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8章 意外来得突然!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意外来得突然!

陈京心中有事,晚上就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了,却又被急遽的电话铃声响起。

市委副秘书长洪鑫的语气很急促,他道:“书记,东郊全胜纺织厂突然起火了,火势很浓……”

陈京一骨碌从**爬起来,道:“起火?通知了消防没有?什么时候的事情?”

洪鑫道:“消防部队已经到了现场,正在组织控制火势,厂区的人员也正在安排转移。不过大火太突然,而且又是在夜晚,现场有些混乱,目前具体的伤亡情况还没有统计出来!”

陈京道:“立刻启动应急机制,通知各医院迅速组织救援队赶赴现场,消防部队要把困难准备充分,还有立刻封锁现场,禁制任何闲杂人等进入危险区,转移周边百姓,我立刻就过来!”

陈京三下五除二的穿好衣服,下楼的时候车已经到楼下等他多时了。

开车的司机是市委司机班的老何,四十多岁,部队退役下来的,为人成熟稳重。

他替陈京拉开车门,陈京盯着他道:“老何,谁通知你接我的?”

老何道:“我接到洪秘书长电话,马上就赶过来了!”

老何的家也是在楚城,离陈京这个小区差不多十分钟车程。

这样算下来,洪鑫应该把消息已经都传递出去了。

而从火灾发生到洪鑫了解情况,中间有个不短的时间,这个时候火势是否控制住了?

陈京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全胜纺织厂的样子,一个封闭的厂房,周围有几幢员工宿舍楼,占地面积一百多亩的样子。

而厂房周边都是八十年代的老居民区,人口密集,建筑拥挤杂乱,消防设施基本没有。

如果火势得不到控制。蔓延到周边区域,后果不堪设想。

陈京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心情一下就变得十分沉重:“老何,把车开快一些!”

陈京闭目仰躺在车后座上,心中泛起种种的不祥。

昨天他遇到了沈梦兰,脑子里就想最近可能会有事情发生。

他根本就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而且事情是以这样的方式呈现出来。

火灾?

这是责任事故,还是其他的原因?如果是责任事故,这个事故会有多大?

如果是特大责任事故,死伤人员众多,陈京刚刚上任就摊上这事,以后他想再开展工作。还有没有机会?

这个世界永远充斥着各种意外,但是刚刚当上市委书记,就因为特大责任事故被免职的,这样的意外还真鲜见,陈京还不想自己遭遇这样的霉运。

还有,陈京想,这次事故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

或者是因为下岗工人不满现状。故意纵火报复,导致了这个局面?

陈京这样一想,立刻毛骨悚然,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很糟糕的可能性,他现在深呼一口气,似乎都能嗅到阴谋的味道。

……

全胜纺织厂在东城区,虽然是晚上,但是在消防部队的探照灯的照射下。陈京老远就能看到厂区浓浓的黑烟。

现场乱成了一团,消防部队,警察,医疗队还有很多半夜被惊醒的老百姓,整个厂区的范围被人和车团团围住。

喇叭的吆喝声,警笛的尖利嘶叫,人群的呼喝喊叫。构成了一幅混乱的图画。

陈京的车到了,市长徐兵的车也到了。

徐兵正在和消防部队还有公安局相关同志谈话,做现场指挥。

洪鑫眼尖,看到陈京的车。他立刻快步走过来帮陈京拉开了车门。

陈京瞅了他一眼,洪鑫道:“书记,我就是洪鑫,肖秘书长父亲过世了,去老家奔丧,市委的工作我暂时挑起来……”

陈京点点头道:“伤亡情况怎么样?”

洪鑫道:“目前情况有些乱,还有一个地方火势没有得到控制。不过起火的地点在厂区,晚上除了值班的人,没有其他人。周边宿舍的人都得到了及时的转移,周边的老百姓现在也在转移中,伤亡应该不会很大!”

陈京又道:“转移群众的安置点安排好了吗?在这里不要堵太多人,有了安置点立刻送安置点,否则影响整个救援工作!”

洪鑫道:“我们已经送了两批人过去,现在楚运汽车公司的车正源源不断的过来……”

他话说一半,数道闪光灯闪向这边,洪鑫收住声,回身喊道:“那个……谁让他们进来的?这帮记者唯恐天下不乱,平常干正事他们溜得快,哪里一有事,他们鼻子比狗还灵!”

他指了指正在封锁现场的几名警察,道:“你们两个,去把这帮家伙搞定……”

“行了,你还能防住记者?既然防不住,他们爱拍就拍呗!现在关键是救援工作要抓紧!”陈京摆手道。

两名警察刚要行动,现在却不知如何是好了。

洪鑫摆手道:“继续干你们的活儿,记住千万不能让人乱入火场,尤其是要控制情绪激动的群众。”

陈京皱皱眉,道:“过去,把厂区大门给我关上!所有的消防车都进厂区,其余的人都在外围,准出不准进!”

洪鑫一愣,连一旁正在指挥的徐兵都看向了陈京这边。

现场指挥的消防支队队长周海涛倒有些明白了陈京意思,他立刻拿起对讲机开始指挥,命令所有消防车驶入厂区,关闭大门,然后准出不准进!

徐兵凑过来,样子有些狼狈,道:“书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我们平常消防意识薄弱,管理松懈,血的教训啊!”

他顿了顿,道:“首先,我作为市长要检讨!”

陈京道:“责任的问题我们再谈,现在这样,临时成立一个现场指挥小组,洪鑫担任组长,公安局魏副局长以及消防支队周队长担任副组长。全市所有的单位,指挥小组可以随意调度,所有的应急机制全面启动,一切以救援为核心展开工作!”

陈京伸出手来在空中虚点几下,加重语气道:“要把救人放在第一位,不惜一切代价要抢救救援生命,这是重中之重!”

陈京向洪鑫伸出手来,两人双手紧握,道:“洪秘书长,辛苦你了!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救人!”

洪鑫有些激动,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他道:“我定不辜负书记您的期望!一定把各项工作极其善后工作搞好!”

陈京点点头,对徐兵道:“老徐,你我靠边站吧。你我都不是专家,洪鑫有多年防汛办工作经历,对指挥救灾比你我内行。我们到那边去,算是鼓舞大家的士气!”

洪鑫果然经验很丰富,新到了五辆消防车一到,他立刻拿着喇叭对消防队员做战前动员。

他道:“同志们,现在我们立刻进入厂区。这一次我们进去一定要把中心区的火势压制住。市委陈书记和政府徐市长就在现场,都在旁边看着我们,我们整个全胜的数千干部职工都在看着我们。

在关键时候,是考验我们的时候,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勇士们,我们立刻出发!”

五辆消防车进入厂区,厂区大门轰然关闭。

外面的场面很喧嚣,厂区内却一片漆黑,谁也弄不清情况。

偶尔会有人从里面出来,有的是医疗队抬的担架,整个厂区的救援工作紧张却开始有序了。

陈京和徐兵并肩而立,两人都没有说话,就静静的看着现场。

徐兵明显很紧张,他眼睛一直盯在厂区中心的那股浓烟,消防队已经架设的新设备开始用水柱压制火势。

紧接着第二辆消防车的水柱也上去了,浓烟开始变淡。

徐兵使劲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大声道:“干得好!”

陈京神色依旧冷静,一语不发。

而就在这时,厂区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全胜厂的职工千余人聚在门口,渐渐的有人开始不冷静,开始嚷嚷着要进厂区。

厂区外面临时由警察构筑的防护墙,根本经不起人群的冲击。

公安局魏副局长拿着大喇叭在前面嚷嚷着让大家冷静,可是人群哪里冷静得了?

他们的亲人、财产、家园可都在厂区里面,是否被救援出来都不知道,急躁失去冷静的人群根本听不进任何的规劝。

终于,防线被冲开,场面立刻变得混乱。

徐兵脸色一变,道:“真是混蛋!魏强是怎么搞的!我去看看!”

陈京一手拽住他道:“别去,厂区门关着,后面还有一道防线,天亮之前,场面不会失控!现在火势马上就要被控制了,再过一个小时,厂区就会没有危险。到那时候天也亮了,各项工作开展也容易了很多!”

徐兵扭头看了陈京一眼,摊摊手道:“我这不是急吗?”

陈京淡淡的道:“再急,工作也要有章法,作为领导干部,绝对不能乱!”

徐兵喏喏没做声。

陈京自进入火灾现场,说话不多,下的命令也不多,但是有限的几个命令,却招招都在关键点上。

临时成立指挥小组,把指挥权交给洪鑫,让指挥有序。然后下令关闭厂门,准出不准进,防止激动的人群冲击厂区,造成更大的二次伤亡,看得出来,处理这类事件,陈京经验很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