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99章 重临楚江!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重临楚江!

刚刚从岭南回来,岭南的问题还一直在陈京的脑子里面萦绕。

现在却又马上要去楚江,岭南陈京曾经在那里工作过,处理事情常常顾忌很多。

可是楚江呢?

陈京在楚江土生土长,相比岭南,他对楚江更熟悉,对楚江的理解他也更深,现在让他去带工作组去楚江,又会遇到怎样的困难?

然而似乎困难还不止于此。

因为就在陈京准备整装待发的时候,军纪委纠风室又有了新情况。

秋若寒找到陈京,向陈京明确表示目前军纪委针对中原地区和西北地区的军转地企业的彻查工作,需要陈京配合。

陈京打电话给周海东,明确要推掉这个任务。

可是周海东没有给他机会,他道:“陈京,配合军纪委工作,或者说是领导军纪委工作,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这也是上一次我们全国纠风工作会议既定的工作范畴。你想推就推得掉吗?

再说了,配合他们工作也并不妨碍你目前的工作,你不是去楚江吗?就可以从楚江开始展开工作嘛!”

陈京一听头都大了。

中原地区和西北地区的部队,和方家的联系极其紧密。

在这块区域查办部队腐败的案子,陈京势必还得考虑方家的情况,再说了,陈京对部队不了解。

这其中水有多深都不知道,就一头扎进去。岂不是会死得不明不白?

压力接憧而至,也让陈京意识到,这个秋若寒可能拥有极其不一般的背景。

凭什么这个女人年纪轻轻就这么牛气?连周部长似乎都很维护他,就因为郝名的原因吗?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晚上回到家,和女儿逗弄了一会儿,陈京坐在沙发上搂着方婉琦,道:

“婉琦啊,有个秋若寒你认不认识?在军|委工作的!”

方婉琦瞟了陈京一眼,道:“怎么?在军|委工作我就一定要认识吗?”

陈京笑笑,道:“方连杰是认识的。据说这个黑脸女人很有能量。当年方连杰在军委当秘书的时候,就屡屡被这女人整,有这回事吧?”

“怎么?你还想跟他报仇不成?”方婉琦道,她眨眨眼睛。道:“你是不是看人家制服美女漂亮。『?』动歪心思了哦!”

陈京仰面往沙发上一趟。怒道:“你这个女人,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些啥?明跟你说吧,你老公我遇到麻烦了。部里让我去楚江。现在楚江那些军转地企业的案子,我也要去配合军纪委调查。

你在楚江生活多年,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是一块险地啊!”

方婉琦眯着眼睛,道:“是吗?还有什么地方你不能去的?照你这样说,楚江真是豺狼虎豹横行吗?”

陈京苦笑摇头道:“你说的情况差不多。昨天我跟伍书记见面了,他似乎情况有些不好,还想着把我叫到楚江去工作呢!你说情况是不是有些复杂?”

“真的?”方婉琦吃惊的道,“那可不行啊。你在京城才几个月,哪里这么快就下去。再说了,你去了,我和丫头又是娘俩两个了,这个家不是散了吗?”

陈京一笑,道:“婉琦啊,你话可不像是你说的,你不是常常说什么好男儿志在四方吗?”

“那也不行,楚江太乱,不适合你。你要下放,去华东或者北方都行!那边环境好一些!”方婉琦一本正经的道。

陈京哈哈大笑,站起身来,道:“你看看,口是心非了吧!刚才还说什么楚江不怎么乱,现在这么快就改口了?”

方婉琦尴尬的咳了咳,道:“我是为你考虑,你别把人家的好心当驴肝肺了。你去楚江也好,给姐姐和妹妹带点东西过去,顺便邀请他们有空过来旅游。我现在有空闲,要不等年底的时候一忙,什么都顾不上了!”

陈京伸手将方婉琦揽入怀中,感叹的道:“婉琦,说句实在话。有时候工作压力一大,我脑子里就会想,如果不这么拼命工作,天天在家里玩,就这么陪着你们娘儿俩,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我可以多活几年不是?”

方婉琦偎在陈京的怀里,道:“你就别说那些没用的话了。我如果真养你,不让你工作,你估计把整个家都会掀翻。再说了,你现在可是咱们方家一宝。我最近和家里的同辈接触,人家一开口就是讯问你的情况。

倒是我这个正牌方家女儿,还抵不上你这个方家女婿受人重视了。

就连爸妈一提到你,那都高兴得不行,真好像你跟他们挣了多大的光似的!”

陈京抿嘴不语。

方家终究是官宦之家,家里从政比较多,对商人有一种天生的轻视。

陈京现在崛起迅速,而且在京城纠风室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自然受人关注,方家更是对他重点关注。

在共和国这种体制下,真正的上流社会终究还是掌权者,商人的话语权和力量在权利面前,还是脆弱了。

陈京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对权利也充满了憧憬,脑子里面总会去想那些高位者的工作和生活。

直到现在,他真正走到了这一步,他却发现,有很多时候,他根本来不及去思考这些,更来不及炫耀什么。

各种各样的工作压得他喘不过气,明天日程排得满满的,工作除了累还是累,哪里有自己当初想象的那般风光?

当然,这也可以说是人性使然,人的欲望总无法满足。

就以陈京来说,陈京家人、朋友,现在都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陈京并没有给亲近的人大开方便之门,但是他亲近的人,做事情能够畅通无阻,能够一帆风顺,这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陈京不敢说这样的硬话。

他从一个一名不文的普通家庭培养出来的年轻人,现在成为了共和国的高级干部,娶了共和国顶级家族的后辈为老婆。

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再放在普通人的眼光中去看,他们会怎么看?

……

楚江。

从空中俯瞰下面,楚河的水依旧那般碧绿,滚滚的东流水,将楚城衬托得更加妖娆。

从机场出来,省纪委的接机车早到了,纪委副书记蒋平亲自过来借机。

蒋平担任过庸州市领导,和陈京是老相识,当年也正因陈京的原因,蒋平才意外的获得提拔的机会。

后来陈京去了岭南之后,两人疏于联系,但这并不妨碍两人在这个场合之下的亲近。

这一次陈京的随行人员一共八人,他仍然带了副局级监察员秦山河做他的副手。另外,地方一组几个骨干监察员也都跟来了。

除了秦山河之外,他们大都第一次跟随陈京出门,所以这一路他们表现得都很谨慎。

在机场贵宾通道。

蒋平老远就看到了陈京,他快步走上前,伸出双手,道:“陈主任,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盼来了!您好,您好,几年不见,你风采更胜往昔!”

陈京伸手和蒋平紧握,道:“老蒋,别尽说客气话。我这次是跟你添麻烦来了。我估计你表面欢迎我,内心恐怕只想我早点滚蛋吧!”

蒋平脸色一正,道:“陈主任,你这可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是真心的欢迎你到来,为咱们工作排忧解难嘛!我可听说这次书记进京,可是托了不少关系,就是希望你能来咱们楚江救场。

奈何,你是到哪里都受欢迎,我们楚江是再难入你的法眼了!”

陈京眉头一皱,佯怒道:“老蒋,你这么说我可就无地自容了。我如果真来楚江工作,最多也就是一个马前卒,至于你说的救场这个说法,那太过了!”

蒋平是个聪明人。

他淡淡的几句话就把自己的立场摆得清清楚楚。

伍大鸣进京找过自己,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可是两人谈话的内容,知道的人很少。

蒋平主动提到伍大鸣想挖陈京过楚江的事儿,这无疑是在表明,他蒋平和书记现在走得很近。当然,他在无形中也给陈京戴了一顶高帽子,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对蒋平和伍大鸣关系很近,陈京并不意外。

伍大鸣很器重干实事的干部,蒋平做事务实,性格温和,关键时候又不缺乏决断。

这样的干部很难得,也绝对对伍大鸣的脾胃。

实际上,伍大鸣这些年在楚江的经营还是颇有成效的,至少他手下的悍将不少。

如果不是他资历比较浅,另外楚江的情况又太复杂,他断然不会遭遇这样的麻烦。

当然,对毛军辉使用不当,这是一个重大失误。伍大鸣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但是人无完人,伍大鸣不可能每个人都看得准,用得恰当。

总体说来,蒋平这次接机很低调。

没有派小车过来,而是使用了一辆半新的考斯特。

这样的处理也恰到好处,陈京现在身份特殊,纪检干部到地方,地方接待过于隆重,显然影响不好。

而蒋平选择的下榻酒店,位置也不错,丽都酒店离省委近,关键是这个地方很可靠。酒店的董事长洪亮和陈京还是老相识,在这里,陈京能够享受到最好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