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26章 自作多情!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自作多情!

喜气洋洋,热火朝天的聚餐,就被董光云一句话搅合了。

今天是沈梦兰请客,她的目的是为了庆祝万海集团成功和政府就土地问题达成了初步协议。

关于土地的使用协议,徐兵作为市长表了态,他作为一市之长,向来是言出九鼎,可是现在偏偏被一区委书记硬给顶住了。

徐兵的面子往哪里搁?

徐兵一表人才,生得风度翩翩,本就是最要面子的人。

今天沈梦兰又在现场,他心中还藏有一团邪火呢,现在董光云当着这么多人,公开的不给市长面子,让他几乎就下不了台。

在场人不少,国土局、经贸局、商务局的领导都在,可是在这个场合,谁都不敢上前说话。

现在的场面就像是弹药库中突然溅出了一颗火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来个大爆炸,一旦走火的话,在座的谁也承受不了。

政府副秘书长谷蓝脸早就成了猪肝色,他几次准备上前,但终究没开口。

徐兵冷冷的盯着董光云,因为愤怒,他胸脯剧烈的起伏。

而董光云竟然气势丝毫不弱,敢直愣愣的和他对视。

场面现在似乎进入了一个死局,空气似乎都凝固住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董书记!”一声悦耳的称呼,沈梦兰款款向董光云靠拢,“董书记,今天我可跟你打了好多电话。可就是找不到人。我心中正遗憾不能请您吃饭,现在您来了正好,我特意安排给您留了一个位子。

服务员,快给董书记一副碗筷!”

沈梦兰话锋一转,道:“董书记,关于土地的事情,今天市长的意思也是希望能够回去市领导协商,市委和市政府领导会综合考虑三和区的实际和咱们万海的情况的。事情没有定论,您也不要太着急。

其实咱们目标是一致的,您作为三和父母官。希望三和越来越好。我们作为三和你制下的老百姓。也是希望三和好呢!”

沈梦兰八面玲珑,她这一开口,董光云的神色就缓和了。

他左右一看,好家伙。市里好几个重量局的一把手都在。他讪讪的咳了咳。立刻低下头,转弯很快道:

“市长,刚才我的态度有些过激了。没注意反映问题的方式。语气尤其不敬,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都怪我这性子太急!”

徐兵轻轻的哼了哼,皱眉道:“你这个董大炮,你这个个性怎么能当上区委书记的?说话不分场合,不经大脑,你……”

徐兵肚子里一肚子火,可是这个场合他如果爆发,丢面子的是他。

现在董光云服软,他刚好顺坡下驴,并故作大度,这对他来说是无奈的选择。

但是经董光云这一闹,他心情实在糟糕,再对沈梦兰也动不起什么心思来了。

他觉得自己在下面还是没有权威,董光云这样的老家伙不听招呼,这样的老家伙,该到了要靠边站的时候了。

这样一想,他对接下来的公开述职的工作心思又活分了起来。

董光云当然不会留下来吃饭,他拿过一瓶酒,满满的斟了三杯,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弯,开始赔罪,然后就喝酒。

三满杯酒喝完,他大气不喘一口,便借口说老丈人在医院住院,他要马上去换班,然后径直就走了。

董光云这个借口找得没水平。

他老丈人真在医院住院,他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冲过来给徐兵一个难堪?

显然,董光云今天是故意捣乱的,目的就是要阻挠市政府把三和的土地拨给万海集团。

董光云一走,政府副秘书长谷蓝站起身来道:“董光云同志刚才这是什么态度?简直是毫无上下级观念,乱弹琴!这件事我觉得市长您要严肃查办。哪有这样的区县领导?不分青红皂白,就否定市政府的权威。

以后……”

谷蓝话说一半,徐兵摆摆手打断他的话道:

“行了,老谷,我们要允许同志们有不同意见嘛!现在陈书记上任,强调的就是党员干部要能听得起批评,听得进不同意见。董光云人是浑了点,但是我们也不能够针对这个事搞打击报复,不然以后谁还敢给领导提意见?”

徐兵说得大度,他内心却是狠狠的憋了一口气。

好个董光云,你董大炮出名,今天竟然冲着自己放炮起来了,而且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让自己丢面子。

这口气他哪里能够咽下去?

但是徐兵表面功夫还必须要做足,不能够落下什么口实。

更何况,面子已经丢了,捡都捡不回来了,如果揪着这事不放,只能让他更丢面子。

一顿饭就这样不尽兴的散去了。

其他的那些局长、主任都很识趣,纷纷提出告辞,各回各家。

谷秘书长也借口去安排车,把徐兵和沈梦兰单独晾在了一边。

徐兵和沈梦兰独处,他马上换了一副平易近人,幽默风趣的面孔,他很歉意的对沈梦兰道:

“沈总,今天让您见笑了。是我低估了这件事情的困难,不过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肯定会办到,我徐兵这一点承诺还是敢给的!”

沈梦兰轻轻一笑,道:“市长您这么说就见外了,今天是我给您惹了麻烦!”

沈梦兰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道:“市长一直对咱们万海关照。我是真心感激,您对我们的关心,我们无以为报啊!”

沈梦兰很淡然的将信封装进了徐兵的公文包。

她从拉开徐兵的公文包,到把信封装进去,然后在将公文包递给徐兵。

这一切动作都做得如此的自然,就如同是情人在给自己的爱人准备出行的东西一般,徐兵张开了口想推辞,竟然硬就没说一个字出来。

“梦兰小姐真的很贤惠啊!也不知谁有福气,能够娶你这样事业有成,又贤惠有礼的女孩子为妻……”徐兵道,带着几分醉意,他说话又开始跑偏了。

沈梦兰格格一笑,道:“什么贤惠哦,我这人老珠黄,是没人要了!”

她笑声婉转风流,那风情勾人心魄,徐兵一下看呆了。

他正要再继续加把火,沈梦兰却道:

“市长,现在你们荆江市陈书记可了不得啊。他这个人可不怎么把私营企业放在眼里,我们万海人家可能看不上呢!”

徐兵一听沈梦兰提到了陈京,他刚刚有些浑浊的脑袋如同被冷水猛浸了一下,倏然清醒。

他沉吟一下,道:“陈书记是了不起,水平高。他领导荆江,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沈梦兰拉开包房门,忽然回头道:“市长,那关于我们新厂建设问题,您给我出出主意。我是不是该拜访一下陈书记,你看我这做事乌七八糟,一点主义都没有。在荆江官场上我也没朋友,更不熟悉官场的规则,我真是不知所措啊!”

沈梦兰这几句话说得楚楚动人,明明是她想找陈京怕徐兵有看法,但是被她这么一说出来,好像是她很无助,需要徐兵帮助似的。

哪个男人不希望女人小鸟依人?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在女人眼中是英雄?

沈梦兰这一招祭出,徐兵心中大感快活,道:

“梦兰,陈书记你是得拜访一下,但是你们建新厂房的事情,我能拍板,你就把心放肚子里,这事儿我肯定搞好!支持万海集团,就是支持到荆江投资的企业家,我们的方针绝对不会变!”

沈梦兰脉脉的看着徐兵,徐兵愣了愣,就在这时,沈梦兰忽然扭头道:

“谷秘书长,您速度真快啊,车就安排好了?”

外面根本就没谷蓝的影子,可是沈梦兰话一说出口。

在楼梯拐角处谷蓝就快步走了出来。

等徐兵出门的时候,谷蓝已然到了门口。

就好像谷蓝一直都站在门口似的。

在停车场,沈梦兰挥手向徐兵致意,脸上笑靥如花,双眸更是柔情似水。

徐兵久久看将眼神从反光镜上收回来,对沈梦兰这个女人,他心思更是活分了,这个女人值得男人去花代价!

徐兵的车渐渐的远去,一如沈梦兰脸上的笑容一般。

徐兵的消失在车海中,沈梦兰的神色已然变得冰冷。

她今天几乎是煮熟得鸭子都飞了,董光云看来根本不太把徐兵放在眼里。

刚才沈梦兰装作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说什么官场她没朋友云云,那都是些狗屁话。

今天她已然明白,在现在的荆江市,徐兵并不是有决定意义的人。

刚才他故意用言语提到陈京,就是想探探徐兵对陈京的态度,可是徐兵对陈京根本就不敢说一句硬话,背地里牢骚都不敢发一句。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徐兵对陈京很忌惮,同时也很需要依靠陈京。

看来,荆江的事情要做好,就必须要和陈京搞好关系。

她一想到这里,就头疼。她这次到荆江就是冲着陈京来的。

她最先联系的就是市委秘书长肖涵,可是徐兵却半路蹦出来。

她打电话问肖涵,肖涵说他把事情给书记汇报了,书记批示这事由徐兵负责。

陈京根本就没有要见她沈梦兰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