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37章 爆发了!

沈梦兰今天穿着一套雪白的职业套装。

上身是小西服,下身配一条宽松的长裤,小西服里面打底的紧身内衣将她上身的曲线裹得凹凸有致,露出胸前雪白的一大片,异常的魅惑诱人。

她的心情有些复杂,脸一直都带红色,很尴尬。

而她的神态又很谨慎,忐忑,平常一双大胆勾人的眼睛,今天也变得如惊鹿一般飘忽不定。

她总忍不住往陈京身上瞅,但却瞟一眼,又迅速的挪开。

陈京坐在她的对面,眉头深皱,用心的在看着沈梦兰精心准备的两个方案。

他今天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长风衣,整个人看上去潇洒挺拔,浑身散发出的都是成熟男人的魅力。

不过沈梦兰对这些都无视,她一直都在给自己鼓气。

她就恨自己怎么这么没用,明明在独处的时候,自己可以把陈京往死里咒骂,陈京是暴力狂,陈京是不近人情的冷血动物,还是有些喜欢虐人的变态。她什么话都能骂出来。

可是等到和陈京通电话,或者像现在这样直接面对面的时候,沈梦兰就会不由自主的变得胆怯,说话也不见往日的气势,变得战战兢兢。

陈京有什么可怕的?他还有把柄在自己手上呢,真要逼急了自己,自己还可以和他鱼死网破。

难不成自己付出了这么大代价,什么都没得到,反倒在人家面前还抬不起头来?

这是哪门子道理?

要说抬不起头来,也是陈京抬不起头来。他不是被标榜成楚江最出色的领导干部吗?

可是那天晚上他干了什么?那就是强|奸,那就是禽兽行为,他凭什么还在自己面前这么趾高气扬,还摆出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

沈梦兰这么一想,她腰杆就挺直了一些,脸色也镇定正常了很多。

她告诫自己,不管怎样。自己气势上不能输,自己丢掉的尊严,也只能靠自己找回来,绝对不能让陈京这个暴力狂小瞧了。

“你这都搞些什么名堂?”陈京冷不丁的开口道,他将两份文件往桌上一扔,眼睛瞪着沈梦兰,“你能不能动动脑子?能不能用点心思。你看你做的这是什么东西?”

沈梦兰愣了愣,脸色一变,一张口道:“陈……陈书记,怎么?这不行吗?我都是按您的要求……要求做的……”

陈京瞪了她一眼,道:“你好生说话不行吗?你是不是天生就是个结巴?”

沈梦兰脸唰一下涨红,心中立刻升腾起一股怒火。

“暴力狂就是暴力狂。一点教养都没有,你才是天生是结巴呢!”沈梦兰暗暗咒骂,她怔怔良久,开口说话却又不由自主的变软了,道:

“陈书记,这两个计划问题在哪里?还希望您能给予指点!”

陈京盯着沈梦兰,先看着她的脸。然后往下看,沈梦兰一惊,双手不自然就捂着了胸前,眼神中露出惊慌之色。

陈京皱皱眉头,轻轻的哼了一声,指着桌上的两份文件道:“我让你做的是破产方案和投资方案,你这两个是什么东西?你口口声声提到省委和省政府?整个文件搞得像小说,内面一股子怨气。

你是要对政府示威吗?还是要对哪个个人示威?你这算是严谨冷静的方案?”

沈梦兰愣了愣。定了定神道:“陈书记,您让我做这两个方案的目的,不就是要向政府施压吗?我……我是这样做的啊!”

陈京一拍桌子,火气腾一下就上来了,道:“谁跟你说了让你向省委和省政府施压了?你口无遮拦,乱弹琴!我看你这张嘴尽知道煽风点火,捏造事实。我就不明白。你这个智商怎么能领到万海集团的,也难怪到现在为止,万海集团还是一团糟。

就因为你愚蠢得很!”

沈梦兰脸色异常难看,头低下去。好几次她忍不住要据理力争,甚至是冲陈京发一场大脾气。可是终究她的身子不听大脑的指挥,硬是没敢有丝毫动作。

“重做,全部重做。要客观,要严谨,要实事求是。你要真把万海集团破产后的所有安排都体现出来,或者你就为破产做准备,为重新投资做准备,要以这样的态度重新做!”陈京道。

他站起身来,用手指着沈梦兰:“给你一个星期,重新做出来!如果你做不出来,都等着完蛋吧!”

陈京说完,站起身来扭头出门,砰一声把门关上。

沈梦兰怔怔发愣,眼睛一直就盯着门口,好久才缓过气来。

过了好长期间,她才转过阳来。

她怒从心起,将桌上的咖啡猛然砸在地上,还狠狠的用脚使劲的踩了几脚:“牛什么牛?横什么横?在女人面前发横算什么本事?我踩死你,踩死你!”

她用力踩在地毯上的瓷瓶碎屑上,脑子里就幻想是踩在陈京的脸上,她心中就觉得前所未有的舒畅和畅快。

她觉得之前自己就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中了陈京,还硬生生的把自己塞给人家,这人简直就不是个男人,就是个暴力狂,就是个大混蛋。

“砰!”

门猛然被推开,沈梦兰抬头一看,脸色倏变,尖叫一声。

“陈……陈书记,您……”

陈京盯着沈梦兰,目光很冷,沈梦兰只觉得自己双腿发颤,手也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几乎就是要崩溃。

陈京快步走到刚才坐的地方,拿起座位上的公文包,冷冷的看了沈梦兰一眼:“你鬼叫什么?大白天有鬼啊!”

“没,没什么,陈……陈书记,我刚才不小心把杯子弄掉了!”沈梦兰道,脸色苍白!

陈京哼了哼,嘀咕了一句:“神经病!”

然后重新出门,顺手把门带上。

沈梦兰长吁一口气,人一下就软倒在了座位上,嘴巴里出这粗气。手轻轻的拍打着胸前,刚才她实在是吓死了。

这家伙竟然出去了又回来,真是太阴险,幸亏刚才自己说的话没被……

“咦,刚才那暴力狂说自己什么?说自己神经病?”沈梦兰狠劲的咬牙:“他才神经病呢,他全家都神经病!”

不过这次她终究不敢再大声说,嘴巴里嘀咕了几句。眼睛又往门口瞟。

半晌门外没动静,她拿起桌上的两份材料往手提包里一塞,她撇了一眼手提袋里的照相机。

她双手颤抖,把照相机拿出来,一张张的看里面的照片。

看着看着,她就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真是贱,自己真是贱吗?”沈梦兰内心做着剧烈的斗争。

终于,她“唰”一下抽出里面的内层卡,使劲的用手撇断,用牙齿再撇成四段,一段跑到卫生间马桶扔掉,一段扔垃圾桶。还有一段她又扔进马桶。、最后还有……

她轻轻的放在了对面陈京刚刚喝过的咖啡杯里面。

做完这一切,她全身的力量都似乎耗尽了,坐在沙发上变成了一尊石化雕像。

……

楚江省万海集团对外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万海集团总裁接受记者采访表示。

鉴于万海集团现在深陷楚江国企违规收购风波,万海已经考虑两个处理方案。

一个方案是和省政府谈判,将以前收购的几家企业重新归还政府,万海集团愿意以亏损一亿元的价格重新把蓝飞拖拉机厂和楚城化工厂出让,让政府实施反收购。

另外一个方案。万海集团考虑万海重工撤资破产,将其目前拥有的土地、厂房等资源低价出让给其他的企业,万海集团终止在楚城的重工工厂和集团总部的运营。

同时,沈梦兰还提到,万海集团结束楚城运营之后,可能会考虑把重心转移到荆江市,在荆江市建立全新的重工集团。以此来摆脱万海集团目前饱受质疑的现状。以及万海集团长期受到不法分子骚扰,无法正常生产和运营的现状。

沈梦兰把这个消息一发布,整个楚江震动,几乎在一夜之间。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楚江省。

而来自全国各地的企业也云集楚江,纷纷对这件事情进行深入采访,省各部门一时都成为了媒体的焦点。

而楚江省的投资环境和对投资人权利保护的状况,也开始被媒体和网络热议。

一家外资企业,投资百亿进军楚江,在经营刚刚三年,竟然就提出要亏本撤资,准备大逃亡之路,那楚江究竟是什么投资环境?

楚江究竟能不能保证投资人的利益?在这两个问题上,楚江省面临两个大大的问号。

而和这件事同样备受关注的是荆江市。

荆江市刚刚新鲜出炉了招商指引和新的招商政策,沈梦兰已经表明放弃楚城奔赴荆江的意图,而且她承诺不放弃中原市场,这无意也让荆江一下成为的媒体关注的焦点。

甚至有楚江媒体表示荆江可能是挖了墙角,让楚城企业转投荆江的怀抱。

就在大家对此议论纷纷,众说纷纭的时候。荆江市政府发声了。

荆江市政府表示,他们从来没有听闻万海集团有这样的计划,也更不存在荆江方面和万海集团会有什么接触。所以,针对挖墙脚的传闻很荒谬,也不成立。

但是荆江市政府发言人也表示,万海集团能够对荆江感兴趣,这是对荆江政府和招商工作的鼓励,荆江会尽最大的努力为投资人提供最完善的服务和最安全的保障……

荆江欢迎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投资人和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