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5章 郑远坤的嚣张!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郑远坤的嚣张!

楚城,由于楚城和荆江市毗邻,所以陈京现在依旧住在楚城。

陈京在楚城有房子,那套房子还是他多年前买的,一百多平米,小区也不张扬,周围的邻居也不认识他,正适合他现在住。

现在他每天都是两地跑,算是正儿八经的“跑读”生。

陈京这样做也不仅仅是对楚城难以割舍,更重要的原因是楚城和荆江两市的关系十分紧密。

荆江的工作要做好,和楚城绝对撇不开关系。

陈京也想利用这种跑读的方式多了解了解楚城,多观察楚城这些年的变化,体会一下楚城基层老百姓的一些生活和思想。

现在的干部特别强调要不脱离群众,要注意调研。

可实际上高级干部的所谓调研,很多时候就是走过场,走走看看作作秀,到哪里都是走马观花的看一下,谁能有机会看到下面的真实情况?

领导还没下去,下面布置早就妥妥当当了,走到哪里不仅前呼后拥,大把人陪同,而且记者还长枪短炮的跟着,随便抬个手,镜头都记录着,和基层的谈话,人家早安排谈话对象把要说的内容背得烂熟于心了,哪里有和群众接触的机会?

陈京深知其中的各种道道,所以他还不如用自己的方式去体会,去了解。

最近,陈京各方面工作还在熟悉阶段,基本都是以调研为主,本着多看多听少说话的原则,在慢慢的熟悉荆江的情况。

而他在荆江稳定以后,接到的各种电话也多了起来。

其中有些邀请他根本无法推脱,比如胡悦的邀请,他就难以拒绝。

在电话中,胡悦狠狠的“批评”了陈京,说陈京这几年官越当越大,人情味儿越来越来淡。

陈京屡次到楚江。就从来不和他联系,是不是要搞脱离群众的那一套。

胡悦文人习气依旧,说话还是那般口无遮拦。

这一次他打电话来明显是下定了决心要见陈京,陈京怎么能推辞?

说起来陈京和伍大鸣认识还是胡悦介绍的呢!

胡悦对陈京唠叨最多就是关于文章的问题,每次和陈京见面他就忍不住叹息,说当初他害了陈京,如果不是他把陈京推荐给伍大鸣。

陈京现在官当不到这么大。文章肯定比现在要好。

陈京对胡悦这类纯文人,骨子里还是很尊重的。

胡悦做事我行我素,文采风流,荒诞不羁。

他约陈京见面的地方就在夜朦胧夜总会。

在楚江本地人眼中,夜朦胧那个地方就是个纸醉金迷的销金窟,那里有最奢华的服务。最昂贵的洋酒,最销魂的女人。

陈京到的时候,胡悦正在包房里和另外一男人喝酒,两人身边围着三四个陪酒女郎。

男人喝酒吆喝,女人销魂蚀骨的大笑,场面很热烈,暧昧。十分的香艳。

陈京进门,胡悦微醺醉意,道:“来了?小丽,帅哥来了,去陪陪帅哥!”

被称为小丽的女人,面容姣好,身材极其的火爆,上身穿着豹纹的短衫。胸前丰满的两团露出了一大半,诱人的沟壑能够死死的将男人的眼球吸引住。

胡悦发话,小丽格格一笑,就往陈京身边凑。

陈京皱皱眉头,巧妙的躲开,冲胡悦道:“老胡,你一惊一乍的叫我过来干什么?就陪你喝酒?”

胡悦哈哈一笑。道:“陪我喝酒也是事情嘛!怎么了?你还真是柳下惠啊,这么好的妞凑上来你还躲?”

他招招手,小丽凑到他身边,他一把搂住道:“小丽多好的姑娘。老胡就是喜欢!”

陈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顾倒了一杯啤酒,道:“老胡,你就别用这些玩意儿刺激我了,有事说事,要不然我可不奉陪了!”

胡悦道:“你急什么?我酒还没喝好呢!”

他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道:“好了,我不逗你了,小丽啊,带姐妹们先撤,我跟这位帅哥静一静。”他凑到女人身边,压低声音道:“今天可不要乱跑啊,晚上咱们……嘿嘿……”

小丽脸微微一红,啐了胡悦一口,眼睛却瞟向了陈京,媚眼纷飞。

胡悦咸猪手狠狠的拍了小丽屁股一下,道:“这小妮子,春心荡漾,还是喜欢帅哥啊!”

一群女人出去,屋子里剩下三人,房间一下安静下来了。

陈京这时才看清胡悦旁边的中年男人。

其大约四十几岁,干瘦干瘦,头发和胡子好似很久没剃过了,那颓废的范儿,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那绝对会让陈京认为对方是乞丐。

当然,在这场合,陈京会认为其可能是个艺术家。

胡悦凑到陈京的身边,只了指干瘦男子道:“介绍一下啊,郑远坤,我哥们儿。也是咱们楚江第一反动分子,专门和政府作对的!”

陈京一愣,郑远坤这个名字很耳熟啊。

不就是蓝飞拖拉机厂下岗职工工会的会长吗?

还别说,这家伙还真是楚江头号危险人物,据说在工人中他威信很高,而且才华出众,鬼点子尤其多。

省政府为了解散所谓的下岗职工工会,使尽了手段,软硬兼施,可都不行,郑远坤也是软硬不吃,省委和省政府领导头疼的很。

陈京没料到在这个场合竟然能看到传说中的郑远坤。

陈京道:“久仰啊,郑总,闻名不如见面!”

郑远坤翻了一个白眼,冲胡悦道:“他谁啊?”

胡悦道:“朋友呗!你把你刚才对我说的那些牢骚再跟他也发一发,让他也听听。你对荆江的评价很精辟!”

郑远坤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道:“哎,我说老胡,你不是说你把荆江市委书记找过来吗?你糊弄我?”

胡悦哈哈大笑,道:“他就是荆江市委书记陈京,如假包换!”

陈京点头道:“郑总,他说得没错,我就是陈京!”

郑远坤上下打量陈京,道:“这么年轻?”

他干咳一声,道:“陈书记,有些话你不爱听,我也不便说。咱们今天就喝酒得了,反正是老胡请客。喝酒不伤和气啊!”

陈京道:“郑总,你跟老胡是朋友,和跟他也是朋友。咱们说话你不要有顾虑,老胡就经常骂我,说当年他害了我,让我去当了干部,要不然,现在无官无职一身轻,也不用有这么顾虑不是?”

陈京顿了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道:“还别说,我真想让人好好的评价一下荆江,郑总,你觉得荆江是个什么城市?”

郑远坤嘿嘿一笑,道:“荆江繁荣‘娼’盛嘛!整个楚江就知道。”

陈京脸色平静,道:“哎,你这话我听过,好像还有顺口溜,说是‘下岗职工不流泪,挺身钻入夜总会,谁给钱来和谁睡,赚钱轻松不纳税’,你说的‘娼’盛是这个意思吗?”

郑远坤笑容一收,怔怔的看着陈京,半晌道:“你身为市委书记,竟然能够如此泰然的说这些话。你还有脸皮吗?”

他有些激动,站起身来指着外面道:“现在你们荆江数十万下岗职工,他们民不聊生,吃了上顿没下顿,走投无路。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们会堕落?他们会去走邪道?

我看你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陈京皱皱眉头,盯着郑远坤道:“什么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现在粉饰太平,严厉控制言论,然后在你面前拍胸脯,要尊严,这就是对的吗?”

陈京哼了一声,道:“还有啊,像你郑总一样,遇到了问题就大搞游行,大闹事,我看也不是什么解决问题好办法!问题要解决靠什么?还得靠政府去想办法,靠社会力量支持,不然永远没有解决的一天!”

郑远坤冷冷一笑,道:“看来你我也是话不投机,你和郝国民还有吕军年这些鸟人没什么两样。咱们还说什么说?”

他嘿嘿一笑,道:“陈京,你别以为荆江老百姓本分,我实话跟你讲。我们的下岗职工工会会扩大规模,荆江的几家企业我们也准备组织起来。大不了我们再来一个新时期的工人运动。

你们让工友们没日子过,咱们也不会让你们安生,咱们走着瞧!”

陈京端起酒杯,轻轻的晃动,一语不发。

郑远坤是个偏激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郑远坤也是个可爱的人,有些理想主义,拼命不怕死,这也是他可爱的地方。

荆江的问题郑远坤一针见血,的确荆江下岗问题突出,困难职工尤其多,老百姓日子难熬,掌管这样一个地方,压力大。

另外一点,荆江的城市形象也糟糕。

一来是社会治安差,黄赌毒猖獗,贫寒起盗心,老百姓日子过不下去,自然会想到走歪路,走邪路。

在荆江地面上,抢劫杀人常见,大街上三步一个小发廊,四步一个澡堂子,进去里面都是干皮肉生意的勾当。

这些操无本生意的女人,大半都是下岗职工或者是他们的家属、子女,荆江这几年大力搞投资,一方面也是为了缓解就业问题,为更多人提供就业的机会。

而打击黄赌毒的力度,一直不得力,也是考虑到经济环境问题。

一旦用力过猛,荆江就工业完蛋,农业完蛋,连虚假繁荣的第三产业也完蛋,什么都会成为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