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24章 书记训人!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书记训人!

荆江市组织领导干部公开述职的消息公布,在荆江引起的反响很大。

陈京组织召开人大常委会宣布了这一消息,援引市长徐兵的话,各区县主要领导公开述职,通过主要领导问答的方式进行,述职全程对媒体公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工商联、社会各界人士要广泛参与。

而在这其中,人大要发挥重要作用,要加强对公开述职的宣传工作,要努力推动全市的干部选拔任用监督机制的进步,人大要严格把握好干部任用关,要充分行使最高权利机关的职能。

同时,陈京还要求人大要成立专门的工作组下到各地方,要推动下面对这次公开述职有正确认识,要帮助区县主要领导做最充分的准备,唯有准备充分,才能在述职过程中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同和信任,才不会出洋相,开黄腔。

陈京在会上表示,这次述职是市委拟定对全市区县一级主要领导调整的重要考核的一部分,荆江在新形势下,需要新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需要有新的工作态度,和工作方式。

过去传统的领导干部缺乏公众监督,一把手权利过于集中,党政决策不科学,领导干部尸位素餐,不作为,滥作为的现象要成为过去。

陈京的讲话和表态表现出了极度的强势,也算是他到荆江之后,打响了他贯彻意志的第一枪。

他的讲话对外公布,被市各媒体广泛的报道,迅速在全市传开。

一股紧张的气氛开始弥漫整个荆江市,新书记上任,果然有狠招要出,所有人都开始关注这一次公开述职。

甚至连省媒体都开始关注荆江考核干部的新举措。

而就在同时,陈京开始深入到企业一线搞调研。

目前荆江市支柱企业主要有两家,一家是荆江市内燃机制造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

最早承担共和国第一批汽车发动机的研发和生产。后来开始承接内燃机火车车头生产,在九五期间,荆江内燃机制造公司被确定为共和国科技龙头企业,企业注册资金二十亿元,拥有员工两万多人,在楚江省的国企中首屈一指。

另外一家企业是荆江市造船厂,荆江造船厂是中原最大的造船厂。主要生产中小型货运轮船,后来改制以后,开始生产小型汽艇、帆船、小型游轮等等。造船厂从九十年代初因为技术问题,产品质量和营销对多重问题开始亏损。

在98年国企改制的时候,造船厂实施了股份制改革,引进了民营资本参与船厂的管理和经营。

但是在这过程中。民营资本并没有带给船厂多少生机,企业依旧连连亏损,企业在02年上市以后,民营资本开始撤资。

荆江造船厂也因此饱受舆论和股东的指责,企业股票多次停牌交易,近几年来企业新增贷款高达三十多个亿,但是企业现状没有多少改善。财务报表显示,仅去年一年,船厂亏损就高达两亿人民币。

船厂新老职工六千多人下岗,目前在岗职工四千多人,生活很困难,而荆江船厂现在也成了荆江市政府最大的包袱。

仅仅这两家企业,下岗职工就有数万人,荆江的局面由此可见一斑。

陈京视察完两家企业。在造船厂接见了两家企业的主要领导。

内燃机公司老总叫倪永胜,五十来岁,生得方面大耳,富富态态,看上去就范儿十足,一看就是老板的姿态。

会场外面停车场停了一溜车,就数他的大奔最显眼。

轮到他讲话。他富有**的道:“各位领导,书记,现在对我们公司,最大的瓶颈还是资金问题。我们过去五年。着重攻坚中型汽车发动机。现在我们的产品已经成熟,我们先后到欧洲、美国都参展了。

我们的产品,应该说达到了目前世界级的先进水平。

但是问题来了,我们现在缺资金,我们需要的材料缺乏有实力的供应商,没有钱,我们无法正常生产,也没有钱去搞营销。

我希望党委政府能够在这方面给予我们一些支持!”

陈京没做声,一旁的秘书长肖涵有些忍不住,道:“倪总,按照你的意思,只要你手上有足够的资金,内燃机公司就一定能盘活是不是?但是据我所知,每年你对政府都提了要求。

每年财政给你们的投资都是五千万以上,但是这些年来,你们的成绩在哪里?”

倪永胜一愣,脸色有些涨红。

陈京微微一笑,盯着倪永胜道:“永胜同志,钱不是问题。但是政府给你们支持,关于用途和企业的发展问题,你们需要整理一个计划出来。根据你们的计划,我们召开一次公司工会。

在会上我希望你们各岗位的领导同志都表态,工人们都听着,你们的经营是不是在按照你们的计划走,你们的资金使用是不是科学合理,这得需要强有力的监督。

现在这年头,光胸口碎大石不行了,我们需要动点真格!”

陈京看向船厂的董事长周望军道:“船厂这边也一样。船厂这几年连连亏损,你们究竟是要走什么路子,究竟是以什么样的理念来经营企业,目前我看可能还有些模糊。

我们国资委的同志要有作为,要认真协助企业把问题找出来然后想办法解决。

不要平时尾大不掉,一旦找领导没别的事儿,就是要钱。

只知道找父母要钱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只知道找政府要钱的企业也不是好企业。

我就不信,你们在经营企业的时候没有困难,既然有困难,为什么不找党委和政府帮忙?真要是资金能解决一切问题,这些年你们从银行,从国家要的钱,都快可以把你们整个厂区铺满了。

我现在态度很坚决,企业如果能够有希望,我们要支持。但是如果企业永远都看不到希望,这样的企业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陈京一番讲话,很多人都低下了头。

市国资局局长覃军尤其尴尬,现在荆江市国企改制弊端显现,社会各界清算国资流失的呼声日益高涨。

而现有的国企经营状况又每况愈下,国资局自然就成了上上下下的出气筒。

荆江是楚江传统的工业基地,大企业多,这些企业经营水平不高,但是人脉关系却是盘根错节,各有各的门路。

有些企业老总可没怎么把他这个主任放在眼里,他要不来政策,要不来资金,企业对他就没好脸色看。

而他找了资金,企业经营不善连连亏损,领导对他就没好脸色看。

所以对他来说,压力实在不小。

就在会议开得火药味浓的时候,秘书长肖涵站起身来走出去。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他再次进来直奔陈京的位置,附耳对陈京低语几句。

陈京皱皱眉头,冷不丁的道:“报纸呢?”

肖涵打开手中的文件夹递给陈京,文件夹中夹着一张三楚晨报,三楚晨报财经拦的头条赫然写道:“荆江大火,都是下岗职工惹的祸?”

下面还有副标题:“下岗职工是弱者,还是应该被妖魔化成纵火犯……”

两个巨大的惊叹号,血淋淋的,插图就是一张陈京在某次会议上讲话的图片。

陈京皱皱眉头,只扫了一眼文章署名,署名赫然是:“姚正义!”

“这是……”

肖涵压低声音道:“姚正义就是郑远坤!”

陈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肖涵合拢文件夹坐回原来的位置。

陈京扫视会场所有人,道:“今天视察我走了,也看了,你们马上要做的事情我也安排了。我希望你们尽快的落实,尽快的拿出东西来,我们市委市政府立刻研究落实。

现在是时不待我,不要等到机器转不动的时候再行动!”

陈京说完,站起身来径直出门,给一屋子人都是冷脸。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倪永胜尴尬的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中华烟凑到秘书长肖涵面前,道:

“秘书长,我们让书记生气了,实在是,您看……”

肖涵眯眼瞅着倪永胜,接过烟道:“书记不生你们的气,你们就没有机会在这里开会了!我希望你们都转变一下思想,好好想想经营的事情。非得要逼市里下定决心,壮士断腕,你们就是罪人。

别说你们不好向荆燃的光荣历史交代,你们首先就无法向你们的职工交代,那是几万人的规模啊!”

肖涵站起身来道:“怎么了?都别愣住了。书记马上要回去,你们不送送吗?”

他这一句话,一屋子人立刻赛着往外跑。

等他们跑到外面,陈京已经上车了,肖涵止住众人道:“行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书记不喜欢搞那些虚礼。你们回去好好干工作,按照书记的要求把计划和方案搞出来,祝你们好运!”

肖涵快步上前走向陈京的车,他拉开车后门坐了进去。

陈京冲司机老何一摆手,道:“开车吧,直接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