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32章 真正的危机!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真正的危机!

公开述职的举措效果超出预计。

陈京趁热打铁,在公开述职结束后,立刻召开常委会,在常委会上初步敲定了十个区县党政一把手的人事调整初步方案。

由于区县班子调整,涉及到的区县一把手是省管干部,市委对省管干部的任命需要报省委组织部的审核和批准,当然,对陈京来说,这个问题更多是个流程而已。

有了这个初步方案,就意味着接下来荆江区县班子的洗牌真正到来了。

陈京这一次的调整主要按三个原则进行,一个原则是凡属“带病”的干部,一律先调整出一把手领导岗位。第二个原则是群众反映强烈,过去三年执政考核垫底的干部需要调整。

另外,各区县党政一把手大幅度对调。所有的干部调整工作在一个月内完成,并要求各到任干部需要以最快速度熟悉当地情况。

陈京一如既往的显示他执政的那种快慢相间的风格节奏。

陈京做事,想来是注重节奏的,他慢的时候,别人似乎看不到他的动作。

但是一旦动作了,他的风格便是急如火,在关键需要贯彻意志的地方,他出手飞快,可以说是毫不犹豫,果决果断。

这一次陈京的动作就快得让人没反应过来。

下面的区县干部很多都背景,有关系的,而在荆江市内部也有派系之争。

陈京的快速动作,让各方措手不及。几乎就没有给他们太多的跑关系,找路子,搞公关的机会。

陈京把人事调整方案递送省委组织部,两天后就得到明确的答复,市委组织部网站上便出现了干部任职公示名单。

从公示到正式任命,最多也就半个月时间。

荆江区县班子的大调整,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

楚城,就在荆江人事大幅调整的时候。

楚城再起一波下岗职聚集闹事的特大群体事件。

原楚城蓝飞拖拉机厂职工三千多人围堵万海重工,并有少数过激分子冲入厂区大肆打砸,省武警总队动用防暴特警支援。双方发生激烈的冲突。在冲突中造成两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而且愤怒的下岗职工还掀翻了多辆警用汽车,并对警车实施了焚烧,最后特警动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等武器才把场面控制住。

但是这件事情事发突然。政府事先准备不足。封锁消息不及,事发之后,这件事很快在楚江传开。

接下来几天。又有工人自发组织游行,打出了“万海无良,滚出楚城”,“万海行贿,严惩贪官”的标语,无论是万海集团还是楚江省委和省政府都陷入了一场莫大的公关危机之中。

中央国资委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小组进驻楚城,开始对楚城的蓝飞拖拉机厂等多家国企的改制进行调查。

整个楚江省也开始谣言四起,风声鹤唳。

其中有小道消息称蓝飞拖拉机厂卖给万海集团的时候,最初估价是六亿元人民币。但是万海集团却利用特殊关系公关,最后三亿人民币就买到了这家企业的全部股份。

而这其中涉及到的关键人有郝国民,另外还有原楚城市市委书记何亮。

现在郝国民已经被纪委立案侦查,马上要走司法程序。何亮调任辽东省担任省政协领导以后,最近也落马了。

这两个人的落马,也导致了蓝飞拖拉机厂的变卖变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本来就有组织的蓝飞下岗职工工会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所谓的内幕。

现在传言最多的内幕就是万海集团对郝国民和何亮有巨额受贿,受贿金额高达千万元,万海集团通过一千万的行贿,获得了近三亿元的让利,这其中引起的反响可想而知。

虽然目前来说,这些东西都还只是捕风捉影的传言。

但是现在楚江的局面已经够乱了,社会矛盾激化到了一点就着的程度,这样的谣言足够让愤怒的下岗工人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

楚江省委为了这次事件紧急的召开会议,伍大鸣书记更是亲自部署了具体的安抚工作,省国安局,公安厅以及楚江市公安系统更是时刻待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而且荆江等市也收到了由省委和省公安厅下发的内部通知,通知的核心内容就是要求各地方严制止谣言,加强社会舆论监管,保护区域稳定,即使有效的沟通各界关系,千万不能够引起重大的群体事件,要把群体事件的隐患完全的清除掉。

省委由吕军年牵头,成立了针对万海集团的工作小组,认真解决万海集团目前所遇到的一系列的危机,要澄清事实的同时,保障企业的利益,要维护整个楚江的投资环境的良好。

在楚城丽都酒店,吕军年和万海集团董事长沈梦兰再一次碰头。

沈梦兰这几天惶惶不可终日,她在公司的座驾,价值百余万的宝马七系轿车被打砸,幸亏当时她人没在车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这几天,她也深居简出,根本就不敢在公众场合露面,完全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在和吕军年谈话的时候,吕军年的态度也一下变得强硬,要求她认真执行当初省国资委和万海签署的合同。

合同中重要一项就是万海集团需保证蓝飞下岗职工的就业问题,吕军年要求沈梦兰解决一万个就业岗位。

沈梦兰此时才意识到,吕军年在关键时刻变脸的速度实在是快,让她措手不及。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找到了省委副秘书长郑云,向郑云摆了企业的困难,说了企业目前的难处,现在的万海集团生产都无法正常进行,怎么可能提供一万个就业岗位?

再说了,万海和下岗职工工会矛盾凸显的厉害,作为企业来说,沈梦兰现在也没有可能敢继续聘请以前蓝飞的下岗职工。

否则在工厂内部再发生这种类似群体事件,后果谁能承担得了?

作为企业的经营者,保证企业员工的忠诚,保证企业对员工有绝对的权威,这是私营企业不可动摇的底线。

否则,万海聘请一帮不稳定分子,只会闹事搞聚会的爷,动辄就搞罢工,搞游行,企业的经营如何能够支撑下去?

郑云认真倾听沈梦兰说话,他莫测高深的一笑,道:“沈总,你不要慌张。吕书记最近也不是被逼得急了吗?他的压力很大,省委有领导已经认为他在偏袒咱们万海。

你现在什么都不做,不配合政府有点作为,吕书记难在上面交代!”

沈梦兰塞给郑云一个大信封,郑云脸色稍好,道:“那这样吧,晚上我把吕书记约出来,一起吃顿饭。缓和一下气氛!”

当天晚上,由沈梦兰做东,在楚城山庄又摆了一桌,宴请吕军年。

在酒桌上,吕军年喝了很多,沈梦兰也豁出去了,酒到必干。

一顿酒喝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吕军年不胜酒力,郑云扶着他到贵宾套房休息。

等宴席散去,沈梦兰主动找到郑云,郑云叹口气道:“沈总,今天这顿酒气氛是缓和了,以后吕书记也会考虑万海集团的实际情况的。”

沈梦兰连忙称谢,郑云沉吟了一下又道:“书记在8838房休息,喝得多了,沈总不是有个解决问题的计划吗?可以把握时机跟吕书记汇报一下,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郑云说完再不和沈梦兰多说话,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了沈梦兰一眼,钻进了车中,离去了。

沈梦兰马上乘电梯到八楼,她从电梯出来,心中猛然一动,脸色倏然一变。

她颓然靠在楼梯口的墙上,双手因为激动开始剧烈颤抖。

吕军年的心思她很清楚,沈梦兰这么长时间都一直在和其周旋。

他万万没料到,在这个时候,吕军年竟然是要摊牌了?

郑云不会无缘无故的给沈梦兰说房间号码,这个时候汇报什么?所谓的汇报内容是什么?几乎可以呼之欲出。

沈梦兰内心挣扎得厉害,她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吕军年那肥头大耳,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的那种不坏好意的笑容的样子,难不成今天自己就躲不过去了吗?

现在留给沈梦兰的机会似乎不太多了。

她无法现象,如何此时和吕军年翻脸,等待她的会是什么后果。

万海现在处在了风口浪尖,整个楚城老百姓都把万海视为是楚城的吸血蛀虫,如果在这个时候,政府不出面替万海搞公关,万海还能在楚江立足吗?

她沈梦兰怎么跟股东交代,怎么跟香港总公司交代?

“叮,叮!”

手机响起。

沈梦兰抓起手机,按下接听键道:“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沈总,荆江陈书记进省城了,好像是一个人独自驾车过来的,您让我关注他的动向,我刚刚才收到消息!”

“陈京?”沈梦兰眉头一皱,急问道:“告诉他的车牌号码给我!”

沈梦兰没等对方回话,一咬牙直接冲向楼梯,蹬蹬直接下楼。

她现在还有多少选择?没有选择!只能孤注一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