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25章 市长出糗!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市长出糗!

陈京的脸色有些难看,以至于在车上肖涵不敢说话。

副驾驶坐着秘书方刚。

陈京拍了拍前座位道:“把电话给我!”

方刚小心翼翼的把电话递给陈京,陈京拿起电话拨通胡悦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陈京劈头就道:“我说老胡,你搞些什么名堂?你这是跟我挑事是不是?我这边已经够乱了,你还在给我煽风点火,你不把我荆江搞瘫痪你不罢休是不是?”

胡悦在电话那头愣了愣,道:“你是说文章的事儿吗?怎么了?我的性格你不了解吗?我的报道都是实事求是的。你仔细看看报道内容,然后再自己去查查你们政府搞的名堂。

陈京我跟你说,你我私交是不错,但是我向来公私分明。

下岗职工是弱势群体,你们硬要妖魔化,没有证据你们就大放厥词,而且还搞威胁,动辄就是粗暴执法。郑远坤也是我的朋友,他到荆江走一趟,差点就回不来,如果不是我帮他叫律师的速度快,我担心你们可能还真就就地给他正法了!”

陈京怒声道:“老胡,你少说什么公私分明那一套。反正这个事情我要找你算账。你登报事先不通知我,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内容上报,对荆江会有多大的影响?

你们这些搞媒体的人,一点大局观念都没有,你们搞什么搞?”

陈京声音拔高了八度,几乎就是怒不可遏。

胡悦一听陈京真动了肝火,他也不敢再出言针锋相对,他沉吟了一下,道:

“这个事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不要急,我给远坤打个电话,我建议和他加强一下沟通!”

陈京轻轻哼了一声,道:“我跟他沟通什么?自己跟自己找不愉快?我说郑远坤就不是个正常人。他脑子里就只有他的理想之国,这样的人我跟他谈什么?让他再给我搞抹黑?”

陈京挂断电话,扭头对肖涵道:

“老肖,你跟公安局打个电话,让他们把最近一次郑远坤到荆江的所有事件写个报告出来,他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都要写清楚。还有,我要知道这次郑远坤究竟是谁针对他搞了事,把这个揪出来,是领导干部就立刻免职。

如果是一般的普通公务员,就清除出公务员队伍,无组织无纪律。这就是给市委工作添乱!”

肖涵点头道:“书记,我马上去电话安排,一定把这事追查清楚!”

陈京轻轻的哼了一声,道:“我看啊,现在有人是唯恐咱们荆江不乱。千方百计的给我们找麻烦,这个苗头我们要警惕,一定要警惕!”

肖涵压低声音道:“是。书记,今天市长在政府接见了万海集团的沈梦兰,沈梦兰好像承诺给全胜纺织厂重建捐款,而且好像她还要扩大万海在荆江的两个厂的规模,找政府批地呢!”

陈京眯眼看着肖涵,道:“老肖,你想说什么?”

肖涵愣了愣,干笑一声。道:“没,没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

肖涵的意思其实很明白了,郑远坤在楚城就是一大祸水,跟政府找麻烦的苍蝇。

尤其是郑远坤多年盯着万海集团不放,下面他煽动下岗职工维权,上面他组织下岗职工上访。

这几年省委和省政府可以说是伤透了心。却偏偏不敢把这个郑远坤怎么样。

郑远坤这个人别看现在混得很差,可是这家伙根子很深。

他是恢复高考头一年京城大学的正牌大学生,那一批京大同学现在遍布共和国各个地方,很多都是身居要职。郑远坤上上下下的关系深得很。

他现在是铁了心的要给下岗职工维权,而且这家伙高知识分子,做事谨慎小心,律师团队极其强大。

和媒体的联系也十分紧密。

弄得不好他就来个曝光,或者是起诉,现在毕竟是法治时代了。

想硬搞他不可能,省里对他也是伤透了脑筋。

现在在荆江有人要对郑远坤动手,很显然这是有人别有用心,想把姜少坤这个祸害往荆江引。

如果荆江和郑远坤接上了火,岂不是让万海集团白白少了一大敌?

肖涵自然把这件事的矛头指向了徐兵,陈京能够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

陈京当然知道徐兵可能在其中扮演了角色,但是现在他需要高举团结大旗,对徐兵他要拉打结合,不能轻易撕破脸,所以在这个时候,肖涵有这样的心思,他就必须敲打。

肖涵碰了一个钉子,陈京冷了他一会儿,语气放缓道:

“老肖,现在局面复杂,我们的问题很多。在这个时候,我们自己要稳住,千万不要听风就是雨。我们首先要坚信咱们领导干部自身是过硬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完善咱们工作,逐渐的端正个别干部的工作态度,这才是我们工作的重点。”

他顿了顿,道:“算了,这个问题先不讨论!这样,这几天你有个重要的工作,那就是要搞好接待工作,大鸣书记22号要到荆江走走看看,并会在荆江住一晚,具体接待问题你跟省委办公厅联系。

接待一定要搞好,要搞得有声有色,我们局势困难,但是我们不能让领导感到我们的精气神不行,你明白?”

“啊……”肖涵吃了一惊。

省委|书记要到荆江视察?这个消息他还真不知道。

他调整了一下立刻表示没问题,而他也忍不住深深的看了陈京一眼。

陈书记到荆江果然不同凡响,刚刚上任不久,省委|书记就过来视察,这说明省委伍书记对荆江工作重视,对陈京的大力支持。

共和国的高级干部贯彻意志,表明态度往往就是通过视察的办法。

无疑,在这个时候,伍书记能够到荆江,对荆江人民是很大的鼓舞。对提振整个荆江班子的士气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

肖涵觉得自己还得跟陈京更近一些,陈京在荆江绝对是前途无量的。

……

万海集团在楚江的两个工厂在三和区,毗邻楚城地界。

这两个地方以前是蓝飞拖拉机厂的元器件生产厂和仓库,万海收购蓝飞以后,在原地基的基础上重新建了高规格的钢结构厂房,专门生产挖掘机和升降机的零配件。

沈梦兰花一天的时间视察了两个厂,并且拜会了市长徐兵。

徐兵对下面个单位做了一系列指示,指示的核心内容就是要千方百计的支持万海集团,要把万海集团当成全市标杆厂商来对待。

对原有荆江的几家企业,凡属和万海有业务往来关系的,政府都要给予补贴和帮扶,要让外资企业在荆江尝到甜头,这不仅是宣传荆江投资环境,更是为荆江未来的招商引资奠定良好的基础。

在徐兵亲自督促下,万海就两个厂外围的八百余亩土地的购买问题,和国土部门基本达成了协议。

万海集团沈梦兰只需要花八百万元就可以拥有这批土地的七十年的使用权。

当天下午,这个协议初步内容就敲定了,这让沈梦兰喜出望外。

晚上她组织了专门的宴会宴请荆江市政府单位的领导,宴会的地点就在荆江新开张的欧朗酒店。

在酒会上,徐兵穿得潇洒倜傥,频频向沈梦兰敬酒。

而沈梦兰更是一系晚礼服,紫色的长裙将她窈窕的身形凸显得分外的性感,尤其是她胸前**的那一片雪白,还有那隐隐约约就可见的诱人沟壑,让她更显得风情万种。

徐兵没饮多少酒,就觉得自己有些醉了。

在宴会上,在暧昧闪烁的灯光下,徐兵压抑的欲望渐渐的开始升腾。

他站起身来端起酒杯道:“沈总,我们再走一个,您今天可是风情万种,迷倒了咱们很多年轻同仁啊!”

沈梦兰暗暗皱眉,脸上却笑靥如花,道:“市长您海量,我可比不过您!您就饶了我吧!”

沈梦兰说话如黄莺一般悦耳,却又是那般性感暧昧。

她说那个“饶”字得时候,还忍不住目光流动,那种欲拒还休的模样,让徐兵几乎就把持不住。

徐兵强自定了定神,正要再开口说话。

国土局张少林局长悄悄凑过来对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徐兵只觉得手一凉,脑子里面的欲望一下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怒目盯着张少林道:“董光云在哪里?”

张少林脸色尴尬,他推开包房的门,门外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高大汉子。

高个男子就是董光云,三和区区委书记,他进门,徐兵冷眼盯着他,他却丝毫不犯怵。

他进门就道:“市长,我坚决不同意将土地贱卖,这些都是耕地,都是老百姓的土地。动用这么多耕地省厅都没权利批示,我们基层怎么敢随意做承诺?再说了,我们三和区很困难,也不可能从财政拿出钱来做那么大的补贴。

所以那份土地转让协议我肯定不能签字,也不可能签字!”

董光云这话一说,整个包房霎时安静了。

几乎所有人都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像是施了定身法一般,个个表情都定格在脸上,场面诡异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