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36章 郑远坤的死穴?

第九卷 进京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郑远坤的死穴?

丽都酒店包房。

郑远坤睡眼蓬松,头发乱糟糟,不住的冲陈京翻白眼。

他嘴一咧,露出洁白的牙齿,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美感,反倒像是一只冲人龇牙的疯狗,让陈京不住的皱眉。

陈京径直坐在他对面,郑远坤冷冷一笑,道:“陈书记,你不是在荆江很有权威吗?我听说你费尽心思的要整我,要在荆江把我拿住,甚至把我关进监狱。怎么?今天又破费请问吃饭了?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这是黄鼠狼请鸡吃饭?”

陈京眼睛盯着郑远坤,冷不丁的道:“你是鸡吗?”

郑远坤愣了愣,道:“你如果是黄鼠狼,我可以是鸡。现在这年头笑贫不笑娼,当鸡也不是丢人的事儿。”

陈京缓缓的摇头道:“老郑啊,你不要这么敏感,也不要怀有这么深的敌意。有句话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看你就是这样。你在荆江搞的那些事我知道一些。

但我从来没说什么要整你,也从来没说过要把你拿住什么的。那都是你道听途说……”

“得,得!你少跟我说这些假惺惺的话。你我两人,一个是官,一个是民,根本就缺乏共同语言。我们的关系就是我和你作对,你对我恨之入骨,却有毫无办法。其他的都是扯淡。

行了,你还是开门见山说你的来意吧!我没有那么多鬼心眼跟你打机锋,你们当官的都是心眼多……”郑远坤打断陈京的话。

陈京嘴角微微一翘道:“我来找你两件事,第一件事,我不希望你再到荆江搞你的什么大联合了。荆江的事情,荆江政府和人民能够解决,不用你费心。第二件事,我们合作做一些工作,真真实实对解决眼前下岗职工生活问题有价值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郑远坤眯眼看着陈京,像是从来就没认识过他一眼,半晌他吃吃的笑,道:“陈书记,我耳朵没毛病吧?我耳朵没毛病,就是脑子坏掉了。我们合作,合作什么?合作怎么让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吗?”

陈京冷冷一笑,道:“老郑,都说你有两大爱好,喜欢喝酒还有喜欢画画。说你是个西化的人吧,你偏偏喜欢咱们传统的楚江包谷烧,还有话,你画画也喜欢画国画,为什么不画西方油画?”

郑远坤斜睨了陈京一眼,道:“你也懂画?不对,你专门查我资料了,怎么?又在想法子对付你?”

陈京嘿嘿一笑,道:“是啊,对付你得想些法子。而且我也能想到法子,你觉得我是不是又在胡言乱语?”

郑远坤摇头大笑,道:“陈书记啊,你还年轻,也太自信。我郑远坤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你能想到法子对付我?那我还真想听听是想的是什么法子……”

陈京含笑不语,手上捧着茶杯不紧不慢的品着。

过了一会儿,便有“咚,咚”的敲门声,陈京放下茶杯,道:“法子来了!”

他起身开门,两个女人一前一后进来。

走在前面的是金璐,她穿着黑色的长风衣,打扮得干练利落,风情万种。

而在她的身后,则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女人也穿着黑色衣服,她面无表情,进门眼睛就盯着郑远坤,脸上似乎结了一层霜。

金璐退后一步向陈京介绍道:“陈京,这是向姐!”

陈京点点头,道:“向姐好!”

女人伸出左手和陈京轻握:“向敏,很高兴认识你,久仰大名了!”

陈京伸手道:“请坐!”

而此时,郑远坤不知什么时候站起身来,神色十分尴尬,捏捏诺诺半天,道:“阿……阿敏?你……你怎么来了?”

向敏脸色冰冷,哼了一声道:“怎么?我就不能来吗?你以为整个楚江都是你的天下,我就来不得?”

“不,不是这个意思。来了好,来了好,你能来!”郑远坤讪讪的道,他浑身的桀骜不驯,顷刻间就收敛得消失无踪。在向敏面前,他就像是一只忐忑不安的小绵羊似的。

陈京冲金璐点点头,暗地给她竖了竖大拇指。

金璐抿嘴好笑,迅速扭过头去。

接下来,向敏的女人就噼里啪啦开始数落郑远坤,说他女儿不管,家庭不管,连男人的基本责任感都不具备,整天醉生梦死,干些反政府,哗众取宠的事情,还当自己是英雄好汉。

郑远坤开始还和她论理,可是几个回合下来,他就毫无招架之力,被向敏骂得狗血淋头,没有还手之力。

看他那模样,完全就是苦不堪言。

陈京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从向敏的这身装束看,全身名牌,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风范,气度逼人。

陈京实在难把她和眼前这个邋遢不堪,不修边幅,行为乖张的郑远坤联系起来。

看两人的模样,根本就好像不是一个世界人,这两人怎么能在一起有交集?

但是通过两人的谈话,陈京却知道,两人不仅有交集,而且曾经还长期在一起生活过,兴许是夫妻,至少两人有一个女儿,貌似在国外留学。

两人吵得厉害,陈京和金璐完全成了陪衬。

陈京站起身来去卫生间。

上完厕所,他在洗手池旁刚刚拧开水龙头,就听到一声大喝,郑远坤心急火燎的冲过来,双眼冒火,道:

“陈京,你太用心了,你竟然把这个女人都找来了。你行,算你狠!我告诉你,我是蓝飞拖拉机厂的一员,我曾经也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工程师。蓝飞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弃,只要一天不讨回公道,我就不会离开楚江。

你找谁来都一样,把小敏找过来也不行,天王老子来了也改变不了我的态度!”

陈京皱皱眉头,看着有些发疯的郑远坤,轻轻的哼了哼,道:“怎么了?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我就随便找了个人过来,你就胆战心惊了?所以啊,你别说人家虚伪,你自己就虚伪得很。”

郑远坤愣了愣,嘴硬道:“谁怕了?你说我怕了小敏?真是笑话,我……我只是好男不跟女斗而已!”

陈京点头道:“那好,我现在给你两条路。在下面我有一辆车,我马上要走,你可以跟我一起出去,我带你出去。另外一条路就是你继续留在这里陪你的小敏,你不怕的话就选择后者,要不就是你害怕。

你怎么选?”

郑远坤盯着陈京,嘴唇连连掀动,支吾了半天才道:“我……我也有事,我跟你走!”

陈京哈哈大笑,拍了拍郑远坤的肩膀道:“你还是性情中人,那就走吧,咱们偷偷闪人!”

郑远坤愣了愣,道:“偷偷走?那……那不好吧!”

陈京犹豫了一下,道:“是不好啊,那要不怎么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再走?”

“那……那还是不去了吧!咱们现在就走!”郑远坤苦着脸道。

……

郑远坤的家住在以前蓝飞的老宿舍区,陈京驾车一路过来,郑远坤放下车窗,一路上倒处都有人跟他打招呼。

大家都对郑远坤很尊敬,叫他“郑总”,他也慨然应允,不住的向工友们挥手,那架势有些像是领导人出巡。

郑远坤住着一套七八十平方米的房子,房子就像个教室,只有一大间。

房子里面乱七八糟,后面的床铺的位置用胶纸隔开,前面放着液化气灶,液化气灶不远处是书桌,桌上凌乱放着很多书。房子的另一侧是画板,颜料散落一地,也没见怎么收拾。

液化灶上面放着一个大锅,锅里装着沾满是油渍的水,一大叠用过的碗筷堆在锅里面,散发出一股搜味儿。

陈京进门就捂着鼻子,道:“老郑,你也太不讲究了啊。你看这房子倒是大,可是乱七八糟,臭烘烘的,这怎么住人?”

郑远坤眼睛一翻,道:“咱们老百姓就这个条件,你忍受不了,我又没请你来!”

陈京被他噎了一口,找个凳子坐下,一屁股下去差点来了仰面朝天。

他拿起凳子一看,才发现凳子少了一条腿,他有些哭笑不得。

郑远坤却哈哈大笑,道:“行了,我这里平常也不会客,没有多少墩子,你要坐得话那里有藤椅!”

陈京摆手道:“不坐了,不坐了!”他站起身来过去拧开液化炉子,找了个抹布,待水烧热了一些,他很熟练的把碗筷仔细的清洗了一遍。然后又用抹布沾了洗洁精把做饭的台面,锅碗瓢盆清洗干净,整齐放好。

忙活了半个小时,屋子里面的味儿终于淡了一些,陈京才另外找了一把有些残废的椅子坐下去,道:

“老郑,以后你别的卫生可以不讲,但是吃了东西,得把炊具什么弄干净。要不那味儿捂在房子里迟早会让你生病。你不是一牛人吗,立志干大事,一屋不扫,你何以扫天下?”

郑远坤一直看着陈京忙活,等到陈京这句话,他刚刚缓和的情绪又变得激动,道:“行了,陈京,你跟我没多少共同语言。你不管用什么招,都是枉费心机,我不会跟你妥协的!”

陈京伸出手来指着郑远坤,心中窝火,良久他点点头道:

“你爱怎么地怎么地,你以后脑子不一根筋,遇到事情你动动脑子,别被人当枪使了还洋洋得意呢。那就是个二傻!”

陈京说完,站起身来就出门。

郑远坤的工作不是一朝一夕的,是个持久战。这个顽固分子要另他就范,让他变聪明,现在距离还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