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20章 吕副书记的分歧!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吕副书记的分歧!

关于12.1火灾案的具体汇报陈京指派了政府负责,这个工作由徐兵亲自抓。

整理好汇报材料,徐兵到省城先后拜访了几个省重要领导,省安监局领导,把这次火灾事故的伤亡情况,财产损失情况,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情况,还有善后情况等等向领导们做了详细的汇报。

最后省安监局将这次事件定性为特大事故,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市长张杨撤职处理,全胜纺织厂主要领导追究刑事责任,由检察院提出上诉。

而关于案子更深层次可能存在的原因,省领导指示要认真调查,弄清情况,严肃处理。

对这次火灾背后可能隐藏的社会问题,省里指示要尽快找到原因,要做好方方面面的预防工作,绝对不能够让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在省城忙活了一天,下午徐兵再一次到副书记吕军年的办公室。

吕军年刚刚从外面调研回来,看到徐兵,他道:“徐兵,你们真的能认定12.1事件是下岗职工在走极端,他们故意纵火吗?”

徐兵眼神闪烁,沉吟了一下,道:“这件事很明显是故意纵火。目前我们认定,能够有作案动机的只有那帮下岗职工,因为在事发之前,接二连三,他们活动闹了几次大事。

我亲自处理的就有两次,当时有数百名职工冲击厂房,甚至一度占领了厂区的办公楼。

纵观这些情况看,下岗职工走极端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吕军年皱眉不语,过了一会儿,他道:“你们陈书记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徐兵脸色变了变,轻轻的哼了哼,道:“我们新任的陈书记,我看是个打太极的主,对这件事他没有态度,只是让去认真调查。我真担心荆江的一些隐患我们再不果断一些。像12.1的案子可能还会重演。

现在的荆江经不起这样的大事了,一件事就让我们上下团团转,士气暴跌,如果再有类似情况发生,我估计全市都有可能要崩盘!”

吕军年皱皱眉头,道:“就你行?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办?去调查郑远坤,还是把郑远坤给抓起来?”

徐兵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吕军年心中暗暗摇摇头,徐兵做事情还是不够成熟。考虑问题太简单。

把12.1案子指向郑远坤,这个事有利于将郑远坤这个刺头给强行打下去,这样的做法可以从侧面缓解省委针对万海集团这边的压力。

现在万海的事情由吕军年负责,郑远坤给吕军年找麻烦也不是一次两次。

吕军年对郑远坤可以说是恨之入骨。

现在徐兵自然希望通过自己的手就把郑远坤给拿住。这样也算给吕军年解决一个心腹大患。

当然,这里面还是有私心的成分,只是他不敢流露出来而已。

不过对吕军年来说,万海的事情他不急,现在万海的事情是烫手山芋,省里的领导谈到这件事就头疼。

唯有吕军年适合处理这件事情,他手下的郑秘书长对郑远坤还是颇有威慑的。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能够处理万海集团的案子,对他来说是一个优势。

如果三下五除二就把整个事情都处理妥当了。吕军年干什么?他的某些想法和计划是不是会打乱?

当官到了一定的级别,他们处理事情都是着眼长远,有综合考虑的。

一件事情如何处理,什么时候处理,处理到什么火候,都十分有讲究。

徐兵显然没有这个觉悟,脑子里面想的问题太简单。吕军年就有些失望。

更何况徐兵似乎对陈京并不重视,根本就还没摆正自己的位置,这样的思想是很危险的。

吕军年斟酌再三,道:“徐兵啊,你做事情的时候要三思后行,在具体事情的处理上面,要充分发挥党内民主的作用,任何决策都要反复论证。才能科学决策。

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工作不要急躁,遇到事情不要武断下结论,作为领导干部,沉不住怎么行?

12.1的案子,现在关键是恢复生产的问题。你们一日不让企业恢复生产,就会有几千嗷嗷待哺的下岗职工生活没有着落。

责任很重要,但是处理现实问题更重要,在关键时候,要分清彼此,要掂量好轻重!”

徐兵静静听着吕军年的训话,认真的点头,脸上露出释然的神情。

他跟随吕军年多年,吕军年说话的方式他很清楚。

徐兵在工作中什么叫发挥党内民主?实际上就是让徐兵稳住阵脚,把班子大部分都笼络住,掌控住,不要什么事情都冒头,表面上低调,实际上却是对陈京隐隐形成钳制。

至于工作不急躁,不武断下结论,这实际上也一种警告。

陈京不是很牛吗?不是很厉害吗?伍大鸣把陈京当成救命稻草一般。

陈京到了荆江那必然是急于出成绩,既然他那么急,徐兵有必要急吗?

对问题下结论的事儿有陈京去做,徐兵凑上去凑什么热闹?

吕军年早就给徐兵制定了工作的策略,吕军年的策略就是希望徐兵能够柔和一些,婉转一些,有句话叫会咬人的狗不叫,徐兵就应该担任这样的角色。

不过徐兵心中却有自己的小九九。

万海集团的事儿他想管,他内心深处就对郑远坤敌意很深。

而且,郑远坤现在把火烧到了荆江,这也是他不能忍受的。

徐兵部署了一系列的工作都是针对下岗职工再就业的,另外国企改革,招商引资的具体思路,都是他亲自规划的。

郑远坤如果到荆江去搅合一通,他好不容易搞出的一点眉目,下岗职工人心一乱,三天两头搞聚会,三天两头搞上访,他疲于应付不算,关键是荆江的投资环境恶化了,他还搞什么招商引资?

从吕军年办公室出来,徐兵心中不由得有些沮丧。

吕军年似乎很怕这个陈京,徐兵就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可怕的?

陈京又没有三头六臂,他来荆江也是为了荆江发展来的,难不成陈京到荆江就是为整人来的?

再说了,荆江的干部也不是吃素的,陈京一个外来者,一个空降兵,他想整人就能如他所愿?

徐兵不喜欢那种事情还没开始,就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做法。

“叮,叮!”手机铃声响起。

徐兵掏出手机一看来电,眉宇一展,接听道:“哎呀,沈总还记得跟我打电话,我都以为你忘了我了呢!”

电话那头女人格格的娇笑,声音如黄鹂出谷一般悦耳:“徐市长您这是什么话?我沈梦兰胆子再大,也不敢忘记您陈大市长。我刚刚听说荆江全胜纺织厂出了事儿,我很遗憾。

同样作为企业,我们现在都正遭受同样的困境。

我听说全胜要重建,我们万海力量小,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尽一些绵薄之力,我们表示可以捐款一百万元支持全胜。”

徐兵愣了愣,道:“那太好了,沈总真是急人所难,如果咱们楚江的企业家都有您这样的境界,何愁我们楚江不发展?我先谢谢你,代表全胜三千多职工谢谢你!”

沈梦兰又是一笑,销魂蚀骨,她顿了顿道:“徐大市长,您这太见外了。咱们是朋友,您的工作我都不支持,我还支持谁去?您放心,我们款项很快就会转过来,我说到做到!”

徐兵听着电话那头暖人的话,还有那让男人销魂蚀骨的笑声,他闭上眼脑子里都能浮现出沈梦兰那张极具魅力,巧笑倩兮的容颜。

这女人漂亮,懂事,性感,而且还拥有自己的事业。

关键是她会来事,言谈举止高雅不凡,让人心里熨帖得很。

徐兵也不是没见过女人的初哥,可是对沈梦兰这个女人,他还真动了心思。

女人也分三六九等,徐兵年轻的时候家里条件不怎么好,找的老婆文化层次不高,形象气质更不用说,乡下女人,能有什么形象气质?

可是沈梦兰不一样,人家长期在上流社会活跃,与生俱来就似乎有那种雍容高贵之气,骨子里面流露出来的都是让男人竞折腰的万种风情。

徐兵有时候想,这辈子能搂这样一个女人睡觉,那真叫是这辈子当官没白当。

“沈总,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现在流落楚城街头无家可归,你是不是该请我喝一杯?”徐兵淡淡的笑道,心中寄予了极大的期望?

电话那头女人格格一笑,道:“徐市长您在楚江?哎呀,您怎么事先不给我来个电话,你看我这……”

她压低声音,道:“徐市,我刚刚到荆江,我这次是去找你们荆江领导谈我们两个分厂附近那几块地皮的事情去的,要知道您在楚江,我还跑这冤枉路干什么?这你是冤枉死了!”

徐兵愣了愣,有些尴尬的咳了咳,道:“那你就在荆江等着吧,我先给国土局打个招呼,你先跟他们沟通,有什么困难你再跟我联系!”

“那好,有麻烦找领导,这个我可牢记于心呢!”沈梦兰乖巧的道,电话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