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1章 错过了机会?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错过了机会?

乳白色的办公桌上一尘不染。

办公桌左手位置,一盆淡紫色的滇南正在怒放,兰香幽幽,淡雅高贵,沁人心脾。

沈梦兰的手指洁白修长,轻捻指尖,一朵紫色的小兰花在她手中消陨,暗香残留,经久不散。

兰花是她的最爱,她的名字叫梦兰,像兰花一样清雅高贵,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可惜,这是个世俗的世界,世俗中的欲望和诱惑,让人难以避开,她沈梦兰在红尘中打滚了三十多年,内心还残留有多少曾经的淡雅纯洁?

今天她头有些晕,喝了太多酒了。

作为一个女人,每天要违心的欢笑,要以摧残自己身体为代价的喝酒巴结领导,她心中的苦闷难以言表。

女人过三十了,在外人眼中,她沈梦兰事业有成,年轻漂亮,在楚城这块地方,多少青年才俊将其当成了梦中情人,这样的成就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

可是自己的事情,那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唯有在这样独处的时候,她手捧着心爱的兰花,那种孤独寂寞,那种萧瑟和无奈,才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席卷而来,让人黯然神伤。

此时她的脑子里,交织着无数的画面。

她想着在中午的酒会上,省委吕书记肥头大耳,眯着的眼睛焕发出的那种**裸的**邪之光,沈梦兰就觉得似乎有蛆虫一样的东西在自己身上脸上爬,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恶心。

可是对现在的沈梦兰来说,她不和吕军年虚与委蛇,她还有什么办法?

万海集团要干出成绩,万海集团要摆脱目前的困境,要实现利润的最大化,这是总公司给她的任务。

只要能完成这个任务,沈梦兰心中很清楚,自己付出这一点代价,兴许还远远不够。

吕军年可不是凯子,沈梦兰对吕军年的总结就是人肥似猪,人精似鬼,沈梦兰想在他身上动歪心思,跟他玩空头支票,那无异于是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

现在的楚江不是郝国民的时代了。

郝国民不仅离开了楚江,而且彻底的淡出了共和国的政坛,成为了共和国人人唾弃的腐败分子。

当初由郝国民出头引进的万海集团,现在的死活还能依赖谁?

这就是沈梦兰需要面对的尴尬局面。

这个局要破!

但是……

沈梦兰今天忽然又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陈京。

沈梦兰听闻过陈京的大名,但是见面今天还是第一次,陈京比传言中的似乎更加年轻,他举止从容,谈吐犀利又不失睿智。

陈京的眼神尤其让人印象深刻。

从陈京的眼中,看不到那种少年得志,年轻有为者常有的锋芒,陈京的一双眼睛,似乎有洞彻一切的气质和气度,很安静又深不可测。

沈梦兰和陈京交流并不多,但是有限的几个回合,却让沈梦兰对陈京高度的重视。

不过现在她明白,她对陈京的重视也许还不够。

因为相比她来说,似乎吕军年对陈京的出现,表现得更为惶恐一些。

吕军年竟然派遣郑云专程过来讯问陈京的事情,而且还很果断的把上午谈好的合同推迟。

吕军年可是省委副书记,省里的第三号人物,在酒会上,他当着那么多的人,拍着胸脯承诺可以立即签约。

这对他来说,如果推迟合同,不仅是万海集团的损失,更是会伤及他的面子和威信。

可是这一切他似乎都顾不上了,很果决就要求推迟合同,而且还说什么要弄清陈京突然出现在万海厂区的详细情况。

虽然郑云掩饰得很好,说的话也冠冕堂皇,但是沈梦兰却已然明白,吕军年绝对是惊慌失措,失去了他作为省委副书记应有的从容和冷静。

一个小小的陈京,能够让吕军年如此狼狈,由此可见,陈京的分量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厅干的分量。

前段时间楚江还有传言。

说省委|书记伍大鸣进京要人,伍大鸣第一个要的就是陈京。

一个让省委|书记钦点的干部,也许这就是陈京价值最为直观的诠释。

想到这些,沈梦兰就很后悔。

当时事发突然,沈梦兰有些手足无措,现在事后再想,自己怎么就不再多做点工作,哪怕是以私人名义约陈京喝一杯咖啡也不错啊。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沈梦兰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陈京就那样挥挥手走了,没有留下哪怕一句有用的话。

而沈梦兰和陈京的关系,也仅仅就是见过一面而已,根本谈不上有任何的交流,更别说是建立什么关系了。

缓缓的摇了摇头,沈梦兰将指头的花瓣的碎屑扔在了垃圾桶,她慢慢的坐下来。

在她的办公桌正中央,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份数寸厚的资料,这些资料都是她紧急让秘书处搜罗过来的关于陈京的材料。

她决定立刻、马上把这些材料认真阅读,然后牢记于心。

机会很宝贵,错过一次就是罪过了,如果屡屡错过,那上帝可能都不会宽恕她。

……

陈京从万海集团出来,他乘坐公车到省委组织部。

他到组织部门口给边琦打电话,组织部副部长许明东在五分钟之内就一溜风的从组织部办公大楼跑出来。

他老远看到陈京,便伸出双手快步走过来。

两人握手,许明东道:“陈京同志啊,我说你是想把我害死。从昨天到今天,边部长给我打了十几次电话了,说你早过楚江了,要我们安排接待。可是你却彻底玩了消失,不瞒你说,我这几晚都没睡好。

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得去省委找伍书记汇报了,不然这个责任我可担不起!”

陈京在组织部工作过,当年陈京当处长的时候,许明东就是干部二处的处长。

好些年不见,许明东也终于更进一步,担任了副部长,在楚江政坛,也算是斩头露角,算是一号人物了。

陈京道:“许部长,你们都没给我安排工作,我早来报道迟来报道又有什么关系?对了,咱们好些年没见了,你还是这么年轻啊!”

许明东皱皱眉头,道:“得了吧!在你面前就不提年轻这两个字了,走吧,咱们进去坐坐,边部长要跟你谈话呢!”

陈京和许明东在组织部门口一阵寒暄,引来很多人侧目。

大家心中都充满了好奇,究竟是什么贵人,竟然让许部长亲自出门迎接,而且还这么热情。

而恰在这时,有两个下面区县的一把手,企图凑过来和许明东套套近乎。

许明东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顾跟陈京说话,两人快步进了办公大楼,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边琦办公室,陈京和许明东还没进门,秘书室就猛然窜出一人。

“陈处,真是您啊!哎呀,我还以为我爸故意忽悠我呢!您好,太高兴了,您是不是又来领导我们工作了?”

陈京愣了愣,才看清来人是边硕林,边琦的公子。

陈京淡淡一笑,道:“硕林,我过来领导你们工作,你觉得我干哪个位置合适?”

边硕林喜滋滋的道:“别说,陈处,您要过来,我爸得退位让贤,您得是部长级别!”

陈京愣了愣,道:“你整个就是胡说八道!这话让边部长听到了,小心扒你的皮!”

边硕林道:“我不怕,我是实话实说,真是实话实说,谁听到了我都不怕!”他顿了顿,道:“对了,您来得太突然,我还没来得及去跟王处长他们说,我马上把这个消息跟大伙说说。

晚上咱们聚餐,我们大伙请客,好不好?”

“咳,咳!”

轻轻的两声咳嗽,边琦办公室的门打开,边琦笑吟吟的从办公室走出来,道:“你吵什么吵?一天就只知道吃吃喝喝那点事。人你看到了,快滚蛋去工作吧,别咋咋呼呼的,你们老陈处长现在是大忙人!”

陈京看到边琦,连忙伸手过去道:“边部长,您好!很高兴再在您领导下工作!”

边琦伸手和陈京相握,道:“我们彼此都很荣幸,这次从中央下放的干部中,你是第一位的,也是书记给予希望最大的,大家都指望你在楚江再建功呢!”

陈京道:“边部长,我尽力而为,争取不辜负领导们对我的期望!”

边琦哈哈一笑,道:“进去说,进去说!咱们今天好好唠唠。我知道你的回归消息一旦传出去,就不会安宁了,今天我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先把握这个机会!”

边琦冲边硕林道:“硕林,你就别掺和了。先去工作,以后陈京不会离开楚江了,你们一群老部下要请他吃饭,什么时候不可以,非得今天吗?”

边硕林笑道:“说得也是,只是我们有些迫不及待!不过既然爸你这样说,我先走了,陈处,我们改日再约!”

边琦对许明东道:“明东,一起进来聊聊吧!陈京会冲茶,我恰好藏了一点好乌龙,今天你口福来了,咱们一起尝尝?”

许明东点头道:“那我却之不恭,部长您的茶好,陈京的手艺好,我就当一回白吃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