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8章 新的任务?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新的任务?

伍大鸣看上去很憔悴。

兴许是晚上没有化妆的缘故,陈京感觉他的脸很苍白,人瘦得厉害,脸上皮肤松弛干瘪,看上去非常的苍老。

秘书肇易把陈京带进伍大鸣的办公室,便小心的退了出去。

陈京凑过去叫了一声:“书记!”

伍大鸣微微一笑,道:“怎么了?我是不是变化太大了!你认不出来了?”

陈京道:“书记,你的身体要注意调理啊,一段时间没见你,瘦了很多!”

伍大鸣轻叹一口气,道:“已经体检过了,没什么大毛病,胆囊发炎,然后就是老胃病。沾不得油腥,吃不得硬饭,医生叮嘱要注意调养,我这天天就粗茶淡饭的养着呢!”

陈京默然不语。

伍大鸣身体固然有病,但是心病估计更重。

他在呼声不高的情况下被中央任命为楚江省省委书记,顶的压力很大。

当时对于他的提拔,就有很多不同的看法,认为中央提拔他是拔苗助长。

楚江那个地方陈京生活工作过多年,他非常清楚那个地方的复杂。

中原几个省,就数楚江最为复杂。

伍大鸣能力是有,但是资历还略显不足,执仗楚江这样的中原大省,刚开始难免会很吃力。

现在楚江班子中,伍大鸣是一派,省长徐自清是一派,汪鸣风现在也是死灰复燃,担任了副省长。他们两人当初都是跟沙书记挺近的。

但是沙书记离开楚江之后,伍大鸣和汪鸣风之间的关系恶化得厉害,在目前楚江,和伍大鸣顶牛最凶的就是汪鸣风。

另外,班子中吕军年的资历也比较老,吕军年担任省委副书记,在之前他和伍大鸣是竞争对手,对伍大鸣的上位,他心里也是有一根刺的,所以两人在配合上面。难免会出差错。

而这一次毛副省长出问题。对伍大鸣的打击更是相当大的。

毛军辉是伍大鸣很器重的干部,也是跟伍大鸣比较紧的干部,现在毛军辉被查出有问题,伍大鸣的心情和境况可想而知。

在沉默中。陈京闷头喝茶。

他想找一些话来安慰伍大鸣。但是此时此刻。他能说什么?

伍大鸣毕竟是一省书记,官至他这一级,还需要人去安慰吗?再说了。领导都有领导的尊严,陈京安慰的话措辞不当,是不是会画蛇添足?

过了很久,陈京沉吟道:“书记,毛副省长是怎么回事?”

伍大鸣苦笑摇头道:“算是用人失察吧!毛军辉有毛病,在这之前我有所了解。我们楚江的情况你知道,长期以来都有问题,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需要去破格提拔一些能力强的人,嘿!”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可是谁想到毛军辉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如此道德败坏没有底线?这个问题我是要承担责任的!”

他指了指桌上的烟道:“你是个烟枪,可以抽烟!给我也来一支!”

陈京抽出一支烟递给伍大鸣,自己也点上一支。

房间里面迅速烟雾缭绕。

“书记,楚江的问题很严重吗?”陈京谨慎的道。

伍大鸣点点头,道:“很严重,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地方缺乏新的路子开拓经济,这几年各地经济泡沫多,投资过剩问题严重,地方债务居高不下。乱投资,乱搞项目,浪费严重。

另外,民间社会风气不好,社会不稳定因素多,不是有个笑话吗?说有人乘飞机从楚江经过,听到外面有异响,乘客们受惊吓严重。空姐镇定的出来安抚乘客,告诉他们飞机正经过楚江省,外面的异响是楚江人在打麻将,让大家不要惊慌……”

说到此处,伍大鸣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摇头道:“你看看这冷幽默,这说明咱们楚江社会不健康!当然,最为严重的问题是团结的问题,没有团结就没有工作,也就没有发展!”

陈京静静的听着伍大鸣说话,他一言不发,此时此刻,他最好就是当一个倾听者。

这些话伍大鸣跟别人是不会说的,也就只有陈京在的时候,他才会说得如此坦诚。

目前楚江是这样的情况,怪伍大鸣是不客观的。

楚江在郝国民的时代,问题就暴露得比较严重,郝国民掌管楚江,强调数据,过分的追求投资,过分的追求政绩,这都是为后续的问题埋下了隐患。

至于楚江班子不团结的问题,这几乎是楚江的传统。

也就只有当初沙书记在的时候,楚江班子还能够拧成团,自沙明德离开了楚江,楚江班子内部问题一直就很严重。

李总视察楚江,接见楚江班子的时候,一针见血的批评了楚江班子内讧,他的原话是:“楚江人不内讧,太阳就会从西边出来!”

作为总|理,说出如此严厉的话,当时楚江的情况可想而知。

而在短短的三四年之内,楚江频繁调动干部,这也是中央的无奈之举。

中央希望楚江能够团结,但是却一直事与愿违,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伍大鸣也似乎没有能力把楚江的人心归拢。

和伍大鸣聊的很多,陈京也了解了很多,但是他对各类问题都没有发言表达自己的看法。

他相信,伍大鸣不会被这点事难住。

伍大鸣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也曾经几起几落过,面对困难,他肯定能够想出应对之策,陈京再说什么,就有些画蛇添足的嫌疑了。

两人聊得正欢,伍大鸣忽然道:“陈京,我想让你到楚江工作,你愿不愿意?”

陈京愕然,怔怔说不出话来,道:“书……书记,我去楚江工作?我刚刚到京城才几个月呢!”

伍大鸣笑了笑,道:“我开玩笑的,昨天我和米部长见过面,我跟他提了一些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希望你能去楚江。当时米部长就否定了这一条。楚江太复杂了,下放楚江的干部成长空间也窄,不是好去处啊!”

陈京紧抿嘴唇,不知道说什么好。

伍大鸣让自己去楚江,自然是希望自己能够对他的工作形成一定的助力。

但是陈京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自己的这点本事,能够给伍大鸣多大的支援?

再说了,楚江的确不是好去处,陈京内心也不愿意回去。他比较厌烦复杂的环境,在楚江一门心事工作的人,往往会遭遇麻烦,一边工作,还时时刻刻要防着暗枪暗箭,那样会很累。

当然,他的这些心思不能在伍大鸣面前流露半点。

他只能默默的祝福伍大鸣,希望他能够把楚江的局面驾驭住。

好似是看透了陈京的心思,伍大鸣道:“不管怎么说,陈京,楚江永远是欢迎你的。楚江的山水美,百姓淳朴,我也坚信在这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我们党也是有办法治理好的。

目前我们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问题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伍大鸣语气坚定,眼神变得十分的锐利。

……

和伍大鸣见面似乎只是一个插曲。

但是陈京没料到的是,就在这第二天,周海东找陈京谈话,他直奔主题的就谈到了楚江。

他道:“陈京,楚江的问题你应该知道一些,我听说楚江伍书记跟你谈过话。这一次中央有任务下来,让我们纠风室深入楚江各地,严厉纠正当地乱投资,乱立项的不正之风。

楚江各地政府热衷搞投资,地方经济泡沫严重,社会治安问题凸显。

更严重的是民间非法集资问题严重,这些问题都是我们纠风室需要深入去调查弄清,并严肃纠正的。

我明确跟你讲,这个任务一定要完成好,这是中央领导的嘱托。”

陈京道:“周部长,我立刻安排黄晓光同志带队去处理,我们这一次派重兵过去,我坚信会完成任务!”

周海东哈哈一笑,道:“陈京,这一次你要亲自带队。这是楚江伍书记要求的。另外,部里也考虑到你在楚江工作过,对那一带的情况熟悉,你去更能有把握完成工作!”

“我亲自去?”陈京倏然一惊,他瞬间明白为什么伍大鸣要见自己,而且和自己谈了那么多。

原来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此事了。

周海东盯着陈京道:“陈京,楚江的事情很复杂。尤其是这一次毛军辉被双规以后,引起的负面反响大。老百姓对政府缺乏信心,官民争利厉害。我们纠风室的行动,很有可能会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如果把握不好,会出问题的。

当然,这也是领导为什么考虑让你去的原因。现在你是咱们纠风室的顶梁柱,重要的担子交给你我们都放心!”

陈京道:“周部长,你对我可是过度使用了。你就不怕我罢工吗?”

周海东一笑,道:“我不怕呢!你和伍书记是什么关系,世人都知道。现在楚江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你又是楚江出来的干部,你能坐视不理?我只是叮嘱你,工作要胆大心细,切忌用力过猛。

当然,尺度问题你自己把握,我不给建议,否则可能会对你的工作形成不必要的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