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0章 吕军年的惊慌!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吕军年的惊慌!

楚江省委,常委楼副书记办公室,吕军年微醺醉意。

今天他视察万海集团,给万海集团带去了一份全新的政府订单,订单总金额高达五千万。

通过政府订单给予万海集团支持,万海集团在安置企业职工方面配合政府,更加积极的表现,最后达到整个万海集团在楚江的生产和经营环境彻底改变,这就是吕军年准备实施的万海“激活”计划。

乐观的估计,通过这一系列计划,万海集团长则两年,短则一年就可以从目前深陷的泥沼中解脱出来。

最终政府和万海集团可以实现双赢,万海会成为楚江引进的最成功的外企之一,而吕军年也会因为成功的解决这个难题,在班子里面地位更稳固,影响力和威信更甚。

一想到这些,吕军年内心就有些飘飘然。

今天他的万海之行愉快之极,尤其中午酒会上,万海集团的沈梦兰频频向他敬酒,她那温柔勾魂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上。两人高脚杯相碰,沈梦兰忽然凑过来附耳低语。

那真是吐气如兰,让吕军年心神荡漾。

对这个女人,他也真有些上心了。

这女人如果懂事,也许万海集团在楚江将来会有更好的发展,这真就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咚,咚!”

“进来!”吕军年心情一好,嗓门也大了不少,他硕大肥胖的身躯紧靠着太师椅。头抬得很高。

轻轻的推开门,进来的是副秘书长郑云。

吕军年道:“郑云,今天你辛苦了。郑远坤太放肆了,他真以为他组织了一个什么下岗职工维权工会,就可以向政府叫板吗?你立刻去告诉你这位不识时务的弟弟,让他收敛一些,不要以为前段时间我们对他的宽容是纵容,他如果真铁了心跟政府作对,我们会有办法收拾他的。”

郑云讪讪的道:“吕书记,我这个弟弟是个犟驴。我对他可以说是苦口婆心。可是他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我看他这个人,就是心理不平衡,长期以来搞他的所谓的研究,搞成了一个和外面世界完全对立的理想疯子。

我都想好了。这一次该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彻底的醒醒。不要再给我们的工作添乱了!”

吕军年冷哼一声,道:“都不知道郑远坤是怎么想的,他的工作问题。我们早就研究了,如果他愿意,随时可以让他进入楚城大学,他想搞研究,我们给他打招呼要科研经费。

他想当官,他本身级别不低,从部队退下来就是正团级,后来升任蓝飞总经理,更是到了正厅级。楚城大学副校长,我们给他留一个位子,这件事当年国民书记……”

吕军年一提到郝国民的名字,他戛然而止,神色露出一抹尴尬,他摆摆手道:

“好了,不谈了,不谈了!那些蓝皮子下岗工没把你怎么样吧?”

郑云道:“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开始闹得凶,后来我让所有的人下车,他们一看没什么油水可捞,还不灰溜溜的滚蛋了?他们如真把我怎么样了,郑远坤以后就别想再进郑家的门!”

郑云坐在吕军年的对面,忽然他凑到吕军年的边上道:“吕书记,有个事我跟你汇报一下,今天我见到陈京了!”

吕军年一愣,皱眉道:“陈京?你在哪里见到的?”

郑云脸色变了变,道:“真是意想不到,陈京竟然在万海化工第一厂出现了,还大摇大摆的参观了厂区的生产车间!”

“你说什么?在化工第一厂?你……你……你胡说八道吧?”

“千真万确!”郑云深吸了一口气,“当时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可是我专门凑近再确认了一下,的的确确是他。陪同他的好像是万海集团的汪成,书记,您说这是……会不会是那边……”

郑云用手指了指楼上,那个方向堪堪就是伍大鸣的办公室。

吕军年脸色一变数变,硕大的身子从太师椅上竖起来,他背着双手来回在办公室踱步。

良久,他伸出手来指着郑云道:“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汇报?”

“这……吕书记,我……”郑云有些结巴。

吕军年冷冷的哼了一声,道:“还真应了一句话,善者不来。连王牌都打出来了啊,陈京……陈京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吕军年下意识就想去抓电话,他手按在电话上却没拿起听筒。

他转身盯着郑云道:“郑云,你跑一趟万海吧,找到罗梦兰,关于具体合同问题,我们还需要跟几家国企沟通协调一下,暂时还签署不了。你让她有耐心一些。

还有啊,郑远坤那边的工作你要加强,尤其是要严控他们的动向,如果再出现三天两头的闹事,必要的时候可以手段强硬一些,该抓几个人了。这些个顽固分子,你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他们可以跟你闹翻天!”

郑云一愣,道:“吕书记,这……有必要这样吧?不就是一个陈京吗?难不成这个家伙真就能上天入地,什么事儿都能……”

“你懂什么?”吕年军不耐烦的道,他冷冷的瞅了郑云一眼:“我跟你讲,陈京不是毛军辉,对这个人要小心再小心。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十个毛军辉比不上一个陈京,你……你马上去办事!”

郑云慢慢的退出去,轻轻的将门关上。

吕年军右手手指缓缓的握成拳,他踱步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深秋略显萧瑟的小花园,神情冷漠严峻到了极点。

前段时间有传言,说伍大鸣进京死皮赖脸的找中组部领导要人,就是要千方百计的把陈京给弄到楚江来。

当时对这个传言,楚江很多人嗤之以鼻,觉得这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陈京是什么干部?一个厅干而已,到了楚江最多也就是市委书记或者是厅局一把手了不得了。

为了这样级别的干部,伍大鸣会花这么大的代价挖人?这符合他一省书记的身份吗?

但是这个传言到吕军年那里,他却深信不疑。

伍大鸣和陈京之间的关系,只有长期在楚江工作的干部才知道。

陈京是伍大鸣的福将,陈京本身也是一员干将。

当年他在楚江就一个小处长而已,竟然能够进入省委沙书记的视线,由此可见,他这个人的了得。

而陈京后来去了岭南,据说大放异彩,从领导提拔到中纪委纠风室主任,也就是短短的几年时间而已。这样的提拔速度,赶得上火箭上天的速度了,这样的一个人,是个易于之辈?

陈京终于还是来了,而且他人一到,直接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万海集团,早就知道他是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主儿,可是他这个举动是什么目的?

莫非……

吕军年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脸色愈加难看。

……

再说郑云急匆匆的重新赶到万海集团。

万海集团总裁沈梦兰正坐在办公室,仰躺在椅子上静静的思索着。

在此之前,他已经分别找马辉和汪成谈过话了,她就想弄清楚,为什么公司会出如此荒诞的情况,本来是接待一名应聘者,到头来却接待了在楚江政坛让人谈之色变的陈京。

这是一件偶然事件吗?

如果不是偶然事件,那问题出现在哪里?

就在她用心琢磨的时候,秘书急匆匆的进来说郑秘书长来了。

她连忙站起身来准备去起身迎接,郑云已然推门进来了。

沈梦兰热情的道:“郑秘书长,您好,是什么风让您去而又返了?”

郑云淡淡的笑笑,道:“沈总,你说还能是什么风让我去而又返?我来只是想你请教一件事情,为什么陈京会到万海集团下属分厂,如此重要的领导视察你们分厂,你们为什么不汇报?”

沈梦兰脸色一变,摊摊手道:“郑秘书长,这是个误会,天大的误会!这件事我至今蒙在鼓里!您先坐,我慢慢跟您解释!”

郑云坐在沙发上,沈梦兰凑过去认真仔细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他说了一遍。

郑云脸色一变,道:“什么?竟有这样的事情?”

沈梦兰苦笑道:“是啊,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太匪夷所思了!”

郑云淡淡的道:“对了,沈总,我来之前吕书记让我告诉你,你们合同的问题可能要往后拖一段时间,不会那么快!让你有些耐心!”

沈梦兰道:“郑秘书长,这是什么原因?吕书记不是说合同即日就签约吗?难道出了什么问题?”

郑云皱皱眉头,有些不耐烦的道:“行了,沈总,你不要胡思乱想,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有些企业需要政府去协调。现在吕书记也忙,省委和省政府他都有工作要忙,你总得要给他一些时间不是?”

郑云站起身来道:“沈总,今天的这件事情你要去调查一下,认真调查!”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沈梦兰,继续道:“吕书记很重视这件事,也很关注这件事,他希望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尽快的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