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39章 不打不相识?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不打不相识?

沈惊雷家三小姐沈梦兰回香港,大受沈惊雷夸奖的消息在香港上层社会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沈梦兰这几年从未在香港露面,据说是被沈惊雷秘密派到了内地搞拓展。

这一次沈梦兰受到沈惊雷的重视,是不是意味着万海实业在内地的产业有了突破性的大发展?

而沈梦兰出现在万海实业冬季酒会上,也似乎印证了这一消息不是空穴来风。

更让香港上层社会意外的是,沈梦兰女大十八变,几年没在香港露面的沈梦兰,现在赫然是风姿卓越,大家风范尽显,举手投足之间,那种雍容的气度,那种成功女性的风范尽显,惹得香港很多青年才俊趋之若鹜。

而对沈梦兰来说,她在酒会上关注的就一个人。

欧朗酒店集团总裁欧念菁。

在酒会上能够和沈家父辈们同坐一席,而且彼此能够平等交流的年轻一代仅仅两人。

一人就是欧念菁,另外一人就是沈北望。

她沈梦兰再受关注,也不过是在一帮富二代的群体中受关注,不仅沈梦兰如此,沈家的大公子沈子冀和二小姐沈梦爱也没有资格和父辈们同席。

沈梦兰关注欧念菁,并不是因为欧念菁的地位。

而是因为她曾经见到过欧念菁和陈京在一起,两人之间关系亲昵,虽然不像是情人那样手拉手,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但是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在沈梦兰的内心。她对此就很好奇,她就想弄明白,陈京究竟为什么有这么大的神通,竟然能够和欧念菁交情这么深。

沈梦兰是个自负的女人,她自负貌美,也自负才华。

可是再自负的女人,面对欧念菁,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有些妒忌。

像欧念菁这种集财富和美貌与一身的女人,哪个女人不在她面前自惭形秽?

沈梦兰甚至为欧念菁感到惋惜。那个陈京有什么好?就他娘的是个暴力狂。是个冷血动物,凭欧念菁的条件,她什么人找不到,偏偏往那个臭男人身边凑。真怀疑是不是瞎了眼。

陈京就是一无是处!

沈梦兰这么一想又觉得不对。陈京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脑子里面阴谋诡计多,干那些需要内心阴暗,需要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情,陈京那绝对是一强人。

从这一次他让沈梦兰做的这两个计划都能看出来这家伙内心有多么阴暗。

明明就是他想让沈梦兰接计划制造影响,向省委和省政府施加压力。沈梦兰照直把这事说白了,却引得陈京勃然大怒。

这就是阴暗,就是阴险,就是虚伪。

沈梦兰整场酒会表现都不活跃,因为她一直都在想陈京,想到陈京,有时候她会忍不住咬牙切齿,有时候却又忍不住面红耳赤。反正想着这个男人,她心境就平静不了,以至于其他的心思都淡了,脑子里就一门心思的想。

她想停止这些思维,都好像有些不受控制,她想着想着,忽然对楚江萌生了想念,她被这个念头吓得一跳。

自己怎么就会还想回楚江那个牢笼?难不成自己真是被陈京感染到了?

……

楚江。

楚江省委会议室。

今天吕军年联系楚城市还有荆江市两市主要领导开会。

会议还没开始,会场的火药味就呛得让人受不了,荆江市市长徐兵进入会场,楚城市市委书记雷鸣风就直接把他叫过去,毫不留情面的训斥道:

“徐兵,你们搞什么名堂?你们挺能的啊,挖墙脚挖到我楚城来了。我说你们他妈的是不是欺负我雷鸣风是个大老粗,不会跟你们玩那些弯弯绕啊?”

雷鸣风转业干部出身,参加过越战负伤后转业。

雷鸣风是个典型外粗内细的人,火爆脾气,兵痞作风,最爱骂人训人。

在楚江省的干部中,就鲜少不怕他的。

徐兵没想到一进来雷鸣风就开骂,他神情有些尴尬,道:“雷书记,你误会了,你……”

“徐兵,你少跟我耍花枪。我误会什么?据我所知,万海集团在荆江土地都征收好了,我说你们好家伙,干这种事儿都不跟我老雷打个招呼。你们行,但是你们的做法给楚江带来了多大的负面影响你们考虑过没有?

我说徐兵你不要忘记,我雷鸣风首先是省常委。你们这种做法严重损害了楚江省的形象,严重干扰到了省委和省政府的工作,今天你们必须对你们的做法做详细说明。否则你别想出这个大门!”雷鸣风冷声道。

徐兵苦着脸,眼睛看向吕军年道:“吕书记,这事您看,根本不是这样。我……我……”

吕军年冷冷的哼了一声。

徐兵脸色就更难看了。

说句实在话,徐兵对万海集团公开宣布要撤资楚城,然后重心转移到荆江的行为,他感到莫名其妙。他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干挖墙脚的事儿。更何况,他深知这里面种种的厉害关系。

现在万海集团这么一弄,不仅楚城被动,就连吕军年也被动得很,颜面无光。

吕军年是专门负责联系万海集团的,现在万海集团竟然宣称在楚城混不下去了,要撤资走人,吕军年的工作是怎么做的?

为了万海集团的事情,省委和省政府召开了几次会议,吕军年在会上屡屡被动,甚至书记省长都不点名对其进行了批评,他吕军年的老脸可以说是连续挨耳光,他心情可想而知了。

在此之前,吕军年就紧急召见徐兵了解了情况,而且狠狠的训斥了徐兵一顿。

徐兵被训得狗血淋头在前。现在来开会竟然又成了雷鸣风的靶子,他现在可以说是成了别人出气筒了。

“陈书记到了!”

省委副秘书长郑云轻声道。

他轻轻的一句话,会场立刻安静下来,雷鸣风正要再开骂,一听这句话也抿上了嘴。

所有人都齐齐看向了门口,陈京一袭藏青色的长风衣,慢慢的走进会场。

他先冲雷鸣风点头,然后才看向吕军年道:“吕书记,我没迟到吧!”

吕军年脸上露出笑容,道:“没迟到。你掐时间很准!”

陈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皱皱眉头扭头看向徐兵,道:“老徐,你站那里干什么?难不成你站着开会?”

徐兵讪讪一笑,走过来坐在陈京的旁边。

吕军年脸上的阴翳一闪而过。心中暗暗的摇头。

荆江的党政主官差别太远了。气场都不一样。徐兵进门就被雷鸣风训得像狗。陈京进来雷鸣风怎么就张不开嘴?

陈京到了,会议正式开始。

自然,会议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万海集团的事情,雷鸣风发言矛头直指荆江挖墙脚,给楚城和省委以及省政府的工作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他话说一半,陈京冷冷的哼了一声,道:“雷书记,我就搞不明白啊。万海集团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在楚城待得好好的,偏偏要损兵折将往我荆江入驻,挖墙脚的事情我先不谈。

我就想问,万海集团为什么下这么大的决心要走,为什么这么大胆妄为,连省委和省政府的面子都不给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是荆江给他们上了眼药吗?

难不成我们一直以来省委和省政府以及你们楚城市对他们的政策和工作就没有问题?

出了问题,丢了面子,往别人身上推。那行,明天我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记者说万海集团在楚江混不下去,全都是我们荆江人民挑拨离间引起来的,你觉得这个说法有几分可信度啊?”

雷鸣风一愣,眼睛瞪着陈京道:“陈书记,你这么说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承认你们在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陈京嘴角微微一翘,道:“我们楚江人都说咱们惟楚有才,外面人却说楚江一人是龙,一群是虫。我看情况差不多。我现在再说一遍,所谓挖墙脚的说法,子虚乌有,不存在!

另外,我还强调一点,我们口口声声说团结。

可现在被万海集团一个黄毛小丫头这么一闹,咱们有些领导干部就只知道冲荆江龇牙咧嘴,这是团结吗?

现在外面高唱荆楚一体化发展,可现在楚城和荆江主要领导都没在一条心上,出了屁大一点事情,就只知道找对方撒火气,荆楚怎么一体化发展啊?”

雷鸣风脸色一变数变,双眼瞪着陈京几欲喷火,他嘴唇连连掀动,却硬就发不出哪怕一个声音。

楚城市市长姜晓燕一看情况不对,连忙微笑道:“好了,陈书记。谁不知道你行为做事光明磊落,我们雷书记脾气就这样,你不要较真。刚才他就是试试你的胆量。

你是年轻干部嘛,承载了省委和省政府领导的厚望,大家对你都很好奇呢!”

陈京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淡淡一笑道:“雷书记是领导,我哪敢跟他叫板?”

他眼睛看向雷鸣风,脸上笑容变得分外真诚,道:“雷书记,刚才咱俩都是以两市书记的身份交谈,我出言有所得罪。现在您的身份是领导,我向您致歉,吕书记也在这里,我稍后向他申请一个处分,您消消气吧!我知道您是个直筒子性格,我也是个直筒子,咱们直筒子对直筒子,您领导气量更大一些,犯得着跟我生气吗?”

雷鸣风盯着陈京的眼睛,忽然哈哈大笑,道:“好,陈京书记果然名不虚传。刚才是我老雷冒昧了,你不用介意,你我算是不打不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