“老卫,我听说现在外面的传言很多,我想知道,究竟是一些什么传言?怎么就让你们这么心浮气躁了?”陈京淡淡的道。

“呃……”卫华欲言又止,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方道:

“那个,外面的那些传言,都是说陈书记您这一次来一定是要再一次对咱们莞城整风,要把莞城的风气整顿得更好,尤其是体制内的腐败和不正之风,您肯定会更严肃的整顿!”

陈京皱皱眉头,内心摇头苦笑。

这都是一些什么传言?自己还整顿莞城的体制内不正之风?

真当自己是莞城的市委书记吗?

普通老百姓都是淳朴的。

最近几天,市里多位领导到工作组去吃闭门羹。

市委秘书长关开顺打电话到工作组驻地,驻地监察员没怎么理他。

而财政局局长孙明亲自登门拜访陈京,却硬是被轰了出来,灰溜溜的离开了酒店。

这些消息一传到下面,尤其是老百姓的耳中,他们纷纷拍手称快。

他们其实不了解关开顺,也不了解孙明。

但是他们都知道这里两人是市里的大官,平常走到哪里都威风八面,牛气得很。

看到这些平日里在老百姓面前神气活现,牛哄哄的干部在陈京那里吃瘪,他们就毫无理由的感觉过瘾,感觉带劲。

就好似是陈京帮他们争了一口气一般。

几乎所有的公众和舆论,都站在了陈京那一边,认为陈京办事严格,不徇私情,这才是党的纪检干部。

而随着这样传言的泛滥,很自然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憧憬。

他们都希望陈京能够在莞城也大干一场,就像是在临港一样,那样的话,莞城会清洗出更多的问题官员。

而恨贪官又是老百姓的共识,所以才有了那些以讹传讹,很不靠谱的传言在外面越来越甚嚣尘上。

难怪李清香也坐不住了,都到这样了,她还能坐得住?

陈京心中暗想,时机也差不多了。

被预想的要晚几天,但是关于莞城军转地的案子应该可以结案了。

……

陈京所料不错。

陈京这边松口以后,李清香迅速行动,开始组织人马对莞城军转地企业展开彻查。

通过彻查,市委掌握了大量的关于军转地企业涉及到了违法违纪的问题。

由莞城市委配合军纪委的同志,通过了四天的奋战,终于把莞城的案子弄清楚了。

为了这个案子,莞城处理了两名正处级干部,一名副处级干部。

而部队方面,两个具体负责的上校被军纪委调查,可能也面临双规。

至此,陈京在岭南的使命彻底的结束。

可以说他是兵不刃血,就把该办的事情办得妥妥当当了,莞城这个老大难,李清香这块难啃的骨头,就如此轻松解决。

在解决问题的前两天,秋若寒和陈京见了一面。

当陈京问及目前莞城案子的情况的时候,秋若寒神色变得十分古怪。

她不太喜欢陈京,也不怎么瞧得上陈京。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陈京做事手法巧妙,刚柔相济。

莞城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她,莞城如此复杂,而且新任班子的书记李清香和她同为女性,极其的难对付。

李清香和黄宵的秉性不同。

黄宵很强势,很直接,李清香的强势则是阴柔。

秋若寒尝试过各种不同的办法,可是硬就是拿不下李清香。

她为他莞城的案子,甚至一度要崩溃。

而现在,陈京递给他的相关材料,这都是陈京轻而易举就得到的,具体的调查工作他都没参与,都是莞城市纪委出面挖出的线索。

通过一条线索,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其他的线索,然后整个案子就势如破竹,一发不可收拾。

等秋若寒把案子全部办妥的时候,陈京已经登上了回京城的班机。

当飞机离开地面的一刹那,陈京心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而他通过机舱玻璃看外面的时候,岭南这块土地在他心中,似乎比之前淡了很多。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地方是无法割舍的。时光是最大的利器,他可以刺穿一切的怀旧,一切的伤感,甚至一切的一切,包括人的生命。

陈京离开岭南的时间并不长。

但是现在他已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疏淡感。

也许,陈京现在就像已经飞到了空中的心态了,他胸怀的是全局,全国的大事。

一个岭南,即使有特殊意义,经历了这一次他在岭南的半个多月的工作,以后这种特殊意义恐怕就不再存在了。

“别了,岭南!”陈京心中默默的道,直到此时,他觉得自己才真正的算是融入了当前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