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09章 万海沈梦兰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万海沈梦兰

会客室深灰色的地毯松软松软,深色的真皮沙发靠椅前面是精致的红木长条桌。

桌子上面摆放着鲜花,水果,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美式咖啡。

整整一个上午,汪成和马辉两人陪同陈京把化工事业部第一厂区全转了一遍,陈京对这个厂区也完全熟悉了。

陈京越转,越了解万海集团,心中的好奇心就越大。

他总觉得万海集团进军楚江省,背后可能牵扯到极其复杂的利益链条,可是这一系列的利益链条是怎样的构成?陈京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但是万海集团的事情给他带来的警示相当的大。

很显然,招商万海集团,省政府通过出售两家大型企业,应该有十几亿港币的收入。两家企业有这个数,如果这样的案例化为常态,是不是意味着在过去的数年之间,楚江政府又会多一项收入来源?

明显,通过这样的方式为财政增收,弊端很多,但是从当时操作的理想情况看,政府甩了包袱,得了实惠,另外又成功招商引资,这是一石三鸟的好计划。

而这个计划的核心,恐怕是政府急需找钱投资。

陈京来楚江之前,大致了解了楚江近四年的投资,四年以来,全省政府性质的固定资产投资超过万亿。

一个省投资超过这个数字,可以想象这几年,从省市到下面各级政府,应该说是不惜一切力量找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找钱。万海集团就是政府不惜一切代价找钱的一个例子。

如果全省都存在这样的案例,那是否意味着在全省范围内,会残留着无数万海集团这样的麻烦?

坐在会客室,陈京慢慢的品着咖啡,脑子里面在仔细琢磨着这些事儿,有些入神。

“李博士,我们沈总来了!”

陈京一惊。抬头看见马辉的脸凑到了自己的面前。

他站起身来,扭头看向门口。

门口盈盈的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一件灰色的长风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眉宇之间露出一股精干利落的气质,人很美,气质更是不凡。

陈京和她目光对视。

女人目光流转,笑道:“李博士?你好!”

陈京点头。道:“是沈梦兰总裁?幸会了!”

女人格格一笑,盈盈的走进来,上下打量着陈京,眼神中略微有些迟疑。

她伸手和陈京握手。然后压压手道:“坐吧!坐吧!实在不好意思,今天厂区出了一点事,让你见笑了!”

陈京坐下道:“没什么,汪总说得好,穷山恶水出刁民,看来楚江还是太落后了,这里的老百姓还有些食古不化!”

沈梦兰愣了愣,有些诧异的看着陈京。

这时候,从门外又走进来几个人。

陈京和沈梦兰两人相对而坐。而另外几个人一字排开站在沈梦兰身后。

看几人装束,个个西装笔挺,高大帅气,人人都是板寸头。

只需再给这几人一人一副墨镜,就有了黑社会的范儿了。

沈梦兰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道:“李博士,你今天看了咱们的厂区。怎么样?对这里的环境还满意吧?”

陈京轻轻的咳了咳,脑子里就想,自己这场遭遇实在是诡异得很。

自己明明是万海选中的公司高管,却偏偏谁都不认识自己。

马辉接错人,汪成将错就错,现在连沈梦兰似乎都没意识到,眼前这人是个十足的冒牌货。

陈京沉吟不语,就在这时。门口溜进来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

来人很瘦,进门眼神就落在陈京的身上上下逡巡,神色很是古怪。

陈京微微皱皱眉头。

来人已经凑到了沈梦兰的身边,附耳对沈梦兰低语了几句。

沈梦兰脸色一变,眼睛倏然看向陈京。

陈京用手摸了摸鼻梁,尴尬的咳了咳。他心中已然明白,自己遭遇的这一出荒唐事,该划上句号了。

干瘦男子慢慢的退出去,沈梦兰上下打量陈京,神色变得十分古怪。

她扭头看向身后几人,道:“都给我出去!”

她又用手指了指马辉:“你也给我出去!”

几人面面相觑的出门。

房间里就剩下沈梦兰和陈京两人。

沈梦兰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嘴唇,道:“陈主任,我应该这样叫您吧?我真没料到这次我们工作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失误,京城陈主任驾临公司,我们竟然当成了应聘者来接待,梦兰先在这里向您道歉了!”

沈梦兰缓缓站起身来,陈京抬手指了指沙发,道:“沈总,您坐吧!这件事是个天大的乌龙。我刚下飞机,不明白怎么就有贵公司的人找上我,非得说我姓李,我转念一想,万海集团是楚江的旗帜。

既然我有幸当一回博士,我何不顺水推舟的到万海来瞻仰一下万海的风采?也不枉我这次到楚江走一趟!”

沈梦兰嘴角抽了抽,似乎想笑,但是却笑不出来。

今天她自始至终神态都很自若,气质出众,从容不迫。

但是在这一瞬间,她神色终于有了一些慌乱。

刚才进来的公司公关经济苗畅跟他说,李博士可能有问题,似乎是中纪委纠风室的陈京主任,当时她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了下来。

在一瞬间,她脑子里面就彻底的懵了!

作为万海的总裁,沈梦兰以精明能干出名。

对楚江官场的人和事,她了若指掌。而对楚江以外的重量级干部,她也有一份名单,在她的这份名单中,陈京排名第一位。这意味陈京是她必须要了解甚至是结识的重要领导。

她永远都想不到,陈京竟然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几乎就要乱方寸。

根据苗畅所说,是刚才陈京在参观厂区的时候,好像是省委郑副秘书长看到了他。

郑云大惊失色,立刻找到了苗畅问怎么回事。

苗畅一听才觉得事情不妙,立刻过来向沈梦兰汇报,没想到沈梦兰恰好在和陈京谈话。

沈梦兰盯着陈京,陈京年轻得让她吃惊。

但是在内心,她却再也不敢把陈京当成什么李博士了。

李博士在她眼中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应聘她手下的一个总监职位而已。

在李博士面前,她完全可以高姿态,完全可以居高临下。

可是陈京……

撇开陈京和伍大鸣身后的关系不算,陈京本身就是举足轻重的共和国高级领导。

万海集团看上去牛哄哄,但是真正在权力面前又算什么?

而据沈梦兰对陈京的了解,陈京前不久来楚江,楚江上下风声鹤唳,谈陈京色变。

就连省主要领导提到陈京这个名字,都一脸凝重,可见陈京的威势之盛,权柄之盛,自己号称是万海集团的总裁,可是在陈京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沈总,你大可不必紧张,也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完全就是个意外,是你们的员工弄错了,接错了人!而我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如果这件事给你们造成了麻烦,我对你表示歉意!”陈京淡淡的道。

沈梦兰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她沉吟了一下,笑道:

“陈主任,这大可不必。您能到万海集团视察,这是我们的荣幸!今晚我为您接风!”

她顿了顿,道:“陈主任,您今天看了我们化工一厂,我还希望您能给我们工作以指示,我相信您的指示,对我们改进工作风作,意义重大!”

陈京眯眼看着沈梦兰,微微一笑,道:

“沈总,你就别说这些客气话了。我今天看过了贵公司的厂房,感觉很不错。我们楚江能够有万海集团这样的实力企业进驻,这对楚江意义巨大,我也很高兴!”

他顿了顿,道:“吃饭的事儿也可以免了,你们工作也很忙,我这个不速之客,还是不让你们破费了!”

沈梦兰目光流转,道:“陈主任,您是让我犯错误了!您来我这里视察,饭都不吃一顿,以后您让我梦兰怎么在楚江企业界立足?别人可要骂我不懂礼数了!”

陈京嘿一声,道:“沈总,恰恰相反,我觉得以后吃吃喝喝的事儿要少一些。尤其是宴请政府官员的事情,更要少。我们有些干部,打着视察的幌子,肆意向企业摊牌,干扰企业的正常经营和生产还给企业造成庞大的负担。

这样的行为我们要坚决制止,以后如果你遇到这样的麻烦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为你们主持公道!”

沈梦兰愣了愣,她倏然意识到,眼前这个陈京可不是一般的干部,自己和他口舌之争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陈京站起身来,盯着沈梦兰道:“还有啊,沈总,以后你也不需要叫我陈主任了。我这次到楚江来不准备走了,是过来工作的,说不定以后我们还会有打交道的机会,所有人久见人心,我相信在以后我们会更加了解!”

沈梦兰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您过楚江工作,这是楚江人民之福。就不知道陈主任在什么单位?”

“我也不知道!一切听从组织安排!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的工作就会落实,届时我相信就不会是秘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