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27章 肖涵的用心!

市委要让全市各区县党政一把手公开述职,这个消息传开,搞得下面很紧张。

各区县书记频频进市,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在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述职的详情和市委主要领导对区县主要领导的看法。

这其中三和区区委书记董光云就是积极分子。

董光云是副书记单家强的嫡系,但是他真正关系铁的人是秘书长肖涵。

他和肖涵是多年同学,两人一同分配到当初的市连杆厂工作,后来一同进市委办。

两人多年交情,可以说是相交莫逆。

在关键时刻,董光云自然找到了肖涵。

肖涵和他有过数次深谈,可是说是面授机宜。

这其中甚至包括董光云冒冒失失的冲过去拆徐兵的台,背后都有肖涵的影子。

董光云从欧朗酒店出来,三杯高度白酒下肚,实在是也有些吃不消。而且他内心也有些胆怯,为刚才自己的做法感到后怕。

徐兵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今天董光云当着这么多局委办一把手的面让他没面子,徐兵岂能善罢甘休?

徐兵毕竟是市长,在荆江的根基也颇深,董光云平白无故的树了这么大一个敌人,他以后在荆江政坛还有多少进步的空间?

他迷迷糊糊的钻进车中,司机问他去哪里。

他嘀咕了一句:“去红苹果水疗馆,秘书长应该也到了!”

红苹果水疗馆贵宾桑拿房,董光云刚刚喝了酒,一踏进门,差点被内面的热浪给掀飞了起来。

屋子里云雾缭绕,依稀只能看见浴池中有个淡淡的影子。

董光云调整了一下呼吸,一咬牙猛然钻进门,身上的汗就唰唰的往下流,似乎胃里都燃气了一团火。

他光溜溜的身子踏进浴池。慢慢凑近那个淡影,对方也是光溜溜的,背对着董光云,手中拿着一个水瓢,一动不动,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很深刻的问题。

董光云进来也不说话,就在浴池里泡着。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老董,今天出了大风头了?你董大炮的名气必然会越来越响的!”前面的淡影冷不丁的道。

董光云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秘书长,这事儿我觉得有些莽撞了。今天……哎……”

前面的淡影缓缓的转过身来,眯眼看着董光云,赫然正是肖涵。

肖涵微微一笑。道:“怎么了?有些后悔了?你既然觉得莽撞了,为什么还听我的?”

董光云嘿嘿一笑,道:“现在都这样了,我不听你的听谁的?也就只有听你的我才有一线生机,要不然我这个书记当到头了。”

肖涵轻轻哼了一声,道:“老董,你我多年兄弟。我跟你提一点。一个小问题。我问你,你觉得陈京和徐兵这两个人,谁更有前景?”

董光云愣了愣,道:“那还用说,肯定是陈京啊!谁都知道陈京和伍书记的关系,而且陈京干事也比徐兵老练很多,以前在楚江口碑就很好。”

肖涵用手轻轻的拍拍水面,溅起浪花无数。

“你知道就好。你知道就不要有什么犹豫,你知道你董大炮差的在哪里?你差的就是不善于站队,不懂得站队。在很多时候,你是随意放炮,根本就摸不清方向,这一点是你要加强的地方!”肖涵轻声道。

董光云皱皱眉头,斟酌良久。道:“可是我还是不明白,这跟我和徐兵叫板有什么关系?我犯不着得罪徐兵啊!”

肖涵倒吸一口气,伸出手来指着董光云,怔怔半晌才叹道:“你呀你。你让我怎么说你才好?我说你就是个大傻蛋。一根筋,不知道转弯的一根筋!”

他顿了顿,道:“你不要问为什么,这样吧,你准备一下,这几天抽个时间去市委,向陈书记承认错误。你当众得罪徐兵,毫无上下级观念,你自己去请求党纪处分去!”

董光云怔怔说不出话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肖涵。

肖涵不再说话,他再次扭过头去,将全身都没入了水中,仅仅留个脑袋在外面呼气。

场面陷入了沉默,两个人都各有心思,董光云也是久居官场之人,虽然他外号董大炮。

但是他也绝非是只知蛮干的愣头青,官场的那些弯弯绕他没有肖涵那般精通,但是他并不傻。

他仔细琢磨肖涵的意图,渐渐也弄清了一点脉络。

肖涵这一手,就是要让董光云彻底和徐兵划清界限,让他舍身不顾一切的往陈京这条线上扑。

现在市委的关系可能很微妙。

表面上看陈京是书记,拥有绝对权威。

但实际上徐兵可能并不怎么服,但是作为一把手,陈京也不能够上任就拿徐兵怎么样,毕竟荆江班子的团结才是陈京要把握的大方向。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陈京不好出面的事情,得有人出面去做点事情。

比如给徐兵制造一点麻烦,让徐兵在贯彻意志的时候遇到问题,或者是干脆和徐兵闹起来,把局面弄得乱一些。

局面一乱,徐兵掌控力一弱,他就离不开陈京的支持。

这样一来,徐兵贯彻意志难,但是陈书记出马,把各方面关系弄得妥妥帖帖,这不就是书记权威吗?

董光云脑子里想着这些弯弯绕,他越想这里面道行越深。

他自己也是一把手,他在掌控三和班子的时候,也不就希望下面区长和副书记什么的互相之间搞点算计吗?

政府不能搞得铁板一块,什么地方搞得铁板一块了,那个地方的危机也就真正来了。

董光云又想,也许陈京还真就想找个茬子杀一杀徐兵的风头,只是作为初来乍到的书记,他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机会罢了。

现在董光云突然跳出来搞了这一出,不就是狠狠的杀了杀徐兵的威风吗?

董光云放炮在前,然后立刻就去找陈京承认错误做检查,请求处分。

这分明就是要卖人情给陈京,让陈京发话,然后徐兵和董光云得以握手言和,这么一绕,徐兵以后还能在陈书记面前翘尾巴?

董光云脑子里越想,灵感似乎越多,而他也觉得眼前肖涵的背影越来越高深莫测。

“老肖这么多年都厉害,的的确确是有几把刷子啊!”董光云心中暗道。

他慢慢的靠近肖涵,冷不丁的道:“秘书长,你也放宽心一些,陈书记离不开你的,你不要胡思乱想!”

肖涵直愣愣的瞅了董光云一眼,脸上的笑容渐渐转浓,道:“行啊,光云,这几年你在三和没有白待,很有长进嘛!悟性不错啊!”

董光云尴尬的笑笑,道:“秘书长,还是谢谢你帮我。你是真拿我当兄弟的!”

肖涵慢慢直起身子,伸出手来拍了拍董光云的肩膀,道:“光云,你永远要牢记一点,那就是时刻都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摆正自己的位置!”

他顿了顿,道:“就以我来说,我现在是荆江市委秘书长。我脑子里面就应该只有书记,时刻为书记排忧解难,想书记之所想,关心书记之所关心。书记的烦恼就是我的烦恼,书记的意志就是我行动的指南。

除此之外,脑子里不能有其他的思想,脑子里有胡思乱想,那就还没找准自己的位置,这就是危险的信号!”

董光云嘿嘿笑了笑,道:“秘书长,你别说得一套一套的,你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紧陈京,还不是看到陈京根子深?如果陈京真是把控不了局面,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摆正自己的位置?”

肖涵愣了愣,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有些不高兴的道:“光云,你看你说什么话?你加入组织多少年了?到现在为止,我看你还不怎么相信组织。这很危险!

陈京书记是省委委派的书记,深得省委领导的重视,这是组织的信任。

怎么?你觉得咱们这些人的眼光比组织的眼光还要好?”

董光云神色十分尴尬,干笑不说话。

肖涵轻轻的咳了咳,也不再说话。

跟董光云这类人打交道,有时候就是不顺心。

这家伙从来就不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比如刚才他说的那话就没水平,哪有把话说得那么直白的?官场之上,话说直白了,听起来就让人刺耳。

听董光云这话,就好像肖涵就是个趋炎附势的人,就是个一个政治的投机分子。

可是……

肖涵狠狠的瞪了董光云一眼,觉得这家伙还是城府浅了,以后还是不能离他太近,这样的干部也重用不得。

董光云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他凑过来转移话题道:“秘书长,稍后要不要再松松筋?这里可有几个手艺好的师傅,好像还有东南亚和俄罗斯过来的新鲜玩意儿,您……”

肖涵皱皱眉头,道:“光云,那些下三滥的玩意儿就免了吧!”

他用手指着董光云道:“你要正身,要不然哪一天就会栽在女人的裤裆里面!”

董光云愣了愣,脸有些红,肖涵站起身来道: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回去还得忙活!明天就是常委会,省委伍书记要视察来了,要精心准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