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1章 一箭双雕!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一箭双雕! !(一(0 34)

【第二更送上,兄弟们太给力了!南华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我不得不努力码字了!不然怎么能对得起兄弟们如此两肋『插』刀的支持?今天会完成三更,这个月,我也豁出去了!】

汪鸣风担任楚江省常务副省长,从资历来说,他是符合条件的。

现在楚江省党政正副职,除了副书记吕军年陈京以前接触少以外。剩下的无论是书记伍大鸣还是省长徐自清,加上现在的汪鸣风,陈京都是非常熟悉的。

然而奇妙的是,陈京关系密切的三人,却并不在一个派系中。

伍大鸣是当年沙书记提拔的干部,他应该算是和米潜一样的中原帮。

汪鸣风虽然也是中原干部,但是他和伍大鸣矛盾很深,尤其是沙书记离开楚江以后,汪鸣风对伍大鸣很有看法,他甚至在陈京面前都表『露』过对伍大鸣的不满。

沙明德离开楚江以后,伍大鸣在仕途上扶摇直上,一帆风顺。

而汪鸣风则几经坎坷,不过现在奇妙的是,汪鸣风在这个时候赫然进了常委,而且担任了常务副省长。陈京很有兴趣知道,汪鸣风是走了什么路线获得了中央的信任。

汪鸣风升职,他的门庭立马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汪鸣风只是个没进常委的副省长,门庭冷落很多。

可是这一次陈京进省城,发现省委常委院门口停了一溜的车,陈京扫了一眼,这些车来自全省各个市,目标都是冲汪家去的。

在众多的车中,陈京赫然在前面就看到了德高市的一号车。

从一号车上下来的年轻秘书正在和门口的武警交涉,他调门明显有点高,道:“同志,这是殷书记的车。殷林书记是省委工作多年的领导干部,难不成他还会对领导构成安全威胁?”

“对不起!进大院必须要特别通行证!”武警战士面无表情。举手冲殷林的车敬礼。

陈京微微一笑,拍了拍老何的肩膀道:“老何,我们上去!”

老何道:“是!”

好个老何,几声喇叭,前面的车纷纷躲闪,他径直穿『插』到了第一位。

到了大门口,老何按下车窗。伸出脑袋:“荆江陈书记的车!”

门口的武警战士双脚并拢,举手敬礼,然后再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大门感应开启,老何一脚油门,荆江市委一号车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来自德高的年轻秘书直愣愣说不出话来。

他恨不得冲上去捏着这几个大头兵的脖子质问。怎么德高殷书记进去就要特别通行证,而荆江陈书记就畅通无阻?这是哪门子道理?

他正要说话,一号车后窗摇下来:“小金……”

年轻秘书一愣,狠狠的瞪了门口武警一眼,转身回到车旁,压低声音道:“殷书记……”

德高市委书记殷林坐在车后座,眯眼盯着眼前的年轻人:“别不服气。谁叫咱们是不速之客?上车吧。别上去丢人现眼了,这里不是德高!”

“是!”

秘书小金上车,恰在这时候,电话响起来了。

小金正要去接电话,殷林伸手道:“把电话给我!”

“我殷林,你是哪一位?”殷林淡淡的道。

“殷书记啊,你耐心等一分钟,我先进去给你通报。算是给你打个头阵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殷林愣了愣,哈哈笑道:“陈书记啊,省常委家属院也只有你来去自如啊,咱们这些偏远山乡过来的,都只是吃闭门羹的份儿!”

“殷书记,你这么说我就无地自容了!我是有预约的,你是不速之客。能是一样的待遇?话说,当年您在省委来去自如的时候,我还在乡镇里面跑腿呢!

你就不要寒碜我了!”陈京在电话那头道。

他顿了顿,又道:“殷书记。你进省城一趟不容易。我们忙完这一茬,我想请你吃顿饭。你可千万不要推辞,怎么样?”

殷林哈哈一笑道:“陈书记,我们这乡巴佬进城,正是不了解省城的深浅呢!有你这个书记面前的红人指点,我敢不给面子?”

“好了,好了!殷书记,你再说我就无地自容了。门口那边应该搞定了,你可以畅通无阻了!”

……

说是陈京请殷林,吃饭的地点却在德高招待所。

德高招待所是德高市在省城的常驻机构,现在是德高酒店。

虽然德高酒店转为了私营,但是德高招待所其实一直存在。

德高市领导进省城总需要接待,需要照顾,德高招待所专门留了接待办的同志,专门负责接待工作,另外也负责省市之间的某些联络工作。

殷林很热情,他搞了一大桌子德高特『色』菜,陪酒的人都是以前省委里面的一帮他的老下属。

这些人现在都充斥在省城各个层面,甚至有人还身居高位,比如以前省委督查室主任邵德刚,现在他退居二线,到省政协担任经济委员会主任,级别正厅。实权不太大,但是政协专门委员会的地位高,这张皮子就让人不可小觑。

殷林频频向陈京敬酒,两人推杯换盏,喝得不少。

殷林借着三分醉意,道:“陈书记,咱们算是老相识了。你年纪轻轻,实在让人羡慕。现在省里的主要领导,你个个熟悉,刚才汪省长对你的期望也非常高啊。现在大环境就这样,大家都很困难。

你老弟在荆江搞出了什么新东西,可不能藏着掖着,不要忘记了咱们德高的这帮苦难兄弟了!”

陈京道:“殷书记,你跟我客气啥?说句实在话,我现在看着表面风光,实在是苦不堪言。荆江是个什么地方?那是下岗职工之城,社会矛盾之激烈,可以说是全省之冠。

再说了,现在外面的人没几个不是心怀鬼胎的,我到楚江来才几个月,可是被某些人拼命的往上捧。在殷书记面前我掏心陶肺的跟你讲,这是在搞捧杀。

我脑子里面弦崩得紧着呢,就怕跌得狠呐!”

殷林眉头一皱,眼睛眯成一条缝,他是何等老『奸』巨猾?陈京这番话说出来,他内心其实颇为震动。

陈京少年得志,背景关系在全省十几个市、自治州的书记中可以说首屈一指。

难得他在这个时候脑子还这么清醒,看来果然是在岭南和中央历练过的干部,水平实在不一般,见过世面,不像那些长期窝在楚江的老油条,坐井观天。

陈京顿了顿,道:“殷书记,刚才你说咱们不用客气。今天我也不客气,我想找你要个人,你得帮忙!”

殷林放下酒杯道:“都说不客气了,你要什么人,只要我能做得到,我能不帮忙?”

陈京高兴的一笑,道:“那就太好了,我缺个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我想把德高局的汤奕阳要过去。你放心,省厅那边我去打招呼,只要你点头,这个事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他边说边摇头:“殷书记,不瞒你,荆江不比德高。德高的民风淳朴,老百姓相信『政府』。现在荆江很『乱』,尤其是基层,我不放心啊!”

殷林伸手在陈京肩膀上拍了拍,道:“你说的这个小汤我知道,刑侦好手。正儿八经的警察学校毕业的,前两年他还作为骨干被省厅派到国外去学习交流。是一把硬手。你老弟眼睛毒得很!”

陈京嘿嘿一笑,道:“殷书记,说话可要算数啊!”他凑近殷林的耳边:“我不白让你帮忙。我把万海集团沈董介绍给你。我保证给你德高带一笔投资过去,不能让你德高工业园一直没有像样的企业镇场子!”

殷林直愣愣的看着陈京,道:“此话当真?”

陈京皱皱眉头道:“你这什么意思?能假得了吗?我陈京做事是什么风格,你不知道?”

殷林眯眼瞅着陈京,良久哈哈大笑,道:“喝酒,喝酒!啥都不说了,咱们喝酒!”

陈京举杯,两人一饮而尽,同时笑起来。

殷林和雷鸣风不和,楚江尽知。

殷林和雷鸣风两人当年同为省委副秘书长,殷林的资历还老一些。

可是两人在角逐楚城市长的位子的时候,雷鸣风却占了上风,据说当时就因为雷鸣风耍了小动作,因为那段时间,殷林被传出和省国税局的某女处长关系暧昧。

两人因此结怨。

后来殷林没留在省城,反倒德高担任一把手,而雷鸣风却更进一步,担任了楚城市委书记,而且一步跨进了省常委序列,两人的距离拉大了。

陈京这一手,目的很清楚。他得给雷鸣风制造一点麻烦,省得以后楚城和荆江之间老有摩擦。

再说了,外面现在都传万海集团的变故是因为陈京挖墙脚引起的,陈京公开打死不承认,但是在私底下,这个事是大可利用的。

对汤奕阳陈京志在必得,能够得到汤奕阳,还能和殷林在某些问题上有共识,这对荆江恶劣的外部环境,也是一个不小的改善。

至于万海投资德高的事情,那已然是必然的动作。

德高地处楚江的正北方,毗邻楚北省,在整个中原地区地理位置特殊。

更重要的是德高西接川南,那一带落后地区交通运输全靠公路,而德高是唯一的通道。如此交通要到,万海早就瞄准了那边。

陈京把各方信息都掌握在了手中,自然可以轻松顺利的贯彻自己的意志。