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21章 神秘的女人?

沈梦兰挂断电话,长吁了一口气,她瘪了瘪嘴,冷哼一声道:“不是什么好货!”

她将手机往副驾驶座上一扔,身子靠在了座椅上,眼睛又看向外面。

她根本就没去荆江,徐兵打电话想干什么,她心中敞亮得很,她能够走到现在的位置,自然有一些自保的手段,徐兵想轻易的拿住她,不太容易呢!

今天沈梦兰换了一辆普通的丰田车,车子有些旧,很不显眼。

沈梦兰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她将车停在陈京家小区门口的树林下,心中有些紧张。

她这几天脑子里就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再去接近陈京。

她后备箱里放了丰厚的礼品,沈梦兰这些年在商场上打滚,送礼拉关系的套路她熟悉得很。

可现在她就觉得那些套路对陈京似乎都不能用。

直接上门送礼,明显不妥。像对付徐兵那样的人,沈梦兰发挥自己的女性魅力,陈京似乎不吃那一套。

而且,沈梦兰也不想把自己弄得那么贱,尤其是陈京这样的男人,她希望自己在对方的心目中,定位要高一些。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反正她就觉得应该这样。

陈京和徐兵相比,陈京是书记,徐兵是市长,但是陈京是初来乍到,徐兵却是老人。

综合各种因素对比,两人的重要性应该在一个层面上。

但是在沈梦兰心中,维系和陈京的关系,比维系徐兵的关系要重要一百倍。

荆江的事情,最后终究会是陈京做主,徐兵不会是陈京的对手。而且不止于此,将来楚城甚至楚江省的事情,陈京绝对都会发挥重要的影响力,万海集团需要在楚江立足。需要在楚江发展,必然要找过硬的靠山。

沈梦兰已经把陈京定位成了自己要把握的目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沈梦兰在这个位置已经等了三个晚上了。

可是连续三天,她都没等到陈京出现。

看来荆江的那场大火,还是烧得太旺了,陈京这几天都没有回来,估计是昼夜办公。

今天又不会回来吗?

就在沈梦兰这样想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不对。应该是两个人。

第一个人赫然是陈京,陈京穿着一件普通的夹克,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戴了一定休闲帽子。穿得很休闲放松。

他的身边是一个年轻三十左右的女人,女人穿着一件浅红色的长羽绒服,冬季的羽绒服遮不住女人窈窕诱人的身姿,她戴着一副墨镜,脸上挂着笑,很有范儿,也很漂亮。

陈京一路和女人说说笑笑,很随意,两人并肩走过来。郎才女貌,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很般配的情人。

沈梦兰一惊,她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女人,她嘴巴张大老大。

她依稀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可是一时她怎么都想不起来。

两人渐渐近了,到了小区门口。

沈梦兰有些手忙脚乱,她想下车凑过去。可是怎么也鼓不起勇气来。

她到现在为止,都还想不出怎么和陈京搭讪。

难不成又是一次偶遇?

这也太假了,再说了,每次都偶遇,如此刻意,会让人家怎么看自己?

沈梦兰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如此笨,自己似乎一开始就不应该以这种方式和陈京接触。

现在万海集团在荆江有两个分厂,自己完全可以堂堂正正以工作原因拜访陈京。那样多接触,然后再请客什么的,就自然很多,不会像现在这样束手无策。

就在她思忖的当口,她再看陈京和那女人。

两人似乎没急着进去,竟然在小区门口的路边摊上坐了下来。

女人到路边摊上点了一些烧烤。堂堂的陈书记竟然就坐在路边摊上津津有味的吃起了那些垃圾食品。

看得出来,陈京和墨镜女人关系很近,两人吃东西有说有笑,十分的随意。

沈梦兰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烧烤的香味弥漫开来,十分的诱人,勾人食欲。

沈梦兰咽了一口唾沫,摇了摇头,这样的食品她是从来不会吃的。女人应该珍惜自己,尤其应该注意健康饮食。

烧烤吃的都是肉类,油腻不堪,而且烧烤食品和很脏,里面还含有致癌物质,作为一个成功的女人,应该懂得控制自己的饮食欲望。

等待有些焦躁,沈梦兰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虽然不是普通女子,没那么多八卦的心思,可他还是忍不住要想,这个女人究竟是谁?究竟和陈京是什么关系?

她是陈京的妻子?

沈梦兰觉得不像,陈京的妻子据说是某大家族的公主,会吃路边摊?

那这女人是陈京的情人?

沈梦兰脑子里冒出情人这个词汇,她心中不由得猛然震动。

她下意识的拿出手机,可是思忖了一下又放下了。

她脑子里面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乱窜,却是手足无措。

她甚至冷不丁冒出一个念头,陈京如此年轻有为,看上去又那么体贴,那个女人做她的情人应该也幸福吧?

像沈梦兰这种女人,男男女女的事情看得太多了。

她也早过了那种卿卿我我,动辄山盟海誓,一谈恋爱就要死要活的年龄。

在她的眼中,这个世界上男人根本靠不住,可是女人偏偏又不能没有男人,既然这样,女人找自己喜欢的男人才是最重要的。

沈梦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她眯着眼睛看着那一堆在路边烧烤摊吃得津津有味的男女,心中的好奇之心更浓、更甚了。

一辆漆黑的奔驰车缓缓的驶过来,停在了路边烧烤摊前面。

沈梦兰看到陈京和女人站起身来,陈京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后背,女人转过身来帮陈京理了理他并不凌乱的衣衫,然后拉开车后门钻进去。

陈京挥手致意,女人放下窗户也在挥手。

然后汽车离去,陈京转身慢慢的走进小区大门,消失在了夜色中。

沈梦兰如梦初醒,她想下车,但却似乎怎么也拉不开车门。

忽然,她身子猛然震动,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想站起身来,脑袋却“砰!”一声碰到了车顶,碰得她眼冒金星。

可是她丝毫没停下手中的动作。

她三下五除二解去安全带,猛然拉开车门,想着刚才奔驰车消失的方向猛然跑了几步又收住了脚。

她一脸难以置信,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来。

刚才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

欧朗集团董事长欧念菁?

沈梦兰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怎么会是欧念菁,这个华人世界中神一般的女人。

沈梦兰仔细的回响刚才那女人的模样,身姿,容貌,她最终还是确定,刚才那个人绝对是欧念菁无疑。

可是欧念菁怎么会和陈京在一起,而且看两人的言谈和举止,关系非同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的泛泛之交。

甚至两人还可能是情人关系。

沈梦兰的脑子彻底凌乱了,一时怎么也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她扭头再看向小区的大门口,陈京的踪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在小区门后那漆黑的暗影中,隐藏有无尽的神秘。

而陈京这个人,可能比她想象的更不可思议的多,完全就是高深莫测。

……

再说陈京和金璐分手,一路回去百无聊赖。

金璐晚上就要去香港,在那里召开集团总部会议,两人这一次见面很匆匆。

不过短暂的相聚,也能有十分甜蜜的感觉。

两人在路边摊吃烧烤,那短暂的时光仿佛回到了从前的澧河。

一晃那段岁月都十多年了。

岁月悠悠,十多年前的事情却历历在目,很让人唏嘘感叹。

回到住处,陈京开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屁股坐下去,脑子里其他的思绪就全都散了,他的心思又回到了工作上来。

目前看来,荆江班子问题不小,几个主要领导,市长徐兵和常务副市长刘德才明显是一条心,而副书记单家强又是另外一个山头。

对徐兵和单家强两个人,徐兵年轻一些,还有上升空间,工作上上进心更强。

而单家强年龄快到岗了,欲望不是很多了,现在脑子里想的单纯一些,估计就是想站好最后一班岗,然后顺顺利利的退休。

从这个角度说,徐兵更难驾驭一些,而且徐兵是吕军年的嫡系,而且还有留学的背景,在楚江政坛算是一号人物,他会心甘情愿就屈于自己之下,按照自己的意志办事?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所以陈京的初步计划还是要以仰仗单家强为主,要把单家强用好,为自己打开局面。

但是徐兵这个人位置很关键,又不能不用。

市委书记和市长关系搞不好,这就是两套班子关系不和谐。

这样的不和谐,导致的往往是整个政坛动荡不安,陈京经历过这样的局面多了,他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但是徐兵这个人怎么用,怎么把握,却是陈京不得不仔细思忖的问题。

作为一市书记,荆江的家大业大,而且还挺乱,对陈京来说是不小的考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