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28章 不值一提?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不值一提?

荆江市委常委会,陈京主持会议,会议的核心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省委|书记伍大鸣视察荆江的接待工作问题。

这是陈京履新以后,伍大鸣第一次到荆江视察。

这不仅对陈京,对整个荆江来说都是特大喜讯。

省一把手到地方视察,对地方来说是一种荣耀,全省十多个市、自治州,伍大鸣一年能到多少地方?

书记亲临的地方,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是书记对某地方的重视,对某地方工作的关心,这是领导传达意志的一种方式。

在党内,这样的方式几乎是一种共识,领导人视察贯彻意志最经典的例子就是南巡首长。

当年共和国改革开放初见成效,在党内对改革开放的前途和未来思想有些混乱,有些保守派对继续深化改革心怀疑虑,认为改革开放可能会动摇共和国社会主义的根基,会让西方成功的对共和国实施和平演变。

在这样的时候,南巡首长乘专列到南方走了走,看了看,谈谈话,讲讲道理。

就这么一遭一走,全国思想就统一了,而沿海尤其是南方地方更是迎来了最辉煌的发展时期,岭南省也借这股东风一下成为了共和国经济第一强省。

所以,可以说省委伍书记视察荆江,对荆江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机会,荆江上下也必须要前所未有的重视。

市委秘书长肖涵向常委会汇报了接待各项工作的准备情况。

肖涵汇报过后,各常委又献言献策,针对肖涵的接待工作细节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

最终,通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讨论,整个接待方案就敲定了。

今天的会议徐兵明显不太活跃,这几天他不顺心的事情多。

在和万海集团接触的时候,突然蹦出一个董光云,让他丢了面子。

而这一次全市区县一把手的述职工作,陈京让他负责安排。可是副书记单建华在其中又下绊子,这短短一个星期,省委信访局就收到了很多关于徐兵的举报。

省里的举报一多,作为市长,徐兵承受的压力就大。

此时他才发现,这个全市区县一把手公开述职的工作,这个风头算在了他的头上。

陈京在会上不是说了吗,徐兵是唯一喝过洋墨水。在新加坡学习过的领导,了解西方的人力资源管理方式。

而公开述职的建议正是他提出来的,虽然陈京最后点头拍板了,可是如果不是徐兵提这么一狠招。哪里来的现在这么多麻烦事?

现在他骑虎难下,必须把这个工作做好,而且要做成功。

不夸张的说,现在对徐兵来说,他上下都有压力,心情哪里能好得了?

在市委常委会结束,陈京回到办公室,他刚刚坐下。

秘书长肖涵就过来跟陈京汇报三和区万海集团要征地建厂的事情。

他道:“书记,万海集团是省里重点引进的外资企业。实力很强,影响力很大,他们有在荆江扩大厂房规模的意愿,这对荆江是件好事。徐市长表态支持,而且还做出了很大的承诺。

可是问题就出在三和区区委书记董光云身上,董光云干事是把好手,为人也挺正直。就是山头主义思想重了一些,整天只知道照顾他那一亩三分地。而且这家伙胆大包天,竟然还当面和市长顶牛,影响太坏了!”

他顿了顿,道:“书记,董光云今天过市委来了,我看他估计也知道犯错了,说是要见您呢!”

陈京缓缓放下茶杯。道:“肖涵,对万海集团扩大厂房规模的事情,市里其他常委的意见是怎样的?”

肖涵沉吟了一下,道:“多数都是持积极态度。虽然按照市长的意思,我们政府政策倾斜稍微大了一些。但是现在荆江是这个现状,我们要吸引投资。不下点血本也不行。”

陈京半晌没做声,道:“那就按徐市长的意思办嘛!董光云你稍后让他过来。”

肖涵点点头,又犹豫了一下,道:“对了,书记,万海集团的沈总说是要拜访您。您看……”

陈京淡淡的笑笑,头往后仰,道:“肖秘书长,最近的事情够多了,我没有必要见了吧!徐市长有了批示,多数常委都同意这个批示,就按政府的程序办不行了吗?”

肖涵愣了愣,道:“书记,我觉得沈总有这个要求,您还是见一见吧!毕竟万海是有重要影响力的企业,我们荆江的发展也需要这样的企业支持。”

陈京皱皱眉头,道:“那就让她到市委来,其实啊,我觉得咱们有些同志观念上就有问题。凡事都要一把手出面,好像一把手不出面,就不能体现出重视。这种思想要不得,要扭转过来!”

肖涵神色十分尴尬,不敢说话。

但他心中却嘀咕,一把手情节哪里都有,又岂止是荆江?

这样的观念岂能是说扭转过来就能扭转的?

董光云见陈京,进门就有些紧张,说话结结巴巴。

他眼睛总忍不住要盯着陈京看,他心中一直都嘀咕,怎么陈书记这么年轻?

陈京年轻本来不值得紧张,但是董光云就是紧张,觉得这办公室里面的空气似乎比外面稀薄很多,坐在里面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陈京亲自给他冲了一杯茶,道:“董书记,你放松一些。你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董大炮嘛,敢于放炮是你的特点。关于你和徐市长顶牛的事情,我跟市长已经沟通过了。

市长很大度,也没见怎么怪你。

所以你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

董光云道:“书记,事情是我太鲁莽了,没分场合就乱说话,损害的市长的形象!”

陈京淡淡一笑,道:“形象问题,威信问题,不是你放炮就能损坏的。现在对你来说,你需要做的是认认真真准备接下来要举行公开述职。公开述职这是对干部的能力的考验,也是对干部责任心责任感的考验。

大家要用心准备,调整心态还要端正思想。

不要想用那些盘外招,要把精力集中到事情本身上来,这是我对你的建议!”

董光云一愣,脸上笑容立刻变形。

而一旁秘书长肖涵也被陈京的这句话给说得心里一凉。

他忍不住去看陈京的脸,可是陈京脸上云淡风轻,哪里又能看出丝毫异样来?

他手心不由得沁出汗珠来,觉得陈书记实在是城府太深,看上去似乎陈京对荆江的事情不怎么了解,对下面人情况也不甚熟悉。

可是实际上,人家可能看得很透。

自己的那些小算盘,小九九,人家可能已经看得透透的了。

董光云连连点头,唯唯诺诺的称是。

陈京语气变得很认真,道:“董书记,述职很重要,关乎到这一次全市各区县主要领导的调整。谁认真准备了,谁端正了心态,我相信咱们市委领导都能知道。现在我荆江前所未有的困难,我希望我们二十个党政一把手都是合格的。

但是我还是要说,我这个想法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所以,区县主要领导的更迭必然会到来。

这也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避免的,不是有道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吗?”

陈京顿了顿,道:“今天你的自我批评,自我反省,我知道了。这个事我会跟市长沟通,至于处分的事情,那都是子虚乌有。你跟市长顶牛不会受处分,跟我顶牛也不会受处分。

只要是因为工作的分歧,观念的差别,我们都能接受,而且鼓励。所以这件事你可以安心!”

从陈京办公室出来,董光云心里七上八下,战战兢兢。

肖涵紧随其后出来,在后面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一惊,猛然回头道:“秘书长,这事……”

肖涵道:“书记都说没事了,你还不高兴吗?难不成你还真想捞个处分?”

“不,不!”董光云连忙摆手,“秘书长,我只是觉得这事总是不对,我觉得……”

肖涵皱皱眉头道:“不要胡思乱想,你安安心心的按照书记的要求去办,认真准备述职,端正述职心态,这才是重中之重!”

董光云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肖涵却停住了脚步,眯眼瞅着董光云一直消失在市委大楼,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他有些后悔找董光云,董光云可能是真的老了,有点稀泥糊不上墙的感觉,也许在书记心中,董光云算是落伍的干部吧!

“秘书长!”一声清理的声音将肖涵拉回的现实。

肖涵扭头看见沈梦兰俏生生的站在自己的身后。

他忙道:“沈总来了,书记在办公室,你直接进去,让小方给你通报一声就行了!”

沈梦兰点点头道:“谢谢秘书长,这此多亏了您,要不然我还没有机会拜访陈书记!”

肖涵忙摆手道:“沈总千万别这么说。你万海集团是省里的龙头企业,你能够想到进军荆江,我们市委很高兴,陈书记也很重视。我在其中就是当了一个传声筒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