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33章 遭遇了暗算?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遭遇了暗算?

陈京连夜从荆江回楚江,其实这只是他正常上下班而已。

只是最近半个多月,他都没回来了,所以他的举动才有人关注罢了。

这次回楚城他还有其他的事情,那就是金璐明天要飞楚城,两人会见面,然后陈京还要去会一会现在正志得意满的郑远坤。

郑远坤的名气现在大得不得了,刚刚成为国内某民主党派楚江市委领导,而且他又是蓝飞下岗职工工会的会长,在工人中威信极高,极具权威。

这一次中纪委、国资委等部门调查楚江,郑远坤据说提供了很多材料,他现在就专注盯楚江的国企改制和腐败问题,关注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问题,楚江体制内很多领导对他恨之入骨。

但是老百姓对他拥护,社会各界对他评价很高,尤其是在网络上,郑远坤更是被网民称为是“正义哥”,粉丝不少。

陈京现在必须要把这个人搞定,否则荆江现在本就问题频发,不稳定因素尤其多,下岗职工云集,如果让郑远坤再到荆江搅合,后果不堪设想。

陈京现在脑子里面想的就是如何给荆江发展和改革创造一个良好的内外环境。

内部环境不用说,现在很糟糕。

而外部环境也不好,整个楚江局面不好,楚江的形象目前在全国几十个省市中是相当差的。

尤其是楚江的投资环境备受诟病。

在楚江做生意,必须要和政府搞好关系。没有关系就没有生意。这样的传言甚嚣尘上,也让很多国外投资人对楚江望而却步。

而国内的很多知名命硬企业也不愿来楚江投资。

从去年到今年,中央对楚江反腐力度加大,楚江官员出问题的多。

几乎每个出问题的官员,其背后都会牵扯到企业,这也让楚江的形象更差,楚江本土企业甚至都有开始向外转移的趋势,谁都想尽快的避开这个是非之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京需要把荆江搞活,把荆江带出来。其难度可想而知。

满脑子都是工作。陈京驾车有些漫不经心。

他像往常一样驾车到小区门口,正准备开车进去,却发现小区门口围了很多人。

大家都围着一辆本田小轿车指指点点,男人们肆无忌惮的笑声。还有女人们窃窃私语的议论声。让这边人越围越多。

陈京放慢车速。放下车窗,愣了愣。

他看清,好像是一个女人在车子前面发酒疯。

女人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套装。长发凌乱,满身酒气,地上吐了很多赃物,嘴巴里面念念有词,那模样……

陈京皱皱眉头,正要驾车前行,忽然他一愣。

这女人……

沈梦兰?

陈京猛然一脚刹车,车停稳,他下车挤开人群。

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女人,不是沈梦兰又是谁?

这个女人满脸通红,双目都是血丝,几乎要瘫软到地上,嘴巴里面更是恶语不断。

在她前面,有四个黄头发的小青年,几个小青年不住的用言语戏弄她,有个黄毛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哎呀,美女,喝这么多久怎么开车?小弟帮你开回去?你放心,小弟我技术好得很,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滚!都给我滚蛋,姑奶奶高兴喝酒,高兴酒后开车,你们管得着吗?”。沈梦兰甩着手大骂道。

另外一个干瘦小子凑过来道:“哎呀,这妞脾气很大呢!我就喜欢这小辣椒的性格,今天跟哥哥走,我保证让你快活!”

他说着就凑上去开始动手动脚,沈梦兰连忙甩开对方的手臂,又准备要骂人。

另外一个小青年又凑过去,一把把沈梦兰从后面抱住。

沈梦兰尖叫一声,一声“救命!”让周围的人群一阵骚乱。

“你们搞什么?”陈京冷声喝道。

陈京这一声喝,自有一股威严,人群不自然给他让路。

四个小青年扭头一看陈京,那小个子斜睨了陈京一眼:“你谁啊?”

陈京指了指沈梦兰,冷冷一笑道:“我已经报警了,三分钟警察就会过来。这是我朋友!”

四人对望一眼,陈京冷哼一声,道:“滚!”

四个小青年终究没勇气,慢慢退去。

周围的人也觉得索然无味,有人开始散去。

陈京走近沈梦兰,帮她拉开车门,将她几乎是塞进了车中。

然后他砰的一声把门关上,眉头皱了皱,转身就要离去。

沈梦兰这个女人,陈京一直都很警惕。陈京不想和这样的女人接触太多,刚才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他也不会管闲事。

“陈京……”

陈京刚迈出一步,沈梦兰从后面竟然直呼其名。

陈京愣了愣扭头,沈梦兰跌跌撞撞从车里面出来,摇摇晃晃,嘴中口齿不清:“你……你是陈京?我……我要回家!我……我要回家……”

陈京轻轻的哼了哼,道:“你在车里面等,我稍后让你过来安排送你回去!”

沈梦兰慢慢向陈京靠拢,连连摇头道:“不,不,我现在就要回去,现在就要……”

“哎呀!”她脚下一个立足不稳,就往陈京身上倒了过来。

陈京措手不及,只好把这女人给抱住。

沈梦兰身材的确是性感丰满,陈京哪怕是隔着厚厚的衣衫,也能感受到惊人的弹力和火辣的热情。

“你怎么回事?”陈京皱眉道,而沈梦兰却像一滩乱泥,瘫软下来怎么也直不起来了。

“我要回家,回家,送我回家!”她嘴中只有喃喃呓语。

“你住哪里?”陈京耐着性子道。

“我……我住哪里?我……我住哪里?”沈梦兰木然瞅着陈京,满嘴酒气,让人作呕。

陈京用尽全身力气把她塞进车中,沉吟了一下驾车直奔自己家。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沈梦兰带到家里,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而沈梦兰则倒在沙发上便沉睡不醒,身上的酒气让人难以忍受。

陈京叹了一口气,找到沈梦兰的包,找到手机,手机设了密码,根本进不去。

包里面再没有其他的小电话本,陈京将手提包往沙发上一扔,站起身来给自己冲了一杯茶。

他又想这女人这个样子,终究不是个事,他仔细思忖了一下,还得去买点东西醒酒。

“你喝这么酒干什么?真是乱弹琴!”陈京嘀咕了一句,站起身来出门到楼下超市买东西。

陈京根本就没在家里做过饭吃,家里的炊具倒是一应俱全,他熬了一点醒酒汤,回到茶几上端起茶喝了几口。

他摇摇头,正准备站起身来给沈梦兰灌点汤,忽然就觉得头晕得厉害,四肢无力得很。

他伸展了一下臂膀,用力将自己身子从沙发上撑起来。

还没走出去一步,就觉得天旋地转,他脸色一变,茫然看着沈梦兰,嘴唇掀动正准备说点什么。

却浑身一软,再次倒在了沙发上,不省人事。

……

陈京似乎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

在梦中,陈京感觉自己的身子飘飘欲仙,似乎能够任意在天空肆意翱翔。

天上的景色很美,他看到了金璐,方婉琦,还有唐玉,三个女人围着他转,他双手抱着两个人,唐玉死活不干,竟然像八爪鱼似的缠在了自己的身上。

然后他就觉得很累,精疲力竭,骨头缝里都痒痒,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猛然一惊,睁开眼睛才发现屋子里面漆黑一片。

他奋力想起身,却觉得身子不听指挥,好像是被什么绊住了。

他艰难的伸手摸到床头灯的位置,将灯打开。

他整个人瞬间石化。

他掀开被子,绝妙的胴体就在他的眼前,一个浑身**的娇躯将自己缠得死死的,而他自己竟然也浑身一丝不挂。

女人似乎睡着了,脑袋偎在自己的胸前,那精致到让人窒息的脸上赫然还挂着恬淡的笑容。

陈京用力的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女人香味,还有淡淡的香水的味道,除此之外,别无他味。没有酒的味道?

陈京心猛然一沉,一把推开女人的脑袋,女人却熟睡未醒,轻轻的呻吟。

陈京用力的挣脱女人的缠绕,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的下面竟然和女人的腰腹部位完全是亲密的接触。

而往上看,女人胸脯那白花花的两团竟然一直就和自己身体紧贴着,陈京推开对方,两个粉红色的小蓓蕾就在眼前晃悠,让人不敢正视。

灯光旖旎,任何男人在面对如此让人血脉贲张的场景,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陈京也不例外。

他的身体明显变化,下面遽然苏醒,顷刻间就变成了怒目金刚一般狰狞。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简直就要沸腾起来,浑身的燥热让全身的血液直奔大脑,内心升腾起的欲念如果滚滚席卷而来的洪流。

天地之间,似乎没有了意志的存在,也没有了所谓的理性和感性,唯有无边无尽的欲望。

陈京顷刻之间就变成了一只毫无理智的野兽,他一把把女人按到在**,身子猛然贴了过去,一切都是疯狂的,暴力的,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前奏,立刻就是一场铺天盖地的暴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