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35章 多大的冲击!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多大的冲击!

沈梦兰已经走了。

这个女人临走前坚持把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而且把所有的垃圾都整理好然后拎了出去。

陈京也懒得管她,他仰躺在沙发上,脑袋昏昏沉沉,浑身酸软无力。

昨天的事情值得反思的地方太多了,陈京从政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遭遇过暗算,从来就没遇到这种荒唐的事儿,可是昨天……

好在这件事,陈京可以驾驭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这件事对陈京的警惕也是前所未有。

他甚至有些不明白,昨天半夜自己醒来分明就意识到了问题,可是为什么当时自己脑子就只有满脑子的欲望,整个人就会完全失去理智呢?

虽然这其中有药物的成分,但是再怎么样,人的理智连那么一点药物都驾驭不了吗?

说来说去,还是自己没有警钟高悬,平时麻痹大意了。否则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耻辱!

除此之外,陈京还想到了沈梦兰所说的万海集团的情况。

从这个女人的神情和语气判断,她不似在说慌。

女人的思维永远和男人的思维不一样,沈梦兰无疑是个很成功的女人,而且智计百出,不是易于之辈。

她能够做出昨天的那种事情,如果不是遭遇到了强烈的刺激,如果不是一时冲动乱来,应该也无可能。

因为从阴谋的角度来看,昨天的那一出漏洞太多了。

沈梦兰竟然忽略了一个简单的问题,那就是她是不可能敢跟陈京摊牌的,因为昨天的那个事件如果曝出去,陈京固然要受到冲击,而她的万海集团在楚江立足也没有可能。

一个阴谋伤及自己这么多,而且还把女人的尊严都献出去了,代价太大了。

所以陈京还是相信沈梦兰说的话,看来省委层面上,干部队伍还是有问题的,内部的斗争激烈的程度比自己想象的可能更强一些,更复杂一些。

陈京不是忧国忧民的人,但是对楚江现在的局面他的确是忧心忡忡。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现在面临的内外局面如此糟糕,怎么造福一方?怎么才能扭转乾坤?

中午的时候,陈京接到金璐的电话,他才蓦然惊觉今天金璐要来。

经历了昨天那荒唐事,本来他很期盼和金璐见面的心思,现在都变得很淡了。

沈梦兰这个女人,真是太胆大妄为,肆无忌惮了……

……

万海集团总部,董事长办公室。

沈梦兰今天带了一副超大墨镜还有厚厚的围巾上班。

她进入自己熟悉的办公室,把门关上,整个人就倚在门后面,泪水再也忍不住,嚎头大哭了起来。

昨天她喝了太多酒,酒精刺激她,让她变得胆大妄为,变得几乎失去理智。

昨天一晚,她丢掉了太多了,不仅是身体,还有尊严。

她自诩为了解男人,自诩为天下男人她都尽可掌控。可是她昨天却选择了一种最愚蠢的方式去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

赔了夫人又折兵,还遭受了人家无情的羞辱,她现在脑子里面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干出了那么冲动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她收拾好心情,坐到了自己办公桌的后面。

她内心还是难以释怀昨天的事儿,陈京这个人尤其她忘不了。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暴力狂,就是个混蛋,就是个该死的王八蛋。

这家伙竟然敢打自己的耳光,而且出手如此之中,她从抽屉里拿出小镜子仔细端详自己的脸颊,脸上的乌青明显,五个手指印的轮廓依旧还可以看清楚。

她用力的把镜子摔掉,心情又变得糟糕。

而更让她糟糕的是,昨天吕军年那里,她估计是把人家得罪狠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刚刚秘书还打了电话来,说省政府对万海集团下了整改通知,要求万海集团全面整顿,另外还要开始全面履行当初的收购合同。

万海重工两家组装工厂,已经停工十多天了,现在市场上的供货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而且看现在的架势,短期内恢复正常生产难度极大。

在这个时候,省政府下发通知没想办法如何帮助万海维护生产秩序,却要求万海立刻履行那个本来就充满争议的合同条款,这不是把自己往死里逼是干什么?

沈梦兰看着秘书送过来的材料,几个副总也打电话来找她请示工作,她心情开始焦躁,她甚至都顾不得再去想陈京的混蛋,她必须要妥善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

可是她现在能想出什么办法?

早知若此昨天……

沈梦兰一想到昨天自己如果是另外一种选择,她身上就忍不住打寒颤。

吕军年那副肥头大耳的模样又在她脑子里面浮现出来。

她想想,昨天自己真是发疯了。

因为昨天自己如果选择另一条路,难道就不会出卖尊严?而且不仅是出卖尊严,还会让自己感到恶心,感到呕吐。

至少昨天的荒唐,不会……

“呸!”沈梦兰一想到陈京,她忍不住呸了一声。

然而昨晚的那些画面,却不受她控制的在她脑子里面浮现。

陈京当时完全就变得像野兽一样毫无理智,他的力量,还有那种让人生不如死的冲击力,现在想起来都让人感到害怕。

她至今都觉得下身某个部位还在隐隐作痛,这一切都是拜那个暴力狂所赐。

“叮,叮!”

桌上的电话响起,沈梦兰抓起电话冷声道:“什么事情?”

“沈董,您的电话!”

“不接,不接!我现在没空!”沈梦兰寒声道。

电话那头秘书沉吟了一下,道:“沈董,这个电话您还是接一下吧!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了?我说不接就不接!”沈梦兰怒不可遏的道,她啪一下把电话挂断。

她还嫌不够烦,又使劲用手锤了锤办公桌,以发泄内心的狂躁。

“叮,叮!”

手机?

沈梦兰盯着手机,却没伸手。

手机响个不停,她终于忍耐不住,抓起电话按下接听键劈头就吼道:“你是谁啊?”

“你有什么重要的国家大事要办?电话都不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冷厉的声音。

沈梦兰愣了愣,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脸色一变数变,声音却奇迹般得变得前所未有的柔软,道:“对……对不起,陈书记,我……我不知道是您的电话!”

她顿了顿,又道:“陈……陈书记,您……您有什么指示?”

“你可以立刻做两个计划,一个计划是万海集团破产计划,万海集团破产以后,你们的债务问题,和政府之间的协议问题,还有撤资问题,你都可以详细的做出来……”

“什么?”沈梦兰一下惊得几乎要跳起来,“陈……陈书记,我……我为什么破产,我……我……”

“一惊一乍的你抽筋吗?”陈京语气变得很不好,“让你做你就做,哪里那么多废话?还有,还做一份你们在荆江征地重新建重工集团的计划,关于荆江的资料和相关给你们的优惠材料,稍后会寄给你。

你就按照这些材料做计划,计划要详尽,最好让你们集团内部的法律顾问团参与,越详尽越好。”

陈京顿了顿,过了一会儿又道:“另外,你们可以把收购蓝飞拖拉机厂和楚城化工的合同准备好,主动给中央国资委调查组寄送一份。如果……”

说到这里,陈京似乎有些不耐烦,道:“算了,算了!先把两个计划按要求做好。别瞎磨蹭,也别胡思乱想,做好了发给我看看。”

“啪!”一声。

沈梦兰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对着电话“喂,喂,陈书记……你……”

可是电话那头却没有了应答,只有“嘟,嘟,嘟”的盲音。

沈梦兰如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她搞不明白,为什么万海要破产,为什么要破产?

难不成陈京是要将自己赶尽杀绝?是要让自己走投无路,在楚江无法立足?

她这个念头一起,手脚变得冰凉,有些吓傻了。

陈京真想要鱼死网破?他是不是会主动去纪委交代问题?然后……

沈梦兰觉得脑子越来越乱,心中也越来越害怕,她满脑子都是“破产”两个字,整个人几乎就要崩溃。

“不对啊!破产为什么还有做一个在荆江重新投资的计划?”沈梦兰猛然想到这一点,她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

沈梦兰也是长期在江湖打滚的人物,脑子根本就不笨,只是今天她受了刺激,变得不冷静,考虑问题才会出现偏差。

现在她慢慢冷静下来再一考虑,心思渐渐活分的下来。

终于,她一切都想明白了,她长出了一口气,内心没来由的一松。

陈京让她做的两个计划,并不是真要那样干,而是做给省委和省政府看的,甚至可以说是做个吕军年看的。

万海集团是近几年来楚江省引进的最大的投资,虽然问题不断,但是对目前的楚江省来说,万海集团还是一块遮羞布。

如果万海集团被逼破产,关于万海收购蓝飞等国企的所有内幕都将不是秘密,这个事情一旦成为事实,对楚江省对造成多大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