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0章 省里的人事变动!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省里的人事变动!

本来火药味十足的会议,让陈京和雷鸣风这一阵交锋顷刻间便变得毫无意义。

陈京的话让雷鸣风无言以对,而陈京的话实际上针对的又岂止只有雷鸣风而已?

吕军年甚至没有发言,会议就变得毫无意义,陈京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

陈京的话得意思分明是说个别干部不问自身问题,却拼命的忏怒别人,迁怒荆江,这是可笑也是滑稽的表现。

而吕军年想来,自己不正是这个滑稽的角色吗?

他脸上哪里能挂得住?

所以,从会议开始,到会议结束,他脸色都很难看。

而更让吕军年恼火的是,他精心培养了这么多年的徐兵,在荆江竟然毫无作为。

和陈京比,徐兵完全就是陪衬,在很多事情上他完全没法贯彻意志,反倒是屡屡被陈京利用。

上一次荆江搞干部公开述职,徐兵被利用了一次,陈京借此把荆江搞成了党政一条心,两个一把手劲往一处使。徐兵自始至终参与了公开述职,可是结果是他城池尽失手。

陈京一口气调整了全市区县党政一把手,他在荆江政坛的权威经此一手,几乎就完全奠定了。

现在万海集团的事情又是这样,徐兵忙前忙活帮万海集团解决土地问题,万海又扬言要转移重心到荆江,徐兵不成为靶子成为什么?

而在这其中,陈京站在了一个超然的地位。雷鸣风冲荆江撒气,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倒打一耙,而且他甚至可以连吕军年的面子都不给,可以说是毫不客气。

真是应了一句话,有理不在声高。

陈京就得理不饶人,三言两语就占据了绝对主动,雷鸣风一开口就是错。

这些点点滴滴,无一不体现陈京极深的城府,和莫测高深的心机。

徐兵在荆江看来不是陈京的对手。

这样一来对吕军年来说很被动,因为现在省委伍大鸣和徐自清之间。他似乎越难越找到自己的位置了。

如果一旦伍大鸣缓过劲儿来。他吕军年在省委还有多少话语权?这恐怕就是天大的问号!

……

荆江,陈京经常住在荆江招待所三楼。

荆江检察院检察长陆明满怀希冀的看着陈京,神情有些复杂。

陈京皱皱眉头,背着双手来回在房间踱步。忽然他扭头道:“你能确定全胜的纵火案是李海波指使人干的?”

陆明胸脯一挺道:“这件事证据确凿。我们随时可以抓人!”

陈京盯着陆明道:“李海波有什么作案动机?”

陆明脸色变了变。道:“全胜的事情很复杂,本来全胜是改制的厂。但是后来产生了纠纷以后,李海波撤资了。根据邹明顺的交代,李海波撤资至少带走了全胜的所有设备,另外还有核心客户。

全胜剩下的就只有空架子,等于是政府把全胜卖给李海波之后,李海波把全胜掏空,然后又以同样的价格卖给了政府。

这一进一出,李海波赚得盆满钵满,他为了掩盖这一事实,所以实施了极端行为。

他自以为现在浑身好摸鱼,干得天衣无缝,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是露出了马脚,被我们的侦查员揪出了问题。”

陈京抽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道:“老陆啊,你觉得这事情会这么简单吗?”

陆明愣了愣,道:“书记,您的意思是……”

陈京轻轻的哼一声道:“李海波就是个商人。他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再说了,他在全胜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地方政府不给他提供方便,他会走得如此潇洒?

你想过没有,如果这里面牵扯到我们的领导干部,会又哪些人脱离不了干系?”

陆明怔怔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道:“如果是这样,那就真复杂了。在早先有传言,说李海波的海波纺织厂很多领导在里面都有股份。而且市经贸局马金民局长还是海波纺织厂的董事。

如果是那样,这里面的问题要查清楚,可能会是让人大吃一惊的结果!”

陈京深吸了一口烟,手微微有些发抖。

他跟陆明说的,还不是他心中所想的全部。

最近几年,官员经商成风,尤其是国企改制这些年,很多官员都掺和在其中。

全胜的案子,最恰当的解释就是李海波的公司的股东本身就是某些官员,要不然李海波不会如此胆大妄为,而且这件事情他也不会干得如此漂亮。

如果是这样,查出一个李海波,会牵扯到多少干部?

而且全胜一个厂的案例并非个例,如果全市这样的情况很普遍,那意味着什么?

那很可能意味着荆江的干部队伍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复杂,更为盘根错节,一个处理不好,引起的可能是大面积的震动或者说是地震。

这才才是陈京真正忧虑的地方。

因为目前他还不具备对全市干部洗牌的能力,而且现在荆江的现实情况也不允许他这样做。

“陆检,你记住,这件事情你一定要高度保密,绝对不能够泄露丝毫信息出去。关于你们的行动,我觉得可以稍微再等等。我们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来解决这个问题。

你也清楚,处理这个问题,单单检察院是不行的,我们的纪委要同时行动。

这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的事情,弄得不好,可能出大问题,我们不能不谨慎!”陈京淡淡的道。

“我明白,书记!”陆明道,他凑到陈京身边,压低声音道:“书记,我甚至怀疑咱们公检法内部,还有纪检内部可能都会有干部存在问题!”

陈京皱皱眉头,一语不发。

他脑子里已经在酝酿下一步的动作了。

在此之前,他完成了十个区县主要领导的调整。现在他面临的是市直单位,局委办的干部调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调整市直单位领导的意义比下面区县领导的意义更大。毕竟市直单位工作都是放眼全市,有些单位权利之大,更是让人高山仰止。

更重要的是,荆江政坛的一些老资格,地头蛇,混到局长的位置的人不少。

这些人在荆江的关系盘根错节,而且大部分在上面都有不小的背景,陈京要把这些人驾驭好,难度可想而知。

陆明走了,陈京的心情却久久无法平静。

陈京能够感觉得出来,他对市委的掌控还比较松散。

徐兵这个人也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在很多问题上,徐兵似乎是在向自己靠拢。

但是在市委内部,有好几个人他把握是非常牢固的。

更重要的是徐兵对政府的一亩三分地看得十分牢固。下面的市直单位的很多一把手,他和其打成一片。甚至在这其中,徐兵还用江湖摆把子的那一套笼络人心,刚才陆明提到的经贸局的马金民就是徐兵的嫡系铁杆。

马金民是荆江本地人,国企出身,号称纵横荆江黑白两道,在荆江地面上是一号厉害人物,典型地头蛇的角色。

在上一届班子时期,全市抓廉政建设,严格限制公车配车标准。

在全市所有的局委办中形成了一股风潮,可是唯独马金民依旧上下班都是奔驰车接送,谁也拿他没办法。

而且他还在多个场合强调,经贸局是荆江市对外形象,如果经贸局的领导个个看上去都是寒酸的山巴佬,荆江的经贸工作还有没有希望?

而前不久市里搞干部公开述职,外面传言说马上这套办法会在市直单位施行。

马金民私下就跟人吹牛,说什么整个荆江市,经贸局长除了马金民以外,还没有其他的人能干。

他马金民干不了的事情,其他人也干不了。

由马金民的言论,引起了市里很多单位的不和谐的声音,这件事情秘书长肖涵跟陈京汇报过,陈京并没有就这个事情发表评论。

除了徐兵之外,副书记单家强也是自成体系。

上次董光云搞的那一出,如果背后没有单家强的支撑,董光云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和徐兵叫板。

当然,这其中可能还有肖涵的因素。

这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有些人在向陈京示好,让陈京有机会对徐兵实施必要的压制。

可是换个角度想,又何尝不是某些人的一种示威,他们的做法也是一种变相的在陈京面前暴露肌肉,让陈京意识到他们的力量,在考虑的问题的时候,会有所顾忌。

“陈书记……”

陈京猛然回头,秘书长肖涵笑吟吟的进来,道:“陈书记,省委有重要文件,需要即可送您!”

陈京点点头伸手从肖涵手中接过文件,他只瞟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文件的内容很简单,是一份通知,通知的内容就一条。中央任命汪鸣风同志担任楚江省委常委,省政府副省长,楚江省委副书记吕军年同志不再兼任省政府副省长职务。

汪鸣风担任了省政府常务副省长?

陈京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拍,冲肖涵道:“老肖,安排车,你跟我一起去楚城!”

陈京长吁了一口气,他万万没料到,楚江一直悬而未决的常务副省长的位子,会落到汪鸣风的身上。

这样以来,省里的局面就更变幻莫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