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00章 开局便遇拦路虎!

第一千一百章 开局便遇拦路虎!

晚上蒋平还有洪亮陪陈京吃饭。

因为有洪亮在,所以饭局上没有太大的可能谈工作。

几人就谈楚江旧事,近五年来,楚江变化很大,社会在变化,体制内的官员更是变化极大。

现在的楚江对陈京来说,已然有太多的陌生面孔了,而有一些以前共事过的领导调动的调动,退休的退休,留下来的已然不多了??。

三人聊天,没有太多的感叹。

很明显,陈京现在身份特殊,他到楚江让很多人的神经很敏感,尤其是地方上有些干部很紧张。

陈京这一次查的重点就是地方过度投资,社会治安,社会经济金融等方面的乱相。

而这些问题在楚江存在比较普遍,陈京来之后会做什么举动,很引人注目,也很让人内心不安。

陈京离开楚江的时候,当时他还只是组织部的一个处长。

但是现在,他已然是正局级干部了,而且他背后既是国务|院,又是中|纪委。

最近中央狠抓纠风工作,纠风办的活动很频繁,全国范围内的纠风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而且富有成效。

自今年以来,全国各地的官员落马,很多都是从纠风工作开始的。

地方有不正之风,内面往往有很深层次的原因,往往这些事情都涉及到官员自身的问题。

如果把这些问题深挖,仔细的把内容都抠出来。必然就能揪出人来。

现在楚江本来就有些乱,派系林立,陈京的到来很有可能会打破某一些平衡,而平衡的打破,势必会造成官场新一轮的洗牌,这就是很多人都顾虑的所在。

而在洪亮和蒋平的眼中。

陈京也不再是当初楚江组织部的那个小处长了。

现在的陈京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关键是陈京现在手握重权,而且其又是钦差大臣,身份非同小可。

洪亮是个商人,他八面玲珑。和陈京主要是叙旧。

而蒋平和陈京是平级干部。但是作为下一级纪检部门的领导,他和陈京在一起,更多是配合工作,主角还是陈京。

本来今天蒋平是要宴请工作组全体吃饭的。但是他的这个要求被陈京挡下了。

工作组少和外界接触。这是陈京这一次定下的规矩。

外面的应酬问题。陈京亲自负责,至于下面的人越少露面越好。

其实对纠风室而言,工作组摸清情况比较容易。

毕竟过度投资。社会治安、社会经济金融这些问题,下面想捂是捂不住的。

况且,现在纠风室有网络举报平台上线,这几个月楚江方面通过网络举报这些事件的具体卷宗不少。

陈京只需要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的去核实,很容易就能整理出材料来。

所以,这一次对陈京的考验,主要还是集中在解决问题的同时,还得利于楚江的局面。

有时候发一个通报批评,或者处理几个人很容易。关键是处理了这些人和事,楚江会不会有新的变化,这是关键!

伍大鸣点陈京的将,肯定不止是希望陈京到楚江履新一下钦差大人的职责。

陈京需要摸清楚目前楚江班子的情况,然后要对楚江班子中的一些不正之风做一些了解,最后材料汇总上报,这才是他深层次的任务。

目前楚江书记是伍大鸣,省长是徐自清,副书记是吕军年这三个人陈京都认识。

而政府那一块,以前的老省长陈之德调任省政协主席了,现在副生长中,陈京唯一比较熟悉的是汪鸣风。

陈京人到楚江,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想陈京传达了他们的善意。

陈京的身份,真要黑下脸来一个个的整他们的材料,还有些力所未逮。

所以陈京能做的只能是迂回展开工作,尝试着从另一个方向突破,最终把问题妥善解决。

在饭后。

陈京召开工作组开工作会议。

在会上陈京临时把九个人分成四组,楚江省一共十二个市自治区,没个小组跑三个市,工作组的行动低调进行,原则上不惊动当地领导干部。

陈京这次带的都是有丰富工作经验的老监察员,说到干什么,查情况,他们最在行。

陈京要求,各市的情况,必须在一周内弄清梗概,然后一周后把所有情况归拢,再一起协商具体的处理意见。

陈京自己不在四个小组之列,他准备自由活动。

目前楚江经济发展最快的四个市,除了蓉城之外,德高市、远水市,衡水市这几个市靠前。陈京准备对这几个市都走一走,看一看。

陈京明着去,工作小组暗中查,一明一暗,也是一种工作上的配合。

陈京以前去纪委纠风室之前,并不懂这些工作套路。

而这些具体调查的经验,都是他最近恶补的结果。

自党成立开始,数十年来,总结出了很多巡视、调查、调研的工作经验,这些经验一般的领导干部只需要掌握一部分。

但是对纪检干部,必须要深谙这些工作技巧。

上面的领导下去视察,下面黄土铺地,净水泼街,有时候领导一天的日常安排事先排演好的。

领导到的地方,各级党委政府早就充分做了工作,下面的人在演戏,周围的人在吹捧,领导旁边尽是掌声和鲜花,真实的情况有时候很难看到。

作为纪检干部,如果避免这种情况,如果捞到干货,这都是需要认真琢磨的。

会议开完,时间差不多凌晨了。

陈京正准备休息,秦山河敲门进来。

他一进门,便笑道:“陈主任。还真没料到,楚江这边的工作效率蛮高的。我们刚刚下榻酒店,举报电话才架好,就有人通过电话来举报了!集体举报的项目是德高市红云水库项目的。

红云水库项目是国家投资项目,为三峡工程的辅助工程。

国家投资当年是六个亿,现在的举报材料主要集中在政府挪用拆迁资金,政府依托红云水库大量砸钱搞水上旅游,严重破坏当地地质、气候、生态,还有政府非法新建水上行宫,侵占农民土地等各项问题。

举报的内容很多,刚刚我让马肖做了整理,然后结合我们以前收到的关于这个案子的举报。

归拢起来,材料多达上百页,我想先把材料送给您过目……”

陈京从秦山河手上接过材料,道:“行吧,东西先留在这里。我回头看看,你们明天工作计划不变。这个案子涉及到国家投资项目,我们稍微缓一缓吧!”

陈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摆摆手,秦山河慢慢的退了出去。

陈京仰躺在沙发上,微闭双目,脑子里面陷入了沉思。

红云水库的材料他不用看。

德高红云水库他熟悉,是国家重点投资项目,水库很大,容量超过十亿立方米。

王凤飞当初还在水利厅工作的时候,就跟陈京多次提到红云水库是个乱摊子。

而红云水库的开发和利用,应该是三四年前由省政府和德高市委市政府共同提出来的。

但是水库开发问题,一直都比较敏感。

一旦开发,就会涉及到利益问题和防洪等大势问题的冲突。另外,开发后的水库,牵扯到的不止是水域的问题,而是周边数百平方公里的土地的问题。

陈京看过资料,这三年,政府对红云水库的开发投资已经超过了八个亿。

八个亿的投资下去,目前还没产生多少收益。

另外,政府在水库各项资源方面也尝试走过引入民营资本的办法。

但是多次引入民营资本不成功,有一部分资本成功撤离,还有一部分资本深陷泥潭,这都是问题所在。

政府可能于民争利,民营资本可能在和政府的合作中很不愉快,红云水库的开发投资,就如同水库那广袤的水域一样,深不见底。

自去年到今年,围绕着红云水库的项目,德高一共制定了十八个周边项目。

其中包括新建水上大桥,新修环湖公路,开发水上岛屿等项目。

累积涉及的资金又高达五个亿。

无疑,这些举动引起了社会广泛的质疑,整个社会都在怀疑,政府在不断的拿钱去填水库,这是不是涉及到过度投资?

陈京关注红云水库,这都是因为伍大鸣和陈京提到了这个水库的问题。

现在这个问题困扰的不止是德高,还有省|委和省政府。

当初开发红云水库,真正的拍板人就是伍大鸣,那个时候他还是楚江省的副书记。

所以,这个水库的案子,指向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伍大鸣。

陈京隐隐感觉,楚江似乎在酝酿着一股什么风暴。

陈京人到楚江,收到的第一份举报材料就和省委|书记可能有关系,这难道是巧合?

现在对陈京来说,他如果立刻深入去了解红水水库的开发,可能会伤及伍大鸣,从而引起很多的乱相。

但是陈京如果对这个案子视而不见,他根本就绕不过去。

整个楚江都盯着的水库开发项目,陈京如果不处理,不去了解,他如何能够服众?

缓缓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陈京进入卧室把自己扔在**,只觉得脑袋乱糟糟,就像是一团浆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