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01章 两头为难?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两头为难?

陈京并没有按照原计划离开楚城。

一切都是因为红云水库的那个案子引起了他的警惕。

第一个举报案子牵扯到的竟然是伍大鸣,楚江的事情便遽然变得有些复杂了。

如果红云水库处理不好,其他地方的材料陈京怎么整?

整个楚江,甚至共和国政坛都知道陈京和伍大鸣之间的关系匪浅,陈京能够故意偏袒伍大鸣?

如果是这样,陈京究竟是代表中纪委在工作,还是在为伍大鸣扫清楚江的障碍?

不得不说,红水水库的事情将了陈京一军,让他不得不推倒先前的计划,他需要静静的重新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工作小组都下去了,楚城就留陈京一人。

趁此机会,陈京便回老家一趟。

现在陈之栋夫妇都跟随陈京去京城住了,老家的房子空着,只是偶尔两老会回来走走看看,顺便和亲戚们见个面。

平常,房子的钥匙都是姐姐陈婷月拿着,妹妹陈灿现在生意越做越大,去年她也在京城置办了一套房子。

有很多时候她和老公都在京城住,倒是和陈京近了很多。

陈京本来以为这次回去不过就是一个人故地重游。

可是等他到家的时候,一看真是好家伙。

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

大伯陈之华夫妇,堂兄陈哲两口子,表姐夫闫名两口子,这些都只是能叫出名字的。

叫不出名字的街坊邻居,将整个单元都围着了。

陈京的车一到,陈之华满脸红光的迎了出来。他笑吟吟的道:“京子啊,你是大领导了,回来一趟不容易。咱们街坊邻居都想见见你呢!”

陈京凑上去和陈之华握手道:“大伯,你们这阵势太大了,感谢。感谢!”

陈京双手抱拳,一一的向大家表示感谢。

周围的人齐齐叫好。

有些老人认识陈京,纷纷啧啧感叹。

陈家出人了,就在这不起眼的小街道走出去的,在他们看来,陈京现在不仅是光宗耀祖。而且连这一段街道街坊邻居大家都觉得脸上有光。

而这一带也升格成了风水宝地。

陈婷月两口子都来了。

现在他们在这一带也颇有声望。

姐夫汪国瑞现在是区教育局局长,陈婷月也是楚城最知名贵族中学,望族中学校长。

他们两人虽然官不大,但是在老百姓的眼中,他们可是有身份,有名望的人。所以周围一带。大家都喜欢把陈之栋的三个子女放在一起来说。

说他们三兄妹都出自书香门第,个个都有出息,由此看来,这孩子还是要多读书。

陈京和大家随便聊了一会儿天,街坊邻居们都慢慢的散去了。

陈婷月请了两个人专门做饭。

陈家一大家摆了两桌,大家一起吃饭。

几个陈京的后辈,陈哲、闫名等都围着陈京转。

闫名现在生意做得不小。身价过千万,在楚城也算得上是一方老板了。

可是在陈京面前,他恭敬规矩得像个小学生。

而年轻时候性子很冲,很傲的陈哲,一身菱角也早被磨平了,他坐在陈京身边,小心的替陈京添着茶,递着烟,伺候得异常周到。

以前闫名和陈京碰面,总喜欢说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他脑子里面挖空心思就希望陈京能给他找点路子。

有时候他有些路子走不通,也希望借陈京的权利去疏通疏通。

但是现在,他已然没那个勇气了。

陈京现在是中央领导,他到楚江,楚江官场震动厉害。那些平常让闫名高山仰止,小心翼翼应对的官员,一个个都夹起了尾巴,谈陈京色变。

由此一点,便可以窥见陈京现在的权利和地位。

而在今天陈京回家之前,区里的领导也都来过。

汪瑞国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让他们不敢在此逗留,但是礼数和东西却一点不少,全都留下了。

闫名很清楚,在陈京这样级别的官员中,所谓的有钱人似乎就是个笑话。

闫名今天是千万富翁,陈京如果皱皱眉头,可能明天他就会不名一文。

别说是闫名,就连楚城那些平常高高在上的官员,别看他们风光一时,而陈京只需要稍微动动,他们可能就一头扎下去,再也爬不上来了。

这就是权利,让人望而生畏的权利……

……

在家里吃了一顿饭,在返回酒店的路上,陈京让司机在临江大道将车停下。

陈京下车独自在临江大堤上散步。

这次回楚江,他感觉楚江的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地方环境变化大,人的变化也很大。

兴许是陈京现在位置不一样了,他以纪委干部的身份到这里,给楚江带来的只有紧张和压抑,以前一些老关系,心中想跟陈京联系,却又遮遮掩掩。

生怕一不小心,触了霉头,从而引火上身。

陈京甚至感觉,自己似乎有点高处不胜寒了。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那般小心谨慎,战战兢兢。

德高的蒙虎和汤奕阳几人到楚城的速度就很快。

蒙虎现在是市林业局副局长,而汤奕阳更是了不起,现在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刑侦支队队长。

公安局自成一系,刑侦支队更是公安局的核心,汤奕阳现在也算是一方豪强了。

他和蒙虎两人进省城,目的自然是拜访陈京。

陈京现在马上要剑指德高,而德高的干部却在这个时候过来见他,不得不说,这样的感受有些复杂。

在酒店,陈京接见了蒙虎两人。

蒙虎还是没变,五大三粗的个子,说话铿锵有力。

陈京和他握手,道:“蒙虎啊,转眼多年不见了,你精神面貌保持得很好!还是原来的样子啊!”

汤奕阳在一旁道:“陈主任,您的意思是我变化大?”

陈京轻轻一笑,道:“你当然变化大,现在是市局顶梁柱了,一方豪强啊。当年在澧河的时候,顶多也就是一个有点冲劲儿的毛头小子而已。这些年下来,磨砺得很不错啊!”

汤奕阳哈哈一笑,道:“主任褒奖得我漂漂然啊。说句实在话,您来楚江,我们德高上下很紧张呢!我们市里专门召开了会议,全市总动员,要在近阶段狠抓社会稳定,社会秩序。等待纪委纠风工作组视察呢!”

陈京指了指沙发道:“先坐吧。看来我是个不受欢迎的角色啊。我到哪里,哪里似乎就要被弄得鸡飞狗跳的,难得在这情况下,你们二位还来看我。我看你们也是顶了相当的压力吧!”

蒙虎和汤奕阳对望一眼,蒙虎道:“陈局,还真是这么回事。您现在是中纪委纠风室的领导,到哪里自然会引发相当的不安,我和老汤过来,领导找我们都谈了话,都希望多了解一些关于您的情况!”

“我的情况?我的什么情况?我的个人好恶吗?”陈京反问道。

他又轻轻一笑,道:“德高市殷林书记可是老资历干部,我的情况他也了解,我还真不相信,他找你们谈过话呢!”

在见蒙虎和汤奕阳之前,陈京接到工作组的汇报,德高的工作似乎比较难开展。

工作小组到德高,德高市委给他们似乎安排了规定动作,他们想去了解的情况,根本就了解不到。

红云水库那一块,更是被高度保护。

通往红云水库的干道,现在正在硬化整修公路,已经全面禁止通车,工作小组的车队到不到水库区了解情况。

显然,这是德高方面殷林的刻意安排。

殷林是从省委副秘书长位置上下放的干部,殷林和伍大鸣的关系一直不错,而他在工作上的动作,也是比较强势的。

不仅如此,殷林这几天也到了省城走了一遭。

他一方面在德高加紧防备,另一方面也在通过各种渠道向陈京打感情牌。

陈京在德高工作多年,德高是他的第二故乡。

现在德高的工作遇到了一些问题,遭遇了质疑,德高党委和政府面临的压力很大。

在这样的时候,如果陈京再给德高泼冷水,这不是落井下石是什么?

陈京和伍大鸣关系匪浅,陈京整德高的材料,实际上就是整伍大鸣的材料。陈京又在德高工作了很多年,对德高人民有感情,抹黑德高,他以后还如何和德高人民见面?

殷林深谙官场这一套游戏,对陈京是展开了多方攻势,官场最难过的就是人情关,陈京现在感到头大的也就是这一点。

而蒙虎和汤奕阳这次过来,他们说得也很坦诚,这次拜访不那么单纯。

了解陈京的思想动态,和他对德高的态度,可能是他们的目的之一。

陈京对此洞若观火,所以和两人谈了一会儿工作,便转移了话题。

陈京心中清楚,今天自己没对汤奕阳和蒙虎的拜访表现出明确的抵触,接下来,可能各地都会有人效仿。

至少德高和庸州还有省城这些地方,陈京都工作过。

在这些地方,或多或少,都还有些故人。

先前大家都在观望,不敢轻易和陈京接触,生怕弄巧成拙。现在蒙虎和汤奕阳第一个吃了螃蟹,这些观望估计马上就会变为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