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04章 楚江会更好!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楚江会更好!

伍大鸣上任省委|书记以后,向中央力荐毛军辉,他看中的是毛军辉的个人能力。

毛军辉几年前从楚北调任楚江担任副省长,他个人能力突出,在分管工作上面认真负责,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当然,随着毛军辉在楚江斩头露角,他的问题和争议也随之而来。

在一年以前,中纪委对毛军辉涉嫌工程受贿的事情就立案做了调查,但是调查结果显示证据不足。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提拔毛军辉应该算是“带病”提拔。

伍大鸣之所以这样做,他也是无奈之举。

现在楚江的问题很多,干部队伍很散,要想把这些问题解决好,把各级干部队伍重新打造好,他必须要提拔一些能够帮他贯彻意志的干部。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提拔毛军辉竟然会是一大败笔。

毛军辉能力强,但是个人要求方面不严格,为人过于贪婪,不知收敛,终于曝出了问题。

这一次纪委对他的调查没有再落空,他被查出严重受贿贪污,这无疑对伍大鸣是当头棒喝。

毛军辉出问题,伍大鸣遭受的质疑最多,他一下处在风口浪尖。

不仅如此,伍大鸣担任省委|书记本来就有很多不同意见的,现在楚江又出现毛军辉案,他面临的局面和压力可想而知。

伍大鸣担任书记以后,本想大干一场,台子还没搭好,先塌了一只角,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

陈京到伍大鸣家。伍大鸣今天是单独见他,他老婆和孩子都不在。

客厅没开灯,伍大鸣就一个人闷在客厅吸着烟。

陈京进去把灯开上,坐在他的对面,道:“嫂子不在家?”

伍大鸣嘿嘿一笑。道:“我打发他们出去了,在家里干什么?他们在家里的话,你说话就有顾忌了!你来楚江有些时候了,应该发现了一些问题吧。今天你都谈谈,畅所欲言!”

陈京尴尬的咳了咳,道:“书记。实话说我这次发现这么多问题,实在是事先没想到。不瞒您说,我觉得触目惊心!”

陈京顿了顿,斟酌的道:“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楚江的局面会这样?为什么明知道路子走错了,有些同志却依旧执迷不悟。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楚江是一个六千万人口的大省,我们的干部真就没想过对六千万老百姓负责?

尤其这一次我们工作组去德高市,殷林阳奉阴违,他借口红云水库道路改造,将两条公路都全部封闭了,硬是不让我们的监察员去看,他这是什么态度?

简直就是胆大包天。根本就是没把中央纠风室工作组放在眼里。

我们的干部胆子太大了,没有了敬畏之心,一个个骄奢跋扈,这还是不是党领导下的楚江省?”

陈京刚开始还在斟酌用词,可是他一开口,心中火气就压抑不住,说到后面,他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变得毫无顾忌了。

伍大鸣冷冷的看了陈京一眼,道:“陈京。说得不错嘛!你还可以进一步说,让我承担责任!我是楚江的老干部嘛,而且长期在省委工作,楚江到现在的局面,我责无旁贷!”

陈京缓了一口气。道:“书记,您别生气,我只是据实而说,没有半点添油加醋的成分!”

伍大鸣脸一黑,道:“你看我生气了吗?我是生气的样子吗?现在在你的眼中,楚江成了这样一个乱摊子,你也是咱们党的领导干部,你为什么就没想过为楚江的工作做一些贡献?

你是楚江出去的干部,楚江是个什么现状你知道。

自从沙书记离开楚江以后,我们屡屡遇到问题,中原崛起这个口号喊得震天响,喊得越想就越出乱子。

整个中原都出了乱子,只是我们楚江更为严重罢了!”

陈京闭口不说话,木然坐在伍大鸣的对面。

伍大鸣又道:“你继续说嘛!让你畅所欲言,你就畅所欲言!”

陈京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的气也上来了,他道:

“书记,那你就别怪我以下犯上了。照我看现在的楚江,地方政府热衷搞投资,为什么?一方面,大力砸钱搞基础建设,搞城市建设,大把大把的钱扔下去,到年底审计的时候,gdp数据绝对漂亮,经济增长势头喜人。

另一方面,砸钱搞建设,大把钱从手上过,为贪污腐败,有些不法分子捞钱侵占国家财产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一手搞政绩工程,一手捞钱,两手都不误。

几年干过以后,他们升官发财拍屁股走了,才不管后面留下的是什么乱摊子呢!我看这就是咱们楚江问题的根源所在!”

伍大鸣盯着陈京,脸色发黑,两道目光像两柄利剑,似乎可以一下刺穿陈京。

陈京扭过头去不和他对视,心中不禁有些后悔。

自己刚才的话,刺到了伍大鸣的痛处。

伍大鸣最大的败笔就是提拔了毛军辉,毛军辉在楚江三年多,捞钱上亿元,这绝对是楚江这么多年以来最大的贪腐丑闻。

这件事的臭气不仅全国人民都闻到了,在国际上都引起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伍大鸣的政敌把这件事当成了攻击他最锋利的武器,这也是他现在面临巨大的危机所在。

“书记,对不起,我刚才情绪有些激动了。说的话太过了……”陈京长吐一口气,开口道。

伍大鸣嘴角微微一翘,忽然点头道:“你说的很对,句句都在点子上,我让你畅所欲言,你也做到了,这很好!”

伍大鸣缓缓站起身来,双手挥动,道:“可是陈京,你想过没有。要改变这些状况,我们现在需要新鲜的血液,我们的干部队伍要重新整肃,需要能够挑大梁的人。

说出来没人相信,现在楚江的干部贫乏,可用的人很少,这件事我都难以启齿!”

他一掌拍在沙发上,道:“楚江内耗多年,积弊极深。尤其是近些年,我们指导思想错误,政绩观偏差厉害。通过这样的政绩观考核提拔的干部,现在要改变他们的固有思维,那是一朝一夕的事吗?

我们整肃要时间,可是现在我们没有多少时间,这就是矛盾!”

陈京道:“书记,这些问题是您需要考虑的。对我来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完成手头的工作是大事。说句实在话,我进退两难,作为楚江走出去的干部,我不能够把楚江多年的成绩都全盘否定,这是不负责任。

对自己不负责任,对人民不负责任。

但是问题这么多,我解决不了,我需要帮助!”

伍大鸣点点头道:“你需要帮助好啊!我今天就给你最大的帮助,那就是你放心大胆的去干,该怎么做就放手去做。不要畏首畏尾,也不要有什么忌讳。在岭南你不是有个‘陈阎王’的称号吗?

怎么了?到了楚江了,你也可以发挥发挥你陈阎王的厉害嘛!”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道:“这谈何容易?楚江不是岭南,楚江比岭南不稳定很多。我真要用力过猛,出了问题,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伍大鸣抢口道:“那你就想办法不要用力过猛。你作为中央纪委培养出来优秀干部,你想不到办法吗?”

伍大鸣眼睛盯着陈京,眼神灼灼。

陈京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遽然而至。

在一瞬间,他觉得伍大鸣还是以前的伍大鸣。

楚江困难,问题多,但是伍大鸣的精气神依旧还在。

清楚这一点,陈京心中大定。

外面的传言很多,尤其是不利于楚江的传言很多,比如周海东说的人大会议可能出问题的事情,这就是一个传言。

不过此时陈京清楚,这些传言不会是问题。

如果伍大鸣连这些小问题都解决不了,他能当上书记?

“书记,给我一支烟!”陈京转移话题道。

伍大鸣盯着他,忽然一笑,指了指茶几下面的抽屉道:“你自己拿!”

陈京拉开抽屉,拿出一包玉溪烟抽出一支给自己点上,沉吟的片刻道:“书记,我尽力而为吧!我有个初步的想法……”

他话说一半,道:“算了,算了,还是先不跟你汇报了!一切都看实际行动,我希望我能顺利完成工作!”

伍大鸣淡淡的道:“你想好了,就大胆去干!不要太顾及别人的看法。你今天找我寻求我的帮助,明天去找徐省长,后天去找吕书记,等你把楚江的领导都见个遍,黄花菜都凉了!工作还怎么开展?

往大一点说,你现在是中纪委纠风室的领导,到了地方上你是主角。我们下一级党委和纪委都应该配合你工作。

既然如此,你可以自信一些,那又算什么事儿?”

陈京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书记。我定然全心工作,不辜负您的期望……”

伍大鸣嘿嘿一笑,摆摆手道:“行了,你别说那些大话了。现在你我是同病相怜,都满脑门的包,接下来你干你的,我干我的,楚江还会是以前的楚江。哦,不对,楚江会比以前都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