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9章 扑朔迷离。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扑朔迷离。

突入其来的一场大火,让全胜纺织厂主厂房区几乎毁灭殆尽。

火灾过后,厂区满目疮痍,空气中依旧弥漫着焦糊味儿,周围几幢破旧的老住宅楼虽然没有着火,但是在浓烟的熏烤下,已然发黑,看上去更加萧瑟。

一如现在的全胜纺织厂一般,本来厂子就不紧气,刚刚完成股份制改革。

最近,有多起举报全胜纺织厂在改革中存在国资流失问题,这导致先前投资收购全胜纺织经营权的一家苏北企业因为承受不了压力,拟定撤资。

政府正在组织协调和调查这些问题,可是在这个时候,一场大火彻底改变了一切。

这一场大火过后,全厂的机械设备几乎就是毁于一旦,厂房没了,厂子赖以生存的条件没了,全胜纺织厂还存不存在?

陈京领着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领导站在这片废墟上,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

本来荆江的形势就很糟糕,现在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无疑是雪上加霜,荆江的发展路子究竟往哪方走,荆江是否能够扭转现在不利的局面,这个问题在所有人心底都打了巨大的问号。

大家士气很低落。

陈京就在火灾现场找了一个小房间召开了常务扩大会议。

在扩大会议上,洪鑫向市委和市政府领导汇报了这场火灾救灾安置情况,汇报了火灾伤亡情况和善后问题。

通过反复的核实,这次火灾一共造成死亡十二人,受伤八十多人,其中重伤八人,目前八人都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有三十多名轻伤者目前已经出院返家了。

目前死者和伤者的善后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死者政府给了丧葬费,企业和财政补贴给其家属发放了抚恤金,抚恤金的标准都按高标准发放。

关于伤者的治疗,市几家医院已经组织好了最好的专家治疗团队在精心为伤者治疗,所有的治疗费用,均由政府筹措,一定会保证将所有的伤者完全治好。

洪鑫汇报完毕,会场很沉默。

徐兵道:“事故原因查清了没有?相关责任人控制了没有?”

洪鑫道:“事故原因初步估计是有人纵火,应该是下岗职工不满企业买断工龄的钱太少,其中有极少数人铤而走险,走了极端!目前厂长和涉嫌的直接责任人已经被公安局控制,具体的事故处理结果应该还要稍微再等等。”

徐兵脸一青,道:“简直是乱弹琴,这不是要造反吗?我认为要立刻成立专案组调查,无论如何要查到纵火者,要对其绳之以法。另外,我觉得现在咱们在基层很多人的思想问题严重,有个别团体别有用心,肆意的煽动下岗职工的情绪,动辄就以聚会闹事相威胁,同志们啊,对这样的情况我们要高度警惕。

一定要想办法弄清这些团伙的动向,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强硬一些,该抓几个要抓几个,要通过法律的途径让这帮煽动群众骚乱的分子失去自由活动的空间,不能让他们搞乱整个社会……”

徐兵发言,迅速便有人支持。

常务副市长刘德才道:“各位,我给大家提供一个消息。前段时间在省城闹得最凶的那个什么蓝飞下岗职工工会。我通过各种关系了解到,他们现在把主意打到咱们荆江来了。

这个工会的会长叫郑远坤,是个死硬分子,就在12.1火灾之前,他已经在荆江组织了好几场下岗职工的聚会,在聚会上,他发表了很多反政府言论,还号召下岗职工要拿起法律武器,要敢于揭露政府和企业的各种黑暗面。

你们说这样的人他有何居心?我看他就是要把局面搞乱,就是要把社会搞乱,然后让不法分子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刘德才讲话完毕,望月区区委书记郝月发言道:

“这个蓝飞下岗职工工会我知道,臭名昭著,在省城他们闹得很厉害。没想到这帮人竟然胆大包天,闹到荆江来了。我认为这件事我们要认真对待,要严厉打击他们的行为,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采取一些强硬的手段。”

郝月发言完毕,场面有些冷,没有人再说话。

陈京手上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一语不发。

他似乎根本就没听几人的说话,又似乎是在记录几人的发言,反正给人的感觉有些模棱两可。

冷了一会儿场,副书记单家强道:“洪秘书长,你们能够确定这起事件一定是纵火?还有,你们能够确定一定是有人煽动下岗职工纵火?能不能确定?”

洪鑫愣了愣,尴尬的道:“不能确定,还要调查!”

单家强轻轻的哼了哼,道:“既然不能确定,那我们刚才说这么多有什么用?郑元坤这个人名气很大,社会知名度很高,这样的人岂能是可以强加之罪的?事情没有证据,就胡乱猜测,无端的提出所谓的处理意见,我看同志们是不是想当然了?”

徐兵皱皱眉头道:“那单书记您是什么意思?”

单家强嘿嘿一笑,道:“刚才大家都畅所欲言了,真正的决策还得书记来定,书记您看这事……”

陈京将笔放下,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道:“我看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们全胜厂的重建问题,偌大一个厂就这么一把火烧了,数千人流离失所,生活没有着落,我们不能够什么都不管!

这样吧,政府尽快拟定一个重建方案出来,厂班子的人选重新拟定,我们下一次常委会审核方案,立刻组织重建工作。。

第二件事是事故原因调查,在此之前我们要写一个详细的汇报材料到省委和省政府,我们党政班子的负责人要附上检查,报告要写细致,检查要诚恳,这件事洪鑫负责。

至于事故原因调查的问题,我看由公安局刑侦支队成立专案组,另外检察院也成立一个专门小组,两个小组一起行动,老单,这件事情你去亲自盯一下,把工作做细致,一定要把事故原因调查清楚!”

陈京既没有表态支持徐兵一方,也没有给单家强明显的支持。

他采用的办法是你们争你们的,他下他的命令。

陈京下的命令不会有任何异议,重建全胜厂和调查事故原因是目前的当务之急,陈京做这样的要求有什么错?

再说了,他是市委书记,拥有无可质疑的权威,他亲自交代的正当工作,谁敢提出质疑?

会场的气氛立刻就变得有些微妙。

一直以来,荆江班子不团结,徐兵和单家强各自背后都有很深的关系,两人在政治上是对手。

在陈京下放荆江之前,两人都是有机会坐上书记位置的,可是最后两人谁也没坐上,反倒是陈京空降了过来。

虽然两人没有流露出有丝毫情绪,但是多多少少,两人内心还是有牢骚的。

陈京对这些情况当然是洞若观火。

但是他作为新来的书记,却不能够过早的涉足班子的内耗中,在关键的时候,他有必要保持绝对的冷静和超然的态度。

陈京不是不想整肃班子内部的风气,只是现在时机不成熟。

整个社会人心浮动,他必须要人工作,一旦市委和市政府层面上再出现动荡,对整个荆江的局面将是致命的打击,陈京不能不考虑大局。

现在荆江有个危险的信号,这个信号就是基层下岗职工过多,城市居民生活困难,下面的矛盾深,怨气重。

而上面的人对这个问题认识还存在相当的偏差,甚至有人还想钻空子,想利用这样的偏差获利,达到个人的目的。

就以郑元坤为例,郑元坤到荆江肯定不是来纵火的,这个人不简单,是个理想主义者,怎么可能会干纵火这样愚蠢的事情。

可是现在偏偏就出了一起火灾的特大事故,而且这起事故还初步认定是认为纵火。

这矛头不自然就会指向是下岗职工走极端。

这件事如果真是这样的情况,会不会和郑远坤有关系?郑远坤长期为下岗职工维权,他做的很多事情能否激起人走极端,这又怎么说清楚?

最后结果一旦弄清是有人走极端,是不是要把郑远坤抓起来,审判他?

陈京不想把所有事都想成巧合,但是他也不能够不防这中间某些人的别有用心。

他可不能被别人当枪使,最后搞得整个局面大乱,那他到荆江的履新就算是彻底失败了。

陈京现在面临的难局第一要稳定局面,要想办法把整个大盘子稳住,不能出差错。

第二他要整肃班子,重新打造全新的、富有战斗力的各级班子,现在荆江的干部队伍很糟糕,不调整肯定不行。

最后,关键的关键是他要领导荆江走出一条新路子,不能够一直这样困难下去,不能够老是让荆江处于困境中。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陈京是被伍大鸣寄予了厚望的干部,不能够几年干下来,全市的发展还毫无进展,那样他无法跟全市人民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