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02章 内外不是人?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内外不是人?

陈京所料不差,在接下来几天,他的应酬一下多了起来。

在第二天,由丽都酒店洪亮出面,以前陈京在楚江的旧识覃杨和段小冉两人就拜会了陈京。

覃杨以前和陈京是省党校同学,后来他又担任了德水区副书记,他在德高的年轻干部中,官运算是相当亨通的。

现在他已然是德高市副市长了,短短的数年间,他从副处到副厅级,这样火箭般的升官速度,在楚江算是相当惹眼的。

而段小冉是德高市修梅县县委书记,他和陈京也是老相识。

当初马步平担任修梅县县委书记的时候,段小冉和马步平搭班子。

马步平离开修梅以后,他就一直担任修梅县委书记至今,算是修梅的老书记了。

陈京在丽都酒店摆了一桌,宴请覃杨和段小冉两人。

在这个场合下见面,三人都颇有感触。

尤其是覃杨感触颇多。

当初陈京在楚江的时候,两人接触不少,陈京的才华让覃杨甚为佩服。

但是覃杨本身也是个自负的人,虽然他和陈京关系不错,但是在暗中,他还是忍不住要跟陈京较劲,把陈京当成对手和目标。

后来陈京去了岭南,覃杨在楚江也是官运亨通,做事有政绩,上面有领导帮衬,他提拔速度非常的快。

可是现在,他多年以后再和陈京碰面,他才明白,相比陈京,他差了很多。

陈京现在是正局级干部,而且是实权干部。可以说是手握重权。

而覃杨虽然是副厅,和陈京只差一级,但是他这个副市长连常委班子都没进,距离就有些远了。

没进常委的副厅级干部,全省数目不小。如果想提拔正厅,还是数百上千人挤独木桥。

而官至这一级,再要往上走,难度比之前要大不止一点半点,保守估计,覃杨至少也需要五到八年时间才有可能再进一步。这还是一切都顺利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而陈京在中纪委工作几年,随便下放就是一方豪强,再稍微表现一下,进副部序列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两相比较,差距就相当大了。

“老覃,老段。今天咱们三人喝点酒。都随便一些。你们不要像其他的人那样,把我当成是洪水猛兽。就当是咱们故人见面,叙叙旧。『?』”陈京微笑道。

他亲自给两人斟酒。

酒过三巡,陈京又道:“老覃,你们现在都是日理万机的领导。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相信你们找我也是有事的。恰好,关于德高的工作。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我也希望跟你们谈谈!”

陈京顿了顿,道:“不瞒你们说,最近我们接到的关于德高问题的举报比较多。我心中就纳闷,为什么咱们德高会有那么多问题?客观的那些条件我不想听,有句话叫苍蝇不盯无缝的鸡蛋。

德高肯定是存在问题,要不然别人也不会都凑过来找问题,二位说是不是?”

覃杨闷头喝一杯酒,叹口气道:“陈主任,说到德高的问题。照我说唯一的问题就是咱们市委和政府的决策方面问题不小。主要领导工作方式太简单。不太听得进别人的意见,决策的时候草率屡见不鲜。

在目前的环境下,每一任班子上任都急着出成绩,工作上难免就会急功近利,这些事情都一言难尽啊!”

覃杨情绪不高。从下面提拔副市长以来,他手上的实权消减得厉害。

在市一级领导机构中,常委才是真正的核心,殷林是省委副秘书长下放的。特别强调市委常委的权威。

在工作上,拍板决策的工作,非常委领导难有权力。

这样的做法,无疑会激发四套班子内部的矛盾。

这年头大家当官为了什么?不就为一点权力吗?

现在市委书记把权利过度集中,能不激发矛盾?

有了矛盾在前,工作上团结就会出问题。

再加上一旦工作,有些关键决策参与的人过少,失误不可避免。

有了失误,遭到了诟病,下面的牢骚就更多,恶性循环就这样产生了。

楚江各市的情况都大同小异,只是德高这边的情况尤其严重罢了。殷林为人强势,又有伍大鸣的后台,一般的人他不放在眼里。

这几年,他在德高得罪的人不少,省城各厅局,也有人看不惯他的做派。

楚江本来就复杂,派系争斗激烈,殷林这样的工作方式,无疑是刺激了各派系的争斗,长期积累下来,自然会越来越厉害。

覃杨和陈京知无不言,段小冉则沉默很多。

在修梅工作,段小冉被当地认为没什么作为。

这几年邻县发展速度很快,修梅却越来越落后,市领导对他的能力也质疑不少。

这一次陈京过来纠风,这对别的地方是噩梦,对他来说是机会。

修梅这几年,段小冉搞了很多看得见的惠民工作,他在修梅打造了五万亩的油茶基地,为近万老百姓解决增产增收问题。另外,修梅养殖业发展迅速,政府大力投资规范农村养殖,政府掏钱和省农业大学合作,建立科技帮扶对子。

修梅的马头羊养殖,生猪养殖,水产养殖,连续几年都被省农业厅重点表扬。

段小冉受马步平影响很深。

马步平当年执政相当务实,特别强调老百姓增产增收,解决民生这些工作。他特别重视,而对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不感兴趣。

后来马步平走后,他跟段小冉联系紧密,段小冉知道马步平对陈京很推崇,陈京在工作上也是务实派,这无疑给了段小冉务实工作的信心。

陈京和段小冉聊到了修梅,听了他汇报修梅工作,表示很感兴趣。

覃杨在一旁打抱不平的道:“陈主任,照我看,咱们楚江的干部普遍价值观出了问题。大家你追我赶,搞的都是花架子,党员干部目光都盯在审计收据上。平常热衷的都是引资、投资,要不就是征地搞房地产,搞建设。

落实到老百姓利益上的工作干得很少,各级干部考评似乎也不强调这些。

政绩观出现了偏差,像老段这样的老黄牛就成了异类了。干得累,戏又不好看,咱们楚江希望究竟在哪里?对这些我们都很困扰啊!”

陈京端起酒杯对段小冉道:“老段,我敬你一杯酒!”

段小冉有些受宠若惊,举杯和陈京相碰,陈京道:

“政绩观的问题,楚江长期存在。这其中有咱们主观的原因,也有一些客观的原因。作为一个内陆的省,我们交通问题、资源问题都不占优。同志们急着搞发展,找不到正确的方法,这也是政绩观导向常常出问题的大原因。

另外,楚江的才子太多,干部中有自己小九九的人太多。到哪里都难以捏成团,团结有问题,大家的力气使不到一块儿,能不出问题?”

陈京将酒一饮而尽,心中先前的抑郁冲淡了很多。

所谓站得高,方看得远。

陈京先前脑子里一直在想德高工作的棘手,他两边为难。

但是现在,他换个角度,站高一点再审视德高,便很容易找到德高问题出在哪里。

作为纪委纠风室的领导,转变地方作风,尤其是观念作风,这也是陈京的职责所在。

陈京和段小冉还有覃杨三人聊得很晚。

最后,陈京亲自送两人出酒店,在停车场,陈京和两人握手道:“楚江不会一直都继续这样下去的。我坚信楚江的领导有能力解决目前的问题。而二位也是楚江的领导干部,你们的参与对楚江的未来也很重要。”

三人挥手告别,段小冉上车就给覃杨打电话。

“覃市长,今天咱们和陈主任谈话似乎有些偏离主题了。你说咱们这么做,会不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啊?”段小冉颇为担心的道。

覃杨淡淡一笑,道:“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陈京这个人我了解,工作上是很认真的,也是很负责务实的。人家从中央下来,赫赫威凛,走到哪里听到的都是好话。

咱们说点问题有什么不可以?我相信他也好话听多了,听点带刺的话,效果兴许会不错!”

而陈京返回住所,躺在沙发上休息片刻,也拨了一通电话。

他的电话打给高卫。

高卫是从楚江走出去的干部,这些年楚江在京城跑项目,高卫提供了很多的方便。

尤其是德高殷林和高卫早就认识,德高很多项目都是走发改委的路子,到发改委喊的钱。

陈京现在要处理地方乱投资,瞎投资系列问题,他不得先跟高卫打个招呼。

当然,从高卫那边获得一些信息也是必要的。

要不然,高卫也是一番好心,希望楚江发展得越来越好,陈京下来和他的想法唱反调,弄不好引起了误会就不好了。

陈京和高卫大致说了楚江的一些情况,高卫一反平日和陈京谈话的随便,他颇为无奈的道:

“陈京,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楚江有多复杂你不知道吗?你什么地方不能去?偏偏要去楚江挑事,你小心内外不是人,那对你是没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