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38章 女人的小得意!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女人的小得意! ?十(2 21)

晴朗的天,阳光下的维多利亚湾是那样的充满活力,妖娆多姿。

站在香港万海实业大厦的顶楼远眺维多利亚湾的美景,沈梦兰觉得心情从未有过的开阔,从未有过的爽快和轻松。

她去内地四年,越来越觉得楚江那个地方就是个牢笼,那里充满了勾心斗角,充满了尔虞我诈,相比那里,香港这个地方则要自由很多,哪怕她当年是如此不喜欢这里,但是现在再回来,她才感觉这里是她真正的家。

这一次沈梦兰很清楚自己在楚江可是捅了大篓子了,公开宣称要万海重工要走破产程序,而且还放眼言『政府』对蓝飞和楚城化工实施反收购,她扔下的这两个炸弹,迅速席卷整个楚江,让万海集团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说句心里话,沈梦兰有些小得意。

因为这件事发生之后,省委和省『政府』领导的电话来得很快。

尤其是吕军年,在电话中吕军年明显有些惊慌,他先是怒斥沈梦兰怎么能这么冲动,指责沈梦兰的做法是极其武断,也是极其没有责任感的。

吕军年称为了万海集团入驻楚江,楚江省委和省『政府』给予了多少政策支援,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现在倒好,沈梦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完全不考虑楚江领导和群众的感受,而且事先竟然不和省相关领导打交道,就发布如此不负责任的言论,他质问沈梦兰究竟想干什么!

对吕军年的质问,沈梦兰回答极其冷静,她道:

“吕书记,如果真是这样,我表示很遗憾。但是我们做出破产计划和『政府』反收购计划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是个商人,我必须要为资本负责,我们已经到楚江四年了,这四年以来。我们深陷泥潭,巨额的投资没有回报,我们的股东均觉得难以承受。

而作为我来说,现在再往前面走几乎是面临绝境,我们没办法也没有信心在楚城把企业盘活,我们也不能保证那些不法分子对我们的『骚』扰,什么时候才会是尽头。

所以我们做出这个选择也是很无奈的。也是很遗憾的!”

沈梦兰的回答语气冰冷,态度极其强硬,吕军年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下道:“沈总,你不要过早下结论。对万海集团的发展,我们是充分关心的,遇到了问题。我们总得要时间去解决不是?你就不能多一点耐心吗?

要不这样,我联系一下,我们组织楚城市的领导干部,我们一起在谈谈,没有过不去的坎,有困难我们商量着解决,你觉得这个安排怎么样?”

沈梦兰淡淡的道:“吕书记。真遗憾。这几天恐怕不行,我现在在香港,你知道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我需要向总公司汇报,另外也需要向股东有个交代和承诺。

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

如果有转机,我们不是不考虑。但是要科学评估才行,如果您要就这个事情再谈谈,等我过几天过楚江以后,我们再接触,好不好?”

挂断吕军年的电话,沈梦兰狠劲的甩了甩拳头。

这个『奸』诈似鬼的肥猪头也有今天啊,平常不动辄就向自己施压。动辄就给自己下绊子吗?

现在自己出这一狠手,实乃是反客为主,这家伙也知道怕呢!

“三小姐,董事长来了!”身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沈梦兰愣了愣。立刻转头,道:“我马上过来!”

沈梦兰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快步往集团大会议室走去。

她推开门,一眼便看见里面黑压压的一片,万海实业的高层赫然都在座。

她眼神扫过,把目光落在了最核心的位置上,那里坐着一名六十多岁却神采奕奕的老人,她快步走过去,道:“爸爸……”

老人目光柔和,淡淡的点点头道:“阿兰,先落座吧,你的事情我们稍后谈!”

沈梦兰点点头,道:“是!”

她眼睛注目在老人左侧第三位的空位上,她调整了一下呼吸,眼神看向老人旁边的一男一女。

坐在老人下首位置的男人四十出头,西装笔挺,气势『逼』人。

而第二位的女人年龄三十出头,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戴着一副金边的女士眼镜,气质高雅,威严十足。

沈梦兰道:“大哥,二姐,你们好!”

被称为大哥的男子不耐烦的皱皱眉头,道:“坐吧,坐吧,开会了!”

而金丝边眼镜的女士则眉头一挑,道:“不错啊,阿兰。集团信任你,让你去内地发展。你竟然三年多就想让公司破产,以前冯姨老说你的思路独特,实在是独特啊,出人意料!”

沈梦兰脸『色』变了变,一语不发,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万海实业的董事长沈惊雷是沈梦兰的父亲。

在香港沈惊雷的万海实业声名鼎盛,而他个人也是香港长期排名前十的超级富豪。

在华人圈最有名的香港“二沈”,第一沈就是沈海,第二沈就是沈惊雷。

沈海是香港超级富豪,同时也是华人黑|道的魁首级人物。而沈惊雷的名气不及沈海,但是在华人圈的名气也绝对不可小觑。

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沈惊雷有两个妻子。

在一夫一妻已经深入人心的今天,沈惊雷却是如此的独立特『性』,硬是就对我有两个妻子。当然,这不是法律意义上的。

沈梦兰是沈惊雷的第三个女儿,是沈惊雷偏房生女,在沈家的地位不高。

沈惊雷真正的继承人是大儿子沈子冀和大女儿沈梦爱,沈惊雷投资楚江的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儿女们都大了,他需要就某些事情做一些安排。

当然,沈惊雷在楚江投资号称上百亿,实际上这个上百亿和当年曹『操』八十万大军下江南差不多。

都是宣传攻势做的猛,声势闹得很大,实际上也根本没那么多钱。

如果真有百亿资金,沈梦兰在楚江也不会如此被动,楚江万海集团,实际上就是沈惊雷留给沈梦兰一点产业而已。

他身家数百亿,留给沈梦兰的其实还没有十分之一,所以,万海实业在楚江的投资,充其量也就是上十个亿。

这样的投资对沈惊雷来说是九牛一『毛』,但是对沈梦兰来说是全部。

万海实业的高层会议,沈梦兰基本是没有发言权的,所以她自始至终没有说话,一直到会议结束。

会议结束以后,沈家四人留下,其余人散去。

沈梦兰站起身来道:“爸,大哥,二姐,我在楚江……”

沈梦兰刚开口,沈子冀道:“阿兰,你应该明白,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集团这边是不可能提供帮助的。这是爸爸早就定下的规矩!”

沈梦兰倏然住口,脸『色』变了变。

沈梦爱将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合上,道:“阿兰,有句话不知你爱不爱听。你这几年在内地,家族是对你完全放手了,可是你现在的举动表明,你还驾驭不了内地的市场。

在这个时候你回家求救,你不觉得很羞愧吗?”

沈梦兰定了定神,渐渐变得冷静,淡淡的道:“大哥,二姐,你们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儿吧。我想你们可能误会了,我从未说过回来是求救的。我只是会香港看看爸爸和妈妈,休息几天而已。

你们是不是太敏感了?”

沈子冀和沈梦爱两人对望一眼,悻悻的坐下。

一直没说话的沈惊雷轻轻的摆摆手道:“子冀,梦爱,你们干你们的活儿去。我和阿兰聊聊吧!”

沈子冀和沈梦爱两人一脸不快的出去,沈梦兰自始至终神情很淡定。

她甚至觉得陈京那个暴力狂似乎都没那么可恨了,陈京的这一手的确是很绝妙,轻易间就把很多事情化被动为主动。

沈梦兰现在在楚江开始主动了,回到了香港竟然也有主动。

大哥和二姐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可怜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情况,沈梦兰看到一向精于算计的两人悻悻离开,她内心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惬意。

豪门之内无亲情,沈家三兄妹,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彼此之间也从没把对方当成手足。

既然如此,沈梦兰也没必要假惺惺的客气,这次回香港,她就可以尽情的享受一下,某些人的目瞪口呆。

偌大的会议室就剩下沈梦兰父女两人。

沈惊雷犀利的眼神在沈梦兰脸上来回逡巡,良久,他淡淡一笑,道:“阿兰,你进步了!你这一手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手段,险些连我都瞒过了。你到内地去了四年,终于能悟道一点处理事情的手段,我很高兴!”

沈梦兰站起身来,颇为激动的道:“谢谢爸爸!”

沈惊雷压压手道:“进军内地首先得学会和内地官场打交道。别小看这种技能。共和国人才最集中的地方就是官场,共和国真正的人才就是他们的官员。这些人的智慧,这些人的一切的一切,都值得我们去学习,都值得我们去了解。

你这几年进步了很多,至少『性』子沉稳多了,但是距离可能还比较远,还需要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