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7章 意外的任命?

岭南的案子尘埃落定,除了涉嫌严重违纪的干部被严肃查处之外。

中组|部网站上也发布了新的人事任免通知,通知明确黄宵同志不再担任临港市市委书记职务,临港市市委书记由迟密云同志接任。

而临港市市长人选的提名,则让人大吃了一惊。

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郝名被提名担任临港市市长??。

这个消息发布,引发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郝名年纪很小,才三十多岁,三十多岁担任副部级市是市长,这在共和国政坛绝无仅有。

而共和国党内势力对这个任命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京津系的强势,海派的弱势,可能是导致这一次郝名能够获得这个机会的关键,这是普遍的议论。

而郝名有中央部委的工作经历,而且是财政部的工作经历,这也为他到临港之后,为临港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很多种新的可能性和新的机会。

陈京当然看到了这条消息。

面对这个消息,他唯有摇头苦笑。

就在消息发布几天之前,陈京去京城饭店应酬的时候,偶然碰到了一次郝名。

郝名当时正在接受地方官员的宴请,在那个场景下,他被人团团围住,简直是众星捧月。

作为财政部经济建设司的一把手,他的手上的权利通过这个场景就可见一斑。

陈京并不认识郝名,两人之间也没有交流。

当时还是旁边的人提醒陈京。告诉他此人就是郝名。

而隐约间,两人似乎有一次目光的接触,但是这样的接触很短暂,两人都迅速挪开了目光,然后形同陌路。

当然,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京总觉得郝名对自己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敌意,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式的对视,但是郝名眼中刹那间闪出的精芒,似乎难以掩盖住他内心的所想。

郝名竟然成了临港市的市长提名人选。陈京第一次感觉。在政坛和自己同龄的人中,自己不过是最普通的一个。

至少跟郝名比,自己还是有差距的。

当然,这不算是自卑。陈京从最基层开始成长。走到现在这一步。他已然是正局级干部了。

陈京有他的工作方式,也有他的自信。

他知道有郝名这个人的存在,只能激发他。让他更冷静清醒的去工作。

就在岭南事情快要落下帷幕的时候。

中原又发生了一件颇受关注的事情。

楚江省常务副省长毛军辉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其涉案高达亿元,牵扯到楚江省多各地区基础建设,城市建设的问题。

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纪委连续出击岭南和中原,而且一下子两位副部一级干部落马。

这似乎在向全国乃至全世界传递信号,那就是中央高层打击反腐方面,现在开始动真格的了。

而在这个时候,重新去回顾总|书记在党代会上的讲话,当时他就强调反腐不仅要去打苍蝇,而且要敢于去打大老虎。

现在一个月之内,两个打老虎落马,其牵扯出的人和事,也逐渐的浮出水面。

随着媒体的披露,外界也越来越清晰的看到了中央狠抓纪检工作,狠抓反腐倡廉工作的具体脉络。

而中央|政治|局常委,纪委书记李学烈也开始了他在各省市频繁调研的历程。

央视新闻联播对李书记调研工作大篇幅报道。

李书记不止在一个场合强调加强纪检工作的重要性,党要管党,要保证党员干部的纯洁性,就必须要有强有力的手段来打击各类腐败,要持续的把打击腐败问题放在党内工作重压的位置。

下一步,中央和中纪委要加强反腐机制的建设,要充分发挥反腐工作预防和惩治的双重作用。

中央要加强纠风工作,加强巡视工作,各地也要按照中央的要求,把纪检工作落到实处,争取在全国范围之内,掀起一股反腐倡廉的热潮。

要让腐败分子没有藏身之地。

李书记的这个讲话,被整理成具体的材料在纪委内部学习讨论。

而纪委内部的机构设置,也进入了大调整的阶段。

根据中央的初步意见,纪委将新增设九个局室,其中纪检监察室由以前的八个室扩充到十个室。

十个室的分工一到四室还是面对中央机关,而后面六个室都面对地方。

六个室的分管范围进行了重新的分工,比如以前由六室负责的华南和中原,现在拆分开来,六室只复杂华南几省,而中原则由第九室负责。

通过这样的分工,纪检队伍进一步壮大。

具体到纠风室。

纠风室的基本配置不变,依旧是是综合组、机关组和地方组。但是对地方组进行了拆分,分为地方一组和地方二组。

另外,纠风室增设一名副主任,黄晓光被任命为纪委纠风室第四副主任,同时他也分管地方二组。

除了基本配置之外,纠风室设立内部协调处,这个处专门为纪委协同工作设立的。

而陈京兼任协调处一把手。

陈京另外一个身份是纪委协调工作领导小组的成员,而这个领导小组的组长是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沈定波。

重新整顿过后,纠风室的人马也超过了一百人。

队伍在壮大,人员筛选、锻炼的工作,最近成为了陈京主要抓的工作。

这一次中纪委充实的干部,基本都是长期奋战在纪检战线的干部,主要渠道是从地方提拔,另外从党校选拔。

而纪委招兵买马,扩充机构的举动,传递出的讯号自然是备受人关注,全国的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大力反腐的帷幕似乎从这样的举动中,渐渐的拉开了帷幕……

……

最近陈京应酬很多。

一方面单位内部有新同事进来,为了尽快的让他们融入到团体中,纪委纠风室聚餐频繁。

陈京和下属谈话频繁。

另外,最近地方上也在加紧纪检队伍建设,地方干部进京学习,聆听指示的也突然增多。

地方干部最近拜访陈京的很多,全国三十多个省市,纠风室现在是香馍馍,下面的领导进京,尤其是纪检战线的领导进京,基本都会拜访陈京。

有拜访就有应酬,而陈京在这个过程中,也终于开始对全国纪检战线的干部有了更深的了解。

除此之外,中原干部最近进京频繁,尤其是楚江的干部。

楚江出了大案,下面的人心不稳,而现在楚江的不和谐似乎不止是这些问题,楚江省领导班子在楚江发展问题上的意见,似乎也开始暴露出了截然不同的两派。

人心不稳,他们就会纷纷的进京寻求支持。

而在这其中,面临最大考验的就是楚江省新科书记伍大鸣了。

关于提拔伍大鸣为省委|书记的事件,中央是有争议的。伍大鸣能力很强,很会办事,领导们都有共识。

但是伍大鸣的缺点也很明显,他资历比较浅,在工作上面有时候显得很急躁,团结同志,民主生活这一块,都暴露出有问题。

当时伍大鸣获提拔,在京城就有说法,说中央对伍大鸣的使用有些拔苗助长。

现在,楚江一出问题,政坛动荡,先前长期积累下来的分歧和矛盾,似乎也一下找到了爆发点。

陈京在楚江工作多年,楚江的干部虽然变化比较多,但是很多干部他都认识。

尤其是最近频繁进京的干部不止是省里的干部,有些地市干部也往京城跑。

他们一方面在打探消息,探清风向。另一方面也是到部委跑他们的项目。

现在省委内部有些动荡。

在缺乏省委强有力统筹的情况下,地市领导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如何发展好地方,如何寻求地方新的经济增长点,很多干部都热衷于跑项目,找资金,拢关系。

楚江似乎又回到了找项目,拉资金,搞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老路上来了。

陈京是楚江人,又在楚江工作多年,很自然这些干部进京,陈京那里他们也留了一份礼物,这无形中也增加了陈京的工作压力和负担。

作为纪检干部,陈京拥有严厉的纪律,他必须执行。

另外,楚江省出现如此动荡,作为楚江人,他内心也不好受。

下面的干部想通过陈京掌握一些京城针对楚江的风向。而陈京有时候也希望通过和这些干部的接触,更多的了解一些关于近期楚江的各种问题。

双方各有所需,陈京必定也不能表现得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架势。

而让他没料到的是,楚江进京的干部级别越来越高。

当徐自清进京的时候,陈京才猛然意识到,可能这一次伍大鸣也会进京。

楚江干部密集进京,意味着什么?是否意味着楚江班子面临崩盘?

就在他脑子里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他接到了伍大鸣秘书肇易的电话,在电话中肇易告诉陈京,伍大鸣进京了!

陈京连忙讯问他伍大鸣下榻的酒店地点。

肇易压低声音道:“陈主任,书记想去您家里坐坐看看。今天是没有时间,明天以后,他让您看什么时候方便!”

陈京皱皱眉头,揉了揉太阳穴,脑子里面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