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7章 一个阴谋?

咖啡难以下咽。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哪怕不用现磨咖啡,用浓缩咖啡冲一杯,也不是这个不伦不类、一股糊臭的味儿。

沈梦兰一杯咖啡只喝一口,便再也没去碰杯子。

她得承认和陈京谈话有些紧张,这样的紧张来得有些莫名其妙。

沈梦兰走到今天的位置,也算是见过大场面,什么人她没接触过,什么层次的人她没见识过?

可是现在和陈京谈话,她就是紧张。

陈京不同于她接触过的任何青年才俊,就这样面对面和陈京坐着沟通,陈京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而且在言谈间,陈京也不忘去赞美自己的美貌和漂亮。

但是沈梦兰却清楚,陈京并没有用心看过自己,陈京的眼神很平静,沈梦兰作为女人最锐利的武器,在他的面前起不了作用。

陈京不像是花丛中的老手,也不是那种看上去正派得了不得的君子,他表现得非常的随意,而这样的随意却无形中将两人的距离拉得很远很远。

沈梦兰为了弄清楚陈京的住址,她下了大代价,托了不少关系。

这几天她天天都驾车在这一带转悠,就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能够和陈京接触。

接近陈京,或者能够进一步和陈京成为朋友,这对她来说意义重大。

她脑子里面关于如何整肃万海集团的计划,需要陈京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今天这个机会恰好,可惜她觉得觉得自己似乎低估陈京了。

陈京才不是她平常遇到了哪些所谓年轻才俊,陈京没那么廉价,要想和陈京靠近,她还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陈书记,这个地方有些糟糕,我事先不知道这家咖啡厅,要不然……”沈梦兰略带歉意的道。

陈京道:“很好啊。这里的清茶不错,是楚江本地的味儿!你喝的咖啡可能差一些,毕竟是内陆城市,咖啡这玩意更多的还是让人拿来当时髦。真正懂的人不多。”

沈梦兰轻轻的咳了咳,想去端杯子,但一想到那股糊味儿,她又停住了手。

说句实在话。她从小生在富贵之家,从小就在上流社会生活,已经习惯了高品质,高标准的生活,她对今天这样的环境,的确不适应。

但是偏偏陈京似乎丝毫不在意。他怡然自得。

仿佛房间里那让人反胃的霉味儿,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沈梦兰心想,这也许正说明陈京的确是出身于平民之家,他身上并没有其他高级官员的那种让人吃不消的酸劲儿。

陈京顿了顿,道:“对了,沈总,你刚才说郑远坤。怎么?郑元坤的视线瞄准荆江了吗?”

沈梦兰道:“是啊,我的情况您知道,自从万海进驻楚江以来,工会闹事捣乱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不瞒您,我在郑元坤身边安排了人,我必须要想办法掌握他的动向!”

“间谍?这倒还真新鲜啊!”陈京眉头一挑道。

沈梦兰抿嘴道:“一点也不新鲜,说间谍有点过分,我只是自卫。根据我掌握的情况。他搞的工会最近在荆江活动频繁,好像是要闹事。你这个新书记上任,人家估计看不上眼,准备给你安排欢迎仪式呢!”

陈京微微蹙眉,道:“沈总,如果站在客观的角度,你怎么评价郑远坤这个人?”

“客观?”沈梦兰摇摇头道:“我不可能客观。我是做企业的。我只知道我的企业进入楚江,我严格的履行投资合同,但是我的企业现在屡屡被骚扰,我求助无门。

我们作为外资企业。自打我们进入楚江开始,就麻烦不断,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楚江是如此的投资环境。

如果早知道这样,当初我们肯定不会选择楚江。

而且,现在即使我们选择了楚江,我们的遭遇也势必对其他的投资商以警醒,这对楚江招商引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为什么我们作为纳税人,却无法得到政府正当的保护?”

陈京喝了一口茶,道:“沈总,有些问题要辩证的看。做生意搞投资,不是我对你们有成见,你们是无利不起早。当初如果你们不是看到收购蓝飞有利可图,肯定不会下决心进入楚江的。

再说了,按照你们的投资协议,你们需要帮助安置蓝飞百分之四十的工人就业。

可实际上你们只做到十分之一,大量的工人失业,导致矛盾激化,这其中你们没有问题?

再说了,即使是如此,政府比你们还是要被动很多,现在提起万海集团,领导首先想到的就是烫手的山芋。

我们招商引资目的是什么?目的首先是解决就业问题,然后才是财政增收。

可实际情况是怎样,我相信沈总你清楚,为了吸引你们投资,我们整个楚江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陈京侃侃而谈,他对万海的情况很了解,每个问题都说到了点子上,让沈梦兰不得不闭上嘴。

而他对陈京的认识也更深了一层,陈京对万海了解很透,在他面前,自己钻不了空子。

沈梦兰沉默了一会儿,立即换了一个方式,她开始诉苦,诉困难,开始给陈京描绘美好的蓝图。

按照她的说法,目前的万海还只是刚刚起步,真正投资完成的万海集团,规模会是现在的三倍还要大。

但饶是如此,万海现在就已经给社会提供了上万个工作岗位,年税收额度三千多万。

如果真正规模起来了,万海会成为全省最大的劳务岗位提供单位,而且税收额度有可能突破数亿元。

但是现在这一切实现的基础必须是环境的改善,为了改变现在的状况,企业愿意配合政府工作,为此沈梦兰还当即做了几个表态。

陈京沉吟不说话。

通过和沈梦兰的谈话,陈京忽然意识到,荆江在不久可能会面临一个很大的考验。

沈梦兰今天不会是无故要请自己喝茶的。

她说郑元坤可能在荆江挑事,这话也不可能空穴来风。

这是一个阴谋,也许是这样。

有人似乎是要借郑元坤给自己制造麻烦,或者说是给自己下马威。

荆江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城市居民下岗就业问题,城市居民的生活问题。还有什么问题会比这个问题更严重?

老百姓过不上日子了,荆江的领导干部就得时刻的提高警惕,一不小心可能就是大麻烦。

陈京心想,可能是有人想看自己出问题吧。

毕竟,陈京现在在楚江太特殊,伍大鸣最重视的市委书记,省委力求打造标杆的市委书记。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楚江希望自己这个标杆出洋相的人恐怕不少。

即使是面前的这位沈梦兰,估计也喜闻乐见自己出事。

荆江出事,意味着她的压力要小很多,郑元坤把精力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她的日子不好过了吗?

再说了,郑远坤现在树敌已经够多了,再多自己这个敌人,到时候他激起众怒,自己对付他也让沈梦兰他们多了一个助力,不是这样吗?

一念及此,陈京的心渐渐的冷静。

他不能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就一定认为沈梦兰在其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但是这种可能性绝对不能排除,沈梦兰和自己根本谈不上任何交情,她为什么这么热心的告诉自己这个秘密?

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关怀,沈梦兰是个商人,无利不起早。

这样一想,陈京心中明白,自己悠闲的日子应该到尽头了。

自己还想再多了解了解,多听听,多观察的想法只会是一厢情愿。

一念及此,他再也坐不住,他抬手看看表,道:“好了,沈总,已经有些晚了,我们今天到此结束吧!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谈!”

陈京站起身来,沈梦兰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刚才她一直忍受不了这里的环境,可以说是如坐针毡。

可是陈京站起身来提出要离开,她又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想法没有实现,她还想和陈京多聊聊。

可惜陈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站起身来穿上外套就出门。

沈梦兰慌忙跑到前台买单,等她出门的时候,陈京站在门口点上一支烟正冲着她微笑。

她没来由脸一红,旋即镇定下来道:“陈书记……”

陈京笑笑道:“沈总,我就不送你了。我家就在这个小区里面,你晚上回家路途注意安全!”

陈京冲沈梦兰挥挥手,转身离开,他脚下轻快,走得似乎不快,但是没多久就消失在了沈梦兰的视线中。

沈梦兰一直从背后看着陈京离去的身影。

从背后看陈京,一点也不像是一位手握重权的市委书记,反而有点像是邻家大男孩的感觉。

他没有走官员常用的官步,而是像个精干的白领,行色匆匆。

“陈京!”沈梦兰嘴角微微露出笑容,她脑子里面又浮现出吕军年那肥头大耳的模样。

这两幅面孔放在一起没办法比较,完全就是天上和地上的区别。

沈梦兰忽然想,有一天自己实在没办法,需要付出超底线的代价,自己也得选择陈京,绝对不能便宜了吕年军那色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