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4章 走马上任!

陈京,1997年毕业于楚江省师范大学应用教育专业,父母均为小学老师……

1998年下放澧河县担任澧河县林业局副局长……

沈梦兰来回翻来覆去的看陈京这一页薄薄的简历,她手上拿着一支笔,在澧河的位置上她画了一个红圈。

后面标注:“澧河属于德高市,贫困县,以山区为主。森林覆盖面积超过百分之九十。”

沈梦兰看着这些详细的备注,秀眉微蹙,陷入了沉思。

她现在是香港人,但是从小却是在内地长大,她十八岁才随父母去香港,并获得香港永久居住权。

所以她对内地一点也不陌生,对共和国的政治体制更是了若指掌。

在共和国体制下,三十多岁能够担任市委书记的人,其必定有非凡的出身。这样的干部要么是出自名门之后,家里的背景显赫。要么就受过共和国极其精英的教育,其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师生精英团体。

可是陈京似乎和这一切都毫无关系,陈京出身普通,上的大学也不过就是一所二三流的大学,这样一个人,怎么就能成为楚江举足轻重的实权人物呢?

沈梦兰是个商人,商人看问题都相当的务实。

她刚刚收到消息,省委最新的任命,陈京被任命为荆江市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还有军分区第一书记。

收到这个任命,沈梦兰立刻就想到万海集团的重工业务,有两个大型工厂在荆江市。

另外,万海重工很多产品配件,设备其合作厂商也都在荆江。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万海集团和荆江的联系是相当紧密的。

上一任荆江市委和政府为了拓宽本土企业的业务,他们还动用了财政资金对直供万海重工的产品实施了补贴,这样的补贴直接受惠的就是万海集团。

而万海重工也正是依靠从上下游厂商获得廉价的配件,另外各级政府变相的各种支援。使其生产成本大大降低。

虽然企业目前还存在很多问题,还存在很多不稳定因素。

老下岗职工的闹事频繁,常常干扰企业的生产和经营。

但实际上,万海集团这几年一直都在偷偷的盈利,这也是香港总公司对万海集团依旧保持高涨热情的重要原因。

“陈京……”沈梦兰微微一笑,手上拿着一张陈京的近照,她嫣红的嘴唇抿了抿。如水的目光在照片上来回逡巡。

“在这个人身上要下大本钱,要大力去公关!这绝对是最关键的人!”沈梦兰暗暗的道。

她和陈京只短暂接触一次,可是这次短暂的接触,留给她的印象太深了。

吕军年堂堂的省委副书记都因为陈京的异常举动,竟然投鼠忌器,不敢把已经拍了胸脯的合同给万海。由此可见陈京在楚江极具威慑力。

不止如此,陈京的异常出现,几乎让政府对万海集团的工作重心都在悄然改变。

首先,那个一直死缠着万海的下岗职工工会最近被看得死死的,硬是没找到机会蹦出来闹事。

另外,省政府早就定下的和万海集团加强组织培训下岗职工的多个项目,现在也基本停止了操作。

反倒是最近电视台和报纸加大了对下岗职工再创业的大力报道。摆出的架势似乎是要用新手段,新办法解决目前社会失业率高的问题。

而这一些迂回的策略,都是沈梦兰曾经向政府提出来,却一直都没怎么受重视的工作。

现在楚江社会充满了矛盾。

以万海集团来说,万海集团收购了几家国企,导致大量工人失业。

工人干了大半辈子,以为端上了铁饭碗,现在要把他们的铁饭碗砸掉。每个人发一点遣散费回去,以后的生活再也没有着落。

这样的做法势必引起激变,而这样激变的背后,无非是下岗工人对前途一片迷茫,拼命为自己挣利益。

他们成立工会,专门搜罗政府贱卖国资的证据,搜罗官员收受贿赂。侵吞国资的证据。

还有,这些人中间还有不少专家,很懂得去抠合同的各种细节,他们一旦发现问题。一方面是上访,另外一方面就是鼓动下岗职工讨说法,给企业和政府施压。

他们这种双管齐下的招数,让企业和政府都倍感压力,常常是疲于奔命。

沈梦兰这几年为了这些事情可以说是心力憔悴,这也是她不得不去频繁接触政府领导,找领导解决问题的原因所在。

在共和国做企业,做生意,没有政府的背景,寸步难行。

在共和国,权利永远在金钱前面,沈梦兰这几年是深有体会。

本来,沈梦兰给自己制定的计划是要主攻吕军年,只要把吕军年拿下,他是专职副书记,而且还兼任了常务副省长。同时万海集团的工作又是他负责联系的,吕军年如果真要用心把事情做好,万海应该可以脱离现在的泥潭。

可是现在沈梦兰决定调整一下计划。

她觉得吕军年也许不可靠。

这个胖似猪,精似鬼的老男人,对自己身体的兴趣更大一些。

而作为女人,沈梦兰深知男人的那点毛病,对没搞到手的女人,男人是孙子,对已经到手的女人,他们就是爷。

沈梦兰如果把宝都压在吕军年的身上,那就一点主动权都没有,她还真没把握能够掌控住这个精似鬼的男人。

但是如果沈梦兰现在把策略调整。

她如果能和陈京保持紧密的联系,陈京和吕军年都入了局,情况兴许就不一样了。

沈梦兰至少可以做到自保,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她作为女人的优势,兴许就可以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了……

……

陈京并不知道自己的履新会被一个女人盯上了。

在边部长的陪同下,他到了荆江市。

荆江市市委大楼刚刚竣工,大楼豪华气派,一共八层高,占地七千多平方米。

建筑主色调为深灰色,据说是国外知名设计师设计,建筑具有浓浓的欧洲的风情。

市委大楼旁边有一幢十分精致的三层小楼,小楼不起眼,但是门口的武警岗哨英姿飒爽,熟悉市委配置的干部一眼就能洞悉,这幢小楼就是市委常委楼。

陈京的车进入市委院子大门。

穿过郁郁葱葱的一排樟树林,车停在了常委楼的门口。

此时的常委楼门口挤满了人。

四套班子的副厅以上干部全部聚集在此,没有一个落下。

市长徐兵和政协主席赵夏一马当先迎了过来。

接下来便是见面寒暄,边琦身份特殊,在这里他职位最高,但是寒暄的主角却是陈京。

陈京和大家一一握手,每个人他都会短暂的交流,显得不厌其烦。

市长徐兵和陈京握手的时候,诚恳的道:“书记,咱们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您盼来了。现在荆江人民需要您啊,咱们荆江班子也需要您,我们都希望在您的领导下,好好的大干一场,打一场翻身仗呢!”

陈京淡淡一笑,道:“老徐,我知道要和你搭班子,真的很高兴。谁不知道你是咱们楚江经济干部中的一面旗帜,荆江是个工业大市,工业基础很雄厚,我们也有很深的积累,这里是你大展宏图的好地方,你有这个舞台,领导们期望都很高呢!”

徐兵连称不敢,两人第一次接触谈话很和谐。

其实徐兵是吕军年的人,他早年做过吕军年的秘书,而他恰恰又赶上了那一年全省青年干部出国培训的机会。在新加坡学习了两年,回来资历就不一样了。

回来后,他履新的第一个位置就是衡水市副市长,在衡水他一个没进常委的副市长,硬是屡屡受到省委的关注。

在分管工作方面很有想法,徐兵常常标新立异,一度和衡水的主要领导之间有很深的矛盾。

本来,衡水万书记是要想办法把他拿下的,可是后来衡水出事了,一溜干部因为经济问题被免职,徐兵逮着这个机会搞了一个衡水招标工作公示,然后又搞了一个民主监督座谈会,把这些年衡水市政府采购的详情在网上做了公布,引起了热烈的反响。

而他也反败为胜,不仅没有下去,反而升任了衡水常务副市长。

其实他在衡水几年,政绩并不是很突出,按老百姓的说法,衡水就是一潭死水。

但是因为徐兵的某些新思维,新尝试,新做法,偶尔能够给衡水那一潭死水中掀起几片涟漪,他也因此成了衡水班子中一个活跃人物。

这一次全省市州班子调整,省委综合各方面考虑,调任他担任衡水副市长,代市长,据说他很是踌躇满志。

陈京了解这些,并不代表他对徐兵有什么成见。

有新思想,敢于做新的尝试,这是好事。

陈京也是喜欢创新的领导,如何他和徐兵的观念能够契合,两人说不定真能碰撞出一些火花来。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徐兵真有本事,还是花架子居多,这需要通过实际工作考验。现在荆江市的一切,对陈京来说都是全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