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2章 密集拜访!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密集 拜访!

从边琦那里,陈京并没有得到自己履新的准确消息。

边琦告诉陈京,关于省里的人事问题,省委还在酝酿协调中,可能还要等等任命才能下来。

他跟陈京说,最近这几天,陈京可以到楚江各地走走看看,多走走,多看看,对陈京将来的工作是极其有利的。

而对陈京来说,几年以后重回楚江,他还真不嫌空闲时候多。

随着陈京回楚江工作的消息渐渐传开,这几天陈京接到的电话明显多了起来。

前不久陈京来楚江,他的身份特殊,身为纪委纠风室主任,很多人跟他联系都显得遮遮掩掩,生怕联系得不好,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而现在,大家都没这个顾虑了,陈京接到的电话自然多了起来。

而对陈京来说,他也必须忙着去跑山头,拜码头。

在省一级领导层面,现任很多领导都是老领导。

首先徐自清那里他必须到,另外还有陈之德,吕军年他都要拜访一下。

陈之德现在退休在家,陈京首先便拜访了他。

这一次拜访领导,陈京安排的礼物都一样,每家两条中华烟,两瓶茅台酒,价格在三千块钱左右,不是很奢华,但也过得去,统一都是这个标准。

陈之德退休以后,没住在省政府领导大院。

他的儿子旅美回来,专门给他在楚江边上买了一幢小农家院,位置有些偏远,但是胜在依山傍水,景色迷人,是个很养人的地方。

陈之德见到陈京很高兴,和陈京握手的时候道:

“陈京啊,说到辈分,咱们是同一‘陈’,你父亲叫之栋。我叫之德,要说你叫我伯父更合适!”

陈京笑道:“陈省长,您这样说我就却之不恭,以后我就叫您伯父!”

一句伯父叫出口,陈之德两老都乐哈哈。

而陈京的思绪却飞到了当年在澧河的时光。

当年在澧河工作的时候,有人以为陈京和陈之德关系不一般,陈京甚至因此得利。

而现在。陈京还真叫上伯父了,再回过头看那些过往,心中不由得感慨。

作为一名毫无背景,从最基层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公务员,这一路走来的确不容易,那个时候一个捕风捉影的所谓背景。就可以让陈京迈出关键一步,现在回过头来看,又有多少人有这样的背景?

现在回过头来看,那些个背景,都成了笑谈……

陈之德请陈京到客厅落座,保姆和老伴知道两人有事情要谈,纷纷识趣的离开了。

陈之德盯着陈京道:“你这次回楚江。看来大鸣书记要重用你了!说句心里话,你这么年纪轻轻,就能够获此重用,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真希望你能够好好把握这样的机会,千万不要让领导失望了。”

陈京点头道:“陈省,我今天来就是向您请教来的,楚江目前的局面有些复杂啊!”

陈之德淡淡的笑笑,道:“楚江的局面就是这样。在全省的用人和发展规划方面总存在分歧,不仅省里如此,下面的市州也是一样。我估摸啊,你还是得下去,下去以后,性格可以柔和一些,别太强势。

多一些耐心。多深入基层了解一些情况,干好楚江的工作其实并没有太多窍门。如果能够一心站在基层的角度考虑问题,能够真正彻底的了解基层,我认为工作就一定能做好。”

陈京真诚的道:“您这是至理名言。我记下了。”

陈之德欣慰的一笑,道:“可惜我现在退下来了,楚江的发展虽然我也有很多看不惯的地方,但是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楚江需要年轻人,尤其是你这样的年轻人。

现在中央强调以人为本,我可以送你四个字:‘落实第一’。工作一定要做到实处,千万不要搞表面文章,表面文章搞得越多,越遭人唾弃,老百姓对咱们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差!”

陈之德和陈京交流了很久,他现在没在位了,他和陈京的谈话也没有太多的顾忌。

楚江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他看不惯的事情,他没有任何顾虑,都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跟陈京一一摊开了讲。

而他在楚江工作了几十年,工作经验可谓是十分丰富,在谈到具体工作的时候,他有什么经验和教训,他也毫不吝惜的拿出来跟陈京分享。

他一句话说得好,也说得很感叹,他道:“陈京啊,我们都是明德书记培养的干部,明德书记对楚江的发展是有重要贡献的。在楚江改革最困难的时候,他到了楚江,领导了楚江经历了改革十年黄金期。

现在的楚江又走到了下一个十字路口,我常常想,我们需要新的像明德书记这样领导了……”

陈之德说这句话,无疑是把陈京和他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官场之上,所谓的派系有时候就是同学、乡情、另外就是同一门下。

沙明德到楚江工作多年,他的门下培养出来的干部,他亲手提拔的干部自然彼此关系要近。说陈京是沙明德培养的干部,有些抬举他了,但是陈之德这样说了,陈京也只能受宠若惊的接受。

他心中也明白,陈之德没把自己当外人。

拜访了陈之德,陈京本想见见汪鸣风,奈何汪鸣风似乎实在是太忙了,根本就没有空闲的时间。

最后,陈京在晚上去了徐自清家。

在刚刚结束的省人大会议上,徐自清刚刚正式当选楚江省省长。

他的当选让前段时间的那些传言不攻自破,楚江人大会议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但是有传言存在,就说明目前的楚江四套班子之间关系可能还有些微妙。

省委|书记伍大鸣在楚江政坛算是后来居上,他的资历比徐自清和人大常委会主任唐剑平都要低一些。

而这一次人大会议,徐自清要排除困难顺利当选,唐剑平作为人大一把手,想要更大的话语权,伍大鸣作为省一把手,需要掌控局面。

三个人可谓是各有心思,而且三个人又分属不同派系,关系自然就耐人寻味。

但是陈京更愿意相信,这些所谓的微妙,可能是伍大鸣故意为之的。

伍大鸣驾驭局面,擅长搞合纵连横的手段。

人大可能不稳,徐自清受到牵制,唐剑平也面临极大的压力。

当然,伍大鸣也会有压力,在他担任书记期间,中央提名的省长人选如果通不过任命,对他书记的威信也是极大的打击。

伍大鸣在关键时候,走的是钢丝,最终一切传言被粉碎,在这个过程中,也许对伍大鸣来说是重要的缓冲。

立刻楚江以后,陈京在京城和徐自清见过几次面,彼此并没有太多的陌生感。

不过今天,徐自清对陈京却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

在陈京的记忆中,这种情况好像还是第一次。

在西北系,徐自清一直都不是重点培养的干部,但是他在楚江兢兢业业这么多年,现在算是多年媳妇熬成婆,西北系同仁对他也是刮目相看。

陈京和西北系和方家的关系是姻亲关系,他这次到楚江可不是投奔徐自清来的。

陈京的底子很厚,在楚江本身人脉就广,而且和伍大鸣又是最紧密的师徒关系。

这样的一员悍将到楚江,徐自清如果将彼此关系处理好,陈京对他是一大助力。

而对徐自清来说,他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他想在楚江复杂的斗争中保住自己的位置,没有强援哪里行?

这些门道,彼此心中都清楚,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徐自清请陈京到书房,两人落座,徐自清道:“陈京,了不起啊。立刻楚江短短几年,回来就要执一方牛儿了。省委对你的期望很大,希望你能给楚江各市带个头,树立标杆和榜样,你可不能辜负大家对你的重托!”

陈京笑笑道:“省长,您可不要给我太大的压力。这几天我频繁拜访老领导,领导们说得最多的就是期望,人人都期望我,让我还没走马上任,就感觉压力山大了!”

徐自清哈哈一笑,道:“那没办法,从你立刻楚江的时候,你就承载了楚江人民对你的期望。现在你在外面镀金回来了,楚江又正是用人之际,你不承载大家的希望,谁来承载希望?”

他顿了顿,道:“今天我们省委几个主要领导碰头了,对你的去向问题也基本有了共识。按照组织规定,我还不能跟你说,但是我可以跟你透露,你将主政一个大市。

有人说咱们省委在决策方面分歧很多,大家关于用人和经济发展上面常常有意见不统一,我看这是胡说八道。

今天我们讨论关于你的去向问题的时候,我们的意见就空前统一,在楚江你要挑大梁,最关键最重要的地方留给你,这是我们大家一致的共识!”

徐自清从抽屉里拿出一包中华烟,抽出一支递给陈京道:“抽支烟吧!以后到我这里来勤快一点。来的时候不要拎东西,我不抽烟也不喝酒,你喜欢拎东西,待会儿我让小黄把我家里的烟酒给你打包,你全拎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